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186:论大佬搞事情的可怕程度 (万更)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翊陵渊眼皮子隐隐跳了跳,好在他一直韬光养晦,扮猪吃老虎,隐忍和伪装,就是他最拿手的。

    翊陵渊脸上笑意不变,甚至眉眼的关怀还加深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朕过来之前已经听说了,派去接你的五千精兵都被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贼人出手如此凶恶,显然是抱了必杀的决心,还好初安你没事。”

    翊陵渊松了一口气,似是在替凤矜天庆幸,随后不动声色的问:“这中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五千精兵全都死了?初安和平郡王是如何脱险的?”

    死了那么多人,这两人居然都没受到一丝损伤,这太不合理了!

    凤矜天知道翊陵渊这是来探听消息了,尽管她一直以来表现的都天赋极佳,实力非同龄人能比。

    但在众人眼中,她的实力顶多就是仙级。

    众人再往上猜测,打顶也只会认为她修为提升到了圣级。

    所以翊陵渊派出那么多高手,都没能动她和翊陵辞分毫,翊陵渊等人,只会猜测,她身边是不是有什么高手蛰伏。

    或者是夜王府,还隐藏了一批更强的存在,是翊陵辞身边的高手保护了凤矜天。

    凤矜天面色如常,淡笑道:“运气好,遇到了途经路过,仗义相帮的好心人。”

    翊陵渊、江凌月、江玲玉:“……”

    呵呵,那还真是太好运了,骗鬼呢?!

    谁运气好到接二连三都被好心人救?

    翊陵渊用强大的隐忍力和定力,才忍住没有面崩。

    甚至还很能演的,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没想到初安运气那么好,居然能遇到高人相助,初安可知道那位高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们南武国的凤初郡主,他救了你,就是对我们皇室有恩,朕理应当面谢谢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位高人不太喜欢见太多人,比较孤僻,救了我们就离开了,不过倒是留下了一个特殊的联系方式。”

    “让我以后有危险,可以找他求助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话音一转:“陛下说的对,到底是我的救命恩人,我又是当朝郡主,那位高人救了南武国的郡主,确实应该好好感谢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凤矜天唇角的笑意加深了几分,看着翊陵渊的目光,也格外明亮友好。

    翊陵渊心中咯噔了一下,突然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可还不等想法在他脑海里成型,就听到凤矜天说。

    “陛下就准备一些银票,让我带回去,下次遇到高人,就送给他当做感谢如何?”

    “若是送其他东西,我不方便拿,那高人孑然一身,身无长物,也不好带太多东西上路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全都换成银票,再合适不过。”

    翊陵渊懵了:“!!!”

    饶是他这样城府极深,擅长伪装蛰伏的阴谋家,此时也有些反应不及。

    或者该说,是被对方的不要脸和理所当然给惊呆了。

    这少女到底是怎么做到,用这样一副理所当然的态度顺杆爬,打着报答高人的借口,坦然的跟他一个帝王要钱的?

    还要脸吗?!

    江凌月和江玲玉,也被凤矜天一番话惊的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一副见了鬼似的表情看着浅笑淡定的凤矜天。

    原来伸手要钱,还能说得如此义正言辞,大义凛然,有情有义,理所当然,有理有据。

    这么牛逼怎么就不上天了?!

    怎么还跟她们这等凡人坐在一起……

    凤矜天似是没有感受到空气中尴尬静默的变化,歪了歪头,眼底浮现几分疑惑和不解。

    “陛下,怎么?我说的不对吗?”

    “刚才不是陛下说,要好好感谢那位高人的?”

    “还是陛下其实只是随口一说?做做表面功夫?”

    说到这,凤矜天叹息一声,有些抱歉道:“若是如此,那就是矜天僭越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能第一时间发现陛下不过是做做表面功夫,这是身为郡主和臣子不懂眼色。”

    “这本应该是我自己的事,应该我自己去感谢的。”

    随着凤矜天每一句叹息的自我检讨,翊陵渊的脸色就僵硬一寸,黑沉一分。

    这踏马是自我检讨?

    这根本就是用自我检讨的方式,戳他的心窝子,扒他的面皮和遮羞布!

    若他真承认了,不就是告诉所有人,自己就是个只会说大话,说话不算话的虚伪之人?

