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203:成功把自己卖了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霸气!

    帅!

    苏陌几位朝臣被凤矜天那从容不迫,霸气威慑的气质杀到了。

    差点没跳起来鼓掌。

    溯望干净无垢的眼眸陡然一亮,有些激动,以至于让他因为受伤而苍白的脸,都染上了两分血色,泛起一抹薄红。

    “太女殿下,您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溯望干净温柔的声音,在这剑拔弩张的气氛中,出现的突然,却也像一缕光冲破阴霾,带来了不同的氛围。

    凤矜天看向溯望,就见他有些急切的解释。

    “我们此次来,确实是有事想与太女殿下相商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和掌门特意嘱咐溯望,一定要让太女殿下看到我们的诚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来帮助太女殿下强大北月国,未来一统天下,造福黎民百姓的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:“……”这哪来的隐世门中的傻儿子?

    臣子们:“……”这小子不会是被吓傻了吧?

    都开始说胡话了……

    凌野几人:“……”他们都不要面子的吗?

    怎么能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说出来?

    弄得好像他们上赶着抱大腿一样。

    明明应该是这些人,来抱他们六仙山的大腿的!

    溯望再一根筋,再单纯,也感受到空气中的诡异氛围了。

    见凤矜天一行人眼神微妙的看着自己,他不知道是羞还是急,脸色越发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说的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此次下山来,就是因为师父占卜出了帝星归位,并且指向了北月国。”

    “掌门怀疑这个人,就是北月国新册封的太女殿下,也就是您。”

    “还特意让师父又根据您的情况进行占卜,发现您的命数确实奇特,是万年难得一见的绝世帝命,所以特派我们来北月国相助太女殿下。”

    凌域只觉得有些丢脸,自家老底就这么被这傻乎乎的师弟,给暴露出来了。

    刚才他们还高高在上,占据主导,转瞬就变成上赶着的一方。

    这反差,实在令人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擎天更是受不了这样的翻转和刺激,一时想不通,气血逆转,又吐出一口血,眼一翻,直接晕了个彻底。

    凌域看了,恨不能自己也晕了,目光微闪,也跟着虚弱的躺倒,佯装晕厥过去。

    只要晕了,别人就看不出他尴尬和难堪!

    凌野:“……”很好,关键时候全都遁逃!

    溯望有些担忧的看了几人一眼,感知到几人还有呼吸,死不了,就不管了,继续眼巴巴的望着凤矜天。

    那样子,看起来就好似被主人遗弃的小狗狗。

    凤矜天见此,让人把擎天几人抬走,送去为他们准备的住所。

    这才看向还留在大殿的溯望和凌野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你师傅和掌门,是让你们来帮本殿,给本殿打下手,不是来指手画脚,当本殿老师的?”

    溯望心思单纯,一心向道,根本听不出凤矜天话里有话,意有所指。

    倒是旁边的凌野,眸心闪烁了一下,看着凤矜天的眼神,多了几分戏谑和兴味。

    这个太女殿下,远比他想象的,还要有意思。

    不简单啊!

    打下手和当老师,那可是完全两个极端,地位一个天一个地。

    若是回答不好,他们六仙山的人,还真就变成别人呼来喝去的下手了。

    不过凌野也没打算管这事,六仙山有太多自命清高的得道高人,确实该好好体验体验人生,学学好好做人的道理了。

    凤矜天这人,无疑就是教人做人的最好的老师。

    溯望连忙点点头:“嗯嗯,师傅和掌门让我们来全心协助太女殿下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听这话,再看溯望和凌野的反应,一个跟不知人心险恶的小白兔似的,一个跟慵懒的豺狼一般。

    还真是两种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就知道溯望没明白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传信回去,若真有心帮本殿做事,那就指派一些听话的人过来,像刚才那三位,不听话,自视甚高,心有不满和不甘的,就不要派来给本殿找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本殿虽然脾气好,但也是会杀人的,尤其是对那种不懂事,不听话的,很容易成为本殿的刀下魂。”

    “六仙山既然是想与本殿交好,那做决定就仔细些,别弄些不知所谓的人来给六仙山抹黑,让六仙山跟北月国交恶。”

