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196:揍得哭爹喊娘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自从中秋夜宴之后,整个皇城突然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没了以往的热闹。

    各家也都沉寂下来,再没有谁冒出来挑事,找麻烦。

    尤其是没有人往凤矜天面前凑,找存在感。

    大家好似默契的远离凤矜天,哪怕是提及她,也一脸讳莫如深的样子。

    因为大家心中都清楚,这郡主不好惹。

    没事最好不要去招惹她。

    否则如今破产被四处追债,住在城外茅草房的苏家,就是他们的下场。

    当然,最关键的是,凤初郡主太能打,也没有人能确定,她到底是何修为。

    只知道,两个半神高手,被她一招秒杀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他们这些世家子弟再去招惹她,根本就是去送人头。

    而那些企图打凤矜天注意,想要联姻的,也都安分下来。

    这么个厉害又难缠的女人,真要娶进家门,绝对是灾难。

    到时候就不是他们家族算计凤矜天,而是被凤矜天吞的骨头都不剩!

    没人来找晦气,凤矜天也没闲着,披上仙无神医的马甲,开始在皇城运作。

    今天给侯府老爷子治个病,明天给将军府嫡子疗个伤。

    短短半个多月,就名震焰云城,成为所有权贵争相宴请的座上宾。

    可谓赚得盆满体满。

    【小姐姐棒呆,这一个月赚了好多好多钱!】

    【小姐姐要给九九升级吗?升了五级,就可以解锁更多功能啦。】

    凤矜天听着九九欢快期待的声音,也没问能解锁什么功能。

    具体的九九自己也是说不清楚的,只能等升级后再看。

    “那就升级吧。”

    就算九九不说,凤矜天也是打算让九九升级的。

    她这段时间确实赚了挺多钱。

    别说升一级,就是升两级都可以。

    想到这,凤矜天又道:“九九,你可以连续升级吗?”

    九九瞬间兴奋了【可以哒可以哒!小姐姐要让我连升多少级?】

    “……别太期待,你现在升五级要八百亿能量值,升到四级要两千亿能量值,而升三级,要五千亿能量值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能升到几级?”

    九九连忙算了算【小姐姐,人家可以连升两级喔,直接升到四级。】

    【升到四级,肯定能有惊喜哒。】

    九九这个奴仆系统,目前开放可以看到的最高升级,就是一级。

    所以说,连升两级成为四级系统的话,凤矜天还真有些期待。

    到时候九九升级后带来的功能,应该不会让人失望。

    “那就升级吧,直接升到四级。”

    【小姐姐威武!九九最爱小姐姐啦!爱你哟!】

    【九九升级五级,需扣除八百亿能量值,升级四级,需扣除两千亿能量值,此次升级总共需要扣除两千八百亿能量值,小姐姐是否确认让九九升级?】

    “确认。”

    【嗷嗷!爱老虎油,小姐姐,九九去升级啦,未来三个月,小姐姐就要自己一个人了,要多注意照顾好自己哟,九九回来看到小姐姐没有照顾好自己,会哭的哟。】

    凤矜天满头黑线:“赶紧去,不然我要反悔了。”

    这小二货,现在都开始戏精上身了……

    【走也!】

    等九九消失后,凤矜天才无奈的笑着摇了摇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表情,是不是又发生什么好事了?”

    一道声音自窗边响起,凤矜天转头看去,就看到云尘煌一袭黑色华袍的,坐靠在窗边。

    “鬼主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凤矜天站起身,来到窗边的茶桌前坐下。

    “进来喝一杯?”

    云尘煌勾唇邪冷一笑,跳下窗户,就抬步走过来,在凤矜天对面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这小丫头一个月前干了票大的,直接把自己玩成了南武国的首富。”

    “鬼主消息真灵通,确实玩的票大的,鬼主没能亲眼看到这出好戏,实在有些可惜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唇角含着一抹浅淡的笑,慢悠悠的泡着茶。

    云尘煌看着她优雅沉稳的动作,就知道她不是第一次泡茶了。

    那手法,行云流水,让人看着,很是舒服,就犹如观看一副美好画卷。

    他斜飞的眉,微微一挑:“那还真是可惜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跟在你这小丫头身边,才会好戏不断。”

    “猜猜,”云尘煌多情艳丽的桃花眸,微微眯着,凝视着凤矜天,似笑非笑,邪气凛然:“这次本座给你带来一个什么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神态从容平静,眉眼始终有三分笑意晕染,茶烟袅袅,如雾里看花。

    仿佛什么,都无法让她喜形于色。

    那种如水平静清淡的感觉,是一种深沉的沉淀,让人掌控不了,捉摸不透的平稳。

    清醒而理智。

    好像没有任何的弱点,强大的无法攻克。

    云尘煌眼底划过一缕流光,他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透这小丫头了。

    凤矜天倒了一杯茶,放在云尘煌面前,这才缓缓笑道。

    “莫不是江湖事?”