    “小德子!”翊陵渊立即大喊一声。

    那声音几乎有些破音,凤矜天只当听不出来。

    就在翊陵渊身边的小德子,立即垂首慌张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奴才在。”

    这凤初郡主啊,一张利嘴还真敢说,连帝王都敢捉弄。

    翊陵渊闭了闭眼,强行压下胸腔里沸腾的邪火,僵硬的说。

    “去国库,让人准备十万两……”

    凤矜天突然开口:“陛下不愧是陛下,一开口就是十万两黄金,也是,那高人如此厉害,若是只给十万两银子,确实有些辱没对方了。”

    翊陵渊:“!!!”劳资本来是要说十万两银子的!

    翊陵渊一瞬间只觉胸口闷疼的难受,差点一口气没上来。

    一张俊脸,愣是被憋得涨紫起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!”小德子察觉翊陵渊的脸色不对,连忙上前扶住他。

    就连江凌月和江玲玉都急忙上前,翊陵渊那样子,一看就是气息转换不对,憋的。

    眼见翊陵渊差点自己把自己憋晕过去,江凌月当即道:“快!传太医!”

    翊陵渊连忙摆手,狠狠一吸气,终于是把那卡住的吸气给转换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朕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翊陵渊缓和了一瞬,目光黑沉的看向凤矜天。

    她依旧淡定的坐在那,见他看过来,还冲他友好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根本没有一点罪魁祸首的自觉。

    好!

    很好!

    江矜天,果然生了一张伶牙俐齿的嘴!

    翊陵渊皮笑肉不笑的说:“去,让国库按照十万两万金兑换成银票,送来给凤初郡主!”

    “陛下,你让人直接送到我府上去就好,不然我离开时还要自己托运,有些麻烦。”

    翊陵渊几人差点没喷凤矜天一脸。

    太不要脸了!

    简直太不要脸了!

    都明目张胆的抢走十万两黄金了,居然还有脸说嫌麻烦!

    翊陵渊脚下一虚,差点没站稳,还好被小德子及时扶住。

    “照凤初郡主说的去做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小德子顶着一张一言难尽的脸,迅速离开了这处诡异可怕的地方。

    翊陵渊不是舍不得那十万两银子,虽然也有些肉疼,但还不至于就把他气出内伤。

    他这完全是被凤矜天的不要脸给气的。

    “陛下,可能是最近操劳国事没有休息好,快来椅子上坐着休息休息。”

    江玲玉温柔体贴的找了一个很完美的借口,解释了翊陵渊此时的状态,还给了他一个异常漂亮的台阶。

    江凌月扫了她一眼,与她一起扶着翊陵渊去旁边的椅子上坐下。

    翊陵渊这样好似被人气的中风的状态,并没有持续太久。

    大概十几秒的时间,他就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又变回了那一副沉稳温和,带着几分冷邪的模样。

    凤矜天见他这么快就恢复了正常,也不意外。

    若非心性极其强大,极善于隐忍和伪装,翊陵渊也不会成为最后的赢家,成功坐上皇位。

    “时辰不早了,让人摆上吧,初安一路舟车劳顿,甚是辛苦,可不能饿了她。”

    翊陵渊显然不想再继续刚才的话题。

    说到这,翊陵渊看向凤矜天,那双大而有神的眼睛,神采奕奕,少了从前伪装时的风流不正经和明朗。

    多了一种沉淀后的沉稳冷暗。

    但眉眼,依旧带着温和。

    这份温和,又多了属于帝王的威仪。

    “初安还是第一次进宫来看望自家姐妹,如今朕这后宫人少,舒宁和如雪在这偌大的后宫里,也是有些闷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既然来了,初安就在宫里多住几天,多陪陪你两位姐姐。”

    这话看似温和的询问,实则已经直接下了命令。

    凤矜天也没打算拒绝:“好啊,正好我还没在宫里住过,可以好好体验体验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我素来野惯了,你们都知道,我从小在乡野长大嘛,不喜欢束缚,这几天住在宫里,若是有什么冒犯或者不懂规矩的地方,还请各位多担待。”

    “也请陛下,千万不要跟我一个小姑娘计较。”

    “若实在不行,我还是吃完饭就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如此裱了一番,看着几人想掀桌却又不得不隐忍的憋屈模样,凤矜天表示很爽。

    翊陵渊:“……”

    呵呵,若不是他刚才差点被这女人气晕过去,他都要误以为眼前这个浅笑恬然的少女,其实是一位单纯率真,又惹人怜爱,需要好好呵护的小娇花了!

