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189:惊天豪赌(六千字大章)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“可本郡主,只对钱感兴趣。”凤矜天含笑的看着明显有所收敛的苏悠。

    苏悠努力维持着笑意,可眼底阴暗的情绪,几乎要将凤矜天吞噬。

    “那就赌钱,多大都可以,只要凤初郡主喜欢就好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继续笑道:“是吗?可是本郡主担心你们没有那么多钱。”

    “万一到时候我赢了你们很多钱,你们赖账,或者是将军府赖账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苏悠:“……”深呼吸!忍住!不能暴走!否则就前功尽弃了!

    自我催眠了一瞬,苏悠才继续皮笑肉不笑的说。

    “不会,凤初郡主放心,我们可以画押,绝对不会赖账的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……”凤矜天笑意加深:“就先拿出十万两黄金来赌吧。”

    “苏小姐,苏公子,半个时辰的准备时间,够吗?我们都把钱准备齐全,放在这,就开始赌,输光为止。”

    苏悠和苏炜都被凤矜天一来就玩大的,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十万两万金,以将军府如今刚开始上升的财力来说,可是相当于十分之一了!

    “怎么?不是苏二小姐说要玩点刺激的?还是苏二小姐觉得不够刺激?”

    凤矜天露出一丝恍然大悟:“那就二十万两黄金好了。”

    苏悠和苏炜的表情越发僵硬了,甚至出现了一丝丝的苍白和扭曲。

    谁踏马要加码的?!

    “还嫌少?那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!”苏悠连忙大喊:“就二十万两黄金!”

    要是再让凤矜天说下去,还不知道要加到多少。

    早就听说这凤初郡主敛财手段了得,是焰云城所有未嫁女中,最富有的。

    原本只以为道听途说,可现在,见凤矜天眼睛都不眨的,随口就是上十万两的黄金。

    她不得不信了。

    宁景微凑到凤矜天耳边,小声问:“初安,这一来就玩这么大,会不会太刺激了?”

    凤矜天道:“没事,反正我钱多,输了就输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扑面而来的土豪气,简直拍人一脸啊!

    宁知野出声道:“初安,三哥回府去帮你拿钱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就要转身走人,却被凤矜天拉住了。

    凤矜天拽着他的衣袖,把人拉回来,笑说:“表哥,这是我和苏二小姐之间的游戏,这些钱,我自己出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若是想给我钱花,那等我把钱都输光了,你们再给我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宁家几位哥哥一听,颇为认可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嗯,小表妹说的是,那就先让人回去通知一声,把钱准备好,等你需要的时候,随时都能送过来。”宁时阑建议着。

    宁华影道:“让七星去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:“!!!”

    宁家四位公子这是魔怔了吧!

    有这么宠妹妹的吗?!

    还不是一母同胞的亲妹妹,而是隔了一层的表妹!

    正巧听了风声赶过来的江治书:“???”

    为什么这几个表弟,比他这个亲哥哥还要溺爱初安?

    到底是对方太宠初安,还是他对初安不够宠?

    江治书陷入了一瞬间的迷惑和自我反省中。

    反倒是忘了及时上前去劝说。

    凤矜天让申屠坤临回去找竹溪。

    苏悠和苏炜这边,想着来时的任务,也不得不回去筹钱。

    苏炜亲自回去,不仅为了筹钱,还是为了把这里的情况,尽快汇报。

    苏将军听了苏炜的叙述后,脸色不太好看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江矜天,还真是张狂豪横!”

    “一个连输五十万两白银,衰到没边的小衰鬼,还敢狮子大开口,当真是不怕输的一无所有!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成全她,管家,去准备钱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陛下明显不想要凤矜天好过,这一次若是能让凤矜天把封地都输掉,他们将军府肯定能再立头功。

    大将军看向自家大儿子:“袭儿,你跟着一起去,看准时机,最好能诱江矜天将九华郡拿出来赌。”

    “是,父亲。”

    苏袭跟着苏炜一同去了会所。

    这边,回过神的江治书,想要阻止,已经来不及。

    他快步走到凤矜天身边,低声道:“初安,怎么这么冲动?”

    “大哥倒不是心疼这些钱,只是就这么不明不白输了,实在可惜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看向江治书:“那大哥要支援我一些钱吗?”

