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187:全都悔的肠子都青了(万更)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最后只一众大臣强烈建议下,翊陵渊只好让江凌月出面,让凤矜天赶紧出宫去。

    江凌月也知道这五天下来,整个后宫都被凤矜天搅的乌烟瘴气。

    别说翊陵渊被吵的头疼,就是她也快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初安,你来宫里也有一段时间了,父亲母亲还有兄长都很想你,之前都派人来跟我念叨。”

    “说起来也怪我们,你才回来第二天,就让你进宫来陪我和如雪,都没有让你在家好好和家里人团聚团聚。”

    “距离中秋还有几天,正好你回去可以多陪陪家人,等到了中秋夜宴,我们一家人再好好团聚团聚。”

    这是要赶人了。

    凤矜天一脸惋惜:“其实我还没玩够呢,真的不要我再陪你们几天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江凌月太阳穴突突跳了一下,维持着表面的典雅端庄,笑着说:“我也想多留你几天。”

    “实在是家里催得紧,他们都希望你早点回去,我也不能太过自私,一直不让你归家。”

    再让她待下去,这后宫岂不是要被她拆了!

    凤矜天点点头:“也是,就是有些可惜,这宫里什么都好,吃喝用度样样都是顶级的,还到处都是乐趣,很是好玩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几天都习惯了挥霍了,这要是突然离开回去,少不得会继续大手大脚,可是我没有那么多钱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目光一转,含笑的看着脸色有些僵硬的江凌月,问:“要不,我还是不回去了,住在这个宫里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是想让我陪你们解闷吗?正好我也喜欢这里,日子过得挺享受,不如我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初安,说到底这些天还是麻烦你了,让你进宫来陪我和如雪。”

    江凌月立即打断了凤矜天的话,温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们的妹妹,如今我和如雪都进了宫,理应对你多加照顾的。”

    “琴刃,去准备五万两银票给初安当零花钱。”

    琴刃神色微顿,但还是恭敬的应下,快速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江凌月又看向凤矜天,神态端庄中带着三分适当的温和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,自从你回府后,我都没有给过你见面礼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因为有些尴尬,怕你心里不舒服,所以我尽量不出现在你面前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已经过去快两年了,我也该尽一尽做姐姐的义务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钱算是给你的零花钱和见面礼,你拿去先用着,喜欢什么,看上什么就去买。”

    别看江凌月表面一副推心置腹好姐姐的模样,心中却在滴血。

    矜天随便几句话,就贪走她五万两银票。

    这可是她积攒两三年,才能攒出来的,更是她手里所有铺面一年的营收。

    凤矜天笑意浓郁了几分:“那初安就不跟姐姐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五万两也够我花销几天了。”

    几天?

    几天!

    江凌月深呼吸一口气,告诉自己,稳住,你可以的!

    江凌月目光闪烁了一下,又吩咐一旁的宫女。

    “去贤妃那传个话,初安要离开了,作为姐姐,应该给见面礼的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初安最近开销大,让她做姐姐的多给点,不然只能让初安去她的宫殿里多玩几天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本就是凤矜天真实的意思,江凌月这么说,一个是为了让江玲玉也出点血,还有一个就是故意点破凤矜天的用意,想让她尴尬和心虚。

    结果,凤矜天根本不在意,笑着点点头,赞同道。

    “姐姐说的对,你跟五姐姐说,让她多给点零花钱,不然我回去没钱用,就只能留在这宫里继续好吃好玩的呆着了。”

    宫女身躯一抖,将头垂的更低了,连忙应下后,快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现在整个焰云城,谁不知道最有钱的千金是谁。

    江二小姐会没钱花?会穷?

    骗鬼呢!

    这根本就是明抢,暗威胁!

    江玲玉听到通传后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那张甜美姣好的脸,出现了瞬间的扭曲和苍白。

    “她、她这是威胁本宫……”

    身边的心腹宫女,连忙扶住江玲玉颤颤歪歪的身体。

    江玲玉情绪激烈,但也恢复的快,很快就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看向那通传的宫女:“皇后娘娘给了多少?”

