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191:完美反杀,倾家荡产(七千大章)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江治书见凤矜天这执拗的模样,很是头疼,耐着性子温声劝说。

    “初安,那是封地,是先皇赐给你的封地,不能拿来赌的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知道你输了那么多钱,心里不舒服,下次我们想办法再赢回来好不好?这次就算了,我们不赌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你今天运气不好,明日,我们明日再继续……”

    “江公子,明日我可没时间陪凤初郡主玩。”苏悠打断江治书的话,看向凤矜天。

    “凤初郡主,钱我已经准备好了,你还要不要赌?”

    “自然要赌!”凤矜天想都不想就愤愤出声,看向竹溪等人:“都清点好了?”

    竹溪等人做了最后的清点后,回到凤矜天身边。

    “主子,这些东西价值大约在八千万两黄金左右。”

    八千万两黄金,五千六百亿人民币,很好。

    心底笑开了,凤矜天面上却依旧带着阴怒和不甘。

    看向苏悠:“来,继续,这一局,我就赌封地!”

    苏悠缓缓一笑,忍着激动澎湃的心情:“既然凤初郡主已经立字画押,那我也不好扫郡主的兴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价值八千万两黄金的财富,全部赌上,刚刚好可以与凤初郡主的封地持平。”

    所谓的持平,不过是目前而已,并不算封地获得的往后的利润等。

    说白了,还是凤矜天亏。

    九华郡这块封地,可不止只值八千万两黄金。

    以长远的利益来看,九华郡的财富,根本不可估量。

    否则也不会让翊陵渊心心念念,都想要拿回来。

    更不会让其他人,也盯上九华郡这块肥肉。

    现在一些家族,可是在背地里悄悄打着娶凤矜天的主意。

    只要娶了凤矜天,九华郡不就变相成了他们家族的了。

    很快就会有无数王孙贵族家的子弟,往凤矜天身边凑,让她桃花遍地开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这封地的价值可不止这些,你必须把刚才嬴我的所有钱,还有你留在现场的所有财富,都拿出来一起做赌注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不甘心的盯着苏悠,一副你别当我是蠢货的模样。

    苏悠蹙起眉,明显不愿意,却被苏炜不动声色的撞了一下手肘。

    苏悠抬头,就将苏炜,还有苏袭两个哥哥,都对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反正是最后垂死的挣扎,若是因为他们舍不得下套,让凤矜天突然不用封地赌了,那岂不可惜。

    苏悠想到自己一直稳赢,想着凤矜天也翻不出什么风浪。

    就算凤矜天突然运气好了,也不是她这样一个赌术超群之人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好,全部!现场所有的财富全赌上,就赌你的封地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狐疑的盯着苏悠看,看得苏悠兄妹三人,都有些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这人不会突然发现他们在下套吧?

    就在苏悠三兄妹紧绷的时候,只听凤矜天警惕道:“我信不过你们,毕竟是这么多钱,就像你刚才也不信本郡主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本郡主刚才说用封地做赌注,都是立了字据,签字画押的,你,现在也立一张字据,签字画押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本郡主输给你的二十万两黄金,加上你自己的,就是四十万两黄金,后面八局本郡主输给你的七百万两黄金,加上你自己的,就是一千四百万两黄金。”

    “再加上现在你要下注的八千万两黄金,总共就是九千四百万两黄金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本郡主写清楚了,你用九千四百万两黄金的价值财富,与本郡主下注。”

    苏悠脸色有些不好看了,一个手下败将,愚蠢之人,居然要她跟着立字画押?!

    凤矜天见苏悠脸色难看,一脸不愿意和排斥,当即怒目一瞪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不愿意?只让本郡主画押写字据,自己却不写,你不会是存心想坑本郡主吧?”

    众人:呵呵!难得这位郡主终于反应过来了!

    苏悠三人心口一跳,很是担心到嘴的肥肉突然飞走。

    苏袭不动声色的抬头,朝楼上其中一间半开的包房看去,就看到父亲身边的心腹对自己打了个手势。

    苏袭心中有底,对苏悠递了个颜色。

    苏悠这才不情不愿的说:“好,我写,这本来就是玩,哪存在什么坑不坑。”

    “凤初郡主不也觉得很刺激吗?往大的玩,这样才刺激不是吗?”

