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190:谁入谁的局,封地做赌 (八千字大章)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凤矜天勾唇笑了笑,看向申屠坤临。

    申屠坤临会意的离开。

    宁景微连忙道:“初安不用那么麻烦的,三哥已经回去拿钱了,应该快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正说着,就见宁知野带着一大群侍从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侍从们手里还抬着一箱一箱的钱。

    金子、银子、银票全都有。

    “初安,别怕,哥哥们这里还有好多钱,你慢慢玩,开心就好。”

    宁知野招呼人把箱子放下,对凤矜天笑得一脸宠溺。

    凤矜天见此,看向宁家几只,见他们都满眼亲切宠溺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完全一副只要她玩的开心就好,输多钱都没关系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发现,宁家这些亲戚,是真的越来越对她胃口了。

    苏炜看到这,凑到苏袭身边,低声道:“夜西侯府这些人是怎么回事?真不把钱当钱,这是宁愿倾家荡产,也要让江矜天玩个够啊!”

    苏袭整个人的气息比正常人都要阴沉几分,听了苏炜的话,他阴冷深谙的目光在宁家几人身上环视。

    “早就听闻江矜天和宁家关系很好,比在江家关系还好,本以为是夸大其词,如今看来,反倒是比传闻的还要过分。”

    只是这样一来,他们想要诱骗凤矜天把封地拿出来赌,就不太容易了。

    毕竟宁家此时可是拿出了不少钱。

    足够凤矜天玩个十多把了。

    凤矜天看向苏悠:“苏二小姐不介意等一等吧?我的人应该很快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苏悠一笑:“当然不介意。”

    说完,苏悠看向苏袭,心中同样想着,怎么引诱凤矜天把封地拿出来赌。

    难道要加大下注?

    一刻后,江治书的人也带着几大箱子的银子来了。

    凤矜天见此,看向江治书,就见他无奈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既然初安在兴头上,作为哥哥,怎么能扫了你的兴,这些都是哥哥这些年攒下的私房钱,都给你玩。”

    众人:“!!!”

    这不是胡闹吗?!

    眼前的江治书,还是他们认识的那个自持敦厚,进退有度,恪守规矩的江家大公子?

    凤矜天看了眼那些箱子里的银子,甚至还有一些商铺。

    “大哥也跟着我胡闹?”

    江治书无奈的叹息一声:“初安爱玩,做哥哥的只好成妹妹之美,让妹妹玩的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是大哥管的太严了,也没有想明白,忘了你这个年纪的女孩,就该随心所欲,开心至上。”

    若非明嘉淮点醒了他,还肯定还像以往那样,以规劝为主。

    现在……

    事情都这样了,宁家一个表亲也都宠着初安,他只能也只能化身成溺宠妹妹的兄长了。

    凤矜天笑了笑:“那哥哥有没有留着点娶媳妇的家底?万一一会儿被我全输了,以后大嫂嫌弃你穷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江治书愣了愣,反应过来自己被妹妹调戏了,失笑道。

    “初安放心吧,大哥名下还有一些产业,再攒攒就好,短时间内,还没打算成家,不着急。”

    “矜姐矜姐……”一声熟悉的呼唤,让众人齐刷刷看向了门口跑来的王易奇。

    见到他身后跟着一群家丁,手里还抬着十几个大大小小的箱子,顿时目露惊悚。

    “这王家少爷不会也是来送钱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……这年头还有人上赶着送钱给别人花?”

    王易奇小跑到凤矜天面前,一副邀宠的灿烂笑脸。

    “矜姐,我把我所用财产都带来了,你随便玩,输了也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反正以矜姐敛财的能力,到时候多坑……咳咳,多教训几个不长眼的,不就又赚回来了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有抱大腿效力的机会,就算是倾家荡产,他也得抓住,牢牢抱住这跟粗大腿!

    凤矜天见王易奇兴奋讨好的样子,不由一笑:“真给了我,全部输光了,你可就成穷光蛋了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你家里人,还不打你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这些都是我的私人财产,现钱不多,大多都是我从小到大收集的宝贝,还有一些良田房产和商铺什么的,应该可以抵好多钱的。”

    宁景微凑到自家亲哥宁景暄身边,嘀咕一句:“这王易奇怎么回事?之前不是还跟初安水火不容,甚至因为江凌月要打初安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现在一副上赶着抱大腿的样子,也太狗腿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宁景暄俊美的容颜有种温润如玉的色泽,唇角卷着温雅的笑,带着暖意的眸子里却闪烁着睿智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之前是我们想错了,这位小少爷,倒是难得的心思剔透之人。”

