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202:不友好的开端,対持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“你就是北月国的太女?”

    说话的,是一穿着墨绿色广袖宽袍,看起来四十出头的长胡子男人。

    他眼神挑剔的在凤矜天身上打转,这放肆的举动,让旁边的苏陌和赵霖益都微微蹙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凤矜天淡笑:“难道这里还有第二个女子?”

    擎天一噎,脸色沉了下来,看着凤矜天的眼神,从挑剔和审视,变成冷漠和不喜。

    “哼!老夫倒是不知,北月国皇室什么时候这般没有礼仪规矩了。”

    “师叔,”旁边一穿着浅蓝色广袖袍子的青年上前一步,谦和的笑了笑说:“有什么事,我们等到了宫里再说吧,这里人太多,不方便说话。”

    说完,青年转向凤矜天,微微拱手,谦和的轻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实在抱歉,太女殿下,我师叔脾气素来有些直接,还请太女殿下多担待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不等凤矜天说什么,他就开始介绍道。

    “我师叔名擎天,是六仙山的五长老,大家都唤他擎天仙师。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剑尊仙师,六仙山三长老座下大弟子,凌域。”

    “旁边这位是我的师弟,凌野。”

    那名叫凌野的白衣青年,冲凤矜天似笑非笑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看起来倒是一个桀骜不驯,张扬邪肆之人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擎天师叔的弟子,星漪。”

    “大长老玄天仙师的弟子,溯望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看向另外一男一女。

    女的见她看过来,微微抬颌,眉眼带着一抹高傲之色。

    男的则温柔的点头,冲她笑了笑。

    那张干净温柔的面容,如水一般清澈无垢,与他这个身上那股子柔软的气息,相辅相成。

    看起来就是一个,与世无争又柔软无害之人。

    这一行五人,还真是各有‘特色’。

    凤矜天略微点头,出声道:“走吧,我带你们进宫。”

    这平淡的反应,别说擎天一张脸沉了下来,就是凌域也都不自觉凝了凝眉头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!”星漪不满的质问:“我们六仙山的人亲自到你们北月国拜访,如此殊荣,你居然这个态度,这是不把我们六仙山放在眼里?”

    凤矜天唇角笑意淡了下来,从容不迫的说。

    “你也说是拜访了,那么主有主的待客之道,也要客有客该有的礼貌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星漪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,看着凤矜天,就好似在看什么不知好歹的生物:“你怎么敢这么跟我们说话?!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知不知道六仙山是怎样的存在?你们女帝是怎么搞得?居然让你这么一个从民间回来的人,来接待我们,简直就是乡巴佬,什么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这一次,凌域没有再做和事老,他也觉得凤矜天这反应有些不适合。

    好歹他们也是六仙山的人,就算不鞍前马后,至少也该和颜悦色的捧着吧?

    这少女倒好,态度随意,语气更是没什么尊敬,实在是太失礼了些。

    凌域显然忘了,最先失礼的,是他们的人。

    这一次,不用凤矜天说什么,旁边的苏陌就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还请这位姑娘慎言,殿下是北月国的太女,北月国未来的女帝,容不得旁人冒犯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六仙山来的,也应当知道礼数不是?”

    “作为客人,应该有客人应该遵守的礼貌,若是客人不像客人,那主人家选择如何接待,也要看主人家脾气有多好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不说词严厉色,但也绝对算不上客气。

    星漪顿时怒气上涨,目光凌厉的扫向苏陌:“放肆!”

    “本仙子和你们太女说话,有你一个下人什么事!”

    苏陌眸色微沉,温润俊美的脸上,神色平静,并没有被人羞辱,就喜形于色,怒容显现。

    那平静温淡的模样,反倒是与有些气急的星漪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高低立见。

    四周围围观的人群,立马就窃窃私语起来。

    “太女殿下居然连六仙山的人都不放在眼里,这是不是太狂妄了些?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觉得,是这六仙山先无礼在先,你们也不想想,最开始,他们那什么长老怎么说话的,既然不把我们北月国的太女殿下放在眼里,凭什么让我们客客气气捧着他们!”