    苏悠说完,生怕凤矜天反悔,等这里的管事拿来纸笔墨,她迅速写下字据,按了手印。

    凤矜天看向苏炜和苏袭:“你们两也按个手印,签个字。”

    苏炜不干了:“这是你和悠儿的赌局,为什么让我们画押?”

    苏袭也道:“凤初郡主,这似乎不太和规矩。”

    “本郡主就是规矩!”凤矜天此时将豪横演绎的淋漓尽致:“封地是本郡主的,本郡主说了算,自然只需要本郡主画押。”

    “可这些钱是你们一起拿来的,既然都在场,自然也该一起画押才对。”

    很好,这话说的虽然太霸道蛮横,但也有理有据,让人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苏袭阴郁的眼眸闪过一丝阴狠之色,但还是平静的应下。

    “好,我签。”

    见苏袭执笔写下自己的名字,按了手印,苏炜也只能跟着一起画押了。

    等一切弄好,苏悠不耐烦的道:“凤初郡主现在可以了吧?”

    “可以了。”凤矜天冷声道:“你摇骰子吧。”

    苏悠冷笑,当即就摇起了骰子。

    众人几乎有种没眼看得感觉,注定会输的一无所有的结局,还有什么看头。

    哎……

    碰一声,骰盅落在桌面上,苏悠笑得一脸挑衅:“凤初郡主,猜吧。”

    笑音里,明显带着几分嘲弄。

    猜吧猜吧,赶紧猜完,封地就可以到手了!

    凤矜天蹙眉,脸色不太好看,并没有像以往一样,直接胡乱开口猜。

    反而沉默了一瞬,看在众人眼里,就好似在犹豫。

    不过凤矜天也没让众人等太久,很快她就说了三个数。

    “六三一。”

    众人摇头,等着一个都猜不到的结局。

    唯独苏悠突然瞳孔骤缩,瞪大眼睛,死死的盯着凤矜天。

    神色变得难看又有些苍白。

    怎么会?!

    凤矜天怎么会猜准了?

    这不可能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赶紧开啊,磨磨蹭蹭,你想干什么?”凤矜天打断苏悠的话,不悦又警惕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一副你不会要做什么手脚的眼神。

    看得苏悠一张俏脸都有些扭曲起来。

    这算不算倒打一耙?!

    “咦?怎么回事?苏二小姐快开啊,你在犹豫什么?”

    “苏二小姐快开,反正也知道结果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开快开……”

    苏悠听着周围的起哄声,脸色越发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想到众人也觉得凤矜天猜不准,她若是做手脚,也没有人怀疑……

    似乎看出苏悠在想什么,凤矜天的眼神陡然危险起来。

    “苏二小姐,打开,你这样犹豫不决,会让本郡主以为,本郡主全都猜对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真想做什么手脚吧?本郡主可警告你,现场这么多人,有的是行家,你若是敢轻举妄动,做什么小动作,一旦被揭露,本郡主立马让人剁了你的爪子!”

    凶!

    又凶又唬人。

    围观的吃瓜群众们,顿时有些懵愣的看着凤矜天。

    见她神色冷然,一双勾人的桃花美眸,危险的盯着苏悠,隐隐透着几分狠戾和杀气。

    没了平日那种,如清泉般清淡透彻的清冽感。

    众人只觉一股凉气自脚底窜起,下意识看向苏悠,这才发现,苏悠的反应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怎么苏二小姐的脸色不太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不会真打算做什么手脚吧?”

    “苏悠迟迟不开,不会是真被凤初郡主给蒙对了吧?!”

    这个发现,让所有人精神一振,兴奋了,连连催促。

    “快打开快打开!”

