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211:大佬又在忽悠人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接下来两天,凤矜天都在接待六仙山来的武阳仙师和他带来的二弟子。

    他们就只来了两人,但入城低调,除了一直在关注六仙山事件的人,大多数都没发现,两人早就到了皇宫。

    这天,六仙山几人齐聚凤矜天的太女宫,正式商讨此次前来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太女殿下,五长老这人脾气素来傲然,到底是年纪大了,视野心胸都不够宽阔,也难免倚老卖老,还望太女殿下见谅。”

    武阳仙师一身黑色广袖长袍,整个人看起来倒是精神抖擞,模样也刚正有神,有种藏而不露的锋芒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,冲凤矜天拱了拱手,态度端正,甚至带着几分老人家的温和和慈祥。

    那眉眼间的明睿锋芒,隐藏很深,乍一看,就是一个不骄不躁,脾气温和的老人家。

    甚至比一般的老人家,更加仙风道骨,更加健朗俊美。

    “此次下山,掌门特意叮嘱,让我一定代为转告歉意。”

    “掌门说,也是他思虑不周,没有考虑到五长老的脾气秉性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掌门让我代为转交的补偿,里面有三枚修复系王级上品回元丹。”

    “还希望太女殿下看在人老事多的份上,原谅五长老的冒犯。”

    一番不急不缓,温和带着歉意的话,简直得体有礼,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凤矜天闻言,倒是没想到六仙山出手如此大方。

    元承大陆的丹药,目前问世的最高品级,就是王级上品丹药。

    就是落玄,制作出最高等级的丹药,也只是王级圣品,而且至今,也只制作出十多颗。

    对方一出手,就是三颗王级上品丹药,足以显示满满的诚意。

    尽管她随手一颗丹药,都能比这更厉害,凤矜天依旧还是满意的,她勾唇笑道。

    “若是一开始来的是武阳仙师,恐怕我们早就已经是同盟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掌门的一番心意,那我就不推辞,收下了。”

    素弥立即上前,接过了武阳仙师手里的小瓷瓶

    武阳仙师仔细观察过凤矜天的神色,发现她听闻是王级的顶级丹药,居然没有丝毫震惊和激动。

    神色从容淡定的,好像那不是极其珍贵有价无市的至宝丹药,而是很普通,随处可以买到的药丸。

    这反应,让武阳仙师心中对凤矜天又高看了几分。

    一路过来,他也听说了凤矜天真实的实力,以及手里还有一把仙器宝剑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,本来他们几天前就应该到了,结果推迟了许多天。

    就是因为收到消息,凤矜天手里有一件仙器,掌门原本挑选了一把上品灵器宝剑,作为道歉礼物的。

    这一对比,拿不出手,所以他才赶忙折返回去。

    经过商议,最终将礼物改成了至高级别的王级丹药。

    毕竟对方手里,连仙器都有,若是礼物太一般,就会显得没诚意。

    武阳仙师温和一笑:“太女殿下不嫌弃就好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淡笑不语,武阳仙师眸心微闪,也没再多说,转移了话题,说起了正事。

    “相信溯望这孩子,已经跟大致的情况,与太女殿下说了吧?”

    见凤矜天微微点了点头,武阳仙师才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六仙山传承千万年,数千年前,帝凤国分裂,造成生灵涂炭,死伤无数,无数势力雄起,也有无数势力淹没在历史长河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六仙山也是运气,才得以继续传承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经过近千年的战乱,这片大陆才得以暂时停息,也形成了现在的六国鼎立之势。”

    “这世间世事难料,合久必分,分久必合。”

    “自从帝凤国一统大陆,再到分裂,如今已经过去数千年。”

    “早在一百年前,玄天的师傅就推算到一百年后,分离数千年的元承大陆,就会再次迎来天下一统的局势。”

    “就在一年多前,玄天推算出帝星临世,这一年多的时间,玄天一直闭关推演天机。”

    “直到三个月前,才推算出来帝星的具体位置,以及所指的人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武阳深深的看了凤矜天一眼。

    “本来玄天是想要亲自来的,可是他窥视了太多先机,遭到了反噬,如今正在静养,掌门这才派了我们前来拜访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听完这些,才缓缓说:“所以你们的意思是,本殿就是那位能够令天下一统的帝星?”