    “回贤妃娘娘,皇后娘娘给了五万两银票。”

    江玲玉闭了闭眼,好,好的很!

    这两个联手来坑她的钱,真是恶毒至极!

    偏偏她还没办法拒绝。

    江凌月是不可能无缘无故给江矜天钱的,除非是江矜天那出了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再联想到宫女刚才替江矜天带的话,江玲玉瞬间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肯定是江矜天表现出不想离开,为了把这个灾星送走,江凌月才会舍财免灾。

    “去,准备六万两银票,送去给八妹妹,这是本宫作为姐姐的一点心意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这边,凤矜天等待的时候,似突然想到了什么,看向江凌月道。

    “皇后姐姐,我突然想起来,陛下现在是我的姐夫了,他还没有给我见面礼呢。”

    江凌月嘴角一抽,看凤矜天的眼神,透着一抹怪异。

    这人还真敢说!

    刚进宫第一天,就要走了皇上的十万两黄金,现在还敢明目张胆的要钱?!

    这是真不怕死呢……

    不过想到这几天,明里暗里无数针对和暗杀,对方不但都避过了,还还之彼身,弄死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偏偏还让人没办法降罪于她,这本事,这手段,当真叫人头皮发麻,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若非如此,她们又怎会忙着把她赶紧请走。

    不就是因为,江矜天现在是个弄不死的活祖宗吗?!

    偏偏这活祖宗,还是陛下和她们一起弄进宫来的。

    当真是应了那句话。

    请神容易送神难!

    突然,凤矜天又补充一句:“对了,陛下现在可是我的两个姐夫,按理说,见面礼该加倍。”

    江凌月根本没有选择,只能让宫女去皇帝那里传话。

    翊陵渊听到汇报后,同样气的两眼发黑,头晕目眩。

    那股子血气上涌到头顶的感觉,简直不要太酸爽!

    碰的一声,翊陵渊一挥手,一道真气席卷而出,直接把旁边的桌椅摆件全都震的稀碎。

    “去!准备十万两白银,送去给凤初郡主!”

    翊陵渊咬牙切齿,那语气,简直要吃人。

    听得小德子大气都不敢喘的,赶紧领命离开。

    之前给的十万两黄金,可是相当于一百万两白银,也就是银票。

    放到现代,那就是七亿人民币。

    现在又给出去十万两白银,那就是九千万人民币。

    翊陵渊只觉心口在淌血,哗啦哗啦的。

    偏偏这是他请进宫的,暗地里又弄不死。

    现在不把这位小祖宗,赶紧请出宫去,说不定明天他的后宫一把火就给烧没了!

    翊陵渊后悔了,悔的肠子都青了。

    他就不该把江矜天这个,破坏力爆表的魔鬼弄进宫来!

    凤矜天拿了钱,倒是没再继续作妖,也没有再多留片刻,直接就出宫去了。

    翊陵渊不知道的是,国库里的一些宝贝和金银,少了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当然,是被凤矜天悄无声息的卷走的。

    等翊陵渊发现国库被人盗了,已经是半个月后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那时候,就算怀疑凤矜天,他也没有任何证据,只能打落牙齿混血吞,认命!

    听到凤矜天离开宫里的消息,宫里的人差点喜极而泣的放鞭炮庆祝。

    那个可怕的小祖宗终于走了!

    就连嫔妃们,都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。

    安丰侯府。

    “父亲,现在怎么办?那小贱人居然完好无损的从宫里出来了,难道皇上根本没打算动她?”

    卫家二爷脸色阴沉无比,眼底透着几分不甘的恨意。

    他的一双儿女,都因为江矜天那个邪乎的小贱人毁了。

    朝云不知所踪,生死不明。

    浅悦也名声尽毁,整天呆在府里不出门,人也变得阴沉沉的。

    安丰侯白了他一眼:“最近宫里闹出来的事你不知道,每天各种毒杀暗杀层次不穷,你以为只是嫔妃的手笔,没有陛下的推波助澜?”