    在别人试探,嫉妒,甚至是远远避开的时候,只有这王家的小少爷,上赶着讨好。

    如此慧眼识珠,知道初安不同寻常,若能与之结交,绝对利大于弊,可见其也有聪明的时候。

    并非外界以为的那么纨绔一根筋,单纯直肠子。

    当然,也并不是说王易奇伪装,而是有些人,真的是傻人有傻福。

    他智商不够,但天生的敏锐和第六感,足以让这样并不聪明的人,做出最聪明的选择。

    王易奇看向苏悠,扬起下巴,顿时恢复了那一副鼻孔朝天的拽样。

    “赌桌上都是可以以物相抵的,只要价值一样,就算不是现钱也可以,所以本少爷这些商铺房屋还有珍贵的物件,也可以抵钱对吧?”

    苏悠眉头蹙了蹙,眼神有些冷,盯着王易奇,只恨这人没眼色坏了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好端端的,干嘛要上赶着送钱给一个不相干的人?

    这是傻子白痴吗?!

    尽管心中早就问候了王易奇的祖宗十八代,苏悠面上还是不情不愿的回应了。

    “自然可以。”

    刚才她也是这么跟凤矜天说的。

    现在自然不能说不能。

    苏悠心口闷得慌,一团气堵着,让她就是不爽,也不耐烦再浪费时间,直接看向凤矜天。

    “凤初郡主,现在钱到了,可以开始继续了吧?”

    凤矜天道:“再等等,我的钱还没到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愣,这什么意思?

    大家看了看满地的箱子,装着数不尽的财富,又看向了凤矜天。

    她这是不打算用这些人的钱?

    “初安?”宁家等人也都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凤矜天看向给自己送钱的几人,唇角勾起一抹浅浅真实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你们知道我赌的大,既然有这么多钱,那我打算加码,为了不像刚才那样,才开始玩,就因为缺钱而暂停,这一次,等我的钱也都到了,再开始赌吧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凤矜天转头看向苏悠和苏袭兄妹三人。

    “苏二小姐,介意再赌大一点吗?刚才我玩的有些不太尽兴呢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你介意的话,那我们只能到此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这分明就不给苏悠几人退路。

    若直接结束,那他们今天弄出这一遭来,岂不是白白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可若是加大赌注……

    苏悠看向苏袭,苏袭微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们的目的,本来就是要引诱凤矜天把封地输出来。

    那么赌注自然是大破天去。

    现在这一地的财产,还远远不够。

    苏悠深呼吸一口气,调整好心跳,皮笑肉不笑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不介意,玩大点也好,那才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请苏二小姐让人回去准备钱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苏悠一愣,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她为什么要去准备钱?

    凤矜天看着她:“苏二小姐没看到吗?我现在就现场的财富,少说也值两百万两黄金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你现有的财富,也不过才四十万两黄金。”

    “双方现场的钱不对等,如何赌?”

    苏悠被凤矜天的强盗逻辑惊呆了,眼睛一瞪,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是要我也准备,跟你一样多的钱财,或者价值相当的东西吧?!”

    她一个注定要输的人,居然还有脸要求她这个赌术一流的高手?!

    有毛病吧!

    “怎么?”凤矜天挑眉,从容平静的眉眼,多了几分冷冽逼人的霸气:“苏二小姐不会是想空手套白狼吧?”

    苏悠顿时心口一跳,还不等她说话,凤矜天又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要赌,那就应该公平,说好至少玩十局,现在才过去两局,你不能因为我一直输,赌技不如你,运气不如你,就想要占本郡主便宜。”

    “该有的规矩,一样都不能少,玩之前就说好的,玩多少钱,就准备多少,明明白白摆上桌来,不可赊欠。”

    这时,竹溪和申屠坤临来了,他们身后也跟着几个家丁抬着大大小小的箱子。

    其中有三箱银子,其它小一点的箱子里,装的都是良田、房产、商铺的地契等。

    甚至……

    竹溪将一个小箱子交到了凤矜天手里。

    凤矜天打开,拿出放满了契约。

    凤矜天随意拿出一摞,对着苏悠晃了晃。

    “这里面的,是本郡主封地一些比较值钱的商铺,还有地契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这些财产,前后加起来,价值至少五百万两黄金。”

    “加上我这些哥哥和朋友送来的钱财物件,我在现场的财富,至少在七百万两黄金的价值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苏二小姐愿意继续玩下去,那就先准备同等价值的财产过来,除了现银,可以是任何等价值钱的东西,只要通过验证,确实算数,便可。”