    武阳也很干脆,并不绕弯子,直接点头:“对,就是太女殿下您。”

    “六仙山半隐世数千年,眼看着天下战乱即将开始,也想为天下的百姓,尽一份心力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们想要派能人,下山来辅佐殿下,为殿下出谋划策,尽可能的让这天下一统的局势,能够减少一些不必要的伤亡,也能更快一些的结束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武阳话音一转:“当然,我们只是想作为幕僚,为殿下出谋划策,提供一些帮助和建议。”

    “并不是要指点江山,教殿下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是未来的千古一帝,自然雄韬伟略,心怀天下,不必我们过多干预。”

    这立场表明的不要太快,太识相。

    凤矜天意味深长:“六仙山倒是心怀天下。”

    听不出是赞赏还是嘲讽的语气,让武阳沉默了一瞬,实话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们这么做,也不单单只是为了天下百姓,也是存着几分私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根据六仙山的历史记载,万年前的修武世界,比现在要强盛太多太多。”

    “甚至那时候还有妖、修魔者和修真者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资源丰富,灵气强盛,就连各门各派掌握的功法,也比现在纯正强大许多。”

    “万年的演变,有太多太多东西,消失在历史长河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在想,若是天下一统,是不是就能迎来太平盛世,甚至迎来更强盛的未来?”

    “元承大陆有没有可能,因为一统后,再次恢复万年前的巅峰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们想竭尽全力,努力搏一搏?”凤矜天接了一句。

    武阳呼出一口气,笑了笑,眼底带着几分希翼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们想赌一赌,就算赌输了,也不过是维持现状,所以现在的情况,值得我们倾尽一切去搏一把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缓缓一笑:“没想到素来被百姓们奉为神仙般存在,悬壶救世的六仙山,也有赌徒的精神。”

    “本殿什么都不缺,最缺的,就是人才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们有心,而我,又能为你们达成理想,合作,确实是双赢之局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凤矜天笑意加深了几分:“不过,本殿不是什么好人,也不是那种会散发大爱的博爱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为百姓和天下谋福,可以,但前提是本殿自己必须先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任何人,任何势力,都不可以凌驾在本殿之上,武阳仙师,可明白本殿的意思?”

    看着对面笑意敛涟,温和恬静的少女,哪怕她笑着,一副岁月静好,又好相处的模样。

    可周身隐而不发的霸气和威慑,却叫人心惊胆战,遍体生寒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不需要任何动作和眼神,不需要故作威仪和高高在上,就能够让人心下生寒,畏惧害怕的存在。

    武阳活了两百二十九岁,如今是地仙三重天的武者,什么样的人没见过,什么样的大场面没有面临过。

    却从未有一次,像此刻这样,让他觉得压抑忌惮,又畏惧寒栗。

    “明白,请殿下放心,出山前,掌门特意叮嘱过,我们是来给殿下打下手,为臣之本,我们都明白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很满意六仙山还有许多识趣的人,只要认得清自己的位置,她不介意送他们去更高的巅峰,完成心中的夙愿。

    “你们的诚意,本殿看到了,这是本殿的诚意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说话,就看似从怀中,实则从空间里拿出一个小瓷瓶,丢给了武阳。

    武阳下意识伸手接住,等看清楚是一个银白色,掌心大小的小瓷瓶时,微微一愣,有些不解的看向凤矜天。

    “殿下,这里面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最高品级的复元丹,按照这里的丹药级别排序法,应该算是天极。”

    她没有给能提升实力的神元丹,因为目前她制作出来的神元丹效果,对地仙没多大作用,给了也白给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饶是武阳这样活了两百多岁的老家伙,听了这话,也无法淡定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目前元承大陆所有制丹高手,制作出来的顶级丹药,也就到王级。

    就算是一年前南武国那场拍卖上,突然出现的丹药,同样也只是到达王级天品。

    此时他手里拿着的,居然是从未出现过,只存在传说中的天级丹药!

