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200:大舅舅凤南御,家宴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似是想起什么,女皇突然道:“对了初安,你大舅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他在军营了,既然你们都在,一会儿朕让人去通知小五和初琛,让他们进宫来,我们一家人一起吃个晚膳,正好让你见见你舅舅。”

    舅舅?

    那就是大皇子,如今的战王,凤南御了。

    凤矜天点点头应下。

    就在上个月,南王府已经修茸完毕,凤南雪和凤羡予都搬去南王府居住了。

    就是凤矜天的太女府也修建好了。

    只是因为她不在,为了不引人怀疑,女皇让替身继续住在皇宫的太女殿里。

    凤矜天想到这,出声道:“皇祖母,太女府应该也修建好了吧?”

    “修好了,上个月就完工了,朕也已经安排了一批侍卫和宫人前去打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初安想搬出去住?”

    凤矜天点了点头:“搬出去方便些,接下来主要去看农业和炼器协会的发展,顺便再好好研究研究,探查一下看看,还有没有可用的人才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离开前,跟女皇说过炼器协会建立的事情。

    炼器协会命名焚天,协会的成立场所,还是女皇提供的,是女皇名下一处地理位置极好,又极大的宅子。

    凤矜天让凤十一找人进行了修建,将那偌大的宅子,直接修建成了协会办公地。

    女皇听言,也没再多说,只道:“那个炼器协会的会长倒是个有本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在的这两个月,炼器协会已经引起了全城关注,广而告之,最近几天刚对外开放,已经吸引了不少人加入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焚天协会的事情,凤十一都有在汇报情况,所以凤矜天知道的,其实比女皇知道的还要多。

    听了女皇的话,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之后又聊了聊关于朝堂一些政务的事情,就散了。

    距离吃晚饭还有一个多时辰,凤矜天也没出宫,干脆回了太女殿。

    召集朝臣开会。

    各部门总管大臣全部集合在太女殿,凤矜天目光扫向众人。

    “都汇报一下各自最近手头上事情的进度,以及需要完成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不在这两个月,都是替身顶替。

    奏折这些都是女皇私下处理的。

    虽然女皇都让凤四每天跟她汇报朝堂的事情,但凤矜天也只是听着,没有做任何抉择和询问。

    现在回来了,自然是要第一时间,掌控各部手头上事情的进度。

    苏陌一袭暗紫官袍,安静的端坐在一侧上首的位置。

    温润俊美的脸上,沉静安宁,一眼看上去,就像一个谦和有礼的偏偏世家公子。

    根本不像群臣之首的一朝丞相。

    唯有仔细看,才能发现,这人温润的气息中,隐含着一种沉淀的睿智和智慧。

    他目光不动声色的,落在坐在桌案前的太女身上。

    眼底精芒闪烁,微光幽暗敛涟,并不浓烈,浅浅的,几不可察。

    哪怕是沉思,都是一种不动声色的内敛。

    苏陌发现,今日这位太女殿下,与往日不同。

    或者该说,与最近两个月见到的太女殿下不同。

    其实这并不是他第一次感觉到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几个月前,他也曾感受过一次。

    当时就有所猜测,直到今日,他心中已经可以完全确定。

    前几个月,以及最近两个月出现的太女殿下,并不是真正的凤矜天。

    今日这个,才是真的。

    所以,之前的,果然是替身。

    那么这段时间,太女殿下没在的时候,去了哪?

    这个疑问浮现心头,苏陌只沉思了一瞬,就不再多想。

    这并非一个朝臣应该去猜测的问题。

    等散会后,凤矜天让右相赵霖益和苏陌这位左相,一同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其他人离开后,凤矜天才看向两人。

    “之前留下的那批备选人才,苏相继续盯着,让他们各部都去轮岗,完事后,就外派去体验体验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根据他们被挖掘的潜能,选好适合的部门,让他们去基层开始做起。”

    “唯有了解基层的一切,未来才有可能成为一个好的领导人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原本已经上任的这一批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,凤矜天看向赵霖益:“右相来负责,如今快也过去半年了,是时候让他们外派,下基层和民间干点实事。”

    两人立即应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又说了一些其它朝堂的事情,商议清楚后,就让两人退下了。

