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193: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宝贝们,这章是替换章,大家明天睡起来再重新看一下改过的新内容哈~

    众人再往上猜测,打顶也只会认为她修为提升到了圣级。

    所以翊陵渊派出那么多高手,都没能动她和翊陵辞分毫,翊陵渊等人,只会猜测,她身边是不是有什么高手蛰伏。

    或者是夜王府,还隐藏了一批更强的存在,是翊陵辞身边的高手保护了凤矜天。

    凤矜天面色如常,淡笑道:“运气好,遇到了途经路过,仗义相帮的好心人。”

    翊陵渊、江凌月、江玲玉:“……”

    呵呵,那还真是太好运了,骗鬼呢?!

    谁运气好到接二连三都被好心人救?

    翊陵渊用强大的隐忍力和定力,才忍住没有面崩。

    甚至还很能演的,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没想到初安运气那么好,居然能遇到高人相助,初安可知道那位高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们南武国的凤初郡主,他救了你,就是对我们皇室有恩,朕理应当面谢谢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位高人不太喜欢见太多人,比较孤僻,救了我们就离开了,不过倒是留下了一个特殊的联系方式。”

    “让我以后有危险,可以找他求助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话音一转:“陛下说的对,到底是我的救命恩人,我又是当朝郡主,那位高人救了南武国的郡主,确实应该好好感谢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凤矜天唇角的笑意加深了几分,看着翊陵渊的目光,也格外明亮友好。

    翊陵渊心中咯噔了一下,突然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可还不等想法在他脑海里成型,就听到凤矜天说。

    “陛下就准备一些银票,让我带回去,下次遇到高人,就送给他当做感谢如何?”

    “若是送其他东西,我不方便拿,那高人孑然一身,身无长物,也不好带太多东西上路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全都换成银票,再合适不过。”

    翊陵渊懵了:“!!!”

    饶是他这样城府极深,擅长伪装蛰伏的阴谋家,此时也有些反应不及。

    或者该说,是被对方的不要脸和理所当然给惊呆了。

    这少女到底是怎么做到,用这样一副理所当然的态度顺杆爬,打着报答高人的借口,坦然的跟他一个帝王要钱的?

    还要脸吗?!

    江凌月和江玲玉,也被凤矜天一番话惊的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一副见了鬼似的表情看着浅笑淡定的凤矜天。

    原来伸手要钱,还能说得如此义正言辞,大义凛然,有情有义,理所当然,有理有据。

    这么牛逼怎么就不上天了?!

    怎么还跟她们这等凡人坐在一起……

    凤矜天似是没有感受到空气中尴尬静默的变化,歪了歪头,眼底浮现几分疑惑和不解。

    “陛下,怎么?我说的不对吗?”

    “刚才不是陛下说,要好好感谢那位高人的?”

    “还是陛下其实只是随口一说?做做表面功夫?”

    说到这,凤矜天叹息一声,有些抱歉道:“若是如此,那就是矜天僭越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能第一时间发现陛下不过是做做表面功夫,这是身为郡主和臣子不懂眼色。”

    “这本应该是我自己的事,应该我自己去感谢的。”

    随着凤矜天每一句叹息的自我检讨,翊陵渊的脸色就僵硬一寸,黑沉一分。

    这踏马是自我检讨?

    这根本就是用自我检讨的方式,戳他的心窝子,扒他的面皮和遮羞布!

    若他真承认了,不就是告诉所有人,自己就是个只会说大话,说话不算话的虚伪之人?

    “小德子!”翊陵渊立即大喊一声。

    那声音几乎有些破音,凤矜天只当听不出来。

    就在翊陵渊身边的小德子,立即垂首慌张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奴才在。”

    这凤初郡主啊,一张利嘴还真敢说,连帝王都敢捉弄。

    翊陵渊闭了闭眼,强行压下胸腔里沸腾的邪火,僵硬的说。

    “去国库,让人准备十万两……”

    凤矜天突然开口:“陛下不愧是陛下,一开口就是十万两黄金,也是,那高人如此厉害,若是只给十万两银子,确实有些辱没对方了。”

    翊陵渊:“!!!”劳资本来是要说十万两银子的!

