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010:想要,怎么办?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江文舒连忙呵斥:“住手!”

    可他出声慢了,江易旻已经出手了,并且也没打算收手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等着矜天受伤吐血时,就见她轻而易举的捏住了江易旻的手,随意一扭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骨骼挫裂的脆响,伴随着江易旻的痛呼,惊呆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江易旻疼的冷汗直冒,眼底泛起一抹狠戾,另一只手抬起就一拳砸向矜天。

    那拳风透着撕裂空气的可怕力量,就是这么虎虎生威的一拳,足够打死一头成年老虎。

    更何况一个纤弱的普通少女。

    矜天眸色一冷,也不再客气,身子微侧,避开江易旻拳头的同时,一拳砸在了他的肋骨上,将人砸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谁都没注意到,矜天拳头上一闪而逝的银芒。

    江易旻整个的撞在十多米外的屏风上,连人带屏风倒在了地上,猛然吐出一口血,软软的躺着,动都动不了。

    这一切发生的太快,再加上谁都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般,等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,一切已经尘埃落定。

    “宝勤!”

    江凌月惊呼一声,快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见江易旻脸色煞白如雪,将晕不晕,连忙探向他的脉搏。

    矜天看到这一幕,眉梢微挑。

    会医术?

    真是有趣。

    江凌月查探清楚江易旻的情况,神色微变,快速从荷包里掏出一粒药丸,塞入江易旻嘴里。

    这才转头看向依旧好端端坐在那的矜天,眉头紧蹙,责怪道。

    “断了三根肋骨,你……对一个十二岁的少年下这么重的手,不太合适吧?更何况他还是你亲弟弟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……才没有这样的……姐姐!”江易旻急的又吐了一口血。

    江凌月连忙按住他:“宝勤别说话,你伤的不轻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弄清楚情况后,都沉了脸色,看向矜天的眼神,冰冷中夹杂着一丝厌恶。

    江文舒眼神凌厉的射向矜天,满含严厉的呵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回事?他是你亲弟弟,你一来就给他断三根肋骨的见面礼?!”

    矜天差点被这群双标狗逗笑了。

    “亲弟弟?他有当我是亲姐姐吗?你们难道眼瞎?他先攻击的我就算了,还一出手就不留情,我若不反击,现在躺在地上的就是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也不用下手这么狠吧?”江风行语气冷然,眼神冰冷,陌生又无情。

    矜天似嘲非嘲的睨了江风行一眼,根本不与他废话,直接看向江文舒。

    “江丞相,我记得我们之前说好的,你们丞相府的人,不能干涉我任何事情,我们井水不犯河水。”

    “这才来丞相府,你儿子就主动挑衅和动手,我不过是还给他而已,这应该不为过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是要为你儿子讨回公道,毁了我们之间的协定,那我只能立马走人了。”

    江文舒脸色黑沉的能滴水,眉头紧紧扭着,看着矜天的眼神,是满满的不赞同和失望。

    这是他女儿吗?

    根本就是来讨债的吧!

    不过在他心里,儿子自然比不上媳妇。

    现在最重要的,还是媳妇的命。

    “本相说过的话,自然算数,这件事既然是宝勤先动的手,自然不能怪在你头上。”

    矜天闻言,轻笑:“还是丞相大人明事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江文舒眼皮子一跳,一张沉郁的俊脸,差点没崩住。

    好在这时,离去的张嬷嬷带着长白师尊的徒弟,傅易邢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江文舒见了,立马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傅大师,我女儿找回来了,麻烦你帮我看看能不能行。”

    江文舒什么意思,在场的人都明白。

    傅易邢视线落在了矜天身上,眼底划过一丝惊艳,随即又平静无波。

    他问:“这位就是?”

    “对,这就是我刚找回来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江文舒开口的语气,有着一丝沉郁和咬牙切齿,听得傅易邢有些不解,目光在两人身上扫了一圈。

    矜天打量了傅易邢一眼,浓眉大眼,皮肤洁白,眼神明睿又犀利,俊朗的五官线条流畅清逸,却有种冷漠舒淡的平静。

    约莫二十四五,一身广袖青衫,让他整个人越发显出几分超然不凡的世外高人之气。

    傅易邢直接对矜天说道:“请伸出手,我替你放血,若是怕疼,我可用银针为你凝穴止痛。”

    矜天看着傅易邢一本正经的模样,眸光一转,拉起衣袖,露出了细白如葱的手腕。

    “那就麻烦傅大师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少女泰然若素的神色,唇角勾着两分若有似无的淡笑,傅易邢不由多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直觉告诉他,这少女不简单。

    满屋子的人都站着,唯有她怡然自得的坐在那里,从容不迫,可见其心性不凡。

    傅易邢走上前来,从一个布包里拿出了一团白布。

    放置在床边,展开,是一排细长的银针。

    矜天扫了一眼,目光就顿住了。

    这银针通体漆黑,透着一股沁人心脾的气息,一看就不是凡品,至少比她格子空间里的银针好了太多,完全不是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有点心动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傅易邢拿出银针,扎了三针在矜天的手腕上。

    她立即感觉到银针圈住的范围内,迅速麻木起来,没了知觉。

    紧接着,傅易邢又从布包里拿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,在银针圈住的皮肉血管上划了一刀。

    动作看似不急不缓,实则迅速利落,不过眨眼的功夫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矜天对他的能力,已经心中有数了。

    血液顺着雪白的皓腕滑落,迅速流入傅易邢抬着的小碗中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,矜天都没有感觉一丝疼痛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盯着她的手,面色凝重沉郁,带着几分忐忑。

    若是她的血可以用,她是丞相府真千金的事情,自然没跑了。

    可若是她的血也不可以,那就说明,江文舒找错了人。

    傅易邢偶然间抬眸,正好看到矜天如大爷般,悠哉的欣赏着众人的神色,那悠悠浅笑的模样,明明如暖阳清澈明媚,却莫名让人感觉到几分蔫坏。

    矜天目光转向傅易邢,与他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傅易邢目光一顿,随即若无其事的收回视线,仿佛被抓包的人并不是他。

    可唯有他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就在视线碰撞的那一瞬,他心跳漏了一拍。

    不是心动,而是被那双桃眸深处,从容威仪,运筹帷幄的霸者之气给惊的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正在追文的宝贝们,记得抽空去重新看一下前面一到九章的内容哈,夏夏昨天重新修改了小部分的内容,大家还是得重新看一遍才行。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