    七百万两黄金,换到现代,相当于四百九十亿人民币。

    刚才凤矜天已经输了二十万两黄金,也就是十四亿人民币。

    若是再把现有的,这四百九十亿人民币价值的财富,输出去,那可真是玩出天价赌注来了。

    苏悠倒吸一口气,哪怕她知道来的目的。

    可真当凤矜天如此大手笔,根本不用她怎么引诱哄骗,就主动拿出了封地的财产,她还是被震撼到了。

    偏偏,这么多财富,还只是冰山一角。

    若是整个九华郡拿来做赌,那可得往上千万算起。

    越想,苏悠越是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转头看向苏袭,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之前只想着诱哄凤矜天拿封地做赌注,可却忘了要准备等同价值的财富才行。

    毕竟谁都没想到,凤矜天居然会要求先把下注的财产准备好,才玩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他们想空手套白狼,就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苏袭沉思了一瞬,看向凤矜天道:“劳请凤初郡主多等片刻,我这就回去准备钱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一时间要凑齐这么多财富,我们需要时间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笑了笑:“好说,给你们半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半个时辰,就是一个小时。

    时间不多不少,倒也刚刚好。

    苏袭点头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等回去跟苏将军说了以后,苏将军眉眼多了一抹焦虑。

    “这江矜天到底怎么回事?她疯了吧?这都还没赌上头呢,就先拿出那么多财富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不是在赌,而是在炫富!”

    “还有宁家那几个小的,都疯了吗?不阻止就算了,还跟着胡闹。”

    “王家那小孩怎么回事?怎么也跟江矜天搅合在一起了?”

    苏将军气的一张刚毅冷峻的脸,都青黑一片,戾气横生。

    “整个苏府所有现有财富,加上所有的不动产,倾家荡产,也不过三四百万两黄金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我上哪去给她弄七百万两黄金?!”

    苏袭也觉得这玩的太大了。

    整个苏府赔进去,都没有七百万两黄金,这无疑是让他们用整个苏府去跟江矜天赌。

    这要是输了……

    “父亲,要不这次就算了吧?这次赌注太大,一旦开始,就是破釜沉舟,用整个苏府去赌,实在有些激进了。”

    苏将军沉默不语,沉思了片刻,看向苏袭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凤矜天一点赌技都没有?就是在胡乱玩?”

    苏袭想到江矜天那些反应,他一直都在仔细观察,确实看不出任何的伪装。

    唯一看出的就是,江矜天对钱财,根本不在意,简直就是个败家子。

    “她确实不懂,只知道胡乱玩,一切都看运气,但她的运气,显然不好。”

    可不是嘛。

    从进赌场到现在,就没有赢过。

    这已经不是没有运气了,而是衰。

    苏将军闻言,眼底划过一抹狠意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安排人去借钱,既然一开始就打算谋个大的,自然就要做好破釜沉舟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好在江矜天赌上瘾,是个败家子,不在意输钱,以她这样只知道玩,追求刺激的脾气,我们获胜的几率少说也在九成以上。”

    “何况你妹妹的赌术我很放心,摆明了会赢的局面,没理由退缩放过。”

    苏袭一想,也确实是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摆明能稳赢的,若是错过这次机会,那就太可惜了。

    江矜天事先并不知道他们准备算计她,今日的一切,不过都是临时起意的算计。

    所以江矜天也不可能反过来做局骗他们,那么这场赌注,他们必嬴,成功的局面非常大。

    苏将军安排管家,去与之交好的一些大臣那里借钱。

    等安排好后,才对苏袭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她一开始就如此大手笔,等一下继续玩后,肯定会上头,越玩越把持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你让苏悠等到江矜天把钱都输玩了,就刺激她,诱导她把封地拿出来赌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以防万一,不要给她犹豫和冷静的机会,我现在就进宫去找皇上,跟皇上借钱,直接把等同于九华郡的财富,一起带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悠儿提出用九华郡做赌注,她就可以直接以现场有的财富,来继续赌,不让江矜天有退缩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商议完,苏将军立即就进了宫,单独进了翊陵渊的书房,将此事禀报给了翊陵渊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想立下字据,跟陛下借钱,若是臣能成功,九华郡就是陛下的了。”

    翊陵渊把玩着手里的扇子,展开,摇晃了两下,深幽的目光落在苏将军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有把握?”