    翊陵渊压住胸腔里,又因为凤矜天的不要脸,而激烈沸腾的情绪,从齿间蹦出几个字。

    “自然不会,初安放心,在这宫里,你大可以当做是自己家里,不必拘束,也不必守什么规矩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笑道:“那我就叨扰了。”

    江凌月和江玲玉在旁边,看着凤矜天从一开始,就掌控了全局,主导了一切。

    将原本不利于她的被动局面,用一种极为凶悍直接,又让人无法反驳的方式,转换成主动,成功掌握了所有权。

    甚至现在,还愣是逼得翊陵渊损了财不说,还给了她不用遵守规矩的特设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她们想要借用规矩礼仪来找茬都不能了。

    两人脸色都不太好了。

    这是她们能利用的吗?

    这根本不是来助力的,是来威胁她们地位的吧!

    不,应该是来气她们的!

    别说江凌月和江玲玉了,就是翊陵渊都觉得糟心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甚至有些后悔让凤矜天进宫,并留在宫里。

    他总觉得自己十多年来做的所有决策,现在这个,会是最错误的决定。

    貌合神离的吃完了一顿晚饭,翊陵渊就以有政务要处理为借口走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实在不想看到凤矜天,对着她那张脸。

    哪怕凤矜天美得国色天香,倾国倾城,他还是看着就心堵。

    江凌月和江玲玉此时也不太想对着凤矜天,她们怕忍不住甩脸怒骂。

    “初安,虽然五姐很想跟你多聊聊天,但你才刚回来不久,肯定需要多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五姐姐就不折腾你了,等你休息好了,五姐姐再来找你玩。”

    江玲玉找了个为凤矜天好的理由,撤走了。

    江凌月没办法,这里是她的寝宫,总不能她这个主人走。

    所以江凌月温和的笑道:“我让人给初安安排的宫殿,初安想必是累了,先回去休息吧,明天有空了,我们姐妹再好好聚聚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见这几人,一个个跟避瘟神似的,都不太想跟她继续呆着,笑了笑,站起身走了。

    来到江凌月让人准备的宫殿,凤矜天就让殿里的宫人都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九九,地图。”

    【好嘞,小姐姐稍等,南武国皇宫地图搜索中……】

    【搜索完成,请查阅。】

    凤矜天眼前出现一个虚拟立体地图,仔细看完后,她意味不明的笑了。

    她现在所在的这处桃月宫,距离翊陵渊所居住的龙安宫很近。

    这些人打了什么主意,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“主子,陛下将你留在宫里,恐怕是有阴谋。”

    “不外乎就是想让我成为这后宫的妃嫔之一,或者,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慢条斯理的说着,在偌大的宫殿转溜起来。

    藏匿在暗处的鬼伯下意识屏住呼吸,尽管知道一个小姑娘,不可能发现他的存在,可他还是慎重的藏匿好。

    竹溪看到凤矜天这举动,就知道这屋子里不干净。

    她配合着凤矜天,问:“主子,接下来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该怎么办怎么办,既然陛下盛情难却,那我就只要顺水推舟了,毕竟,翊陵渊确实长得挺好看。”

    竹溪一愣,垂眸,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凤矜天道:“让人进来伺候我沐浴就寝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鬼伯看到这里,就悄无声息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等人走后,凤矜天眼底泛起若有似无的冷光。

    请神容易送神难,真是有些手痒了呢。

    半夜,凤矜天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桃月宫,直接去了翊陵渊的宫殿。

    当初翊陵鹤霄住的宫殿,被宗政漓妖毁了,所以翊陵渊重新选了一处宫殿居住。

    凤矜天如过无人之境般,进入龙安宫,微微抬手,一缕银丝在她掌心跳跃,亲昵的蹭了蹭她。

    “魂王,去到处查看查看,有没有什么宝贝,尤其是找找神落图在不在。”

    魂王开心的跳跃了几下,然后迅速如闪电般消失,窜入偌大的宫殿里。

    犹如入了海的鱼儿,自由的四处游荡。

    凤矜天等了约莫一刻钟的时间,魂王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凤矜天伸出手,魂王化为一个小小的银色小人影,落在她的掌心。

    魂王是凤矜天的魂器,心意相通,很快就把查探的情况传递清楚了。

    神落图,果然没有了。

    所以很有可能,落在了神巫国的手里。

    凤矜天眯了眯眼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第二天,江凌月和江玲玉都没有来找凤矜天,凤矜天也没有去找两人。

    就带着竹溪和申屠坤临四处溜达起来,果然,如凤矜天预想的一般,很快就有人主动送上门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!见到本宫居然不行礼!”

