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185:睁眼说瞎话的最高境界(万更)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“如今可是多了一个你。”云尘煌审视着凤矜天的反应。

    凤矜天此时的心思却不在云尘煌身上,因为那种熟悉的感觉,又来了。

    之前她使用灭灵咒的时候,云尘煌也说过类似的话。

    凤矜天不排除不同的世界,存在相同的东西。

    可一次两次,都和同一个人有关系,就说不通了。

    而且,不管是灭灵咒,还是反杀阵,都是师傅交给她后,她又根据自己所学,融会贯通,将其升级改良,变得更有威力。

    按理说,同样的咒法和阵法,是不可能如此相似的。

    凤矜天看着云尘煌,问出了之前没有问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之前说的那个妖孽朋友,就是桃源九州的太子爷?”

    云尘煌眸光微微闪烁了一下,邪暗一笑: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他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云尘煌还是第一次见凤矜天对一个人,一件事,这么感兴趣。

    那询问中,隐隐透着一丝耐人寻味的急切。

    若非他本就是魔修,感知力异于常人,又跟凤矜天相处过一段时间,绝对发现不了她这细微的情绪变化。

    云尘煌盯着凤矜天的眉眼,说了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玉赫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目光一震,那一缕清晰可见的震荡,被云尘煌精准的捕捉到,语气危险。

    “你果然认识他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思绪出现了短暂的纷乱,激动,不敢置信,又期待,让她恨不能现在立马去桃源九州找玉赫。

    看看对方到底是不是,自家那个爱玩爱闹的师傅。

    她的师傅,也叫玉赫。

    是一个八十二岁的老头子。

    可……

    根据资料推算,桃源九州的太子爷,现在满打满算,最多也就二十九。

    年龄对不上。

    而且样貌描述,那太子爷可是位丰神俊朗的美男子。

    跟老头子半点沾不上边。

    难道跟她一样,也魂穿了?

    无数念头在凤矜天脑海里闪过,最后归于平静。

    她见云尘煌一脸危险的盯着自己观察,反倒一点不着急了,牵起唇角笑道。

    “鬼主看起来很紧张,你和这位太子爷关系很好?”

    “这还用问?”云尘煌不太满的怼了一句。

    凤矜天也不介意,不动声色的说:“既然是鬼主的好朋友,那什么时候也为我引荐引荐?”

    “对于这位和我想到一块儿去的太子爷,我还真感兴趣,说不定我们会相见恨晚,成为忘年交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如今才十六,和二十九岁的玉赫交朋友,确实可以用忘年交来形容。

    云尘煌:“……”

    怎么有种被利用的感觉?

    “那傢伙在闭关,本座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出来,到时候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点点头,没再多说。

    她准备等凤三保养出来,让他去桃源九州探探情况。

    至少要先确定,这个位面的玉赫,到底是不是她的师傅。

    马车里被遗忘的翊陵辞和申屠坤临,正背靠背看着车壁发呆,听着车外的谈话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确实是被遗忘了?……

    片刻,凤矜天抬手,捆绑两人的魂王化为一缕银丝,窜出马车,钻进了凤矜天的身体里。

    翊陵辞和申屠坤临走出来,第一眼就看到站在凤矜天身边,穿着华丽黑袍的俊美男子。

    黑夜中,男子美得人神共愤,也阴暗危险,仿佛从地狱走出来的魔王。

    两人呼吸一窒,瞬间汗毛倒竖,身体紧绷。

    下意识的反应,就是他们自己都没办法控制。

    云尘煌似笑非笑的扫了两人一眼,轻嗤一声,周身的邪气与阴暗,越发浓重了。

    凤矜天见两人因为神王身上的气势压制,脸色都变得惨白起来。

    抬步朝远处走去:“走吧,去看看背后搞鬼的是谁。”