    江治书一愣,随即无奈的笑了笑:“说什么傻话,你是我亲妹妹,你的事就是我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既然已经定下不能更改了,做哥哥的只能支持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若是都输光了,我会把我的私房钱都给你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听言,笑了笑: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见凤矜天愿意要,江治书以为她是接受了自己这个哥哥,愿意和自己亲近,目光亮了亮,眼底的色泽,越发温和轻柔了。

    宁知野几人听了江治书的话,暗中松了口气,脸上也都露出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看来江家和初安的关系,是有进展的。

    “凤初郡主好,我是你大哥的朋友,明嘉淮。”

    旁边伫立的紫衣公子,见江治书和凤矜天说完了话,这才上前一步,笑着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江治书这才想起好友,忙道:“这位是大哥的好友,镇南侯府的小侯爷,和大哥同岁,初安可以唤他明哥哥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眉梢微挑,镇南侯府明家,明家的三小姐,不就是赵昱廷的郡王妃,明梦羽。

    楚莞棠的仇人。

    凤矜天微微点头:“小侯爷好。”

    明嘉淮目光微闪,也不介意凤矜天疏离的称呼,笑了笑。

    江治书也没说什么,只是跟明嘉淮解释道:“初安性子素来如此,不太喜欢叫人哥哥姐姐,嘉淮别介意。”

    “无碍,叫小侯爷也一样,那样我会感觉自己年轻许多,和初安是同辈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明嘉淮看着凤初安礼貌的问一句:“初安,我可以跟你哥哥一起,叫你的字吗?这样不会显得太生疏。”

    “随意。”凤矜天笑了笑。

    明嘉淮听言,笑意加深,可看着凤矜天的目光,却多了几分探究和深意。

    这个凤初郡主,脾气性子当真是别具一格。

    怎么说呢,处事作风,就是给人一种特别豪横的感觉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双方都的钱财都到位了,会所的管事直接在大堂准备好了一切,供两人玩了。

    凤矜天扫了一眼多出来的苏袭,二十一岁,苏将军的嫡长子。

    小小年纪就跟着上了战场,为人心狠手辣,冷血无情,尤其是在行兵布阵方面,确实颇有才能。

    天赋修为,也是苏家所有小辈里最高的。

    苏袭见凤矜天看着他,面色冷然的对她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“苏家长子苏袭,见过凤初郡主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轻笑一声:“不愧是嫡长子,就是更懂礼貌规矩。”

    苏悠和苏炜脸色顿时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苏袭一双眼眸,携刻着一丝阴冷,那是杀人太多后,沉淀出来的一种戾气。

    “弟弟妹妹素来是放养的,又在边关长大,多少有些不拘小节,回去后,我会跟父亲说,好好教导他们规矩。”

    比起苏悠和苏炜,苏袭这个看起来虽然更加阴沉,但也更多了几分深沉稳重。

    还算是个沉得住气的。

    凤矜天不置可否的点点头,就在椅子上坐下了。

    苏悠见此,和苏袭对视了一眼,就走过去在凤矜天对面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凤初郡主,只比大小没意思,不如我们互猜点数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凤矜天一副好说的样子,让人一度怀疑,刚才与宁景微一唱一和怼人的不是她。

    对凤矜天此时的听话,苏悠心下舒坦了几分,语气也变的越发好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自己掷骰子,我摇你猜,你摇我猜,如何?”

    凤矜天依旧一副好说话的样子,点头应下:“好。”

    苏悠满意的笑了笑,转头对管事的说:“拿骰子来,我们大家都一起验一验,确定骰子没有任何问题,就开始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确保接下来的赌局,没有作弊的说法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似笑非笑的看着苏悠,也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等验了骰子,所有人都确定没问题,作为当事人的苏悠和凤矜天,也确定骰子没问题后,就开始了。

    “第一局,要不要比小一点,试试水?”

    苏悠看着凤矜天,一副为凤矜天着想的样子。

    凤矜天淡笑:“我不喜欢没波澜的赌注,既然要玩,就要玩的心惊动魄才有意思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十万两万金。”

    嘶!

    众人倒吸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这小郡主疯了吗?!

    第一局就下注十万两,还是黄金!

    申屠坤临二话不说,当即就吩咐几个侍从,把那几箱金子抬到中间来。

    苏悠见此,狐疑的看了凤矜天一瞬,见看不出什么,想到她之前也是五千五千的赌,也对身边的侍从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苏悠就奉陪到底,我也跟十万两黄金。”

    “凤初郡主先,还是我先?”

    凤矜天道:“你先吧。”

    苏悠也不迟疑,当即拿了骰盅,就开始摇晃起来。

    是不是高手,一碰骰子,就能看出一二。

    但苏悠摇骰子的时候,所有人都变了脸色,惊讶不已。

    “看这神出入化的手法,这苏家二小姐是赌术高手啊!”