    卫家二爷猛然愣住:“那为什么江矜天还活着?”

    安丰侯神色凝重起来:“这只说明一件事,那就是我们所有人都低估了江矜天的本事。”

    “她身后,一定有一个实力修为特别强的人保护。”

    卫家大爷这时出声道:“会是承国公安排的影卫吗?”

    安丰侯摇了摇头:“不好说,但当初皇上安排了一百名半神,全都被一击覆灭,三四十名半神,就能击杀一名五重天以上的圣王。”

    “那一百名半神不但没有弄死对方,还被一招击毙,毫无还手之力,这说明什么?”

    卫家大爷神色一变:“这说明……江矜天背后保护她的高手,是一名地仙。”

    这个认知,让在场所有人都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只是听到地仙两个字,就足以让他们面色发白。

    地仙,整个元承大陆,不超过一千个。

    哪怕安丰侯活了数十年,也没有见过一位地仙尊者。

    江矜天一个小丫头,身后怎么会有地仙的尊者保护?

    安丰侯道:“若是江矜天背后真的隐藏着一名地仙,那就能解释通所有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怎么办?难道朝云不找了?仇也不报了?”卫家二爷急了。

    “自然不能就这么算了!”安丰侯冷声道:“就算她背后藏着地仙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们无法对抗,不代表没有人不能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用我们自己的法子行不通,那就去找那些江湖上真正的高手,总能找到愿意去击杀江矜天的地仙高手。”

    卫家二爷目光一亮:“对对对,去江湖找,那些杀手组织一定能完成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不能大意,当初万楼鬼冢的事情你忘了?”卫家大爷看了眼自家弟弟,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到现在都不清楚,万楼鬼冢和江矜天是否有什么关系,所以绝对不能去找万楼鬼冢进行暗杀。”

    安丰侯眯了眯眼:“听说江湖上最近兴起了一股可怕的势力,叫玄妖盟,就是四大世家和玄墨国皇室,都在那势力手上吃了闷亏。”

    “玄墨国最近一直在为御北王的死,准备讨伐玄妖盟,结果每次都伤亡惨重,根本讨不得便宜。”

    “听闻那玄妖盟培养了一批异兽战斗军,战斗力恐怖凶悍,除此之外,还有一批势力高强的玄杀军。”

    “传言,这批玄杀军人数虽然不是很多,不过三千人,但每一个的修为,都在半神,其中有半数人修为已经突破到了圣王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卫家人全都呼吸一窒,倒吸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“居然这么恐怖!”

    半数……

    那岂不是有一千多名圣王?

    要知道,放眼整个大陆,也只有那几个神秘实力,能做到有这么彪悍的底蕴。

    甚至,玄妖盟的数量,已经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回过神,卫家二爷立即激动道:“那就去找玄妖盟,让玄妖盟出手去暗杀江矜天,一定能要了她的命!”

    安丰侯点点头:“如今也只能试试了。”

    当晚,安丰侯就让心腹去找玄妖盟做交易。

    屠天接到汇报后,笑得一脸灿烂。

    “哎呀~我的主人似乎很招人喜欢呢,这一个月还不到,就有两拨人要主人的命了。”

    屠天似笑非笑,似叹非叹,让人捉摸不透他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身边汇报的下属大气都不敢喘,头垂到最低,就那么安静的单膝跪在地上,等待着。

    片刻,屠天交代道:“安丰侯府似乎挺有钱,跟他们说二十万两白银,只要银票,一次性付清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等人离开后,屠天就开始给凤矜天传信。

    凤矜天收到屠天的传讯符时,正在书房看最近商业方面的财报。

    突然,她抬头,就看到一缕光流窜而入,化为一只小小的银蝶。

    银蝶围绕着凤矜天飞了一圈,在她面前洒落成一行行洋洋洒洒的字。

    主人,又有人要买凶杀你了喔,你最近又做了什么好玩的事情?