    一声娇喝,从不远处传来。

    明明凤矜天还没有与对方正面碰撞,对方就开始发难,显然是故意来找麻烦的。

    凤矜天很配合的停了脚步,转身看过去。

    就见一个穿着华丽宫装的少女,在一众宫人侍卫的簇拥下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江矜天?”少女冷冷一笑:“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没有规矩。”

    “见了本宫,也不知道行礼问安吗?”

    凤矜天打量眼前的少女,有些面善,大概是之前某些宴会场合见过。

    但可以确定的是,她们彼此之间从没有过交集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轻飘飘的三个字,顿时让赵星依恼怒的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居然不知道本宫是谁?!”

    “你!你简直目中无人!”赵星依抬起纤纤玉指指着凤矜天。

    凤矜天目光平静的落在她的手指上,什么话也没说。

    那从容淡定的模样,看在赵星依眼里,就是挑衅和不屑。

    赵星依顿时红了眼睛,怒吼:“我是赵星依!天翼侯府的小小姐,陛下亲封的淑妃!”

    凤矜天:“喔,所以呢?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赵星依不可思议:“我们在宴会上见过无数次,你居然不记得本小姐……本宫是谁?!”

    “本宫看你根本就是故意无视本宫的存在,否则你见了本宫,为什么不行礼问好?!”

    “本郡主见了皇上都不行礼的,你一个妃嫔,能大过皇上?”

    比嘴皮子功夫,凤矜天从未输过。

    尤其是气人的本事。

    不怕你横,就怕你不如别人横。

    凤矜天对于不打算立即动手弄死的人,素来秉持一个比较公平的态度。

    那就是走敌人的路,让敌人无路可走。

    赵星依横?

    没关系,她凤矜天只会更横。

    “你!”赵星依顿时气红了脸:“你怎么这么不要脸!”

    “简直就是巧言令色,胡说八道,胡搅蛮缠!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胡搅蛮缠的不是淑妃您吗?!

    凤矜天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大概知道,为什么江凌月和江玲玉,会让这人当第一个出头鸟了。

    冲动娇蛮,又头脑简单,背景够硬,当把杀人刀,确实挺合适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到底想如何?”

    赵星依想也不想的说:“本宫要你跪下来道歉!”

    凤矜天轻笑:“你在做梦?”

    被嘲笑了,赵星依脸色越发不好看了,当即就冷着一张俏脸道。

    “来人!给本宫按住她,让她下跪磕头!”

    早在以前宴会上见到,赵星依就不爽江矜天这个乡野回来的野蛮人。

    凭什么她一个被农妇养大的,就能长的那么好看,就有那么好的修为?

    凭什么她回到这个,与她格格不入的权贵圈,一点都不自卑,一点都不收敛。

    反而还风头尽出,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,成为人人议论崇拜的对象。

    一个乡野丫头,凭什么比她一个侯府千金还要张扬自信。

    当初有宗政漓妖护着,她不敢去招惹。

    现在可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走了,先皇去世,她成了新皇的嫔妃,当朝四妃之一。

    身后还有天翼侯府做后盾,整个南武国,再也没有什么,能够让她忌惮的存在了。

    既然江矜天敢到她的地盘,那她势必要好好教教,江矜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野丫头,如何伏低做小,低调做人!

    赵星依身后跟着的一众侍卫,当即就气势汹汹的走上前来,准备对凤矜天动手。

    她今天是有备而来,就为了收拾江矜天,所以特意带了好多侍卫。

    赵星依等着欣赏凤矜天露出慌乱的神色,结果只看到她情从容悠哉的站在那,甚至还有心情笑!

    该死的!

    赵星依越发恼怒起来,不由厉声道:“若是她敢反抗,直接给本宫打!”

    侍卫们都是赵星依宫里,一部分女侍卫,一部分男侍卫。

    听到自家主子的话,自然越发不客气起来。

    当即就朝凤矜天膝盖踢去,可脚风还未到,就被一道真气给化解了。

    申屠坤临上前,抽出手里的剑,真气灌入,帅气的一个横扫,直接把十几名侍卫全都震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赵星依震惊的瞪大眼睛:“你……你你你……你大胆!”