    “太女殿下,完善的时间到了,南王和世子也都已经进宫,在皇羽宫了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听了小圆子的汇报,便站起身。

    “走吧,去皇羽宫。”

    来到皇羽宫,女皇、凤后、凤南雪和凤羡予,还有一个陌生俊美的男人。

    几人正坐在大殿中相谈甚欢。

    看到凤矜天进来,凤后姒衍目光柔和的冲她招招手。

    “初安,过来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朝那陌生男人看了一样,走到姒衍面前。

    姒衍笑着为她介绍道:“这是战王凤南御,你大舅舅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看向凤南御,他一身黑色绣金丝龙纹锦袍,高大的身影,气势磅礴,透着一丝铁血肃杀之气。

    俊美无俦的脸,线条深邃如刀削斧刻,立体英气。

    浓眉飞扬,凌厉逼人,格外压迫的眉宇下,是一双深邃黑浓,狭长偏大的丹凤眼,又结合了三分桃花眼的形状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合,让他一双狭长的眼眸,线条多了些许勾人的意味。

    宝贝们先看着,后面是替换章节,大家明天再重新看一下改过的内容哈~

    “小德子!”翊陵渊立即大喊一声。

    那声音几乎有些破音,凤矜天只当听不出来。

    就在翊陵渊身边的小德子,立即垂首慌张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奴才在。”

    这凤初郡主啊,一张利嘴还真敢说,连帝王都敢捉弄。

    翊陵渊闭了闭眼,强行压下胸腔里沸腾的邪火,僵硬的说。

    “去国库,让人准备十万两……”

    凤矜天突然开口:“陛下不愧是陛下,一开口就是十万两黄金,也是,那高人如此厉害,若是只给十万两银子,确实有些辱没对方了。”

    翊陵渊:“!!!”劳资本来是要说十万两银子的!

    翊陵渊一瞬间只觉胸口闷疼的难受,差点一口气没上来。

    一张俊脸,愣是被憋得涨紫起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!”小德子察觉翊陵渊的脸色不对,连忙上前扶住他。

    就连江凌月和江玲玉都急忙上前,翊陵渊那样子,一看就是气息转换不对,憋的。

    眼见翊陵渊差点自己把自己憋晕过去,江凌月当即道:“快!传太医!”

    翊陵渊连忙摆手,狠狠一吸气,终于是把那卡住的吸气给转换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朕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翊陵渊缓和了一瞬,目光黑沉的看向凤矜天。

    她依旧淡定的坐在那,见他看过来,还冲他友好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根本没有一点罪魁祸首的自觉。

    好!

    很好!

    江矜天,果然生了一张伶牙俐齿的嘴!

    翊陵渊皮笑肉不笑的说:“去,让国库按照十万两万金兑换成银票,送来给凤初郡主!”

    “陛下,你让人直接送到我府上去就好,不然我离开时还要自己托运,有些麻烦。”

    翊陵渊几人差点没喷凤矜天一脸。

    太不要脸了!

    简直太不要脸了!

    都明目张胆的抢走十万两黄金了,居然还有脸说嫌麻烦!

    翊陵渊脚下一虚,差点没站稳,还好被小德子及时扶住。

    “照凤初郡主说的去做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小德子顶着一张一言难尽的脸,迅速离开了这处诡异可怕的地方。

    翊陵渊不是舍不得那十万两银子,虽然也有些肉疼,但还不至于就把他气出内伤。

    他这完全是被凤矜天的不要脸给气的。

    “陛下,可能是最近操劳国事没有休息好,快来椅子上坐着休息休息。”

    江玲玉温柔体贴的找了一个很完美的借口,解释了翊陵渊此时的状态,还给了他一个异常漂亮的台阶。

    江凌月扫了她一眼,与她一起扶着翊陵渊去旁边的椅子上坐下。

    翊陵渊这样好似被人气的中风的状态,并没有持续太久。

    大概十几秒的时间,他就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又变回了那一副沉稳温和,带着几分冷邪的模样。

    凤矜天见他这么快就恢复了正常,也不意外。

    若非心性极其强大,极善于隐忍和伪装,翊陵渊也不会成为最后的赢家,成功坐上皇位。

    “时辰不早了,让人摆上吧,初安一路舟车劳顿,甚是辛苦,可不能饿了她。”

