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198:补过生辰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“去盯着,确保万无一失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黑影一闪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靠坐在树下,抬手随意擦去唇角的血,看着手指上的血色,幽幽一笑。

    那笑容,嗜血阴暗,鬼气森森。

    这样的宗政漓妖,凤矜天绝对是第一次见。

    她脑海里突然蹦出几个字。

    黑化了。

    这个得天独厚,从小呼风唤雨的小世子,在失去所有一切,被碾入尘埃后,彻底黑化了。

    凤矜天眉头微蹙,抚上心口,说不上什么感觉。

    要说痛,也不至于。

    就是有点酸酸涩涩,还有些闷。

    总之,就是不太舒服。

    这半年,有凤七守着,凤矜天是放心的。

    也没有让凤七把什么都报告给她,只需要凤七确保宗政漓妖的安全就好。

    至于宗政漓妖做了什么,要做什么,凤矜天都没有让凤七汇报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,刚才看到玄墨国皇帝的影卫,如此听宗政漓妖的话,凤矜天会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半年的时间,就控制了来监视他的皇家影卫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果然如她想的一般聪明。

    以宗政漓妖现在的进度,恐怕用不了三年,这玄墨国就要变天了。

    凤矜天没有立即走出去,这个时候出去,岂不是告诉宗政漓妖,自己全都看到了。

    她知道,宗政漓妖不愿自己看到他在宫中受辱的场景,那她就暂时不出去了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坐了片刻,才慢悠悠站起身,哪怕身躯摇摇欲坠,看起来异常纤瘦,他还是不急不缓的走入了殿中。

    那样子,就好像什么都不在意。

    不在意生死,不在意疼痛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才是最可怕的。

    寂静的空气,似有人无声叹息。

    这个受尽万千宠爱的小孩,到底是走向了一条黑暗的不归路……

    直到夜幕降临,凤矜天才出现在了宗政漓妖的床榻。

    原本盘膝修炼的宗政漓妖,突然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看到面前一身黑裙,对他眉眼弯弯浅笑的少女。

    那熟悉的眉眼,从容恬然的气韵,让宗政漓妖漆黑如深渊的眼眸,突然就红了。

    “初初……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一瞬不瞬的盯着眼前的人儿,没动。

    他怕。

    怕这是一场梦。

    不敢去触碰。

    不敢动。

    怕轻轻一动,如梦幻泡影,什么都没了。

    凤矜天心口一酸,无声轻叹一声,走上前,主动伸手拥住了他。

    抚摸着宗政漓妖柔顺的青丝,凤矜天柔声轻说:“抱歉,之前走不开,迟了快一个月,才来跟你过生辰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让宗政漓妖鼻子一酸。

    原来还有人记得他的生辰。

    原来,他并非一个人。

    原来……

    初初也是想着他的。

    “初初……”

    清浅的呢喃,带着一丝丝不易察觉的鼻音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伸手抱紧了凤矜天的腰肢,将脸更深的埋进她怀中。

    提着她的小腹,感受着衣料背后的温度。

    真实的,如此温暖。

    让他冰冷嗜血的心,似乎也在一刹那,注入了一丝丝的温度,慢慢复苏。

    凤矜天任由宗政漓妖紧紧的抱着自己,柔声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在。”

    “初初……”宗政漓妖继续呢喃呼唤。

    就犹如溺水的人,用尽最后一丝力气,喊出最铭记于心的名字。

    那是心底最深处的惦念。

    “我在。”凤矜天继续柔声回应。

    “初初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在。”

    “初初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在。”

    不厌其烦的一次次回应,一声声温柔的声音,似无数蛛丝缠住宗政漓妖的心。

    让他寒冷的心脏,越发炙热起来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宗政漓妖似不满意这样的回应,他圈住凤矜天腰肢的手臂,突然用力,将人压倒在了床榻上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翻身压在凤矜天身上,低头看他,那双素来敛涟闪光,犹如一湾水的凤眸,早已看不见一丝清澈。

    有的,是无尽深渊,深沉诡怖,浓黑嗜人。

    他一瞬不瞬的盯着凤矜天,望进她那双平静清透的桃眸里。

    无数次的对视,宗政漓妖一直知道,初初的眼睛,看似清透,实则深不见底。

    顾盼间,总有一股子神秘弥漫,多情又无情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却在这样的眼眸里,看到了实质的温柔。