    苏将军保证:“臣确定,以目前的局势,臣的女儿能赢的几率几乎十成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最后没能引诱凤初郡主拿封地出来赌,也能赢下七百万两黄金。”

    “届时,臣会把三分之二全都上缴国库,为南武国百姓谋福。”

    对苏将军如此有眼色的行为,翊陵渊很满意。

    当即笑了起来:“苏将军心怀民众,是南武国百姓的福,也是朕之福气。”

    “好,既然苏将军如此有把握,那就立字画押,朕让人去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现钱肯定不行,那就准备一些房契、商铺和土地,再来一些值钱的宝物。”

    苏将军目光一亮,立即拱手道:“臣一定不会让陛下失望。”

    最后,苏将军带着价值八千万两黄金的东西离开了皇宫。

    跟着苏袭,带着从各府借来的,价值四百万两黄金的东西,以及自家府上整理出来的,价值三百万两黄金的东西,一起去了会所赌场。

    不过苏将军没有露面,而是直接登上了楼上其中一间包房,在包房里观看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,皇城无数权贵子弟们,都闻讯而来,几乎所有王公贵族们,都来围观看热闹。

    一时间,赌场人满为患,乌压压一片,全都是人头。

    楼上的每一层楼道,也都站满了人。

    看着一箱子一箱子往里抬的财富,众人满眼震惊。

    一边七百万两黄金价值的财富,加起来可就是上千万两黄金的财富。

    这绝对是有史以来,最大的一场豪赌。

    凤矜天看着明显多出大半的箱子,微敛的眼眸里,拂过一抹满意的笑。

    小鱼儿上钩了。

    很好。

    这场局,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,谁才是最后的赢家。

    不到最后,都是存在变数的。

    “凤初郡主,可以开始了,既然准备了这么多财富,那是不是加注也加的更大一些?”

    苏悠看向凤矜天,眼底有着一抹势在必得。

    既然对方犯蠢,主动跳到她的网里来,那她就好好给对方上一课!

    凤矜天眉眼染上三分跃跃欲试,看起来颇为兴奋。

    “好啊,那就更刺激一些,这一把,我直接下注一百万两黄金好了。”

    一百万两黄金,七十亿人民币。

    就这么一局。

    众人倒吸一口冷气,只觉得凤矜天疯了。

    要不要玩这么大?!

    当真是有钱,任性!

    苏悠目光暗沉,心下确实有些激动的。

    也好,江矜天如此,倒是省了她不少精力。

    按照这样大手笔的程度,不用十局,她就可以让对方拿出封地来做赌。

    “好!凤初郡主还真是大气,够刺激,我跟一百万两黄金。”

    宁景微只觉有些不对劲,对自家亲哥耳语。

    “哥,你有没有觉得不太对劲,怎么感觉苏悠是故意引诱初安赌的?”

    宁景暄好笑的摸了摸她的头:“没什么,只不过是输些钱而已,既然初安喜欢,那就随她开心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可宁景暄的手指却在宁景微手背划过,快速写下几个字。

    初安心中有数,隔墙有耳。

    宁景微一愣,随即反应过来,应变能力很快的,露出一脸担忧,继续演。

    “可是就这么白白被骗,我实在气不过。”

    宁景暄也跟着演:“那以后想办法赢回来。”

    兄妹俩对视一眼,隐晦的情绪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宁华影、宁知野和宁景暄,都看出来了,苏家是有备而来,故意给初安下套。

    发现的时候,他们也着急,但看到凤矜天的反应,也觉得同样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跟凤矜天相处的时间不多,但也多少感觉到凤矜天的脾气秉性。

    她并不是一个喜欢在这些事情上,浪费时间的人。

    可今天不但出来玩,还赌钱,甚至兴致勃勃的应战,和苏悠玩起了赌局。

    仔细一想,都透着些许不对劲。

    初安很聪明,他们都看出来是故意设局,初安不可能看不出。

    可她没有撤退,反而越玩越大,看似是受了对方的蛊惑,入了局,实则已经化被动为主动,开始反控,牵制了对方。

    因此,这场局到最后,到底谁才是真正的胜利者,还真不好说。

    现场围观的人原来越多,许多王公贵族身边都带着高手影卫。

    他们一直跟着做戏,不过是配合初安,迷惑其他人。

    毕竟隔墙有耳,现场高手太多,随便说上一句,都能被听了去,破坏了初安的计划。

    倒是江治书眉头都扭在了一起,一脸焦虑想劝,却被明嘉淮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凤初郡主,你可以猜了。”

