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188:一出大戏(六千字大章)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这里并不如大家想象般那样乌烟瘴气,相反,装潢华丽大气,入眼金灿灿又明亮,看起来特上档次。

    大堂是一出公众参赌的地方,楼上则是私密性较好的包间。

    一路走来,最为活跃的宁时阑,都在叽叽喳喳不停的给凤矜天科普赌场,有哪些好玩的。

    凤矜天还是第一次走进这个地方,但,却不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说,除了幕后老板,她比任何人都熟悉这里。

    “小表妹,要不我们先从简单的来?表哥带你去玩比大小好不好?”

    见宁时阑一脸兴奋又期待的样子,凤矜天也不好泼他冷水,说自己什么都会,便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于是宁时阑就开心的拉着凤矜天去换了筹码,来到大堂一处最大的赌桌。

    宁景微几人也没有分开,而是跟着两人,都陪在凤矜天身边。

    想着她第一次来,怎么都要陪着她好好玩玩的。

    其实凤矜天一行人,都是帅哥靓女,一走进来,就收到了无数的关注。

    等看到凤初郡主居然也来赌博时,不少人都停下了玩乐,反倒是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表妹,表哥跟你说,你要注意听,听不出来没关系,就凭直觉下注好了,喜欢大还是小,你就把想要下注多少的筹码,放在上面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庄家若是大,你也压了大,那就赢了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点点头,等庄家摇了骰子,她就毫不犹豫,且非常快速的,把手里全部的筹码,都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宁时阑几人不过眨眼的功夫,等看到的时候,已经来不及阻止了。

    “小表妹……你怎么把五十注筹码全给下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注筹码,拿去兑钱,就相当于一百两银子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凤矜天第一把,就直接压了五千两银子……

    若是放到现代,三千五百万就没了。

    凤矜天淡笑道:“没事,若是输了,就当过过手瘾了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人听到她这话,瞬间一脸无语。

    五百两,就拿来过过手瘾?

    还真是土豪!

    宁时阑倒是赞同的点点头:“嗯,说的也是,反正咱们家有钱,不缺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呐,表哥这里还有好多筹码,要是输了没关系,我们下把再接再厉。”

    围观者们:“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夜西侯府三房的小公子,还是个败家子啊!

    凤矜天笑着接过,宁知野也把手里的一篮筹码递给了凤矜天。

    “初安放开玩,没事,我们筹码还有很多的。”

    宁景微点点头,笑道:“对对,初安尽管放心下注,缺筹码了就从我们这里拿,反正表姐这,还有哥哥他们那还有很多。”

    宁华影和宁景暄也点了点头,一副随时把手里的小篮子递过去的准备。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有这么宠妹妹的?

    这会把人教坏的啊!

    凤矜天见几人期待的看着自己,一副等着她用他们手里的筹码的样子,有些好笑,但也没有拒绝几人的好意,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这时,庄家开了,是大。

    而凤矜天压的是——小。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小表妹别气垒,不过是第一把而已,我们下把继续。”

    宁景暄温声道:“初安下把想压什么,二表哥帮你下注。”

    等庄家摇了骰子,凤矜天道:“还是压小。”

    宁景暄立即把手里的筹码拿出来,放上去,还不忘问:“还是压五注筹码吗?”

    就在众人瞪大眼睛,满眼不赞同的目光下,凤矜天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像听到了心在滴血的声音……

    宁景暄却没有任何心疼和犹豫,一脸温和笑意的把篮子里的所有筹码,都放在了桌上,压在了小字上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一脸肉疼的看向庄家,庄家笑了笑,揭开。

    很好,又是大!

    特别好,凤初郡主玩了两把,就输了一万两白银。

    面对众人惊叹又似看败家子的眼神,凤矜天这个当事人,反倒是从容不迫,平静恬然。

    似乎输出去的不是钱,当真就只是几块特制的紫晶而已。

    偏偏,还有人不知肉疼。

    “初安,来,继续,没事,才第二把而已,往往一开始运气不好,之后就会运气爆棚的。”

    宁知野把篮子递上去,信心十足的安慰着。

    旁边宁时阑几人赞同的点点头,一脸没事,咱们不缺钱的样子。

    看得周围的围观者们直摇头。

    怎么就连素来温润和沉稳的大公子、二公子,也跟着纨绔败家起来了?

    一定是被凤初郡主带坏了!

