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088:第一个挑衅大佬的人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矜天瞧着宗政漓妖这奶里奶气的模样,一时间,还真说不出什么无情的话。

    微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见矜天看似神色平静,却没有无情怼他,目光亮了亮。

    试探的伸出两根手指,拉住了矜天的裙摆。

    “初初,我们过去那边坐吧,我给你准备了许多好吃的喔。”

    像是小孩子邀功讨赏的话语,又带着几分大灰狼引诱小白兔的诱惑。

    矜天成功被宗政漓妖逗笑了。

    不点而朱的红唇,微微上扬,笑意蔓延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既然这位小世子如此‘用心’,她接着就是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眉眼的笑意,越发灿烂温柔了。

    引着矜天,就去最前方凉亭里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桌子上摆满了各种精致的点心,还有一些辣香的零食。

    “初初,我听说你喜欢吃辣,这些是我特意让厨房给你现做的零食,你尝尝看?”

    矜天也不拒绝,她对吃的虽然不执著,但能讲究的情况下,她还是挺挑剔,挺喜欢吃好吃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辣的。

    旁边不远处,坐在凉亭边缘长凳上的翊陵澈,瞬间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这一桌子好吃的,不给我们吃,原来是特意给初安做的。”

    翊陵澈自来熟的,叫了矜天的小字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也不接话,就笑盈盈的看着矜天,眼底带着几分期待。

    矜天吃了一块辣牛肉条,味道又香又辣,很有嚼劲,味道也特别好。

    “味道不错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听言,暗自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爱吃就多吃点,下次再给你换其它的。”

    小世子突然这么温柔,这么奶萌乖巧,别说周围暗自观望的人,就是翊陵澈和翊陵辞,都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正在和人比试射箭的徐玄楚和秦鹿弈,也不射箭了,看着宗政漓妖,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。

    徐玄楚:“我突然觉得这画面有点惊悚。”

    秦鹿弈若有所思:“或许是小郡王被下了蛊,摄了魂?”

    徐玄楚:“……你还是闭嘴吧,小心被小郡王听到,让你吃素一个月。”

    秦鹿弈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吧,闭嘴就闭嘴。

    他才不要吃素。

    其它几个皇子看到这里,神色各异起来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,不会真看上江家这真千金了吧?

    矜天没管周围的目光和猜疑,一边享受着美食,一边问。

    “这游戏怎么玩?听说有奖励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知道她感兴趣,否则也不会来了。

    他指了指远处,云雾缭绕的连绵深山。

    “看到那三座山头了吗?那就是红栖猎山。”

    “里面有我这些年搜罗的各种异兽,三座深山,也被分化为三个等级区域。”

    “安全区,危险区,死亡区。”

    “最左边那个最大的,高耸入云的深山,就是死亡区,也是异兽最为凶猛可怖的区域。”

    “里面的异兽,全都是高阶凶兽和高阶妖兽。”

    “而中间那座连绵的深山,属于危险区。”

    “里面的大多是低阶的凶兽和妖兽,还有高阶灵兽,属于混合区。”

    “最边上这个小一点的深山山脉,是安全区,里面多是普通野兽,和一些低阶的灵兽。”

    矜天看着远处连绵广阔的三个山脉,云雾缭绕,树荫葱郁,看着就不是普通的山林。

    而是自带危险,不易踏足的深山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会挑选地方。”

    这自然形成的深山,确实很危险,倒是可以作为挑战和冒险的地方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直接把这片山脉占为己有,确实好手段。

    被夸奖了,宗政漓妖眉眼尽显愉悦之色。

    “我喜欢到各处深山狩猎,这红栖猎山,就是我最开始发现的好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发现这深山广阔连绵,又适合狩猎,圈养异兽,我就把这里占为己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在舅舅宠我,把这山脉附近的地段都给了我,我就建了这处猎宫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的舅舅,就是南武国当今的帝王,翊陵鹤霄。

    翊陵鹤霄,是宗政漓妖母亲的同胞弟弟,今年三十有三。

    矜天对这些信息,是清楚的。

    “这狩猎游戏,是我三年前猎宫建立好后,创办了自己玩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看到了,参加的,都是各家年轻的子女。”

    “正式的狩猎游戏,自行选择是否玩乐,要进哪一个区。”

    “半天的时间,除了死亡区外,危险区和安全区参加狩猎的人,狩猎到的东西,均可以自行带走。”

    “而死亡区的狩猎者,谁能狩猎到最危险也最珍贵的异兽,就算拔得头筹。”

    “不但可以享受一万两黄金作为奖励,还可以向当日在场的任意一人,提一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条件,只要是跟本人有关,不涉及背后家族,或者其他人,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哪怕是要命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,笑意深浓,透着一丝丝的兴奋和危险。

    矜天转头看他的时候,他又眉眼弯弯,笑得奶气温软。

    矜天问道:“那无故被选中的人,若是拔得头筹者,想要他的命,他也只能乖乖被杀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。”宗政漓妖笑道:“被选中完成条件的人,同样有一个拒绝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不愿意,他可以任意选择一个自己最强的项目,让对方挑战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对方输了,那这个条件自然作罢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对方赢了,那就只能履行契约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,我这猎场,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看戏的。”

    想要进来看热闹,又不想自己去冒险的人,总得要付出点代价不是。

    矜天懂了。

    正因为懂了,她才觉得,宗政漓妖不愧是闻名两国,令人讳莫如深,不敢招惹的纨绔霸王。

    规矩明晃晃的摆在这里,还想要进来,那就说明默认了这个规矩。

    若是在看戏中,不幸被博得头筹的人选中履行一个条件,那就只能认了。

    矜天:“那非正式的呢?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见矜天精准的捕捉到,自己言语里隐藏的另外一个意思,笑意越发深浓起来。

    “非正式的,就是只要在场的人,都可以自行开办比试项目以及赌约。”

    “参与,还是不参与,自行随便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一旦应了赌约,不管赌的是什么,都必须履行。”

    这和宁时阑之前说的差不多。

    矜天已经有些跃跃欲试了。

    跃跃欲试的,不止矜天,还有其他人。

    自矜天出现后,就有不少人按捺不住,想要找矜天比斗一番,好好打一打她的脸。

    但都被比较冲动的翊陵宝乐,抢了先。

    “江矜天是吧,本郡主要和你比试骑射,你敢不敢应战?”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