    我跟安丰侯要了二十万两白银,按照这一个月两次的频率,我们玄妖盟会越来越有钱。

    主人再接再厉,多搞点事情,多惹些杀机,这样我们就能赚更多钱了。

    凤矜天看完,唇角微微上扬,颇为赞同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最近入账确实不要太多。

    嗯,她很满意。

    凤矜天手指微动,符咒生成,写下一行字。

    做的不错,再接再厉。

    一行银色字体落成后,迅速凝聚成一只银蝶,扑闪离去,化为一缕光影,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凤矜天接着看报表,以及最近的商业发展。

    画灵走进来,见凤矜天在忙,就没出声,而是立在了旁边。

    凤矜天看了片刻,出声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主子,乔少听说您回来了,想见见您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想到她确实有大半年,没有见这些为她赚钱的人了。

    也是时候让他们过来露露脸,总结一下最近商业上的事情,以及下半年的发展计划。

    凤矜天沉吟道:“这样,你去通知商业这边的所有人,明天过来见一面,汇总一下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时间错开,一个一个的,不用一起。”

    画灵立即道:“属下明白了,这就去办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看着画灵离开,发现这小姑娘最近半年倒是成长的很快,也沉稳了许多。

    当初让她做对外沟通的桥梁,就是因为画灵的性格,很适合培养成外交官或者是公关方面的人才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她确实很适合。

    第二天,凤矜天陆续见了楚莞棠、清策和乔夜云。

    “主子。”许久没有见到凤矜天,楚莞棠眼底荡漾着一抹难掩的激动。

    尽管易了容,遮掩了原本那张白净如仙的脸,看起来很是普通。

    但就凭那双清幽透亮的美眸,就有种让人看了移不开眼的特殊吸引力。

    凤矜天见楚莞棠状态挺好,便点了点头,示意她坐下。

    两人就面对面坐在一个茶桌旁边,凤矜天动手泡了茶,给楚莞棠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袅袅茶雾弥漫,让凤矜天那张艳色生香的小脸,似镀上了一层香气。

    如误入陷阱的妖,美得虚幻。

    楚莞棠看着看着,就不自觉看呆了,入了迷。

    “尝一口。”

    知道听到一声笑语,楚莞棠才猛然惊醒过来,闻着空气中的茶香,她抬起来喝了一口,目光亮了亮。

    “好喝。”

    这茶有种特殊甘甜又醇香的味道,特别清透,让人唇齿留香,甚至有种流连忘返的感觉。

    凤矜天缓缓一笑:“喜欢的话,一会儿让竹溪装点,给你带回去喝。”

    楚莞棠也不拒绝,开心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然后就开始说起最近的事情,因为每个三五天,都会整理汇报生意上的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楚莞棠经营的天合协会,最近半年的发展,凤矜天都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。

    楚莞棠就没有多说工作上的事情,而是说起了自己的私事。

    “三月前,属下被赵昱廷盯上,他想要通过,拿下天合协会,我将计就计,与他成为了朋友,并且暗中让他的郡王妃看到。”

    “之后明梦予果然暗地里找我麻烦,我故意设计,让赵昱廷看到。”

    “经过两个月的布局,赵昱廷和明梦予之间的感情已经破裂。”

    “就在几天前,我设计让赵昱廷看到明梦予与爱慕她的竹马相拥,主子之前给的药,我也在那时候下在了赵昱廷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他以为是明梦予对他因爱生恨下了药,最近正把人关在府里折磨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凤矜天明显感觉到楚莞棠的声音冰凉中,透着一丝丝的恶心。

    听起来,似乎还发生了一些别的事情。

    楚莞棠见凤矜天看着自己,知道自家主子异常聪明,她也没有隐瞒,坦荡的说。

    “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,尤其是得到以后再失去。”

    “他居然一边折磨明梦予,一边跟我告白,还在喝醉酒的时候,喊着楚莞棠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我突然觉得,这样恶心又畜生不如的人,死对他来说太便宜了,我要让他生不如死的活着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挑眉,勾唇笑了笑:“正好我最近研究出一种新的药,你可以拿去试试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去旁边的药房,拿了药过来,递给了楚莞棠。