    凤矜天毫无心理负担的接过,继续下注。

    这一次,她没有压小,而是压大,依旧是五个紫水晶柱。

    庄家开点,小。

    很好,三把,输了一万五千两。

    宁家大公子宁华影,递上了自己的小篮子。

    凤矜天接过,继续下注。

    第四把,又输。

    第五把,继续输。

    只见宁时阑跑去有换了一大篮子的水晶过来,继续给凤矜天赌。

    第六把,第七把,继续输。

    第八把……

    第二十把……

    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,不仅仅只是赌场的人,还有些在其他楼喝茶的客人,也都闻讯跑过来看戏。

    甚至就连在府里的,在别家休闲娱乐的,也都闻讯赶来,旁观看戏。

    特别好,凤初郡主连玩了三十把比大小,没有一把赢了。

    关键是,她每一把,都下注五个紫水晶,也就是五千两白银。

    到现在,短短两刻的时间,就输了十五万辆白银。

    现场的吃瓜群众们,越看越心惊。

    因为,凤矜天还在继续赌,还在继续输。

    偏偏,她依旧不减少下注的筹码。

    直到输到了二十万两白银时,关于凤矜天赌博连输的消息,也如同长了翅膀般,迅速席卷整个皇城。

    就连皇宫里,也都收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“这凤矜天脑子有病吧?!”翊陵渊第一次被气得崩人设,毫无伪装可言的破口骂人。

    从他这里骗去那么多钱,居然拿去赌博!

    感情不是输她自己的钱,她不知道心疼!

    小德子也不敢提醒,凤初郡主输的不是自己的钱,是夜西侯府几位公子小姐的钱。

    江凌月和江玲玉那边,听到消息后,也必不可免的崩人设了。

    都觉得凤矜天有病,这是拿她们的钱不当钱!

    同时,一些人听完消息,知道凤矜天一直输,特别衰,就有了一些算计和打算。

    很快就传信出去,落实下去。

    眼见凤矜天还在玩,半个时辰,直接输了四十万两白银。

    吃瓜群众们都替她急了。

    偏偏,宁家几位就好似不知道心疼兜里的钱,一个个傻乎乎乐呵呵的不断去换筹码,毫无怨言的给凤矜天继续赌。

    “这宁家几位表亲,宠妹妹宠的也太过度了吧,这都输了快五十万两白银了,脸色不变,还继续乐呵呵的掏钱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表哥我也想要啊,看看我家的表哥,不威胁我,抢我钱就算好的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矜姐矜姐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一道呼唤吸引了大家的注意。

    只见风阳伯府的嫡长孙,王易奇小少爷,雀跃的挤开人群,朝凤矜天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矜姐,听说您在这里赌钱,您钱够用吗?小弟我给你送钱来啦。”

    王易奇讨好的看着凤矜天,那双素来有些骄横傲慢的眼睛,此时晶亮晶亮的,犹如讨赏的小狗狗。

    就差在身后安条尾巴了。

    这一幕,看得众人暗自咋舌,惊奇不已。

    这王家的小少爷没疯吧?

    居然上赶着送钱给凤矜天输?!

    还有,谁能来告诉他们,平时那个心狠手辣又傲慢骄纵的纨绔少爷,怎么就变成了眼前这么一副,讨好主人的哈巴狗磨样了?

    一些人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,怀疑是自己眨眼的方式不对,出现了幻觉。

    凤矜天自己也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虽然自从上次在宴会上,好好教了王易奇做人的道理后,这人就化身小迷弟。

    但凡公众场合,发生什么跟她有关的情况,这位小少爷都第一时间站出来,疯狂打Call。

    就像小粉丝一样,帮她怼人,为她助威。

    但其实私底下,她和对方并没有什么接触。

    尤其这一年她特别忙。

    王易奇见凤矜天看着自己,那平静的目光,不知为何,让他有些怂,小心翼翼道。

    “矜姐?小弟是不是坐错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凤矜天勾唇一笑:“你给我送钱,若是输了,不怕家里人怪罪你?”

    王易奇立即挺了挺胸膛,自豪道:“矜姐放心,我用的都是我攒的私房钱,矜姐尽管放心用。”

    宁景微怀疑道:“王家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小少爷,居然还能攒得出私房钱?”

    被揭了老底,王易奇脸色微红,下意识就要骂人,转头看到是宁景微,又见她亲昵的挽着凤矜天的手,顿时把骂人的话养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有些尴尬的对凤矜天解释:“没有没有,我没有骗矜姐,我确实攒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矜姐什么都不喜欢,就喜欢钱,所以为了孝敬矜姐,我这大半年每次拿到零花钱,都会咬牙攒一些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积累到现在,虽然不多,但也有十多万两,可以让矜姐多赌几把的。”

    现场所有人都因为王易奇的话,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但凡认识王易奇的,全都露出了一副见鬼的表情。

    王易奇的,吃喝玩乐,调戏小姑娘,有蛮横骄纵,花钱如流水。

    别看他年纪不大,只有十七岁,可弄起人来,那叫一个心狠手辣。

    可现在,这样的人,居然知道攒钱,而且还攒了大半年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只知道伸手要钱,不断花钱的大少爷,能攒出十几万两银票,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。

    王易奇怕大家不信,还连忙把身上挂着的包袱取下来,拿出一个盒子,把包袱丢给了身边的侍从。

    献宝似的对着凤矜天打开了盒子。

    里面居然是慢慢一小箱子银票!