    云尘煌见凤矜天走了,这才收回视线,不再理会两人,跟着抬步走了去。

    翊陵辞和申屠坤临猛然呼出一口气,放松下来,才惊觉后背已经被对方的气势,吓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两人都不是多话的人,所以都没有说什么,调整好心态,就快步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一行人走进村落,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整个不大不小的存在,遍地血腥,夜色下,土地都折射出一种黑红的深浓颜色。

    用手触碰到的地方,都是潮湿的鲜血。

    血染大地,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村子里的人,都被杀了。”翊陵辞看向四周,神色冷沉。

    申屠坤临四周查看了一番回来:“主子,附近没有任何活人,也没有任何尸体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看向地上被血染红的泥土,声音平静中透着一丝低沉。

    “不用找了,尸体全都化成血水了,就在我们脚下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说完,看向不远处的小山坡,抬步径直走了去。

    云尘煌见此,眉眼染上若有似无的冷邪笑意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小丫头,还能感知到动手之人的存在。

    他真是越来越好奇,这样本事通天的小丫头,到底是怎么长的。

    来到小山坡,血腥味越发重了,并且还伴随着一股恶心的腐尸臭。

    只见一个披着黑袍的身影,倒在地上,他的不远处,有一个长条坑。

    那些浓重的味道,就是从那坑里散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凤矜天站在十米的位置,没再前进。

    云尘煌也跟她一起,并排而立,远远看着。

    申屠坤临和翊陵辞走上前查探,刚走到坑前,两人脸色骤变,顿时弯腰就吐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坑里全都是带血的骨头,看起来恶心至极。

    两人也总算明白,为什么凤矜天和云尘煌没有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原来两人早就知道,这不是人能看的……

    凤矜天拿出一管归尘,递给申屠坤临:“滴上两滴,把现场处理了。”

    申屠坤临白着脸走过来,拿了那管红色的透明药剂。

    走到尸体旁,一滴药剂落下,那老头就被化为一堆尘土。

    这画面,让云尘煌来了几分兴致。

    “这跟寻常的化尸粉和化尸水不一样,是你自己制作的?”

    那段时间住在天下阁,云尘煌就知道凤矜天喜欢捣鼓药,致命毒药,救命药什么的,她都喜欢制作。

    这不同寻常的药剂,显然不是市面上能有的。

    凤矜天应了一声,看向云尘煌问:“鬼主需要吗?可以批发,看在我们友谊的份上,我给你打九折。”

    “呵!原来我们之间的友谊,才值一折?”云尘煌危险的嗤笑。

    凤矜天一本正经的说:“你别小看这减掉的一折,可是不少钱。”

    “我出品的东西,那绝对是独一无二的好东西,打着灯笼都买不着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的口才,云尘煌是见识过的,冷笑一声,也不跟她继续贫嘴,高冷道。

    “本座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轻笑,也不再说什么,转身朝马车走去。

    回到马车,翊陵辞提议:“这地方不能待了,我们直接赶路,去下一个城落脚?”

    凤矜天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云尘煌一点外人的自觉都没有,跟着凤矜天就进了马车。

    到了休息的卧室,云尘煌直接霸占了申屠坤临休息的软塌。

    申屠坤临:“……”

    心中不满,奈何打不过。

    申屠坤临只能默默转身出去,去找翊陵辞,睡另外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凤矜天也没管云尘煌,让他自己随意。

    爬上床榻,躺倒就睡。

    云尘煌见凤矜天说睡就睡,越发觉得这小丫头是个非人的不明生物。

    实在奇特的很。

    “差点被杀,连灵魂都要被吞灭,你居然有心思睡觉?”

    云尘煌躺靠在不远处的软塌上,一手杵在耳边,打量着凤矜天。

    似乎想要从她身上研究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凤矜天眼未睁,淡淡的回了一句:“都被我反杀了,我自然可以睡的香甜。”

    倒是那背后的人,要难以入眠了。

    云尘煌有些无言以对,干脆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知道背后的主谋是谁吗?”