    “这药叫永生梦,可让服用者,激发心中最深处的恐惧,每个夜晚都会陷入噩梦之中,一生都无法摆脱。”

    楚莞棠目光亮了亮,握紧了手里的小瓷瓶:“谢谢主子。”

    “早点报了仇,也能更专注事业,你在这方面很有天赋,又肯努力,如今的天合协会,被你打理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给予了肯定和赞扬。

    楚莞棠的能力和用心,出乎她的想象,确实带给了她一些惊喜。

    “等你的私事处理完,就可以着手准备建立分部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先从玄墨国开始,我给你半年时间,我要天合协会,成为玄墨国皇城第一大药业。”

    天合协会,也就相当于现代的集团公司。

    如今涉及种植培育、工厂、药房、医院和拍卖行。

    短短一年的时间,如今已经在十多个州都开了分部,名声也传遍整个南武国。

    已经成为医药行业的领军公司。

    楚莞棠立即神色肃严的应下:“主子放心,属下一定做到。”

    等楚莞棠离开后不久,清策来了。

    清策手里的美容院,如今也开了二十多家链索分店,成了时下最热门,最受欢迎的铺面。

    清策的仇人是大皇子翊陵峥,不过翊陵峥早就死了,而且还是死在万楼鬼冢的手里。

    清策也算是变相报了仇,但她还要替自己的家人伸冤。

    凤矜天一直让旭影在调查,除此之外,还找了碧海朝天交易,让他们帮忙查找证据。

    最近已经将所有证据都搜集齐全了。

    “关于薛府一案,证据已经全部搜集齐全了,你明日就带着证据,去鸣天府报官吧,我会让竹溪去跟二舅打声招呼,他会亲自办理此案。”

    “等薛府一案落定,你就用回原来的名字吧,以后都不用再隐姓埋名。”

    “薛玊予,这名字比清策好听。”

    清策红了眼睛,满眼的动容和感激,她立即站起身就想对凤矜天跪下磕头道谢,却被一道无形的力量给阻止了。

    “不必如此,”凤矜天看着清策,从容恬然的神情,给人一种格外安心的感觉:“你已经用你的能力和时间,以及一生的忠诚,来报答我,所以不必下跪感谢。”

    清策,不,以后就是薛玊予了,她抿了抿唇,认真又坚定的说。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,属下一定竭尽所能,为主子赚更多的钱,将美容院遍布整个大陆,一定不辜负主子的期待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轻笑:“看来不愧是合作伙伴,心灵相犀。”

    “等你的私事处理完,接下来可有你忙的,准备准备,去玄墨国开分部,半年时间,我要你掌控玄墨国皇城权贵夫人,所有的消息人脉。”

    “这风华美容院,成为玄墨国家喻户晓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薛玊予一点不觉得半年的时间短,只要好好部署,够认真勤奋,是可以做到的。

    “是!属下必不负所望!”

    凤矜天最后一个见的,是乔夜云。

    自从一年多前,在鸣天府救了乔夜云后,其实两人就没再见过了。

    都是传信往来,要不就是画灵负责联络。

    乔夜云的仇人,原本和二皇子党羽有所往来。

    在宫变后,二皇子一党失事,乔夜云的仇人,自然也就没了靠山。

    乔夜云如今在皇城商业圈,可也是一匹势如破竹的黑马,就是那些老牌的商贾家族,都要给他几分薄面。

    要报仇,那简直太容易了。

    所以就在三个月前,乔夜云已经用自己的方式,弄得对方破产,家破人亡,死的死,伤的伤,坐牢的坐牢,流放的流放。

    可以说,仇人一家,他一个都没放过,当真是做到了赶尽杀绝,斩草除根。

    当初,乔夜云也是被仇人弄得家破人亡的。

    唯一不同的是,仇敌为了发泄心中折磨人的爱好,留下了他的命,将他关在了牢里多年。

    这才给了他绝地逢生,得以反击的机会。

    而他,才不会做那样留下后患的蠢事。

    “乔夜云,见过主子。”