    吃瓜群众们:“!!!”

    为什么一个纨绔可以攒下这么多钱?

    这是赤裸裸的打他们脸啊!

    他们居然连一个纨绔都不如!

    凤矜天也有些诧异,还真没想到王易奇这个被宠坏的小孩,还有这份心意和决心。

    她突然笑了起来,接过了那小箱子,表扬一句。

    “做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王易奇眼中瞬间有星辰点缀,竟比这唐亮的大厅还要亮。

    “矜姐喜欢就好,我以后会努力攒钱孝敬矜姐的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点点头,并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虽然王易奇这小孩是有点单纯,有点蠢,但胜在有心。

    收个这样傻乎乎又忠心的小弟,似乎也不错。

    关键是风阳伯很宠这个嫡长孙,有风阳伯府做后盾,拉拢了王易奇,也相当于得到了风阳伯府的支持。

    众人:“???”

    这到底什么情况?!

    还真把那么多钱孝敬给凤矜天了?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王少这是把凤矜天当自家长辈了?!

    疯了吧……

    宁家兄妹几人也看懵了,完全不懂这是什么操作。

    不过不懂就问。

    宁时阑打量着王易奇,神情古怪道:“我说你小子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对我家小表妹这么殷勤,说,你有什么目的?!”

    王易奇见说话的是凤矜天的小表哥,根本不敢发怒,顿时委屈吧啦的摆手。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,我只是很崇拜矜姐,把矜姐当成偶像和学习的对象,所以才想要孝敬矜姐的。”

    偶像?

    学习对象?

    这是什么鬼?!

    为什么一个世家子弟纨绔,要去崇拜凤矜天一个女孩子?

    众人越发懵逼了。

    更加读不懂王易奇的脑回路。

    也唯有凤矜天和宗政漓妖知道,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可惜宗政漓妖不在,就只有凤矜天自己清楚了。

    王易奇这小孩是被她收拾怕了,从而产生一种崇拜和想要模仿学习的心理。

    凤矜天笑着说了一个大家不是很懂的词。

    “表哥,王家少爷这算是我的头号粉丝。”

    粉丝?

    追求者?

    也不对……

    王易奇看凤矜天的眼神,只有单纯的崇拜和畏惧?

    对,居然还有畏惧。

    所以王易奇是害怕凤矜天的。

    那就不是男女之间的追求者,而是欣赏和崇拜下产生的追随。

    宁家几人恍然大悟,明白了所谓的头号粉丝,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几人不由一笑,看王易奇这个纨绔,也觉得变得顺眼了。

    就算是王易奇这样思想简单的,也明显感觉到,宁家几人对他的态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好转了。

    “凤初郡主,你这么赌没意思,要不我们来玩一玩别的?”

    这时,一道带着几分挑衅之意的娇嫩女音响起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回头去看,就看到人群外走来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。

    等看清来人是谁,众人纷纷让道。

    有些不太清楚的人,不由低声询问:“这两个少年少女是谁?怎么有些面生?”

    立即就有人低声科普。

    “是新晋一品阳武大将军的小女儿和小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当初宫变的时候,就是阳武大将军协助陛下叛乱,成功登上皇位的,可是大功臣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阳武大将军一直在边关,还只是个四品小将,就因为铲平叛乱有功,这才封了一品大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新皇登基,他们举家迁到京都任职,扬武大将军的大女儿,就是现在当朝的德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这两人,一个是将军府的二少爷苏炜,一个是二小姐苏悠。”

    “这大将军府最近风头无两,可是天子近臣,最近各家都争相交好,总之,不好惹。”

    科普完,众人视线环视苏炜、苏悠和凤矜天三人。

    突然觉得,这两位将军府的小姐少爷,来者不善。

    凤矜天修为极高,所能听到的范围自然很广,大家的窃窃私语,她全都听入了耳中。

    宁景微当即就护犊子:“初安不过是来找乐子的,怎么舒服怎么玩,真要较真,岂不是失了乐趣。”

    “苏二小姐兴致这么高,还是找别人陪你玩吧。”

    宁景微已经过了十六岁生辰了,苏悠比她小一岁,今年十五。

    她漂亮的杏眼一转,不悦的扫了宁景微一眼,怼道。

    “宁大小姐,你能代表凤初郡主?本小姐问的是她,不是你,本小姐虽然才回京都数月,却也没听说过凤初郡主是哑巴。”

    啧啧,这火药味,够重。

    众人顿时精神一振,神采奕奕起来。

    新晋天子近臣之女VS天赋极佳战斗力十足的凶恶郡主。

    简直是一出大戏啊!