    苏悠摇好骰子,看向凤矜天。

    凤矜天依旧不怎么思考,继续胡乱蒙。

    “一三六。”

    苏悠笑着打开了骰盅。

    四、五、二。

    “又输了!凤初郡主有够衰啊,三个猜不对,那至少猜对一个吧!到现在居然一个都没猜对!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,一百万两黄金就这样没了?这花钱的速度也太快了些……”

    凤矜天也理会周围的议论声,拿起骰盅随意摇晃了两下。

    苏悠依旧无法百分百听出来是什么数字,只能感知到七成。

    这种好似蒙了一层雾,有些遮眼的感觉,让她总有种不安。

    但现在显然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,苏悠说了三个数。

    “一一四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直接打开,看着桌面上一模一样的三个数,全场沸腾。

    “又赢了!这也太厉害了吧!”

    “苏二小姐简直就是赌神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抱歉,凤初郡主,我又嬴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苏悠颇为得意的笑脸,凤矜天嗤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才第三把而已,反正我有的是钱,你若是有本事,就把这里的所有钱都赢了去。”

    苏悠一听这话,就知道对方上头了。

    起了劲儿头,就不怕对方不上道。

    苏悠笑了笑:“那我可就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第四把开始,依旧是一百万两黄金。

    依旧是苏悠嬴。

    第五把,第六把,第七把,第八把,第九把……

    “凤初郡主,承让,一不小心,又把你的钱全赢光了。”

    苏悠笑得灿烂快意,众人看得呆若木鸡,都为凤矜天捏了一把汗。

    七百万两黄金啊,就这样没了!

    凤初郡主居然一把都没赢过,一直在连输!

    这简直太衰了……

    凤矜天脸色有些阴沉起来,眼底似凝聚着两团火,绷着脸盯着苏悠。

    明显一副气得不轻,特别不甘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苏悠见此,就知道机会来了。

    “凤初郡主,怎么样?还玩吗?你都输了这么多钱了,要不还是别玩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你有很多钱,现在也输的差不多了,一时间,你应该也拿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来赌了,总不能把自己的封地拿出来做赌注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!”苏悠话音还未完全落下,凤矜天带着几分怒意的声音就响起了:“本郡主还有封地,就拿封地跟你赌!”

    “本郡主的封地有多值钱,不用本郡主说吧,你有那么多钱来跟本郡主赌吗?”

    “若是没有,就把你赢的钱,给本郡主全都吐出来!”

    任谁听了这话,再看凤矜天一脸冷沉阴怒的表情,就知道她生气了。

    而且很愤怒,甚至打算耍赖。

    整个赌场瞬间安静下来,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一瞬不瞬的看着凤矜天和苏悠,总觉得这场赌局,朝着越来越无法控制的局面发展。

    连封地都拿出来赌,还是九华郡那样富饶无比的封地,江矜天真的是输疯了。

    苏悠愣了一下,似是没想到凤矜天居然会拿封地来赌,随即嗤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凤初郡主,你开什么玩笑,不会真要拿封地赌吧?”

    “就算我能拿出差不多价值的东西,你确定你真的要拿自己的封地赌吗?别是输不起气的不理智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再输,来个赖账不认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脸色铁青,可哪怕是气急,她那张美丽的小脸,依旧艳色生香,美得勾魂夺魄。

    “竹溪!笔墨!”

    竹溪立即送上笔墨,凤矜天唰唰几下,快速的签下了一张契约,按了手印,丢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凭证,你看看,若是没问题,那你就去准备钱吧,本郡主就用封地赌!”

    苏悠眼底飞快掠过一抹欣喜,这个江矜天还真是蠢的可以。

    这么快就被激怒,把封地拿出来做赌注。

    不过也是,输了几百万两黄金,任谁也无法理智。

    “好!既然凤初郡主想要追求更刺激的玩法,那我只好配合了。”

    苏悠挥了挥手,当即就有侍从将她身后所有未开的箱子打开。

    嘶!

    众人顿时倒抽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看着那无数的金银财富和宝贝,各种极品丹药、上好的法器等,还有无数的良田、房契、商铺。

    管事连忙带人上去查验,竹溪也带人去查验。

    在等待的过程,江治书终于忍无可忍的快步上前来。

    “初安,不要再胡闹了,怎么能把封地拿来做赌注,大哥这里还有些商铺等,拿来给你,你赌完这最后一局,我们就结束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不好!”凤矜天冷冷的看着江治书:“我就是要赌!你不要管!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信,我还赢不回来我的钱!”

    这一听就是不甘心,就是气的没有理智了。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