    “深藏不露,看来凤初郡主要输惨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宁家几人神色凝重起来,若说一开始只以为是偶然,那么现在,看苏悠这样子,分明就是有备而来。

    “看来初安危险了。”明嘉淮对江治书低语一句。

    江治书蹙起眉头,只觉凤矜天有些冲动了。

    “初安还是冲动了,这是要入了被人的套。”

    明嘉淮笑了笑:“现在既已入套,只能硬着头皮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不知道初安这么爱钱,若是全输了,会不会难过。”

    江治书听了这话,越发担忧了,对身边小厮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回府去,清理我的私库,有多少现银,全都带过来。”

    侍从微微一惊,但见江治书神色认真,也没说什么,听话的应了一声,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宁家几人也相视一眼,由宁知野亲自回去筹钱。

    以凤矜天这样十万两黄金一局的玩法,现场这点钱,根本不够。

    要是这两女孩玩个十局呢?

    他们得赶紧把钱弄来才行。

    碰的一声脆响,苏悠扣住骰盅,笑得一脸肆意的看向凤矜天。

    “凤初郡主,你猜是几点?”

    骰盅里一共三颗骰子,不是猜大小,而是精准到点数。

    不是三颗骰子的总和,而是三个骰子的数字。

    不一定非要完全才对,只要双方才的数字总和加在一起,最接近真实数字的总和,也算嬴。

    凤矜天几乎没怎么考虑,脱口而出:“三二六。”

    苏悠眼底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轻嘲,面上笑意不变,打开了骰盅。

    一、五、五

    众人摇头叹息,凤初郡主那样子,根本就是一点不懂赌术,完全是在盲猜。

    这不是上赶着给人送钱吗?!

    宁景暄柔声安抚:“初安没事,我们钱多,不怕,下一局再接再厉,说不定就赢了呢。”

    宁时阑连忙点头:“对对对,不过是第一局而已,你们刚才定下规矩,至少要玩十局,没事,后面还有九局呢,能赢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宁华影:“我私房钱挺多,够玩,不怕。”

    宁景微:“初安没事,我们后面扳回来!”

    凤矜天对几人笑了笑,略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江治书看到这一幕,心情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没对比就没伤害。

    似乎,他真的不是一个合格的大哥。

    至少对于初安来说,他不是。

    旁边的明嘉淮颇为意外:“倒是没想到宁家人对初安这么宠爱。”

    江治书神色复杂的说:“你之前外出游历,所以不知,自初安回来后,宁家人对她都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凤初郡主,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苏悠轻轻挥手,桌上的骰盅就瞬间滑到了凤矜天面前。

    不偏不倚,位置刚刚好。

    凤矜天见此,神色始终从容平淡,唇角牵着浅浅的笑意。

    那种没脾气又温和的模样,实在是太过淡泊了些。

    可把一些人看的又是叹息,又是摇头。

    十万两万金啊,就这么要没了,凤初郡主居然还一点不急,真是个败家子!

    也有人猜测,凤矜天是不是因为太有把握,能摇到对方猜不到的数字,所以才不着急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紧张的盯着凤矜天的动作。

    只见她随意的拿起骰盅,手速极快的摇晃了两下,就啪的一声扣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就这么特别快速的结束了。

    众人:“???”

    虽然摇晃的速度够快,可这动作是不是有太简单了?

    别对面刚才那气势宏伟的样子比起来,实在是……弱爆了。

    唯有坐在对面的苏悠,眉头微微一蹙。

    她的赌术很强,几乎少有对手。

    所有人掷骰子,她都能清清楚楚的听到点数,准确无误的说出来。

    听时的准确率是百分之百。

    可现在,凤矜天摇的骰子,她居然不能完全听出来。

    顶多就是百分之七十的把握。

    这对她来说,实在罕见。

    “苏二小姐,快些。”凤矜天淡淡的催促一句。

    苏悠也没再多想,出声道:“六六三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在她话音刚落,就直接打开了骰盅。

    六六三。

    天!

    这也太准了!

    众人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,看向苏悠的眼神都变了。

    这为苏二小姐果然是个赌术高手!

    苏悠愉悦的笑道:“凤初郡主,承让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略微点头笑了笑,目光落在被抬走的几个箱子上,适当的露出了几分不舍和不甘。

    苏悠见了,心情越发好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继续?”

    凤矜天:“嗯,依旧十万两黄金。”

    申屠坤临挥了挥手,身后的小厮把剩下的几箱黄金全都抬到了中间。

    苏悠见此,笑得越发灿烂了:“好!既然凤初郡主这么大气,那我自然得陪着,十万两黄金,跟上。”

    第二局开始,所有人都摇头,看着凤矜天的眼神,带着几分不赞同。

    这分明就是把钱当树叶的败家子啊!