    苏袭也发现苏悠反应部队,心口狂跳起来,一股不好的预感,让他身上的阴冷之气越发浓重了几分。

    可是此时所有人都盯着,催促着,再想要动手作弊,根本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苏悠也知道,上百双眼睛盯着她,她已经错失了动手脚的机会。

    现在只要她敢动一下,肯定会被发现。

    苏悠闭闭眼,骑虎难下,在众人不耐烦的催促中,和越发多的怀疑声中,咬咬牙,解开了骰盅。

    六、三、一.

    三个数字,让所有人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大堂再一次鸦雀无声,陷入诡异的静默,知道凤矜天惊喜的笑声传来,才拉回了所有人震飞的思绪。

    “六三一!哈哈……本郡主竟然猜对了!太好了!”

    王易奇也兴奋的一蹦三尺高:“啊啊啊啊啊!矜姐好棒!猜对了猜对了!嗷嗷!胜利在望!矜姐威武!”

    这欢脱中二的迷弟喊叫,让大家一头黑线。

    但心中也是慢慢的震惊和激动。

    十把了,不容易啊,凤初郡主终于蒙对了一回!

    可很快,大家就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这猜三个骰子数的概率,可是很小的,若非是有能力和技巧的,全靠蒙的话,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除非是运气好到爆。

    那是不是说明,衰到极致的凤初郡主,运气开始回笼了?

    苏悠几人看到凤矜天的反应,就没有多想,心中也产生了跟众人相似的想法。

    不会是凤矜天的运气开始好转了吧?

    宁景微也雀跃的原地蹦跳起来:“初安好棒好棒!”

    凤矜天并没有给苏悠缓和的机会,拿过骰盅,就开始摇。

    依旧如之前那般,随意摇晃了两下,就放下了。

    “苏二小姐,请。”

    苏悠的脸色骤然黑沉,随后惨白一片,毫无血色,细密的汗珠,肉眼可见的速度爬上她白皙的脑门。

    她不敢置信的瞪着那骰盅,一颗心慌乱不已,是从未有过的恐慌。

    她竟然什么都没听到!

    之前每一把,虽然很古怪,她只能听出七成的真假和数字,不能百分百确定。

    可至少,她都对了。

    可这一次,她竟然什么都听不出来,什么都探测不到!

    就好像被一层迷雾遮掩,所有的一切都隐藏在了迷雾里,躲避了她的探听和窥视!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苏悠猛然站起来,看向凤矜天:“你作弊!”

    凤矜天眉头一蹙:“你有病?”

    众人也是一愣,神色古怪的看着苏悠。

    苏悠盯着凤矜天的神色,企图从她脸上窥视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可偏偏,除了看神经病的模样外,她什么都窥探不出来。

    不是凤矜天作弊?

    那为什么她突然什么都感知不到,听不到,看不到,猜不到。

    仿佛五感撞上了一团浓重的迷雾,密不透风,什么都感知不到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苏袭看苏悠慌乱的样子,拳头紧张不安的握紧。

    似乎有什么,突然脱离了掌控。

    苏悠急红了眼,看向自家大哥,慌乱道:“大哥,我……我什么都感觉不到,我看不透骰盅的数字……”

    苏袭呼吸一窒,瞳孔猛然一缩:“什么?!”

    苏炜也急了: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苏悠摇了摇头,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这样了……

    苏袭猛然看向凤矜天,眼底带着怀疑和审视,犀利又阴戾。

    偏偏凤矜天依旧只用那种不耐烦,又如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让他根本看不出一丝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怎么回事?不会是因为我猜对了苏悠的骰子数,你要耍赖吧?”

    “赶紧猜,别玩不起,本郡主刚才输了那么多钱,也没像你们这样要死要活的耍赖。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这结果都还未知,你们就准备耍赖,不要太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本郡主定要去皇上那里,讨一个说法!”

    包房里的苏将军眉心一跳,坐不住了,连忙从房间里走出来,站在二楼的楼道上,看着下方。

    见苏悠迟迟不动,他也察觉了不对劲。

    正想着最不好的打算,该如何应对过去,就见不远处,承国公等人,也从包房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他,还笑着点头示意了一下。

    一瞬间,苏将军所有阴暗的想法,彻底溃散。

    居然连承国公都来了,还有其它一些王公贵族的家主们,也都来了,在不同的角落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苏将军不知道这些人看了多久,但他知道,这场赌局,已经不是他们苏家说想怎样,就怎样了。

    已经开始,不管结果如何,都必须进行到底,容不得耍赖。

    众人见苏悠迟迟不动,也开始怀疑了。

    “苏二小姐,你倒是快说数字啊,没看到我们大家都等着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不会是这次猜不准了吧?”