    “不外乎就那么几个,谁最不想我回皇城,我死后,我的封地属于谁,就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小丫头倒是通透。”云尘煌嗤笑,话音一转:“那你知道是谁一夜之间,同时杀了你那小情人的亲人吗?”

    凤矜天睁开眼睛,那一瞬间,眼底似有冰冷的寒芒闪现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云尘煌眉眼邪凛,看起来越发危险惑人,他笑盈盈的问:“小丫头要跟本座买消息吗?”

    “友情价,打九折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还真是个记仇的……

    凤矜天坦然接受:“鬼主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云尘煌也不客气:“你捣鼓的那些药,不管什么,一样给本座来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本座也不是贪心的人,每一样来二十颗。”

    每一样二十颗,那价值加在一起,足以比拟半个国家的财富。

    这还不贪心?

    呵呵。

    凤矜天无语腹诽,面上却格外淡定的应下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那风轻云淡的样子,让云尘煌怀疑对方没有理解自己的意思。

    不由重复道。

    “本座说的,是你制作的所有丹药,每一样给本座二十颗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依旧是从容不迫的回应。

    云尘煌:“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是他不够黑心?!

    云尘煌无语哽咽了一瞬,也不纠结了,说道。

    “能一夜之间灭掉两国军政统治者,只有四大势力和四大世家能做到。”

    “而要做到不惊动任何人,不发出任何声音,灭掉一个掌权的王府,只有用阵法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南武国的皇帝,听说是突发疾病,你制作的解毒丸,本座研究过,若只是寻常的毒,他有你的小情人给的解毒丸,不可能出事。”

    “除非那不是毒,而是能瞬间夺命的蛊。”

    “当今天下,唯有神巫国巫蛊之术最为厉害神秘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目光暗沉,云尘煌说的这些,她都考虑到了。

    只是一直都是猜测,并没有实质的证据,无法真正的确定真相。

    云尘煌看着坐起身的凤矜天,幽幽一笑:“你那小情人的仇人,可不止一家。”

    “永魂幽地的轩辕家,神巫国的国师和皇帝。”

    “再加上南武国现在的新任皇帝,以及玄墨国的皇帝和一些权贵家族。”

    “这随便算一算,仇人可真不少,他现在连对付其中一方都做不到,更别说对付那么多强大的势力。”

    “小丫头,本座觉得,你可以考虑换个小情人了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转头看向云尘煌,漫不经心的问。

    “鬼主要打个赌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云尘煌探究的盯着凤矜天。

    他发现,从认识到现在,他就没有看头过这个年仅十六岁的小丫头。

    明明看起来自信的有点不知天高地厚,可偏偏,她展现出来的才能实力,总是与那份自信相辅相成。

    让人一次又一次惊叹到震惊。

    “就赌宗政漓妖五年内,一定能为他死去的亲人报仇,但凡参与的所有仇人,谁都逃不过。”

    云尘煌似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,嗤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你是不是对那小子有什么误解?”

    “你对他期待太高了,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妖孽?”

    “是,就是本座也不得不承认,那小子的天赋确实难得一见,属于绝世天才。”

    “但以他现在一个废人,就算让他重新站起来,也需要好几年,这已经是因为他超乎寻常的聪明和天赋。”

    “若说是找那些强大的势力报仇,还是全部,一个不落,五年,根本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就是换做是他,用五年的时间消灭两个,与他的万楼鬼冢同样强大的势力,也只能说刚刚好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那小子,一个修为被废的废人,就算他还能恢复从前的修为,也不过是一个半神。

    就是给他十年,也不可能灭了轩辕家这样传承近万年的家族。

    就是随便灭一个国家,五年的时间,也不够他用。

    凤矜天淡定道:“所以鬼主要赌吗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不可能,而我,就赌这个可能性。”

    云尘煌心底的不屑和嗤笑,顿时消散,难得神情认真的打量凤矜天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开玩笑?”