    翊陵渊一瞬间只觉胸口闷疼的难受,差点一口气没上来。

    一张俊脸,愣是被憋得涨紫起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!”小德子察觉翊陵渊的脸色不对,连忙上前扶住他。

    就连江凌月和江玲玉都急忙上前,翊陵渊那样子,一看就是气息转换不对,憋的。

    眼见翊陵渊差点自己把自己憋晕过去,江凌月当即道:“快!传太医!”

    翊陵渊连忙摆手,狠狠一吸气,终于是把那卡住的吸气给转换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朕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翊陵渊缓和了一瞬,目光黑沉的看向凤矜天。

    她依旧淡定的坐在那,见他看过来,还冲他友好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根本没有一点罪魁祸首的自觉。

    好!

    很好!

    江矜天,果然生了一张伶牙俐齿的嘴!

    翊陵渊皮笑肉不笑的说:“去,让国库按照十万两万金兑换成银票,送来给凤初郡主!”

    “陛下,你让人直接送到我府上去就好,不然我离开时还要自己托运,有些麻烦。”

    翊陵渊几人差点没喷凤矜天一脸。

    太不要脸了!

    简直太不要脸了!

    都明目张胆的抢走十万两黄金了,居然还有脸说嫌麻烦!

    翊陵渊脚下一虚,差点没站稳,还好被小德子及时扶住。

    “照凤初郡主说的去做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小德子顶着一张一言难尽的脸,迅速离开了这处诡异可怕的地方。

    翊陵渊不是舍不得那十万两银子,虽然也有些肉疼,但还不至于就把他气出内伤。

    他这完全是被凤矜天的不要脸给气的。

    “陛下,可能是最近操劳国事没有休息好,快来椅子上坐着休息休息。”

    江玲玉温柔体贴的找了一个很完美的借口,解释了翊陵渊此时的状态,还给了他一个异常漂亮的台阶。

    江凌月扫了她一眼,与她一起扶着翊陵渊去旁边的椅子上坐下。

    翊陵渊这样好似被人气的中风的状态,并没有持续太久。

    大概十几秒的时间,他就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又变回了那一副沉稳温和,带着几分冷邪的模样。

    凤矜天见他这么快就恢复了正常,也不意外。

    若非心性极其强大,极善于隐忍和伪装,翊陵渊也不会成为最后的赢家,成功坐上皇位。

    “时辰不早了,让人摆上吧,初安一路舟车劳顿,甚是辛苦,可不能饿了她。”

    翊陵渊显然不想再继续刚才的话题。

    说到这,翊陵渊看向凤矜天,那双大而有神的眼睛,神采奕奕,少了从前伪装时的风流不正经和明朗。

    多了一种沉淀后的沉稳冷暗。

    但眉眼,依旧带着温和。

    这份温和,又多了属于帝王的威仪。

    “初安还是第一次进宫来看望自家姐妹,如今朕这后宫人少,舒宁和如雪在这偌大的后宫里,也是有些闷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既然来了,初安就在宫里多住几天,多陪陪你两位姐姐。”

    这话看似温和的询问,实则已经直接下了命令。

    凤矜天也没打算拒绝:“好啊,正好我还没在宫里住过,可以好好体验体验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我素来野惯了,你们都知道,我从小在乡野长大嘛,不喜欢束缚,这几天住在宫里,若是有什么冒犯或者不懂规矩的地方,还请各位多担待。”

    “也请陛下,千万不要跟我一个小姑娘计较。”

    “若实在不行,我还是吃完饭就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如此裱了一番,看着几人想掀桌却又不得不隐忍的憋屈模样,凤矜天表示很爽。

    翊陵渊:“……”

    呵呵,若不是他刚才差点被这女人气晕过去,他都要误以为眼前这个浅笑恬然的少女,其实是一位单纯率真,又惹人怜爱,需要好好呵护的小娇花了!

    翊陵渊压住胸腔里,又因为凤矜天的不要脸,而激烈沸腾的情绪,从齿间蹦出几个字。

    “自然不会,初安放心,在这宫里,你大可以当做是自己家里,不必拘束,也不必守什么规矩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笑道:“那我就叨扰了。”

    江凌月和江玲玉在旁边,看着凤矜天从一开始,就掌控了全局,主导了一切。

    将原本不利于她的被动局面,用一种极为凶悍直接,又让人无法反驳的方式,转换成主动,成功掌握了所有权。

    甚至现在,还愣是逼得翊陵渊损了财不说,还给了她不用遵守规矩的特设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她们想要借用规矩礼仪来找茬都不能了。

    两人脸色都不太好了。

    这是她们能利用的吗?