    乔夜云对着凤矜天认真的拱手行礼,言行举止接带着一股发自内心的敬重。

    他有今日的一切,全都是因为凤矜天,若没有凤矜天,也没有今日的夜乔。

    凤矜天打量着乔夜云,当初见面,乔夜云蓬头垢面,完全看不出面容,只依稀能辨别轮廓挺好看。

    如今一身月白长袍,墨发披散半扎,头上只带了一只木簪子,整个人看起来很清淡,却有种兰花般的雅致幽美。

    那种幽幽如兰的气韵,让人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再看那张白皙淡雅的俊脸,每一处线条都透着舒怡的雅致感。

    但大概因为经历了太多,也曾陷入绝望和深渊,他的眉眼透出一丝不符气质的森寒之气。

    凤矜天轻笑:“坐吧,算算时间,也有一年未见了。”

    乔夜云缓缓一笑:“正好一年零六个月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挑了挑眉,唇角的笑意加深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画灵说你有事与我商量?”

    “嗯,本来之前就先找主子了,但听说主子并不在府里。”

    “云天商会如今已经渗透整个南武国各州,我想要去其它国家建立分部,并且扩大经营范围,将贸易这一块也做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并建立专门的送货渠道,就像快餐一样,建立专门的线路和交通工具,可以让人们购买的东西,最快程度到达手里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神色微顿,看着乔夜云的眼神,有些巧妙。

    乔夜云有些疑惑:“是不是我这想法有些行不通?”

    “我想了很久,知道确实有很多漏洞,但一时间,我也没办法做到完善,所以就想来听听主子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经过一年半书信和合作往来,凤矜天在乔夜云心里,那就是个经商奇才。

    他乔夜云若是天才,那么凤矜天就是不可多得的奇才。

    所以在商业方面,乔夜云是很崇拜和信赖凤矜天的。

    凤矜天收敛了情绪,赞同道:“这想法确实很妙,你能想到这些,已经出人意料了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不完善的地方,等你把方案写出来,我看看再将它完善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开分部的事情,宜早不宜迟,我原本也是想让你去别国开分部的,没想到我们想到了一块儿。”

    乔夜云眼底敛涟喜悦的笑意:“那回去就着手准备了。”

    “主子既然也有这个打算,想必已经有想法了,想先从哪一国开始?”

    “玄墨国。”凤矜天说了三个字。

    乔夜云神色微顿,很快就明白过来,凤矜天的用意。

    他目光深深的看了凤矜天一样,笑着应下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玄墨国,属下一定用最短的时间,将云天商会遍布玄墨国各州,抢夺玄墨国商业圈,成为最新的霸主首富。”

    既然是主子想要的,那他作为属下,自然应该为主子开辟道路,准备好一切战斗武器。

    只希望那小世子,可别让主子白白用心,浪费了主子的一番心意。

    跟聪明人说话,就是这样一点就通。

    甚至凤矜天都没特意去点,乔夜云就明白了她的用意和打算。

    不愧是从小就有经商天赋,又极为聪明的小商人。

    之后,凤矜天和乔夜云又商讨了一下接下来半年的商业进度和计划。

    等乔夜云离开,已经快到晚饭时间了。

    竹溪走进来,将之前陈伯来传报的消息,告诉了凤矜天。

    “主子,刚才陈伯来报,说夜西侯府那边想要请主子抽空过去吃顿饭,聚一聚,说他们许久没见您了。”

    确实是许久没见了,凤矜天用替身在九华郡待了四个月。

    在加上之前她让画灵扮成她在府里的时间,也就有快七个月没见了。

    这期间,宁知野几人也不是没有约过凤矜天,但因为不是本人,画灵自然是找理由推掉了的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,凤矜天也是知道的,所以听了竹溪的话,她就道。