    是的。

    温柔。

    尽管很淡,很浅。

    可在那一汪清湖中,这抹温柔,就像漩涡,缠绕人心,让与之对视的人,无处可逃,只想心甘情愿,走入这漩涡之中。

    哪怕最后的结果,是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“初初。”宗政漓妖再次轻唤。

    这一次,没有了之前那样缠绵低迷,反而坚定沙哑,透着深沉危险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异常黑暗危险的宗政漓妖,凤矜天也不怕。

    睁着明亮的眸子望着她,眼底带着三分浅浅温柔的笑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安抚人心的力量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凑近,与她的唇,仅有一指的距离。

    依旧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。

    从那如远山的眉,到立体挺翘的鼻梁骨,再到那艳如罂粟的红唇。

    明明未施粉黛,可那每一处五官,都美到了极致,浓艳的犹如三春桃,令人迷醉。

    他忽然低头,轻轻吻上她的唇。

    浅浅触碰,停留,静静的感受。

    没有深入。

    也没有离开。

    凤矜天睁着眼睛看着宗政漓妖,他也睁着眼睛,依旧一瞬不瞬的紧盯她。

    那双漆黑深沉的眸子,好似化为牢笼,将凤矜天死死禁锢其中。

    片刻,宗政漓妖抬起头,音色沉沉,带着几分沙哑。

    “初初,我想要你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听到了自己骤然加速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这坚定的话语,竟让她紊乱的心跳。

    可她的思绪,依旧冷静的可怕。

    清醒又理智,没有丝毫混乱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能从凤矜天平静无波的眼神里,看出来,她是理智的,清醒的。

    所以,她应该会拒绝吧。

    下一瞬,宗政漓妖看到凤矜天伸出手,抚上他的脸,莞尔一笑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一字,同样坚定干脆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身躯一震,浓黑的深渊突然剧烈动荡颤抖起来,渐渐被一汪春水注入,敛涟出耀眼灼灼的光影。

    看着这双在瞬间发生变化的眼眸,凤矜天笑得越发温柔浓郁,勾住他的脖颈,将人落下,主动吻上了他的唇。

    宝贝们,后面替换章节,大家明天重新看一下哈~

    那是帝王丧钟……

    宗政漓妖身躯一僵,飞快转头朝皇宫的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根本来不及反应,他整个人已经急速掠过黑夜,朝着皇宫赶了去。

    清澜几人也神色一变,急忙追着去。

    清澜到底是所有属下里,堪当智囊的存在,一边离开,一边还不忘交代徒征。

    “徒征,召集所有人,随时支援!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赶到皇宫,就看到四皇子翊陵越带兵包围了整个皇宫。

    翊陵衍被他重伤,所有人都堵在了翊陵鹤霄的寝宫门外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一身红衣突然出现在人前,让原本的剑拔弩张突然骤停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警惕的朝他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却仿佛谁都看不见,脚下生风的朝寝宫里走去。

    “站住!你不许进去!”

    翊陵越剑尖指向宗政漓妖,周围的侍卫纷纷上前来拦住了宗政漓妖的去路。

    可当大家对上宗政漓妖的眼睛时,皆被他眼底的嗜血殷红,给吓的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什么话都没说,也根本不给任何人反应的机会,化气为剑,横扫开来,瞬间血花四溅。

    看着一排排士兵倒下,翊陵越几人猛然一惊。

    “全都出来!拦住他!”

    随着翊陵越一声厉喝,隐藏在暗处的高手全都现身,纷纷朝宗政漓妖狙击。

    铺天盖地的半神高手,少说有六七十个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就算如今已经是半神六重天,也抵挡不了这么多同级别的高手。

    可他却不管不顾,没有丝毫的停顿。

    一身红衣染满了血色,带着浓浓的煞气,仿佛将整个世界都染成了可怕的黑红之色。

    身边保护宗政漓妖的亡弑等人也纷纷出现,与那些半神影卫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有了亡弑等人的牵制,宗政漓妖很快找到空隙闯出包围圈,冲进了大殿。

    满是哭嚎的宫人,跪倒在内殿之中。

    还有遍地的尸体。

    那些尸体,宗政漓妖知道,是舅舅的影卫!

    宗政漓妖放眼看去,在触及龙塌上那安静躺着的明黄身影时,陡然顿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以他现在的修为,怎么会感知不到对方已然没了气息。

    可他却好似不愿意接受,红着眼睛道。

    “舅舅……你最宠爱的尘绯来了,你起来看看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外面这么热闹,你怎么还睡着?”