    这根本不是来助力的,是来威胁她们地位的吧!

    不,应该是来气她们的!

    别说江凌月和江玲玉了,就是翊陵渊都觉得糟心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甚至有些后悔让凤矜天进宫,并留在宫里。

    他总觉得自己十多年来做的所有决策,现在这个,会是最错误的决定。

    貌合神离的吃完了一顿晚饭,翊陵渊就以有政务要处理为借口走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实在不想看到凤矜天,对着她那张脸。

    哪怕凤矜天美得国色天香,倾国倾城,他还是看着就心堵。

    江凌月和江玲玉此时也不太想对着凤矜天,她们怕忍不住甩脸怒骂。

    “初安,虽然五姐很想跟你多聊聊天,但你才刚回来不久,肯定需要多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五姐姐就不折腾你了,等你休息好了,五姐姐再来找你玩。”

    江玲玉找了个为凤矜天好的理由,撤走了。

    江凌月没办法,这里是她的寝宫,总不能她这个主人走。

    所以江凌月温和的笑道:“我让人给初安安排的宫殿,初安想必是累了,先回去休息吧,明天有空了,我们姐妹再好好聚聚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见这几人,一个个跟避瘟神似的,都不太想跟她继续呆着,笑了笑,站起身走了。

    来到江凌月让人准备的宫殿,凤矜天就让殿里的宫人都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九九,地图。”

    【好嘞,小姐姐稍等,南武国皇宫地图搜索中……】

    【搜索完成,请查阅。】

    凤矜天眼前出现一个虚拟立体地图,仔细看完后,她意味不明的笑了。

    她现在所在的这处桃月宫,距离翊陵渊所居住的龙安宫很近。

    这些人打了什么主意,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“主子,陛下将你留在宫里,恐怕是有阴谋。”

    “不外乎就是想让我成为这后宫的妃嫔之一,或者,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慢条斯理的说着,在偌大的宫殿转溜起来。

    藏匿在暗处的鬼伯下意识屏住呼吸,尽管知道一个小姑娘,不可能发现他的存在,可他还是慎重的藏匿好。

    竹溪看到凤矜天这举动,就知道这屋子里不干净。

    她配合着凤矜天,问:“主子,接下来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该怎么办怎么办,既然陛下盛情难却,那我就只要顺水推舟了,毕竟,翊陵渊确实长得挺好看。”

    竹溪一愣,垂眸,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凤矜天道:“让人进来伺候我沐浴就寝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鬼伯看到这里,就悄无声息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等人走后,凤矜天眼底泛起若有似无的冷光。

    请神容易送神难,真是有些手痒了呢。

    半夜,凤矜天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桃月宫,直接去了翊陵渊的宫殿。

    当初翊陵鹤霄住的宫殿,被宗政漓妖毁了,所以翊陵渊重新选了一处宫殿居住。

    凤矜天如过无人之境般,进入龙安宫,微微抬手,一缕银丝在她掌心跳跃,亲昵的蹭了蹭她。

    “魂王,去到处查看查看,有没有什么宝贝,尤其是找找神落图在不在。”

    魂王开心的跳跃了几下,然后迅速如闪电般消失,窜入偌大的宫殿里。

    犹如入了海的鱼儿,自由的四处游荡。

    凤矜天等了约莫一刻钟的时间,魂王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凤矜天伸出手,魂王化为一个小小的银色小人影,落在她的掌心。

    魂王是凤矜天的魂器,心意相通,很快就把查探的情况传递清楚了。

    神落图,果然没有了。

    所以很有可能,落在了神巫国的手里。

    凤矜天眯了眯眼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第二天,江凌月和江玲玉都没有来找凤矜天,凤矜天也没有去找两人。

    就带着竹溪和申屠坤临四处溜达起来,果然,如凤矜天预想的一般,很快就有人主动送上门来。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