    溯望愣愣的看着凤矜天,脑瓜子快速运转消化着她的话,却还是有些难理解。

    但大概的意思他还是听明白了的。

    凤矜天不喜欢师叔他们。

    这可不行。

    他们是来交好辅佐的,不能让辅佐的帝王对他们不满。

    想到这,溯望立即答应道:“好,溯望现在就传信回去,让掌门和师傅重新再派一些厉害的同门过来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淡笑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溯望立马一溜烟爬起来,急匆匆离开,都忘了身上被凤矜天威压震出的内伤了。

    不过凤矜天刚才释放威压的时候,还是有针对性的。

    感受最强烈的就属擎天和星漪,其它几个,凤矜天是减弱了几分的。

    所以溯望、凌野和凌域三人,其实伤的并不严重。

    溯望离开后,凤矜天看向坐在地上,靠着凳子脚的凌野,淡笑道。

    “凌野,你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

    以凤矜天观人于无形的本事,早在第一面的时候,就将这五人行的脾气性格,以及擅长的事情,观察的七七八八了。

    五个人,除了溯望这个一心问道,只有占卜的单纯小师傅外,只有凌野是值得挖掘的人才。

    有自己的见解和认知,实力也不错,关键是观察力,敏锐度,甚至是智商,都比一般人高许多。

    是个藏拙的人才。

    值得她挖墙脚。

    凌野疏淡的眉微微一扬,似笑非笑的睨着凤矜天,眉宇间一丝邪肆桀骜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看起来就有些不学无术,吊儿郎当。

    偏偏他长了一张俊美白净的脸,配上这表情神态,倒是别有一番惑人的魅力。

    “太女殿下想我说什么?”

    凤矜天也不拐弯抹角,直言道:“溯望是奉命而来,与本殿交好,甚至是打算协助。”

    “擎天几人看起来却不以为然,倒像是来当本殿祖宗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只想跟着来看看戏?”

    凌野神色一顿,没想到凤矜天会如此直白的拆穿他前来的用意。

    随即漫不经心的嗤笑,正想继续你来我往的打哈哈,就听凤矜天话音一转,语气危险。

    “你来此的初衷,本殿管不着,看戏也好,游玩也罢,但既然入了这局,到了这皇宫,就容不得你继续置身事外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,本殿是北月国的太女,看本殿的戏,是需要付出代价的。”

    平缓的话,听起来依旧从容恬淡,没有明显的锋芒,可是入了人耳朵里,却能轻易卷起一层寒气,让人后脊梁骨冷气凝聚。

    凌野不自觉坐直了身,身上那邪肆桀骜,吊儿郎当的气息,瞬间收敛,目光危险且凌厉的盯着凤矜天。

    “太女这话是什么意思?难道还打算杀了我不成?”

    “别紧张,”凤矜天笑了笑:“本殿是个惜才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凌野你喜欢看戏,本殿身边戏也不少,足够让你看爽快,那不如留在本殿身边,为本殿效力,也算是当做本殿给你看戏的报酬了。”

    凌野端量着对面,一身红衣艳绝无双的少女。

    她唇角含着三分浅显的笑意,看起来很是恬淡温和。

    脸上带着莹白的凤凰面具,看不清面容,唯独一双明亮的桃眸,笑意敛涟,清明又神秘。

    眸光流转间,多情又无情,让人不自觉心口发紧。

    周身散发出来的气息,从容不迫,隐含霸气。

    哪怕她有所收敛,可那种世间皆在掌控的自信,依旧给人一种压迫感。

    让人在她面前,不敢放肆,更不敢轻易生出不该有的心思。

    这种人格魅力,他活了二十三年,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片刻,凌野全身放松下来,又懒懒的靠在了椅子脚上,笑看着凤矜天。

    “太女殿下说笑了,此次掌门和师傅派我们过来,本来就是为了替太女殿下办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难得太女殿下赏识凌野,凌野自然愿意为太女殿下效力。”

    模棱两可的答案,让人抓不住错漏,也那凌野没办法。

    可偏偏,凌野面对的人,是这世间最理智冷静,最聪慧睿智之人。

    凤矜天赞同的点点头:“说的也是,苏陌。”