    “就是,六仙山就怎么样?那站着的,还是我们国家未来的女帝呢,完全没必要惯着,免得丢了我们北月国的脸面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,从前以为六仙山的都是些仙人,现在看这自称女仙子的人,我怎么觉得幻想破灭了呢?那气质,还没我们左相大人好呢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六仙山本来就是屹立千万年的存在,里面的人,修为实力都不是外界寻常人能比的。

    就说星漪,虽然才十六,但她的修为,已经是仙级武者三重天了。

    方圆百米的声音,足够入她的耳。

    星漪瞬间气的脸红脖子,转头就冲围观群众大骂出声。

    “全都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“你们懂什么?!一群没见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星漪师妹!”凌域及时出声阻止了星漪后面的话。

    他可以任由星漪对凤矜天挑刺找茬,让凤矜天醒醒脑。

    却不能让星漪,对这群百姓说出什么侮辱的话,这会引起民愤的。

    要是惹了民众,坏了六仙山在百姓心中,如神仙般的幻想,那可就糟了。

    星漪见凌域对自己暗暗摇了摇头,只好收敛了几分,气恼的转开头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擎天知道继续在这里纠缠,对他们没好处,冷哼一声,一甩衣袖,大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还不带路!”

    凌域再次抱歉的冲凤矜天笑了笑:“太女殿下见谅,师叔和师妹常年在山里修炼,不懂人情世故,性情难免直率了些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缓缓一笑:“好说,我也是个直率之人,只要你们之后也多担待就好。”

    凌域微微一顿,想要仔细探究,眼前的红衣少女,已经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苏陌和赵霖益等人,神色冷淡的瞥了几人一眼,什么都没说,跟着凤矜天离开了。

    凌域站在原地,眉头微蹙,望着凤矜天一群人的背影。

    今日这碰面的画面,与他之前想象的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没有友好恭谦,没有刻意讨好和铺张招待。

    反而平淡无奇,让他都有种对方根本不知道,六仙山到底是怎样的存在的错觉。

    甚至双方还因此出了嫌隙。

    则开头,实在开的不太好……

    凌野慢悠悠走到凌域身边,邪肆嗤笑:“高高在上惯了,都不知道人外有人,山外有山,这回碰钉子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所有人,都把六仙山当做需要朝拜的神仙的,六仙山里一些自命清高的人,也该好好醒醒脑了。”

    “凌野!”凌域转头想要呵斥凌野,人家却抬步悠悠然的走了。

    气的凌域面色沉沉的站在原地,瞪着他的背影。

    溯望摇了摇头,无声的叹了口气,抬步跟上。

    星漪眼底流转着几分阴冷之气,对凌域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凌域师兄,这凤矜天分明就是个目中无人,嚣张无礼之人,这样的人,怎么可能是……”

    对上凌域扫来的视线,星漪顿了顿,没有再说下去,话头在口中装了方向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玄天师叔搞错了?”

    凌域沉思道:“应该不会,玄天师叔的本事,大家有目共睹,肯定不会出错的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这个凤矜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先再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带着六仙山的五人,来到皇宫的明德殿。

    等宫人上了茶和点心后,凤矜天才缓缓开口问。

    “不知六仙山几位,此次前来有何要事?”

    这直白的问话,又让素来被高高捧上天的仙人们,不爽了。

    擎天冷哼一声:“这就是你们北月国的待客之道?”

    “本仙尊亲自前来你们北月国,你们女皇不亲自来迎接就算了,现在到了宫中,也不准备出来露个面?”

    凤矜天抬起桌上的花茶,喝了一口,才慢悠悠道。

    “擎天长老是吧?”

    “哼!”又一声冷哼,算是回答了凤矜天的话。

    凤矜天笑了笑:“长老,那就不是六仙山的主事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既不是掌门亲自来,又何必我们女皇陛下亲自招待?”

    “本殿是北月国的太女,未来的女帝,由我来亲自招待各位,已经算是我北月国最高礼遇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这回擎天都被凤矜天这态度气到了。

    他们六仙山的人,到哪不是被高高的捧着。

    无数人求着他们六仙山帮助,将他们六仙山视为神明一样的存在。

    就算以往,因一些事情,他单独去了其它国家,遇到的那些皇子王爷,哪一个不是小心翼翼的捧着他。

    就连皇帝,都要给他三分薄面,笑脸迎人,态度端正友好。

    唯独这凤矜天,简直是不知所谓的狂妄小儿!

