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194:都想向凤初郡主讨教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凤矜天依旧寻了个安静的位置坐着,并没有跟江家人坐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初安几个月不见,你依旧这么会躲清闲。”

    翊陵澈和翊陵辞走过来,笑意敛涟的看着凤矜天,那一颦一笑,万种风情,简直不要太好看。

    凤矜天喝着杯中的酒,欣赏着眼前两个双生子,一模一样的俊彦,带来不同的风姿。

    “都是些无聊的人,自然能躲多远躲多远。”

    翊陵澈赞同的轻笑:“完全赞同。”

    他在凤矜天身边的位置坐下,翊陵辞见此,也坐在了凤矜天另一边的空位上。

    翊陵澈见自家哥哥居然没有坐到自己身边来,眸光闪烁了一下。

    很快,宁景微也蹦跶了过来。

    然后是王易奇,接着是宁时阑。

    一群人跟着凤矜天躲得远远的,但这场宴会,本来就暗藏许多算计,自然容不得凤矜天躲。

    “陛下,难得今日过节,不如让大家比试比试,热闹热闹。”

    其中一位嫔妃笑盈盈的提议,翊陵渊笑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让各家都来过过招,热闹热闹。”

    远处,翊陵澈看到已经有人出来比试起来,雅痞一笑。

    “我敢打赌,这场娱乐,又是冲着初安来的。”

    翊陵辞看向凤矜天,见她该吃吃,该喝喝,完全一副不在意的样子,就知道她心中有主意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,翊陵辞还是提醒一句:“一会儿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看向大家,见几人都有些担忧的看着她,不由一笑。

    “都看我做什么?我可没有这些饭菜香。”

    “赶紧抓紧时间多吃点,一会儿真闹起来,可就没时间吃了。”

    宁景微不放心道:“初安,要不你装病先退场吧?”

    “这场比试摆明冲你来的,要是他们耍阴的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王易奇连忙点点头:“对对对,矜姐,咱们不与他们硬碰硬,敌多我寡,要不先躲过去?”

    凤矜天淡笑道:“没事,躲过去了还会有第二次,既然大家这么想玩,那就好好玩玩,没在怕的。”

    宁时阑立即竖起大拇指:“小表妹霸气!”

    “在下听闻凤初郡主年少天才,修为了得,想要跟凤初郡主比试比试,过过招。”

    这时,一道声音响彻整个宴会。

    众人齐刷刷朝凤矜天看了过来,眼底神色不明。

    凤矜天却仿似没听到,也不理会,继续埋头不紧不慢的吃着东西。

    挑衅的那青年见此,眉眼沉了沉,声音又拔高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凤初郡主,宁锡伯府唐风熙想请凤初郡主赐教。”

    空气瞬间越发静默了,所有人都看着凤矜天,眼见她依旧不理会,坐在上首的翊陵渊,这才目光幽暗的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凤初,既然宁锡伯府的唐公子想要跟你讨教讨教,那你就陪他过过招,也好让我们大家看看,凤初你的天赋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这才放下筷子,用竹溪递来的手帕,优雅的擦了擦嘴,才慢悠悠的说。

    “没有好处的事情,我不做。”

    “唐公子,你想跟我比试比试,那就拿出让我心动的东西来,若是满意了,本郡主就答应跟你玩玩。”

    嚣张!

    豪横!

    霸气!

    众人只觉那端坐在桌边,一身红衣的少女,美艳逼人,又浑身带着诱人的刺,实在让人移不开眼。

    但那浑身散放出来的若有似无的霸气,也让人心悸,不敢轻易的招惹。

    唐风熙脸色微僵,怎么也没想到凤矜天这么不给面子。

    这换做任何人,都不会当众说出这般让人下不了台阶的话。

    但被这么多人看着,他也不好当众翻脸,这样会显得他太没有度量和风度。

    唐风熙只好勉强挂起笑脸问:“不知凤初郡主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“整个皇城都知道本郡主只喜欢钱,自然只要钱。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又来了又来了!

    凤初郡主她又来敛财了!

    “一万两黄金,给钱,我就动手。”

    唐风熙眼珠子一瞪,一句话差点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你怎么不去抢!