    苏陌立即站起身拱手道:“臣在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告诉溯望小师傅,让他传信的时候顺便跟六仙山的掌门说一说,凌野,本殿很是欣赏,跟他们要了这徒弟。”

    “六仙山教出来的人,能为国效力,也是给六仙山长脸添光了。”

    苏陌唇角扬起:“是,臣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苏陌朝凌野看了一眼,将他面色彻底僵住,笑意加深了几分,大步走出了大殿。

    他的太女殿下,还真是越来越令他惊喜了呢。

    心思如此剔透,行事作风如此犀利霸气,总是用从容不迫的姿态,就逼得所有对手狼狈不堪,甚至毫无招架之力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天生就该站在最高处指点江山,统治群雄。

    想到溯望的话,苏陌觉得,这样的殿下,就算一统天下,也不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凌野面色僵硬的,对上凤矜天含笑的眼眸,勉强笑了笑,心中却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。

    这小丫头到底是怎么长大的?

    居然这么鬼!

    以子之矛,攻子之盾。

    他这个跟头,摔得还真是够大,够惨,也够冤枉!

    六仙山有自己的特殊传信方式,数千里一个来回,至多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所以溯望传信后,就回了大殿,凤矜天也没离开,一群人就这么坐着喝茶,心思各异,相对无言的等着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溯望收到了回信,看着一缕金芒钻入溯望眉心。

    溯望瞬间闭上眼睛,接受回信内容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他睁开眼睛,看向凤矜天,目光真挚的说。

    “太女殿下,掌门让溯望替他向您说什么抱歉,他也不知道事情会发展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掌门说,是他没有考虑周全,没有想到擎天师叔脾气冲。”

    “掌门已经下令,会让擎天师叔带着星漪师妹,还有凌域师兄回六仙山。”

    “并且已经另外派了武阳师叔和其弟子亲自前来,商谈协助太女殿下一时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凌野师兄,掌门说,难得太女殿下看得上凌野师兄的本事,能为太女殿下效力,是凌野师兄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“太女殿下有什么事,尽管使唤凌野师兄,今后,凌野师兄就跟在太女殿下身边,为殿下分忧了。”

    凌野:“……”

    很好,他终于成功作死的,把自己给卖了!

    凤矜天扬起一抹笑,笑看了满脸懊恼的凌野一眼,然后对溯望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溯望小师傅就先在本殿的太女府住下吧,等你的师叔来了,我们再商谈具体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凌野……”

    凤矜天话音微顿,对身边的苏陌道:“给他安排个三品侍卫职位,就暂时跟在本殿身边。”

    苏陌:“是。”

    凌野:“……”

    很好,他一个六仙山的直系嫡子,居然成了别人的保镖。

    这位太女殿下还真是一点不客气。

    大材小用!

    苏陌看向凌野:“凌公子,先跟我去让太医给你处理一下伤,然后去相关部门登记,之后你就可以跟在殿下身边了。”

    凌野嘴角一抽,他不是很想去啊!

    可被苏陌温和淡笑的盯着,他只觉头皮发麻,这个年轻的丞相,也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主!

    最终,凌野还是跟苏陌走了。

    而溯望,则被凤矜天身边的大宫女,素弥,领走了。

    凤矜天则去处理政务。

    擎天醒来的时候,知道师门让自己带着星漪和凌域回去,再次气的两眼一黑,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可怜的老家伙,到哪都被人高高的捧着,从来没有受过这等气和打击。

    到了凤矜天这里,是接连遭遇碰撞和打击,一颗老心脏根本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醒了又晕,晕了又醒,将这辈子都没遭受过的罪,都受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凌域师兄,现在怎么办?难道我们就这么夹着尾巴狼狈的回去?那还不被师门的人笑死!”

    星漪站在师傅床边,牙咬切齿的说着,眼底是慢慢的阴狠和不甘。

    她怎么都没想到,凤矜天跟她同样的年纪,修为居然那般恐怖。

    这让她心中嫉妒的几乎要扭曲!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