    “舅舅,父王和母妃出事了,你最爱的姐姐出事了,她被人害了!你怎么还有心情睡觉……”

    一颗颗滚烫的眼泪,从宗政漓妖猩红的眼中滴落。

    哽咽的声音,带着一种让人听着心碎的颤抖,以及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他自己却恍若未觉,一步步,缓缓的走到塌前。

    直到看到那个最疼爱自己的舅舅,毫无生机的躺在那,眼睛瞪得大大的,七窍流血,死不瞑目,宗政漓妖最后一丝坚强和隐忍,终于溃不成军。

    “舅、舅舅……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张嘴好半天才唤出几个字,整个颤抖着,那悲怆的模样,已近癫狂。

    终于,在经历了一阵难以发出声的极悲之后,彻底爆发出了来自灵魂的痛吼。

    “啊!……”

    “该死!你们都该死!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猩红着眼睛,猛然站起身,周身气息暴涨,一阵阵可怕的毁灭气浪席卷开来。

    瞬间毁了整个大殿,就连大殿里的宫人也全都被震飞出去,七窍流血而死。

    屋里的动静,震惊了屋外所有人。

    不少还被波及的震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众人惊骇的转头,就看到一红衣染血的少年,一步步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看似是一步步行走,实则不过晃眼的功夫,就出现在了人前。

    手中灵气乱窜,一手一个,所过之处,全都是开膛破肚,掏心掏肺。

    那极其残忍血腥的场面,让不少人都给看吐了。

    也让周围的侍卫们,纷纷惊悚的后退,根本不敢上前去招惹那发了疯的魔鬼。

    翊陵越也被吓到了,迅速后退,一边后退,一边下令。

    “杀了他!”

    无数半神因为一拥而上。

    面对攻击,宗政漓妖好似感受不到疼痛,也根本不怕死亡。

    他猩红的眼眸里,仿佛什么也看不到,只有漫天的杀戮。

    凤七迅速现身,抬手一挥,顷刻间击杀了那些半神,迅速打晕了宗政漓妖,带着他离开了皇宫。

    清澜等人也迅速撤退离去。

    翊陵越没想到宗政漓妖身边,居然有这样可怕的高手,一招覆灭数十名半神。

    这样的实力,至少也是地仙级别!

    这让他没有了任何追杀的心思。

    反而是看向翊陵衍,正准备弄死对方,就见无数身影落下。

    迅速扭转局面,将他手里的人全部镇压。

    看着不知从何处出来的,极其训练有素,修为也极高的一群黑甲卫,翊陵越神色一变。

    只见黑甲卫退到一旁,一道蓝影款款走来。

    艳丽的五官,神采奕奕,唇角挂着三分邪气的笑,风流又温和。

    不是翊陵渊是谁!

    “翊陵渊!”

    翊陵衍突然笑出了声:“原来今晚这场局,背后真正的策划者,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可叹我和翊陵越还在这里斗个你死我活,皆以为是对方谋反,让自己有机会坐上皇位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,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我们都是你棋局中的棋子。”

    “三弟,你隐藏的可真够深的。”

    翊陵渊笑了笑,手中的玉骨折扇缓缓摇晃着。

    “两位兄长,承让了,也好在我设计了这一出内斗厮杀,否则刚才被宗政漓妖折损的人,可就变成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你们放心,既然都是自家兄弟,我会送他下去陪你们,还有父皇的。”

    翊陵衍和翊陵越神色一变,可翊陵渊显然不打算跟他们多废话。

    他脸上笑意一收,素来风流邪坏的气息,突然变得冷冽杀伐,气势逼人。

    “二皇子谋害父皇,四皇子带兵围剿皇宫,企图造反,其罪当诛,就地格杀!”

    “你敢……”

    翊陵越话还没说完,就被一道气浪抹了脖子。

    倒地的时候,他都是瞪大了眼睛,满脸震怒和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翊陵衍见此,就知道逃不过了。

    果然,下一瞬他也被抹了脖子,彻底断了气。

    翊陵渊看向被毁掉大半的宫殿,素来神采奕奕又清透温柔的眼神,变得深幽晦暗,危险叵测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哎呀呀呀,宝贝们,你们说吃还是不吃?

    哈哈哈~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