    没有那个本事,还要跟别人赌,这不是上赶着送钱吗?!

    王易奇眼珠子一转,连忙转身跑人。

    “公子公子,我们这是去哪?不看戏了?”

    “看个屁!赶紧跟本公子回去筹钱,没看见我矜姐都赌上瘾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一局就十万两黄金,赶紧回去盘点本公子名下的资产,赶紧筹钱送来给矜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公子,就凤初郡主那花钱如流水的架势,肯定要输出去很多的,公子何必当那个冤大头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滚滚!再说这些有的没的,就给老子滚!矜姐那是别人吗?那是我小祖宗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悠继续花式摇骰子,一通操作,简直炫目酷帅极了。

    宝贝们先看着,后面是替换章节,一会儿改过来,大家明天再重新看一下哈~

    女皇瞬间笑出声来:“是了,我们大家都关心则乱,忘了初安身边有一个很强的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人,就是皇家影卫都不是对手,有他在初安的身边,就算明元帝派人暗杀,也不用担心初安会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凤南雪等人这才放心了。

    也没有再多说什么,凤矜天如今的身份特殊,披了两个马甲,是不可能一直都不回南武国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,女皇问:“初安想过什么时候结束南武国那边的身份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来回两边跑,会累着自己的,要处理一个国家的政务,不是那么容易,皇祖母怕你的精力不够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从容淡定的说:“所以初安这不是一直在努力选拔人才,培养可以帮我治国,打理国家的能人。”

    “等培养出来了,今后孙女就可以不用事事亲为,也能节省很多时间和精力,去做其他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南武国,有九华郡这块封地,我不准备放弃凤初郡主这个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九华郡我要,而翊陵渊这些人,我有办法应对,况且,就算他城府深,谋算过人,确实有能力,这皇位,他也无法一直坐下去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有深意,让女皇几人不由若有所思的盯着凤矜天。

    沉思了一瞬,女皇眼底闪过一缕精光:“初安,你是打算把南武国也收入囊中?”

    她记得国师说过,凤矜天与凤氏王朝有缘,而且整个天下,会因为她成为女帝,出现千年不曾出现过的变动。

    元承大陆分裂数千年,很有可能,从凤矜天开始,再次出现天下一统的局面。

    凤矜天也不奇怪女皇会有这样的想法,有国师在,必然是与她说过一些似是而非的话。

    凤矜天倒也没有隐瞒,但也没有多说,只道。

    “他得罪了太多人,就算我不出手,也有人会出手,不过是时间问题。”

    翊陵渊,自有宗政漓妖来收拾。

    女皇听言,颇为遗憾,但也只是一瞬,就放宽了心态。

    反正根据这几个月的观察,她这位孙女,简直就是全能大佬,厉害的能上天。

    她现在毫不怀疑,凤矜天有能力一统元承大陆。

    如初安所说,不过是时间早晚的事。

    反正她还有时间可以等,或许真能看到那一天的到来。

    凤南雪想到自己一直忽略的事情,看着凤矜天的神色,多了一些犹豫和担忧。

    “初安,你还喜欢玄墨国那位小世子吗?”

    这几个月事情太多了,她都差点忘了,当初南武国皇城传出的那些传言。

    初安她和那位遭遇家变,一夕之间失去所有亲人的小世子,关系匪浅……

    凤矜天神情微顿,见现场没有外人,所有宫人都退离到了宫殿外守候,外面也确实没有人偷听,她也就没有隐瞒。

    略微点了点头,随意的回了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喜欢。”

    这可让在座的几人,神色都变了。

    女皇和凤后,是在凤矜天成为太女后,才调查了凤矜天从前的事情。

    南武国的先皇还未出事,玉郡王还在南武国的时候,可是和凤矜天传了无数绯闻的。

    还一度成为了南武国皇城,津津乐道的谈资。

    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

    所以女皇随便一调查,就查到了关于凤矜天和宗政漓妖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是御北王府遭难,翊陵鹤霄又突然死亡,宗政漓妖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当时女皇见凤矜天没有任何反应,该干什么干什么,以为不过是以讹传讹,凤矜天根本不喜欢那什么小世子。

    哪知道,传言竟然是真的。

    女皇眉头微蹙:“初安,那小世子现在的处境可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“南武国的先皇有多宠爱他,整个元承大陆都知道,还有他从前在玄墨国的地位,就是连太子都比不过。”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