    “来人!快上!给本宫杀了这个狗奴才!”

    原本站在赵星依身后没有动的侍卫们,瞬间蜂拥而至,朝申屠坤临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这些侍卫大多都是高级武者,只有少有的几个是仙级武者。

    根本就不是申屠坤临的对手。

    只见申屠坤临轻轻松松,就放倒了一片。

    遍地挺尸的身影,以及空气中一声声哀嚎痛呼声,让赵星依大为吃惊的同时,也有些害怕的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凤矜天看向她:“你闹够了,现在该本郡主了。”

    “淑妃娘娘这么喜欢行礼,就让她好好跪着磕几个响头吧。”

    带笑的声音,清淡又带着三分温和,很容易给人一种暖如春风的友好错觉。

    可言语里的意思,却让赵星依心底引起极度不适。

    去它的友好,这分明就比她还凶!

    “你别过来!本宫是淑妃,是娘娘,江矜天你敢以下犯上,陛下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凤矜天:“没事,陛下昨晚允了我,不会跟我计较宫里发生的任何逾越规矩的行为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我怎么了你,只要不是杀了你,他顶多说我两句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说完,还饶有兴致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怎么有种,她才是那个恶毒妃嫔既视感。

    嚣张跋扈的妃嫔,在欺负皇帝的女人。

    别说,还真挺爽。

    申屠坤临不再给赵星依啰嗦的机会,直接大步上前来,扣住她。

    赵星依想要反抗,可她那点初级武者的武力值,根本不够看。

    不过瞬间就被申屠坤临制服,捏住命脉。

    申屠坤临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,一脚踢在对方后膝。

    等人脚软的跪下后,就压着她冲着凤矜天磕头。

    每一下,都实打实的把人脑门子磕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!放开我!我不会放过你们!该死的狗奴才!我一定要杀了你!我一定要杀了你们!”

    申屠坤临眸色一冷,按压的力道又重了几分。

    赵星依脑门更重的砸在地上,瞬间砸的她头晕眼花,连骂人的力气都没了。

    重重的几下,人直接被磕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申屠坤临嫌弃的松开手,就在这时,一阵尖锐的通报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皇上驾到!”

    凤矜天神色不变,抬眸看向不远处大步走来的翊陵渊。

    他身后还跟着刚才见情况不对,就偷偷跑去求救的侍女。

    “娘娘!娘娘……”

    侍女看到赵星依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,顿时凄惨的大喊一声,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皇上,求皇上为我家娘娘做主啊,您看看,娘娘都被打的满脸是血了……”

    翊陵渊扫了眼,那额头确实撞出血了,血流的满脸都是,看着狰狞可怕,实则伤的并不严重。

    翊陵渊看向凤矜天,还不等他开口,凤矜天就抢先一步道。

    “是她先拦了我的去路,想要打我,故意找茬,我不过是本着友好的你来我往,还赠给她,也算是正当防卫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翊陵渊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好一句正当防卫,好一句友好的你来我往。

    颠倒黑白的本事,越来越厉害了。

    翊陵渊还是第一次遇到,如此理所当然的不要脸耍横,还横的理直气壮的女子。

    一时有些哑口无言,不知道该作何反应。

    当然,最主要是江矜天本就是一个棘手的存在。

    现在他是明着不能动,暗地里又动不了。

    沉默了一瞬,翊陵渊道:“先带你们主子去看太医。”

    等人走后,翊陵渊才宠溺的叹息一声,走近凤矜天,低眸,目光温柔又无奈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初安,才进宫第一天,你就闹出这么大的事,你说朕该拿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似叹似宠的语气,根本没有一点要责难怪罪的意思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还有种足以让无数少女心动的温柔和宠溺。

    一个帝王的温柔和宠爱,本就是杀伤力极大的利器。

    更何况,当这个帝王长的无比俊美时,这样的杀伤力,只会无限放大,让人抗拒不了,只能沉沦。

    当然,这并不包括凤矜天。

    凤矜天缓缓一笑:“陛下这是后悔让我进宫玩了?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,翊陵渊总觉得‘玩’这个字,有种特别的用意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,你能进宫来,朕开心还来不及。”翊陵渊宠溺的轻笑。

    目光深深的凝视凤矜天:“其实当初第一次在夜王府见到你,我就对初安产生了一种好奇。”