    宝贝们先看着,后面是替换章节,一会儿改了再重新看一下,考虑到缓存问题,大家最好明天再重新看喔~

    这小世子自从两天前跟陛下讨要了这块血玉,就一直在雕琢。

    眼见一块血玉,慢慢变得越来越小,影卫们都有些好奇,他到底要做成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而对于这些事情,宗政霆听了汇报,也没在意,只让影卫继续盯着,看看他到底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数天后,那块血玉废掉无数,终于被雕琢成了一根簪子。

    至于簪子的一端,到底是什么形状,因为离得远,影卫们根本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晚上,等影卫们撤出寝殿,隐藏在殿外,本应该睡着的宗政漓妖,突然睁开了眼睛,低声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凤七。”

    凤七凭空出现在宗政漓妖床榻前,悄无声息,没有引起任何波动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对于对方的神出鬼没,已经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他将那精心雕琢的血玉簪子,递给了凤七。

    “帮我联络清澜,让他把这簪子送去北月国给初初。”

    凤七虽然早有猜测,可亲耳听到宗政漓妖这么说,还是不由震动了一瞬。

    凤七接过簪子,这才发现那簪子一端雕刻的,居然是镂空腾飞的龙。

    竟是一支龙形发簪。

    “小世子需要带什么话给主人吗?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神色平静,无波无澜,明明该是一种安宁平和,却莫名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危险深沉感。

    “祝初初生辰快乐。”

    凤七一愣,没想到这竟是给主人的生辰礼物。

    小世子可是半月前就找陛下要了血玉,这是早早就将主人的生辰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这份心意和用心,实在是……

    凤七似乎有些明白,为何主人身边来来去去那么多优秀的人,这位小世子却可以停留在主人身边。

    “小世子放心,属下会在天亮前赶回来,这段时间,还请小世子多加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凤七悄无声息的离开,他并没有按照宗政漓妖提供的联络方式,联系清澜,让清澜送簪子。

    而是直接利用和凤矜天奴仆系统连通的功能,回到了奴仆系统,直接出现在了凤矜天面前。

    凤七等奴仆,是奴仆系统制作出来的。

    本身就与奴仆系统为一体。

    所以无论凤矜天在哪里,无论她和所有的奴仆距离多远。

    只需要瞬息,一个念头,所有在外的奴仆,就可以在顷刻间,被召回奴仆系统。

    而奴仆们,也可以在瞬息,自行回到奴仆系统里。

    凤七想着,若是等清澜等人送发簪,那最快也要近一个月的时间。

    那样会赶不上主人的生辰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亲自送,直接带着发簪回了奴仆系统。

    “主人。”

    凤七的声音在凤矜天脑海里响起。

    此时凤矜天刚刚起床,正被宫女们伺候着洗漱。

    听到凤七的声音是从奴仆系统里传来的,她就知道凤七回了系统。

    当即挥挥手:“都出去。”

    宫人们微微一愣,随即毕恭毕敬的弯腰撤退。

    根本不敢多问什么。

    等人全部离开,寝殿门被关上,凤七才从系统中出来,站在了凤矜天面前。

    “主人,这是小世子让属下送来给主人的生辰礼物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看着凤七手里拿着的血玉发簪,那不算精致的雕刻工艺,让她目光一顿,伸手接过。

    仔细打量了片刻,凤矜天唇角浮现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“是他自己雕刻的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难怪。

    凤矜天笑意越发浓郁了几分,明显很愉悦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发簪雕刻的手艺算不得特别好,但也不算差的没法看。

    凤矜天已经想象到,宗政漓妖为了雕刻这发簪,浪费了多少原材料。

    别说,这血玉倒是极品。

    剔透晶莹,似有血液在其中流动,格外妖艳瑰美。

    簪子粗细刚刚好,一端尖锐,一端则是雕龙形状,在魅惑血红的衬托下,这龙显得霸气危险,神秘高贵。

    凤矜天是知道宗政漓妖画画能力很强,转化成雕刻,倒是把这龙雕的入木三分,尤其是气息神态。

    凤矜天抚摸着簪子,眉眼多了一抹前所未有的柔和。

    “你回去吧,就算是半夜,他那里也不是绝对安全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有有用的丹药都在系统空间里,若是他那里有需要用到的,你尽管取了拿给他。”

    “再去给清澜几人送几瓶用得上的丹药,让他们加快成长的速度,尽快让白梦城壮大起来。”

    凤七应下:“是,主人,凤七现在就去。”

    凤七离开后,第一时间去联络了清澜,在城外与清澜见面,给了他好多瓶神元丹,还有治愈系丹药,每种少说也有上千颗。

    清澜直接被这些丹药给砸懵了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些丹药……”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