    凤矜天笑了笑:“我不会拿他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他指的是谁,云尘煌懂。

    “好!”云尘煌邪笑一声:“既然小丫头都有这份撞南墙不怕输的勇气,本座岂有怕的道理,本座和你赌了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:“好,输的人,帮赢的人做十件事情,什么事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云尘煌嘲笑:“赌这么大,小丫头还真是不知道怕,好,本座应你了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笑道:“那就发个血誓吧。”

    云尘煌眯了眯眼:“你这丫头还真是鬼灵精。”

    云尘煌既然应了,自然不会耍赖,所以他发了一个血誓。

    凤矜天也跟着发了个血誓。

    两人的赌约,就这么定下了。

    此时云尘煌还不知道,宗政漓妖暗中发展了一个叫白梦城的势力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,凤矜天随时可以医治好宗政漓妖被废的丹田。

    甚至直接源源不断的提供白梦城,所有提升实力的丹药。

    有凤矜天这个外挂在,不用一年,白梦城的存在,就会轰动整个大陆。

    那将会是一个和现在的玄妖盟一样的存在,突起的异军,平均修为实力,都足以撼动四大世家。

    南武国皇宫。

    翊陵渊自从魔老离开后,就一直心绪不宁,心态始终无法平复。

    就这样过了五天,魔老那边都没有消息传来,他就知道,又失败了。

    “连魔老都失败了,所以江矜天身边到底藏了什么高手?她到底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事情?”

    翊陵渊身边伫立的一名老者道:“主子,需要老奴亲自去查探一二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,”翊陵渊拒绝:“鬼伯,朕已经不能再损失身边的人了,尤其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两次下手,都无法要了江矜天的命,那就让她进皇城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,总好过她在外面天高任鸟飞。”

    “朕先试一试第二种方法,若是她愿意成为朕的人,倒也能省一些事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不能,那在我们眼皮子底下,要动手,机会就更多,更方便了。”

    另一边,江玲玉得知江矜天一直好好的活着,心头的危机感越来越浓重了。

    本来她还想利用江矜天去扳倒江凌月,现在看来,江凌月不是个善茬,这江矜天也是个邪乎不好惹的。

    “去,找江湖上的杀手组织,杀了江矜天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两天后,凤矜天收到了屠天传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竟然有人找玄妖盟买凶杀她。

    屠天跟对方要了十倍的价,而且必须一次性付清。

    对方居然答应了。

    十万两黄金,也就是七亿人民币,就这样不费吹灰之力的,收入了囊中。

    凤矜天的心情,简直美妙极了。

    江玲玉忍痛花了十万两黄金买凤矜天的命,左等右等,一连等了五天。

    等到的不是任务完成的消息,而是凤矜天回城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娘娘,江二小姐回府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江玲玉素来温柔的嗓音,瞬间拔高破音,面容都出现了一瞬间的扭曲。

    “立即联系玄妖盟,他们到底怎么办事的!”

    “还说什么异军突起,势不可挡,神秘莫测,就连那些神秘势力,都不敢轻易与之对上,他们就是这么做事的?”

    “不过是去杀个小姑娘,都能出问题?!”

    江玲玉简直气的心肝儿疼。

    最后得到玄妖盟那边的回应。

    我们已经派出杀手去暗杀,但是失败了。

    江玲玉当即让玄妖盟退钱,结果人家一句‘之前就说了,不管任务是否完成,概不退款’就把她的人给打发了。

    江玲玉听到汇报后,当场就给气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江凌月听说此事后,笑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,好戏开锣了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回到丞相府,就被承国公府的人召见了。

    她回天下阁换了一身衣服,来到听风楼,就看到屋子里坐满了人。

    江家从老到少,全都聚齐了。

    年长的坐在上首,年少的全部坐在末尾,一个个规规矩矩的,看起来就好似三堂会审。

    凤矜天收回视线,走进屋,就在空位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对于她这番没有礼数的举动,江家人显然已经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见承国公没有说什么,大家也都当做没看到,全都缄口不语。