    翊陵渊显然不想再继续刚才的话题。

    说到这,翊陵渊看向凤矜天,那双大而有神的眼睛,神采奕奕,少了从前伪装时的风流不正经和明朗。

    多了一种沉淀后的沉稳冷暗。

    但眉眼,依旧带着温和。

    这份温和,又多了属于帝王的威仪。

    “初安还是第一次进宫来看望自家姐妹,如今朕这后宫人少,舒宁和如雪在这偌大的后宫里,也是有些闷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既然来了,初安就在宫里多住几天,多陪陪你两位姐姐。”

    这话看似温和的询问,实则已经直接下了命令。

    凤矜天也没打算拒绝:“好啊,正好我还没在宫里住过,可以好好体验体验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我素来野惯了,你们都知道,我从小在乡野长大嘛,不喜欢束缚,这几天住在宫里,若是有什么冒犯或者不懂规矩的地方,还请各位多担待。”

    “也请陛下,千万不要跟我一个小姑娘计较。”

    “若实在不行,我还是吃完饭就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如此裱了一番,看着几人想掀桌却又不得不隐忍的憋屈模样,凤矜天表示很爽。

    翊陵渊:“……”

    呵呵,若不是他刚才差点被这女人气晕过去,他都要误以为眼前这个浅笑恬然的少女,其实是一位单纯率真,又惹人怜爱,需要好好呵护的小娇花了!

    翊陵渊压住胸腔里,又因为凤矜天的不要脸,而激烈沸腾的情绪,从齿间蹦出几个字。

    “自然不会,初安放心,在这宫里,你大可以当做是自己家里,不必拘束,也不必守什么规矩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笑道:“那我就叨扰了。”

    江凌月和江玲玉在旁边,看着凤矜天从一开始,就掌控了全局,主导了一切。

    将原本不利于她的被动局面,用一种极为凶悍直接,又让人无法反驳的方式,转换成主动,成功掌握了所有权。

    甚至现在,还愣是逼得翊陵渊损了财不说,还给了她不用遵守规矩的特设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她们想要借用规矩礼仪来找茬都不能了。

    两人脸色都不太好了。

    这是她们能利用的吗?

    这根本不是来助力的,是来威胁她们地位的吧!

    不,应该是来气她们的!

    别说江凌月和江玲玉了,就是翊陵渊都觉得糟心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甚至有些后悔让凤矜天进宫,并留在宫里。

    他总觉得自己十多年来做的所有决策,现在这个,会是最错误的决定。

    貌合神离的吃完了一顿晚饭,翊陵渊就以有政务要处理为借口走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实在不想看到凤矜天,对着她那张脸。

    哪怕凤矜天美得国色天香,倾国倾城,他还是看着就心堵。

    江凌月和江玲玉此时也不太想对着凤矜天,她们怕忍不住甩脸怒骂。

    “初安,虽然五姐很想跟你多聊聊天,但你才刚回来不久,肯定需要多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五姐姐就不折腾你了,等你休息好了,五姐姐再来找你玩。”

    江玲玉找了个为凤矜天好的理由,撤走了。

    江凌月没办法,这里是她的寝宫,总不能她这个主人走。

    所以江凌月温和的笑道:“我让人给初安安排的宫殿,初安想必是累了,先回去休息吧,明天有空了,我们姐妹再好好聚聚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见这几人,一个个跟避瘟神似的,都不太想跟她继续呆着,笑了笑,站起身走了。

    来到江凌月让人准备的宫殿,凤矜天就让殿里的宫人都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九九,地图。”

    【好嘞,小姐姐稍等,南武国皇宫地图搜索中……】

    【搜索完成,请查阅。】

    凤矜天眼前出现一个虚拟立体地图,仔细看完后,她意味不明的笑了。

    她现在所在的这处桃月宫,距离翊陵渊所居住的龙安宫很近。

    这些人打了什么主意,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“主子,陛下将你留在宫里,恐怕是有阴谋。”

    “不外乎就是想让我成为这后宫的妃嫔之一,或者,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慢条斯理的说着,在偌大的宫殿转溜起来。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