    好在唐风熙忍住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知道,就算说了也没用。

    唐风熙看向自家父亲,只见唐父略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唐风熙见此,这才道:“好,我答应你,请凤初郡主给我一些时间准备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好脾气的应了一声:“好。”

    随即目光扫向四周:“除了唐公子,还有没有谁想跟我过过招,打一架玩玩的?”

    “有的话就一起站出来吧,趁现在等待的时间,大家一起去准备,免得一会儿还要让我等。”

    众人嘴角一抽,这凤初郡主实在是……

    嚣张!

    太嚣张了!

    不是那种张扬的嚣张。

    但就是从骨子里,透着一种大气的豪横。

    一些人暗中看了皇帝一眼,然后对自家人递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很快,就有好几个人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在下荣安将军府,荣兴明,也想跟凤初郡主比试比试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信义侯府,齐昌麟,也想向凤初郡主讨教讨教。”

    “西樊将军府,张会因,请凤初郡主指教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凤矜天看向陆陆续续站出来十多个年轻人,年纪都在二十到二十八岁不等。

    一点不怕别人说他们以大欺小。

    宝贝们,后面是替换内容,大家明天重新看一下哈~

    等人走后,翊陵渊才宠溺的叹息一声,走近凤矜天,低眸,目光温柔又无奈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初安,才进宫第一天,你就闹出这么大的事,你说朕该拿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似叹似宠的语气,根本没有一点要责难怪罪的意思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还有种足以让无数少女心动的温柔和宠溺。

    一个帝王的温柔和宠爱,本就是杀伤力极大的利器。

    更何况,当这个帝王长的无比俊美时,这样的杀伤力,只会无限放大,让人抗拒不了,只能沉沦。

    当然,这并不包括凤矜天。

    凤矜天缓缓一笑:“陛下这是后悔让我进宫玩了?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,翊陵渊总觉得‘玩’这个字,有种特别的用意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,你能进宫来,朕开心还来不及。”翊陵渊宠溺的轻笑。

    目光深深的凝视凤矜天:“其实当初第一次在夜王府见到你,我就对初安产生了一种好奇。”

    “你恣意随性,自信大胆,不畏惧任何人事物的性子,让我有种深深的触动。”

    “本以为我们有很多时间接触,能够相互了解,谁知后来父皇看中你,有意让你做尘绯的郡王妃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些皇子,都被下了命令,不可以娶你为妻,我们之间,也就这样错过了。”

    听听这一言一语温柔呢喃,诉说情肠。

    甚至连朕这个自称都不用了,直接亲近的用了我,不动声色的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翊陵渊确实是个情场高手。

    用温柔编织成网,用平等的对待,让对方产生一种被呵护和尊重的错觉。

    再加上帝王的身份和容貌长相加持,啧啧,绝了。

    高明。

    凤矜天反问一句:“所以陛下现在这么说,是对我念念不忘,还是只是发表一下错过后的遗憾?”

    翊陵渊没想到凤矜天居然如此直白,直白的让他有种,仿佛有钢铁迎面而来的错觉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现在有句话叫,正面刚。

    凤矜天此时的反应,就是特别刚。

    微微一愣后,翊陵渊神色认真起来,低沉的嗓音,有种说不出的性感蛊惑。

    “初安,当初因为有父皇的干涉,我才无法去靠近你,因为一旦让父皇发现我们这些皇子和你有接触,到时候触怒了父皇,他是会悄悄对你下杀手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不给你带来麻烦,我只能远远看着,什么都不能做。”

    “可如今不一样了,我运气好,成为了帝王,从此以后不必再有任何忌讳,也可以保护好心爱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愿意入宫陪着我,与我一起白头到老吗?”

    “我保证,这辈子都会一直对你很好很好的,也只对你一个人好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眉梢微挑:“是吗?那我现在就有一个要求,你能办到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翊陵渊目光越发柔和了,心下隐隐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江矜天居然松口了,她居然想嫁给自己?

    原来让她进宫,竟然可以这么简单?

    只需要用深情,就能打动她……

    “我的男人,只能有我一个,你若是愿意为了我遣散后宫,六宫无妃,我可以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带笑的声音,让翊陵渊心底纷乱的思绪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翊陵渊有些不确定,是不是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凤矜天似笑非笑的看着他:“你听到了,不是吗?”