    云尘煌眸光一顿,唇角笑意缱绻,危险又神秘。

    “原来小丫头已经知道了,消息倒是灵通。”

    这小丫头,似乎有自己的消息渠道。

    看来他得好好查一查了。

    “在这混乱的世道,若是消息不灵通点,怎么死的都不知道,鬼主应该深有体会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万楼鬼冢的消息渠道,也是数一数二的。”

    云尘煌轻笑:“说的不错,很有见解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自己成为了整个江湖的公敌,小丫头还真是一点都不怕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反问:“那鬼主怕与整个江湖为敌吗?”

    答案,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云尘煌盯着凤矜天看了片刻,突然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!你这小丫头还真是越来越对本座的胃口了。”

    “身边有三大神王护着,别说整个江湖,就是与整个大陆为敌,也是不用怕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丫头,要不拜本座为师吧?或者本座收你做义女如何?”

    云尘煌笑意敛涟的看着凤矜天,此时他那张完美的俊脸上,没了以往侵略性的危险和阴暗。

    反而有种洗净黑暗的光明感,华丽贵气,明媚耀眼。

    凤矜天神色古怪的打量云尘煌:“你这般完美帅气的人,居然有当别人爹的习惯?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,父亲这个身份,还真跟你的外表不太匹配。”

    云尘煌眉梢微扬,似笑非笑道:“既然不匹配,那不如做伴侣?”

    “本座瞧着,我们站在一起,确实不太像父女和师徒,倒是更像夫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与鬼主可没有夫妻相。”

    “那小丫头觉得自己与谁有夫妻相?”云尘煌眼底泛起一缕危险之意。

    其实他刚才这番话,不过是一时兴起。

    想让凤矜天做徒弟,或者是女儿,他倒是觉得挺有意思。

    至于伴侣一说,不过是顺着凤矜天的话,开个玩笑而已。

    可凤矜天的反应,让素来呼风唤雨,唯吾独尊的鬼主大人,有些不满了。

    总觉得自己是被嫌弃了!

    凤矜天仿佛察觉不到危险,或者说,她根本就不怕云尘煌,淡定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与宗政漓妖比较像。”

    云尘煌一愣:“你居然还在想着那小子?”

    云尘煌只觉得稀奇,盯着凤矜天看,满眼的研究意味。

    以他的理解和认知,觉得江矜天这个丫头,可一点都不像个痴情种。

    更不是一个,会被男女情爱所困之人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如此,云尘煌听到这话,才觉得稀奇。

    凤矜天抿了口茶,缓缓笑道:“为什么不想?”

    “那样粉雕玉琢,姿容绝色的美人,放眼全世界,只此一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一个足以令天地黯然失色的存在,想想就令人心动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认真的?”云尘煌一脸古怪的盯着凤矜天。

    一时竟捉摸不透她这话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实在是凤矜天说的太随意,偏偏话音里,没有认真,但也没有轻佻。

    平淡如水,反倒让人捉摸不透她真正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认真的。”凤矜天笑看着云尘煌:“鬼主大人活了几百年,有见过比他更好看的少年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云尘煌一时无言。

    仔细思索了一番,还真没见过。

    哪怕他见过长的最好的,与那小子比起来,似乎还是欠点什么。

    就是他这样完美无瑕的美男子,到了那小子面前,也无法将其身上散发的光芒盖住。

    或许现在他与那小子站在一起,各有千秋,同样惊艳人世。

    可以他毒辣的眼光来看,再过几年,等那小子彻底张开。

    觉得艳绝天下,无人能及。

    就是他,或许也要避其锋芒……

    这个认知,让云尘煌有些郁闷。

    居然输给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……

    “你不会是见色起意吧?”云尘煌怀疑的看着凤矜天。

    那完全是一种看色丫头的眼神。

    凤矜天也不在意,反而很是坦荡的轻笑:“有何不可?”

    “人是视觉动物,在不认识的情况下,没有任何时间去了解,那就只能凭第一眼。”

    “宗政漓妖的美,一眼就能惊艳所有人一生,这样的人,如何能让人不见色起意?”

    何况,她确实是把见色起意发挥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第一次见面就把人睡了,可不就是见色起意。

    凤矜天笑意加深,突然有些想那精灵一般美好的小孩了呢。

    云尘煌被凤矜天这坦荡的言语给刺激到了,愣了一瞬才回过神。

    “丫头,本座突然觉得,你比本座更适合做万楼鬼冢的鬼主,邪气冲天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凤矜天似笑非笑道:“所以鬼主要考虑把万楼鬼冢给我吗?”