    “明天吧,上午去一趟,吃个午饭,跟景微几人约着出去玩玩,放松放松。”

    竹溪可不认为凤矜天是个喜欢玩一些,没有意义的娱乐的人。

    她说要去玩,那势必是有用意的。

    “好,属下这就让人去夜西侯府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,凤矜天睡起来,装扮了一番,就出门去了夜西侯府。

    她并没有坐马车,而是直接骑了赤魂,慢悠悠的走在街道上。

    雪白的灵兽高贵威武,气势逼人,远远就给人一种震撼感。

    那回头率,不仅整条街的人伫立围观,就连街道两旁的客栈、酒楼等楼上的观景台,都有无数人探头观望。

    “咦?是凤初郡主!好久没见到她出门逛街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玉郡王送的白玉赤駮吧,果然高贵神武,要是我也有一头这样的灵兽就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玉郡王如今在南武国地位尴尬,听闻当初先皇出事的时候,他还进宫闹了一通,杀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新皇登基后,对他闭口不提,这凤初郡主公然骑着对方送的灵兽,大摇大摆的出门,怕是不妥当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议论纷纷,凤矜天依旧我行我素。

    关于她如此拉风出街的消息,自然很快传到了各方手中。

    就连皇宫,也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翊陵渊听完汇报,脸色非常的不好看。

    骗了他那么多钱,转眼却骑着别的男人送的灵兽,出去招摇过市,这是故意想气死他?!

    显然,翊陵渊有些补脑过度了。

    凤矜天虽然是故意招摇过市,但真不是特意气翊陵渊。

    不过是让众人回忆一下,宗政漓妖的存在而已。

    别那么快,就把人给忘了。

    来到夜西侯府,宁景微几人早早就等着了。

    看到凤矜天,全都激动的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初安,我好想你……”宁景微第一个就冲过来,给了凤矜天一个熊抱。

    “小表妹我也好想你……”宁时阑欢脱的跳过来,眼见就要给凤矜天来个熊抱,就被宁知野伸手拉开了。

    “别凑热闹,初安可不是你小子能抱的。”

    “嗷嗷,小表妹抱抱!”宁时阑嚎叫一声,冲着凤矜天搞笑的挥舞着小爪子。

    凤矜天被他故意的搞笑给逗笑了,气氛越发欢乐起来。

    “四位表哥,还有表姐,许久不久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笑着跟几人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宁知野夸赞道:“初安妹妹,许久不见,你越发漂亮了。”

    “三表哥也越发帅气了。”凤矜天反夸一句。

    几人相视一笑,就好似多年的好友。

    几人领着凤矜天去见了宁家的长辈,大家一起吃了午饭后,长辈们才将时间留给他们几个小的,离开了。

    宁景微建议道:“要不我们出去玩,初安难得出府,最近城里开了个叫会所的地方,感觉还挺好玩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可以。”宁时阑立即赞同道:“那会所确实不错,好玩的挺多。”

    “小表妹,你应该还没去过吧,你这几个月一直在封地,都不知道皇城都大变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宁景暄轻咳一声,提醒了宁时阑。

    宁时阑顿时发现自己说错话了,嘴一快,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。

    宁时阑连忙小心翼翼的瞄了凤矜天一眼,就怕她因为自己的话,突然想到宗政漓妖,那岂不是要伤心。

    “那个,总之就挺热闹的,小表妹,我们一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也看出他们是在担心她,笑了笑,点头道:“好,正好好久没有放松放松了。”

    几人见凤矜天神色如此,这才暗自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凤矜天一行人来到了长安会所。

    精美的建筑,看起来很是繁华,一进门就是一个大堂,再往里面走,就是一个三层楼类似四合院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小表妹,这里面是天院,用来用餐的。”

    “后面还有其它不同的地方,有斗兽场,有赌场,还有歌舞观赏地。”

    “小表妹有想先去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面对宁时阑的跃跃欲试,凤矜天直接说去赌场。

    赌场同样是一个三层楼,类似四合院的地方。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