    唯独宁洛茴这个亲生母亲,不满的出声。

    “江矜天,突然一声招呼不打跑去封地,几个月不回来,现在回来了,连人都不会喊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越来越野,越来越没有礼数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雅……”江文舒打断宁洛茴的话,对她摇了摇头:“孩子才刚回来,一路舟车劳顿,先让父亲把正事说一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说完好让初安早点回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宁洛茴冷着脸瞪了江文舒一眼:“就你知道心疼她!”

    江文舒立即低声哄了哄。

    凤矜天收回视线,没再去看那腻歪的两人,目光落在承国公身上。

    “祖父找我来有事?”

    承国公点点头,风流俊美的眉眼,染着几分关切。

    “几个月不见了,祖父想看看你好不好,一个人在外,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看,都瘦了,赶明儿,到承国公府来,让你祖母的厨子好好给你做些好吃的补补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唇角勾着三分笑,静静的听着,没有露出不耐烦,看起来就像一个乖巧的后辈。

    但她偏偏一句话也不接,就让承国公自己在那唱独角戏。

    那气氛瞧着,都让在场的人觉得尴尬。

    还是闫清知这位承国公的嫡妻,温和的笑着递了梯子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这段时间,你祖父常常念叨你,就怕你一人独自在外,会过的不好。”

    承国公顺坡继续往下说。

    “今后不要再随便离开了,至少离开前也应该跟祖父,或者你的父母说一声,让我们派人跟着,既能照顾你,也能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这么多哥哥在呢,下次再要去封地,就让你的哥哥们陪你去,这样我们也能放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眉梢微挑,笑意加深:“嗯,知道了,祖父。”

    瞧着凤矜天这么好说话的样子,承国公心下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好在这丫头还知道面对家人的好,不驳人颜面。

    只要初安答应了,下次带着他们的人去,时间久了,总能把九华郡那块封地,慢慢变成自己的。

    没错,翊陵渊打了那块封地的主意,就连承国公也在打那块封地的主意。

    若是那块封地变成他们承国公府的,那么对他的计划,就更有帮助了……

    凤矜天不动声色的环视一圈,将所有人的神色收于眼底。

    看样子,对于老头子心中打的小算盘,两位祖母知道,大伯和大堂兄知道。

    她的好父亲,也知道。

    “初安,你五姐姐听说你回来了,让皇上在宫里摆了家宴,明日请你去宫里用晚膳,传旨的公公,应该一会儿就到。”

    承国公也是下朝时,收到后宫传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这一次,凤矜天并没有拒绝,人家都上赶着上门来找虐了,她自然要去看看,顺便再添把火。

    承国公见凤矜天一点都没有防备的样子,眉头微蹙,不由出声提醒一句。

    “初安,你两个姐姐都嫁到了宫里,如今一个是皇后,一个是贤妃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江家二女侍一夫,已经有些不合规矩了,不能再出现第三位江家皇妃。”

    “你明白祖父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凤矜天缓缓笑道:“明白,祖父放心。”

    承国公见凤矜天心中有底,心下这才放心下来。

    若是初安这孩子,真的被翊陵渊那个韬光养晦的狼给忽悠了,那初安手里的封地,岂不是又回到了皇家手里。

    这可不行。

    果然,如承国公所说,下午的时候,宫里传旨意的公公就来了。

    大致的意思和承国公说的一样,就是在宫里举办一个家宴,为她接风洗尘,姐妹之间好好聚聚。

    凤矜天回到天下阁,就舒舒服服的泡了一个澡,然后穿好衣服,去了炼药房,开始捣鼓那些药材,炼制新的药丸。

    时间悄然流逝,不知过了多久,竹溪来报。

    “主子,大公子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江治书?他来做什么。”凤矜天微微挑眉,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下来,继续配置药材。