    云尘煌:“……想得美!”

    就没见过这么会顺杆爬的!

    嗖!

    一阵气浪在院子里响起,紧接着接二连三的打斗声炸响。

    院子里顷刻间出现数十名江湖人。

    院子里的暗卫们纷纷现身,双方颤斗起来。

    云尘煌见凤矜天慢条斯理的喝着茶,完全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,嗤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淡定。”

    下一瞬,云尘煌眉宇微蹙:“你院子里这些暗卫的实力,又提升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吃了不少神元丹,若是再不提升,那就没有留在这的必要了,不是吗?”凤矜天笑了笑。

    云尘煌神色顿住,比起凤矜天的从容平静,他的神色反倒深沉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手里有神元丹?”

    凤矜天一脸意外:“怎么?鬼主大人不知道?”

    云尘煌:“……”我知道个屁!

    云尘煌内心爆粗口。

    他之前是跟凤矜天买了一下丹药,但真的不知道她手里有神元丹。

    凤矜天也愣了愣,也没想到本该早就知道的人,居然成了最后一个知道的。

    下一瞬,凤矜天就开口道:“那鬼主要买些吗?最近正好制作了一批。”

    “你我关系不错,给你打九折。”

    云尘煌:“……”

    怎么有种入坑的感觉?!

    外面厮杀不断,震耳欲聋,还有红爷婴儿般啼哭的嘶吼声。

    屋子里却诡异平静,仔细听,两人居然在淡定的谈交易。

    要是让外面那些来暗杀凤矜天的江湖人士看到,绝对要气的吐血。

    如此大的动静,半个院子都毁了,整个丞相府自然都被惊动了。

    江文舒等人匆匆忙忙的赶来。

    就看到充满硝烟,七坑八洞的院子里,无数江湖人和二十多名黑衣暗卫厮杀。

    明明人数比例是三比一,却出现了反转局面。

    只见那二十多名黑衣暗卫,气势汹汹的按着一群江湖人打。

    打的他们上蹿下跳,哭爹喊娘。

    而那头凶手窫窳,同样咆哮着一嘴咬死一个,一尾巴打到一片。

    一口口水喷出,就如河流决堤,淹了一片。

    那场面,简直震撼人心,惨烈至极!

    江府上下,全都看呆了,僵硬的愣在入口,呆若木鸡的看着眼前混乱的一切。

    虐!

    实在太虐了有木有!

    那些数十名江湖人也太惨了些……

    “嗷嗷!老子错了!老子再也不来暗杀凤初郡主了!”

    “啊!饶命!别打了!我退出!我再也不来杀江矜天了!”

    “嗷嗷!我的头!我错了!求原谅!求放过!”

    “你们是魔鬼吗?再打下去要死人了!”

    “各位大佬们,我们错了!我们这就走!求放过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声声凄厉的惨叫,哭天喊地,哭爹喊娘,声声告饶。

    听起来极为滑稽,可在场所有的江家人,却半点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因为那批黑衣暗卫展现出来的实力,实在太恐怖了……

    还有那只凶兽,它的攻击力似乎以倍数增长了!

    那些江湖人,不是不想跑,而是根本跑不了。

    这些暗卫就跟鬼影似的,追着他们不放,也不直接杀了他们,就放开拳脚的揍。

    揍得江湖人们全身从里到外痛不欲生,死不了,活着也是受罪。

    宁洛茴回过神,震惊道:“这院子里哪来那么多实力恐怖的暗卫?”

    江文舒是知道,当初宗政漓妖给了凤矜天一批暗卫的。

    只是那时候,这些暗卫明明都是半神实力。

    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那些半神高手们,在这些暗卫手里,就跟小老鼠似的,任意玩弄。

    这说明什么?

    说明这些暗卫的实力至少在圣王级别,而且不是低阶,是高阶。

    江文舒突然就想到,当初凤矜天给他们的神元丹。

    所以这批暗卫,很可能也服用了神元丹,提升了实力。

    这个认知,让江文舒下意识深呼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一个月前中秋夜宴结束回来,矜天给了父亲一瓶神元丹,也给了他一瓶。

    就连夜西侯府也给了。

    只是给了多少,他们并不知。

    哪怕凤矜天没说,江文舒也知道,那是对宴会上,两位老人帮她说话的感谢。

    越深想,江文舒对凤矜天的认知,就越深刻。

    甚至越发觉得凤矜天危险至极。

    “这批暗卫会不会是,初安当初在碧海朝天买的?”江治书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江风行面色清寒冷沉,眉头紧蹙,视线越过混乱,落在唯一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的阁楼里。

    “江矜天去哪了?这么大的动静也不知道出来看看,她不会不在吧?”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