    坐在旁边的苏陌,嘴角隐隐含笑。

    他发现了,自家的太女殿下,在怼人这一块,就未输过。

    这口才,总是能气的人跳脚,偏偏还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怼的人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赵霖益和其它几位大臣,也都忍着笑,默默为自家殿下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这六仙山的人,一来就鼻孔朝天,那高高在上的样子,端给谁看呢?

    谁还没有个身份。

    他们还都是北月国的重臣,还需要人捧着呢!

    凤矜天懒得跟这些自以为是,有点本事就认为全世界都该捧着他的人,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“说说吧,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若是无事,本殿就不亲自招待了,让几位大臣陪着你们,本殿还有许多政务要处理。”

    这回,擎天是忍无可忍了,他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。

    这对他来说,简直就是羞辱!

    碰!

    一声震响,擎天直接气恼的一掌劈了身边的桌几。

    宝贝们先看着,后面是替换章节。

    医师离开后,就照例去了皇帝那里,禀报宗政漓妖的身体情况。

    等寝殿里没了宫人,宗政漓妖就拖着伤残的身体,亦步亦趋,缓慢的靠近床榻。

    从床榻里拿出了一块血红漂亮的血玉,继续雕刻打磨起来。

    藏匿暗中的影卫们见此,暗自惊奇。

    这小世子自从两天前跟陛下讨要了这块血玉,就一直在雕琢。

    眼见一块血玉,慢慢变得越来越小,影卫们都有些好奇,他到底要做成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而对于这些事情,宗政霆听了汇报,也没在意,只让影卫继续盯着,看看他到底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数天后,那块血玉废掉无数,终于被雕琢成了一根簪子。

    至于簪子的一端,到底是什么形状,因为离得远,影卫们根本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晚上,等影卫们撤出寝殿,隐藏在殿外,本应该睡着的宗政漓妖,突然睁开了眼睛,低声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凤七。”

    凤七凭空出现在宗政漓妖床榻前,悄无声息,没有引起任何波动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对于对方的神出鬼没,已经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他将那精心雕琢的血玉簪子,递给了凤七。

    “帮我联络清澜,让他把这簪子送去北月国给初初。”

    凤七虽然早有猜测,可亲耳听到宗政漓妖这么说,还是不由震动了一瞬。

    凤七接过簪子,这才发现那簪子一端雕刻的,居然是镂空腾飞的龙。

    竟是一支龙形发簪。

    “小世子需要带什么话给主人吗?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神色平静,无波无澜,明明该是一种安宁平和,却莫名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危险深沉感。

    “祝初初生辰快乐。”

    凤七一愣,没想到这竟是给主人的生辰礼物。

    小世子可是半月前就找陛下要了血玉,这是早早就将主人的生辰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这份心意和用心,实在是……

    凤七似乎有些明白,为何主人身边来来去去那么多优秀的人,这位小世子却可以停留在主人身边。

    “小世子放心,属下会在天亮前赶回来,这段时间,还请小世子多加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凤七悄无声息的离开,他并没有按照宗政漓妖提供的联络方式,联系清澜,让清澜送簪子。

    而是直接利用和凤矜天奴仆系统连通的功能,回到了奴仆系统,直接出现在了凤矜天面前。

    凤七等奴仆,是奴仆系统制作出来的。

    本身就与奴仆系统为一体。

    所以无论凤矜天在哪里,无论她和所有的奴仆距离多远。

    只需要瞬息,一个念头,所有在外的奴仆,就可以在顷刻间,被召回奴仆系统。

    而奴仆们,也可以在瞬息,自行回到奴仆系统里。

    凤七想着,若是等清澜等人送发簪,那最快也要近一个月的时间。

    那样会赶不上主人的生辰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亲自送,直接带着发簪回了奴仆系统。

    “主人。”

    凤七的声音在凤矜天脑海里响起。

    此时凤矜天刚刚起床,正被宫女们伺候着洗漱。

    听到凤七的声音是从奴仆系统里传来的,她就知道凤七回了系统。

    当即挥挥手:“都出去。”

    宫人们微微一愣,随即毕恭毕敬的弯腰撤退。

    根本不敢多问什么。

    等人全部离开,寝殿门被关上,凤七才从系统中出来,站在了凤矜天面前。

    “主人,这是小世子让属下送来给主人的生辰礼物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看着凤七手里拿着的血玉发簪,那不算精致的雕刻工艺,让她目光一顿,伸手接过。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