    “你恣意随性,自信大胆,不畏惧任何人事物的性子,让我有种深深的触动。”

    “本以为我们有很多时间接触,能够相互了解,谁知后来父皇看中你,有意让你做尘绯的郡王妃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些皇子,都被下了命令,不可以娶你为妻,我们之间,也就这样错过了。”

    听听这一言一语温柔呢喃,诉说情肠。

    甚至连朕这个自称都不用了,直接亲近的用了我,不动声色的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翊陵渊确实是个情场高手。

    用温柔编织成网,用平等的对待,让对方产生一种被呵护和尊重的错觉。

    再加上帝王的身份和容貌长相加持,啧啧,绝了。

    高明。

    凤矜天反问一句:“所以陛下现在这么说,是对我念念不忘,还是只是发表一下错过后的遗憾?”

    翊陵渊没想到凤矜天居然如此直白,直白的让他有种,仿佛有钢铁迎面而来的错觉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现在有句话叫,正面刚。

    凤矜天此时的反应,就是特别刚。

    微微一愣后,翊陵渊神色认真起来,低沉的嗓音,有种说不出的性感蛊惑。

    “初安,当初因为有父皇的干涉,我才无法去靠近你,因为一旦让父皇发现我们这些皇子和你有接触,到时候触怒了父皇,他是会悄悄对你下杀手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不给你带来麻烦,我只能远远看着,什么都不能做。”

    “可如今不一样了,我运气好,成为了帝王,从此以后不必再有任何忌讳,也可以保护好心爱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愿意入宫陪着我,与我一起白头到老吗?”

    “我保证,这辈子都会一直对你很好很好的,也只对你一个人好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眉梢微挑:“是吗?那我现在就有一个要求,你能办到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翊陵渊目光越发柔和了,心下隐隐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江矜天居然松口了,她居然想嫁给自己?

    原来让她进宫,竟然可以这么简单?

    只需要用深情,就能打动她……

    “我的男人,只能有我一个,你若是愿意为了我遣散后宫,六宫无妃,我可以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带笑的声音,让翊陵渊心底纷乱的思绪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翊陵渊有些不确定,是不是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凤矜天似笑非笑的看着他:“你听到了,不是吗?”

    翊陵渊:“……”

    呵呵,果然是他太天真了!

    这女人,依旧如此恶劣,惹人心堵!

    翊陵渊努力压制住翻白眼的冲动,维持着面部的温柔笑脸,眉眼适当的浮现一丝丝为难复杂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初安,我也想只有你一人,可是你知道的,我刚登位不久,在朝堂根基还不稳,我需要利用妃嫔身后的势力,来维持朝堂的平衡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这个时候提出罢黜选妃,六宫无妃的事情,定会引来无数非议和阻碍。”

    “甚至就连你,也会成为无数大臣的攻击对象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翊陵渊话音一转,又道:“初安,可以给我一些时间吗?”

    “等我完全掌控了朝堂,我一定罢黜后宫,只要你一人。”

    耐心的听完翊陵渊的胡扯,凤矜天点点头:“好啊,那等你做到的时候,我们再来商议这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翊陵渊目光闪烁了一下,有些失望道:“初安,你现在不愿意先进宫陪陪我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……”凤矜天笑了起来,无情的吐出三个字:“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你也看到了,我这人心狠手辣,一个不高兴,可是会把你后宫的嫔妃全都杀掉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要这个时候让我入宫?到时候打乱了你在朝堂的计划,面对重臣的逼迫,你万一不得已,把我这个妖妃送出去砍杀,以儆效尤,那我岂不是很冤。”

    翊陵渊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什么都让你说了,你还让朕说什么?

    呵呵!

    有时候女人太聪明,太理智,真的很让人讨厌!

    凤矜天目的达成,也不再跟翊陵渊瞎逼逼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翊陵渊没有挽留,只是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,直到她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脸上原本愣愣出神的专注和柔情,顷刻间消散的干干净净,唯有一片深沉阴暗之气。

    片刻,他嗤笑一声:“胃口倒是不小。”

    等走远了,确定周围没人,申屠坤临才出声问。

    “主子,你给明元帝下了什么药?”