    竹溪道:“大公子说有些话想要找主子聊一聊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把他带到书房来等着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江治书还是第一次到天下阁,更是第一次进凤矜天的书房。

    偌大的书房,是将整个二层楼所有的房间,都打通的,中间只用一些屏风之类的摆件作为隔断。

    他被带到了书房最里面的一间,里面摆放着一个长条桌,周围放满了椅子。

    再往旁边,是几个软塌摆成对立的四方形,中间放了一个长方形的矮几。

    左边靠墙的位置,则是一排排的墙柜,墙柜前面,就是一个偌大的紫檀木桌案。

    江治书一进来,就被这样简易又独特的摆设和构造吸引了。

    总有种大气铺面而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书房不觉,他莫名的有些喜欢。

    “大哥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这时,身后传来凤矜天清透稚嫩却从容平宁的语音。

    江治书转身,就看到穿着一袭绣银色兰花紫裙的凤矜天。

    她头发披散,只耳边的发丝,随意的往后绑着,额头边缘有细碎的发丝飘散,让她整个人看起来随意中,又带着几分异样的优雅。

    不点而朱的红唇,有种樱桃般诱人的色泽。

    精致的容颜,白嫩如玉,一双狭长显大的桃花美眸,带着三分若有似无的笑,让她整个人都多了一抹恬淡平易之气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乍一看,让人有种看到仙女突入凡尘的错觉。

    直到少女走进,那举手投足,一颦一笑,皆是尽在掌握的霸主大气和从容。

    才让人猛然惊醒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纤尘不染的仙女,而是脚踩世界的女王。

    一个锋芒内敛的女王。

    江治书为自己心头冒起的想法,感到震惊和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他竟然觉得,自家这个亲妹妹比舒宁这个妹妹,更适合母仪天下。

    不,或者应该说,舒宁适合母仪天下,而初安……

    江治书被心头瞬间闪现的念头,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他一定是魔怔了。

    否则怎么会觉得初安一个小姑娘,会有帝王气魄,霸主之魂,适合称霸天下,做那至高无上的帝王……

    凤矜天见江治书没有回答自己,反而一个人在那里傻愣愣的站着,一会儿恍惚,一会儿蹙眉,又一会儿受到惊吓般的摇头。

    实在有些难以猜测,这位大哥到底通过她,都胡思乱想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大哥?”

    凤矜天走到软塌前坐下,出声拉回江治书的思绪。

    江治书猛然回神,抱歉的冲她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抱歉初安,大哥刚才不小心走神了。”

    江治书走过来,在凤矜天对面坐下。

    竹溪进来送了茶水,又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凤矜天不介意的笑了笑:“大哥有事跟我说?”

    江治书点点头,有些担忧的看着她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凤矜天也不催促,就那么静静的等着。

    片刻,江治书终于问出口:“初安,你可还好?玉郡王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初事发太过突然,二皇子和四皇子造反,先皇突然死亡,听说玉郡王还闯入了皇宫,乱杀一通,好似入了魔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三皇子……陛下及时赶到的时候,玉郡王就被人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玉郡王府一夜之间人去楼空,玉郡王也跟着消失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直到前段时间,我才听说玉郡王似乎回到了玄墨国。”

    “玄墨国的御北王府,也在同一天发生了变故,他这一回去,恐怕永远都不会再回南武国了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的母亲,南武国的摄政公主翊陵羲和,在她嫁到玄墨国,成为玄墨国的御北王妃,她就已经不属于南武国的人了。