    “总感觉结局会有反转,简直太刺激了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众人的议论声和催促,苏悠只觉头晕脑胀,有些站不住。

    偏偏这时,凤矜天还步步紧逼。

    “苏悠,你干什么呢?快点说数字,本郡主没有那么多时间给你浪费。”

    “我数十声,你若是再不说,本郡主就当你自动认输,那现场所有的财富,本郡主可就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,二……”

    “五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一声,不慢不快的喊数,苏悠急的整个后背都湿透了。

    脸色也越发惨白,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苏袭拳头握的青筋并茂,但还是提醒道:“先不要管了,你凭直觉说,赌一把,总归还有一半几率。”

    若是真的什么都不说,那不就是默认认输?

    “九……”

    苏悠连忙道:“三个六!”

    她根本什么都感知不到,所以这三个数,真的是完全猜的,没有预感,两眼抓瞎。

    凤矜天闻言,唇角轻扬,笑了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一瞬不瞬的注目下,她打开了骰盅。

    四、四、四.

    三个四,带出一股不好的寓意,让所有人倒抽一口冷气,瞪大了双目,呆若木鸡。

    苏悠脸上最后一丝血色彻底消散,整个的软倒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完了!

    苏炜和苏袭脑海里也瞬间炸开两个字。

    完了!

    二楼的苏将军,虎目瞪得老大,眼睛寸寸猩红,呲目欲裂,身躯都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一口气没提上来,直接就受不了这打击的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将军!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再一次安静下来的空气,缱绻着诡异的气压。

    直到宁家几人的欢呼声响起,才打破了这份诡异压抑的静默。

    王易奇:“嗷嗷嗷嗷!赢了?赢了!矜姐你赢了有史以来从未有过的天大财富!威武!请收下小弟的膝盖!”

    宁景微:“啊啊啊!初安威武!初安你太棒了!厉害!从今往后我也是你的小迷妹!”

    宁景微整个的扑到了凤矜天身上,熊抱不撒手。

    宁华影:“一击毙命,做得好!”

    宁景暄:“初安你这一击,应该记入史册,流芳百世。”

    宁知野:“这一招反杀,绝了。”

    宁时阑:“吼吼!小表妹威武!也收下小表哥的膝盖!嗷嗷!小表哥要拜你为师!”

    江治书愣在原地,愣愣的看着被宁家几人围住,笑得一脸从容淡定的女孩。

    这才后知后觉发现,女孩脸上已经没了前一刻的愤怒和执拗。

    也没了那豪横和不甘。

    一切归于平静,仿佛刚才那样一个急得跳脚的小女孩,根本不是她。

    此时的凤矜天,眉眼含笑,清澈的桃眸,笑意敛涟,带着几分恬然温和。

    脸上的笑意,从容不迫,一颦一笑,都有种世间尽在掌握的霸气,以及运筹帷幄。

    看着这样的凤矜天,有什么在江治书脑海里轰隆炸开,瞬间清明。

    原来,初安从一开始就知道对方是故意下套。

    原来,这是一场局中局,一场不动声色的完美反杀。

    原来,开头所有的一切,都不过是铺垫,配合对方演戏,让对方以为一切都已成功的时候,再一击毙命,成为最后的赢家。

    “你这妹妹,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耳边传来明嘉淮佩服的轻叹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看到苏悠有赌技,才怀疑不对劲,直到最后一次筹钱,苏袭带着明显多过需要的财富好多倍的箱子,我才确定,这是一场早有预谋的计划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没想到,初安从一开始就知道,甚至不动声色的看着对方下套,再用对方下的套,将对方自己套住。”

    “在最后,对方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,突然反杀,一击毙命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运筹帷幄,深谋远虑,城府,智谋,甚至演戏,都入木三分,让人无法察觉,她远远超过了很多人。”

