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056:现代大总裁虐恋情深梗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楚莞棠紧张的盯着矜天。

    旁边的黑衣人们,也都警惕的盯着矜天,眼底涌现一丝难掩的紧张。

    要是这人真出手,他们或许就完不成任务了。

    矜天把各路人马的神色都收于眼底,缓缓一笑。

    “可怎么办呢?我两个都想要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你们两个都给我吧,也免得我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姑娘想的倒挺美。

    领头的黑衣人出声道:“楚姑娘,别相信她,这人突然出现在这里,遮遮掩掩,肯定不安好心,说不定就是来杀你的!”

    “来杀她的,难道不是你们吗?”

    矜天从容的笑音,让这方空气瞬间陷入了诡异的静默。

    黑衣人们神色微变,就连那些精兵,都戒备转头盯着他们。

    楚莞棠趁机快步朝矜天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黑衣人们也顾不上暴露不暴露了,领头的人当即下了命令:“杀了她!”

    所有黑衣人涌向楚莞棠。

    刀光剑影,杀气肆意。

    精兵们神色一变:“保护楚姑娘!”

    双方再次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楚莞棠成功跑到了矜天身边。

    “主子,奴婢是否过了主子的考验?”

    显然,楚莞棠也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矜天是故意说话来考验她。

    看看她能不能抓住机会,趁机逃离困境,来到矜天身边。

    矜天道:“这只是第一步,走吧。”

    楚莞棠目光亮了亮,看了眼身后打的不可开交的两方人,也不质疑矜天的话,跟在她身侧,快步离开。

    两方人见矜天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带着人走了,顿时不打了,齐齐朝矜天三人追了过来。

    矜天二话不说,抄起手里木棍,身影疾如闪电,游走在包围过来的人群里,一棍一个,依旧照着人脑壳子打。

    那画面,别提多劲爆,多利落,多……

    凶残了!

    不过短短一分钟的时间,矜天周围倒了一大片,一个个抱着头破血流的脑袋,直嗷嗷。

    只剩下三三两两的人,下意识抱着头往后退,不敢再轻易上前来。

    矜天见此,出声问:“你们几个,不打了?”

    几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打?

    是被打吧!

    其中一个聪明的眼一翻,直接趴下了。

    其它几人见此,有样学样,装晕的躺倒了。

    晕倒了,就不用被爆头。

    晕倒了,回去也不用多担责任了。

    楚莞棠、唐瑾玄:“……”

    画风不对啊!

    这些确定都是仙级武者,和圣级武者的高手?!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矜天扔了手里的木棍,迈着步伐走了。

    楚莞棠和唐瑾玄连忙跟上。

    周围普通的士兵们,齐刷刷让开了一条路,有多远,躲多远,根本不敢阻拦。

    出了士兵守卫的地界,矜天雇佣的马车就停在那里。

    她让两人轮流进马车换了干净的袍子,才上车,让车夫朝最近的小镇行驶而去。

    马车里,矜天掏出一盒治愈外伤的药膏,丢给了楚莞棠。

    “去一边,擦在伤口上。”

    楚莞棠也不犹豫,点点头应下,就去了一边,开始擦药。

    矜天看向唐瑾玄,见他那张密密麻麻布满了刀痕的狰狞脸庞,蹙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唐瑾玄不由自主的撇开头。

    “抱歉,污了主子的眼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很难看,”矜天淡声道:“等回去后,我会让你恢复如初。”

    回去?

    唐瑾玄心下疑惑,却知分寸的没有多问。

    倒是那句‘让你恢复如初’,让他眼底闪过一丝狠戾和死寂之气。

    他这张脸,被毁的彻底,根本不可能恢复的。

    矜天见他那神色,就知道他不信,也没多说,只是拿出玄骨针,开始给他疗伤。

    “伤的不轻,会有点疼,忍着。”

    唐瑾玄见矜天的动作,很是惊讶,没想到这人居然还会医术。

    当一根根漆黑泛着寒气的长针入体,唐瑾玄渐渐感觉到一丝丝细密的电流,顺着血液神经流淌开来。

    寸寸抽痛,就犹如经脉抽搐一般,不是特别疼,却很折磨人。

    矜天下针很快,不过几分钟,就把唐瑾玄全身扎成了刺猬。

    “两刻钟后拔针。”

    唐瑾玄点了点头,僵硬在那,继续忍着。

    楚莞棠擦完药后,走过来,就听矜天道。

    “说说吧,你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楚莞棠自然不会以为,这只是问她为什么被流放蛮荒之地。

    楚莞棠眼神多了一抹沉痛和锋芒,知道不能耍小心思,也不能隐瞒,就把自己的过去,尽数交代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奴婢是原礼部侍郎家的大小姐,今年二十。”

    “两年前,无意中救了天翼侯府的裕郡王一命,却没想到,救了一条毒蛇,害了自己一生,还害了家人。”

    矜天想到之前那些精兵说过,楚莞棠是裕郡王的女人。

    天翼侯府,是当今皇帝的母家。

    老侯爷是皇帝的亲外祖父。

    所以算起来,这裕郡王,算是皇帝的表弟。

    今年二十有五。

    “他说我是救命恩人,会报答我,让我提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我本就是无心之举,自然不需要什么报答,就回绝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本以为这事就过去了,谁知道,一个月后,有人射了一封信在我的房间里,约我第二天去城外的破庙,有事相谈。”

    “我见落款人是他,最终决定去看看,谁知……”

    似是回忆起什么悔痛的事情,楚莞棠脸色有些发白,眼底的情绪,复杂又汹涌。

    有后悔,有仇恨,有痛苦……

    “我等了一个时辰,什么人都没等到,就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第二天,他让人闯入我家,以谋杀罪名,将我抓去了府上。”

    “他说我图谋不轨,约了他喜欢的女子去破庙,然后买凶杀人。”

    “证据确凿,我怎么解释也没用,于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为爱报仇,折磨了我整整一年,这一年,他无所不用其极,什么残忍的方法,都对我用过,甚至让身边的属下将我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,楚莞棠说不下去了,可矜天和唐瑾玄,见她那样子,哪还不明白将她怎么了。

    楚莞棠闭了闭眼,满脸隐忍的戾气,

    缓和了一瞬,她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就连我的家人,他也没放过,将他们以各种名义,流放的流放,暗害的暗害,我只能眼睁睁看着,根本救不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整个楚府,最终只剩下我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报仇,所以我忍辱偷生,决定吸引他的注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成功了,他确实对我心动了,也不再对我用残忍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就在我等待机会弄死他的时候,那个本该死去的女子,在半年前,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没有死,甚至解释清楚了,这是误会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误会?我所有至亲之人,父母,弟弟,三条人命,还有我那一年,生不如死的折磨,换来的,就是一句误会!”

    楚莞棠失态的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眼泪都笑了出来,笑声里,有种苍凉的阴郁之气。

    “他居然想当做什么都没发生,一句简单的对不起,就想坐享齐人之福,左拥右抱,在一个月后,娶了那女子做郡王妃。”

    “我决定提前计划,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结果,被那女子识破了,还救了他,而我,被他一气之下,发配到了蛮荒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到这蛮荒之地,已有一个多月了。”

    矜天听完整个故事,只觉这剧情套路,似曾相识。

    这不就是现代那些言情小说里,虐恋深情的大总裁文吗?

    若非这里医疗技术不一样,是不是也会有挖肾的梗?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