    翊陵渊:“……”

    呵呵,果然是他太天真了!

    这女人,依旧如此恶劣,惹人心堵!

    翊陵渊努力压制住翻白眼的冲动,维持着面部的温柔笑脸,眉眼适当的浮现一丝丝为难复杂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初安,我也想只有你一人,可是你知道的,我刚登位不久,在朝堂根基还不稳,我需要利用妃嫔身后的势力,来维持朝堂的平衡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这个时候提出罢黜选妃,六宫无妃的事情,定会引来无数非议和阻碍。”

    “甚至就连你,也会成为无数大臣的攻击对象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翊陵渊话音一转,又道:“初安,可以给我一些时间吗?”

    “等我完全掌控了朝堂,我一定罢黜后宫,只要你一人。”

    耐心的听完翊陵渊的胡扯,凤矜天点点头:“好啊,那等你做到的时候,我们再来商议这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翊陵渊目光闪烁了一下,有些失望道:“初安,你现在不愿意先进宫陪陪我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……”凤矜天笑了起来,无情的吐出三个字:“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你也看到了,我这人心狠手辣,一个不高兴,可是会把你后宫的嫔妃全都杀掉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要这个时候让我入宫?到时候打乱了你在朝堂的计划,面对重臣的逼迫,你万一不得已,把我这个妖妃送出去砍杀,以儆效尤,那我岂不是很冤。”

    翊陵渊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什么都让你说了,你还让朕说什么?

    呵呵!

    有时候女人太聪明,太理智,真的很让人讨厌!

    凤矜天目的达成,也不再跟翊陵渊瞎逼逼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翊陵渊没有挽留,只是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,直到她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脸上原本愣愣出神的专注和柔情,顷刻间消散的干干净净,唯有一片深沉阴暗之气。

    片刻,他嗤笑一声:“胃口倒是不小。”

    等走远了,确定周围没人,申屠坤临才出声问。

    “主子,你给明元帝下了什么药?”

    就在刚才谈话间,凤矜天给申屠坤临打了个手势,让他离远了些。

    翊陵渊见了,也只以为凤矜天是想单独说话,所以也让身边的人离远了。

    其实不然,凤矜天是为了方便给翊陵渊下药。

    她进宫前头一天晚上临时配置的,专门为翊陵渊配的特殊药。

    一种无色无味无形的药水。

    在与翊陵渊说话间,她就拿出来,打开了装着气体的试管,让那特殊的气体弥漫在空气中,被翊陵渊尽数吸入了身体里。

    “一种断子绝孙又不举的药。”

    申屠坤临身躯一僵,好毒……

    缓和了片刻,申屠坤临有些担忧:“若是翊陵渊突然不举,他恐怕会怀疑到主子身上,毕竟是主子在宫里的时候,他的身体才出现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这药是专门针对他配置的,一开始只是确保他不会有孩子,要等两个月后,他才会不举。”

    那时候,她早就不在这皇宫了,自然也就与她没关系。

    申屠坤临没想到还能这样的,安心下来的同时,又越发震撼于,凤矜天制药的能力和本事。

    赵星依被打了,翊陵渊只是送了一些珍宝来安抚,根本没有要怪罪凤矜天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可让赵星依越发憎恨凤矜天,也越发愤恨了。

    当即让侍女跟家里告状。

    天翼侯府。

    赵老侯爷,以及他的两个儿子,坐在书房,商讨着此事。

    赵家大爷和二爷看完书信,都蹙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赵家大爷道:“这陛下的意思很明显了,是真的存了心思想要纳江矜天入宫了。”

    赵家二爷冷哼一声:“就算如此,她江矜天是宝贝疙瘩动不得,我们赵家的女儿,难道就是认人欺负的杂草?”

    赵老侯爷看向两人:“我让人去调查了前因后果,确实是星依主动去找事的。”

    赵家大爷听出了一些不同寻常,看着自家父亲。

    “父亲,您是不是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赵老爷子点点头:“江矜天那小姑娘邪乎的很,现在又正值多事之秋,不宜去招惹她。”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