    “也难怪,当初那个不可一世,暴戾张扬的玉郡王,会为她倾倒,收敛所有爪牙,变得温顺听话。”

    “也难怪,宁家人会那么喜欢她,就连承国公也很喜欢她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美貌智慧手段武力集一身的女孩,这世间,没有多少人能够不被吸引。”

    明嘉淮眼底敛涟精光,带着几分灼人的志在必得。

    他,就是这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这一刻,这场惟妙惟肖,极其完美漂亮的反杀,简直杀到他了。

    这世间,竟然有如此聪明厉害的女孩。

    她才十六岁啊……

    往后还有无数的光阴,未来,他几乎有些无法想象,这个女孩,会站在怎样的高度,走出怎样的人生。

    但他希望,女孩的人生里,有他。

    凤矜天看向宁家几人,莞尔一笑:“那还要谢谢几位表哥的配合。”

    宁华影几人笑意深浓起来,原来不止他们看出初安有计划,初安也看出他们在打配合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默契,让几人心中都流淌过一丝暖意,看向凤矜天的眼神,越发柔和亲近了。

    王易奇微微一愣,有些不解,什么打配合?

    不过他也只是疑惑了一瞬,就抛诸脑后了。

    依旧兴奋的满脸笑,甚至还得意的看向四周曾经笑他傻的人。

    “看见了吗?看见了吗?这就是我崇拜的老大!厉害吧?一招反杀,直接富可敌国,弄得苏家倾家荡产!”

    众人回过神,顿时欲哭无泪,震撼又同情。

    可不是嘛,这一下,苏家可是输了八千七百多万两黄金!

    苏家虽然是天子近臣,可却是不久之前,才挤进这皇城权贵圈的。

    跟那些老牌世家权贵,根本比不了。

    往高处说,苏家的家底,能有个四五百万两黄金的财富,就算不错了。

    现在却输了八千七百多万两黄金等值的财富,可不就是倾家荡产,还欠一屁股债。

    “谢谢表哥表姐你们的支持和配合,还有王家少爷,竹溪,把现场的财物分一分,按照双倍的比例送给表哥和表姐们,还有王家少爷。”

    在几人要拒绝时,凤矜天看向他们笑道:“不可以拒绝,就像我也没有拒绝你们的帮助和支持一样。”

    几人一听,纷纷轻柔一笑:“好,不拒绝,谢谢初安。”

    王易奇激动的一蹦三尺高:“嗷嗷啊!小爷我发达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看看你们这些龟孙子以后还敢不敢说小爷有毛病!看看,这就是我矜姐!跟着矜姐有肉吃!”

    那些曾经背地里,或者明面上调侃过王易奇,对他抱凤矜天大腿,说他有毛病的人,此时纷纷无语,一头黑线。

    但眼底都不可自制的,升起一抹激动和羡慕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抱大腿,应该不算晚吧?

    于是,有不少世家小公子们,飞快跑过来,端茶递水,嘘寒问暖。

    “矜姐口渴了吧?请喝茶。”

    “矜姐累了吧?快请坐,小弟给矜姐捏捏腿。”

    “矜姐你好棒,我好崇拜你,已经矜姐就是我的亲姐,我的女神,小弟一定为矜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易奇看着这些狗腿的二世祖纨绔们,一张俊脸黑了,连忙上前轰人,捍卫自己小弟的主权。

    “滚滚滚!你们这些马后炮,不许跟本少抢老大!”

    众人看着这欢腾热闹的场面,心中震惊不已。

    因为大家都后知后觉的发现,似乎凤初郡主早就看出来,苏家给她下套。

    所以她是将计就计,来个反套路,把苏家给反杀的倾家荡产了?

    还有,苏家哪来那么多钱?

    就算是借,也不可能借到那么多钱。

    除非苏家背后,有一个庞大有权有势有钱的人物支持。

    想到这场局,似乎就是为了凤初郡主手里的封地,众人不由自主想到了皇宫里那位,顿时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细思极恐!

    细思极恐啊……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