    而且还是复元丹。

    那不就是当初拍卖会上出现的,可以治愈一切内伤,没有任何副作用的逆天治愈系丹药?!

    武阳猛地站起来,难以压制激动的看着凤矜天。

    “殿下这丹药从何而来?是否确定是天级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,武阳反应过来,连忙解释:“武阳不是怀疑殿下所说真假,只是天级丹药从未出现过,武阳实在太过震惊和不敢置信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理解道:“明白,是与不是,武阳仙师去试试不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建议你找内伤最重之人,最好是只有一口气,且他内伤还无法修复的那种,免得白白浪费一颗药。”

    武阳听凤矜天从容不迫的语气,心中其实已经相信了七八分。

    因为他潜意识里觉得,太女殿下完全没必要骗他。

    毕竟是要长久合作的,若是谎言,迟早会被拆穿,到时候岂不是断送自己的信誉。

    武阳强压下心中的震惊和激动,小心翼翼的拿好那瓷瓶,点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好,武阳这就尽快去实验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也没什么要说的了,就点点头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反正试验后,这人会上赶着来找她。

    武阳带着自家徒弟,就快速离开了。

    大殿里一时间,只留下好奇的溯望,以及站在凤矜天身侧的凌野。

    凤矜天将视线落在溯望身上,淡笑道:“既然是要为本殿做事,那溯望小师傅从今天起就开始上岗,为本殿效力吧。”

    溯望觉得这话听着有些不太对劲,但他为人本来就没那么多弯弯绕绕,心思比较单纯,根本想不到,凤矜天这是准备挖墙脚了。

    倒是凌野听出来了,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。

    颇为同情的,看向溯望这个单纯的孩子。

    溯望点点头:“好,任凭殿下吩咐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很满意,关于溯望的基本信息和情况,这段时间,她已经全部掌握了。

    所以溯望答应后,凤矜天就直接道。

    “听闻小师傅,学过一些基础的傀儡知识?”

    溯望一张温温吞吞的白净小脸,顿时就好似做错事的孩子一般,涨红起来,连忙急切的摆手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是……我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凤矜天笑意加深:“溯望你不用紧张,本殿不会告诉你师傅的。”

    溯望这才松了口气,不确定的看着凤矜天:“殿下可说话算话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笑道:“自然说话算话。”

    溯望当真就彻底放松下来了。

    那好骗的模样,让凌野只觉得堪忧。

    只怕用不了多久,太女这位老谋深算的殿下,把溯望卖了,溯望还会傻呵呵的帮忙数钱呢。

    “溯望喜欢傀儡术?”

    溯望犹豫了一瞬,看着凤矜天温和带笑的眼睛,不知为何,就是想要去信任。

    于是,他点了点头,小声道:“喜欢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见此,笑得越发柔和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喜欢,那我就交给你一个任务,从今天开始,你有时间的时候,就好好研究傀儡术。”

    “等我抽时间,教你几个好玩的傀儡术法,到时候也能帮我制作一些用得上的傀儡。”

    溯望有些犹豫,又有些担忧:“这……会不会不好?”

    “师傅他平日不喜欢我学傀儡术,他说这是邪术,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凤矜天不动声色的忽悠:“那你师傅是不是说要辅佐我?”

    溯望点点头。

    凤矜天又问:“那他和掌门的意思,是不是都听我的?”

    溯望想了想,还是点了头。

    刚才武阳师伯也说了,为臣子,自然应当效忠殿下,听从殿下的指令。

    凌野无声的叹了口气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完蛋!

    凤矜天要的就是这效果,铺垫完,她就一本正经的说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我现在需要一个会傀儡术的人辅佐和帮忙,你正好对这方面有基础和研究,那我只能教你,让你来助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答应我,不就是在履行你师傅和掌门的叮嘱?”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