    就在刚才谈话间,凤矜天给申屠坤临打了个手势,让他离远了些。

    翊陵渊见了,也只以为凤矜天是想单独说话,所以也让身边的人离远了。

    其实不然,凤矜天是为了方便给翊陵渊下药。

    她进宫前头一天晚上临时配置的,专门为翊陵渊配的特殊药。

    一种无色无味无形的药水。

    在与翊陵渊说话间,她就拿出来,打开了装着气体的试管,让那特殊的气体弥漫在空气中,被翊陵渊尽数吸入了身体里。

    “一种断子绝孙又不举的药。”

    申屠坤临身躯一僵,好毒……

    缓和了片刻,申屠坤临有些担忧:“若是翊陵渊突然不举,他恐怕会怀疑到主子身上,毕竟是主子在宫里的时候,他的身体才出现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这药是专门针对他配置的,一开始只是确保他不会有孩子,要等两个月后,他才会不举。”

    那时候,她早就不在这皇宫了,自然也就与她没关系。

    申屠坤临没想到还能这样的,安心下来的同时,又越发震撼于,凤矜天制药的能力和本事。

    赵星依被打了,翊陵渊只是送了一些珍宝来安抚,根本没有要怪罪凤矜天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可让赵星依越发憎恨凤矜天,也越发愤恨了。

    当即让侍女跟家里告状。

    天翼侯府。

    赵老侯爷,以及他的两个儿子,坐在书房,商讨着此事。

    赵家大爷和二爷看完书信,都蹙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赵家大爷道:“这陛下的意思很明显了,是真的存了心思想要纳江矜天入宫了。”

    赵家二爷冷哼一声:“就算如此,她江矜天是宝贝疙瘩动不得,我们赵家的女儿,难道就是认人欺负的杂草?”

    赵老侯爷看向两人:“我让人去调查了前因后果,确实是星依主动去找事的。”

    赵家大爷听出了一些不同寻常,看着自家父亲。

    “父亲,您是不是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赵老爷子点点头:“江矜天那小姑娘邪乎的很,现在又正值多事之秋,不宜去招惹她。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皇帝对江矜天态度不明,既然他都没有怪罪江矜天,我们若是去找皇帝闹,只会适得其反。”

    “他虽然登基才几个月,可一番大刀阔斧,如今的朝堂,几乎是他的一言堂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无法掌控全局的稚嫩帝王,而是已经掌控一切,杀伐决断的王者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的朝堂,如今的皇帝,不是我们赵家能掌控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听言,沉默了。

    现在确实不易惹事,不管是皇帝,还是江矜天,都不适合去招惹。

    当初江家三房死的不明不白,还有安丰侯府的小少爷也消失的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种种一切,都跟江矜天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那小姑娘确实邪乎。

    在没有完全摸透情况下,不宜招惹。

    赵家大爷道:“我明天让易儿去看看星依,顺便提醒她,让她暂时不要去招惹江矜天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点点头。

    其它各方家族,也全都在观望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盯着后宫的动静,等待着这场已经开锣的大戏,最后到底鹿死谁手。

    接下来几天,凤矜天都没在寝宫里带着,依旧每天定时定点的,特意出去转溜几圈。

    果然又碰到了两波来找事的嫔妃,被她反收拾后,全都哭哭啼啼的去告状。

    然后,就没有然后了。

    后宫还在观望的女人们,见此,纷纷庆幸自己忍住了,没有去招惹江矜天。

    那些原本还跃跃欲试的,见前面几个都吃了大亏,还无处伸冤,只能歇停了找事的心思。

    由明转暗,想要背地里下狠手。

    于是,各种毒药都出现在了桃月宫。

    然后第二天,同样的毒药,就会出现在她们的宫殿。

    有些警惕的,倒是发现后躲过一劫,有些则直接中招。

    死的死,病的病,毁容的毁容。

    那叫一个群魔乱舞,混乱不堪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嚷嚷着,是凤矜天所为,偏偏没有丝毫的证据。

    而且最后,反倒是在那些中招的人寝宫里,找到了相同的毒药。

    这些事查来查去,最后不了了之了。

    到底怎么回事,大家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既然抓不到凤矜天的把柄,那这些人只能认栽。

    谁让她们想弄凤矜天不成,反倒被她弄了。

    凤矜天入宫不管短短五天,就把翊陵渊的后宫弄得乌烟瘴气,鸡飞狗跳。

    他每天都在嫔妃的哭诉告状中,以及大臣进谏中度过。

    脑袋时刻都嗡嗡嗡的,仿佛下一秒就会轰隆隆炸开。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