    按理说,其实宗政漓妖也并不算是南武国的人,他在玄墨国出生。

    他的家在玄墨国,他的父亲是玄墨国的御北王。

    他本就应该好好呆在玄墨国。

    偏偏因为先皇的宠爱,让他每年都会到南武国来居住游玩。

    甚至还让他成为南武国的郡王。

    如今先皇突发疾病病逝,宗政漓妖在南武国的后盾没了。

    他不可能再继续像以前那样,无所顾忌的留在南武国。

    况且,御北王府全府上下一夜之间被玄妖盟灭杀。

    他这一回去,定然是要留在御北王府主持大局,袭爵王位。

    往后,如无两国会盟的情况,是不可能再来南武国了。

    初安和宗政漓妖当初的相处,他都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如今宗政漓妖离开,最难过的,恐怕就是初安吧。

    凤矜天见江治书一副脑补的样子,越补,看向她的眼神就越怜惜,忍不住嘴角抽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过来找我,就是为了安慰我?”

    江治书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,文秀清润的脸,微微泛红又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是担心你会难过。”

    “初安,你年纪还小,修为又强,天赋又好,往后还有无数大好的时光和年华。”

    “你会遇到更多强大且惊才绝艳的人,既然玉郡王选择回玄墨国袭爵,你就忘了他吧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笑了笑,点了点头: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江治书一愣,这就知道了?

    他还以为要劝说好久,甚至根本劝说不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对方居然如此平静轻松的回了一句,知道了?

    江治书不确定的看着凤矜天,见她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,神态从容平静。

    确实没有丝毫悲伤和压抑之色,又是一阵惊奇。

    初安居然真的没有伤心。

    所以说,初安其实也没有那么喜欢玉郡王吧?

    想到这,江治书松了口气,温润的笑道:“初安你没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女孩子就该多认识一些出色的人,不要将自己困于一人。”

    “世间男儿千千万,以初安现在的天赋,未来修为不可预测。”

    “说不定能活个几千年,如此漫长的时光,只守着一个人,不好。”

    江治书这话里话外,就差直白的让凤矜天建鱼塘养鱼,开后宫了。

    这一下,是真的惊到凤矜天了。

    江治书是一个文质彬彬,温润儒雅的人。

    性格温柔敦厚,自持沉着,偶尔会软绵,不够果敢,也太过重亲情。

    会是一个很好的家人。

    但不会是一个建功立业,干出一番大事业的开创者。

    而且他重文轻武。

    比起修炼,更喜欢治国文学。

    就算入朝为官,也只会是一个中规中矩的存在。

    然而,就是这样一个人,居然意有所指的让她养鱼开后宫。

    这是第一次,凤矜天对江治书这个大哥,有了不一样的看法。

    凤矜天继续点头: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还是同样的回答,让江治书怀疑,对方到底是真知道,还是假知道?

    可对上凤矜天浅笑认真的目光,江治书就能肯定,对方是真的明白,也是认真的回答他。

    并没有任何敷衍的意思。

    江治书的目光不由越发柔和了,开口的声音,也更加柔软起来。

    “初安,哥哥有时候下意识确实会做一下偏心的事情,但哥哥不是有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舒宁毕竟和我们一起长大,我一直把她当成妹妹宠爱,一时间转变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知道,这对你不公平,我会尽可能的让自己一视同仁。”

    “你与我是有血缘关系的兄妹,往后,哥哥一定会更加照顾你和爱护你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‘嗯’了一声,算是回应。

    这让江治书只觉一颗心,越发柔软了。

    初安其实也并没有大家以为的那样,那么桀骜不驯,狂妄恶劣。

    或许她从一开始,表现的那么不羁,那么不听话,不过是为了吸引家人的注意?

    江治书越想越有可能,眼前看起来乖巧又柔和的女孩子,分明就很可爱,很惹人爱好不好!

    凤矜天见江治书看着她的眼神,逐渐散发出老父亲般慈爱的光芒,就知道这位大哥又在脑补了。

    果然,等江治书离开后不久,他身边的侍从就送来了许多银票。

    大致的意思就是,给她当零花钱,买些自己喜欢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投喂的举动,让凤矜天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江治书这人,还真是神奇。

    她没再理会,第二天下晚,就带着竹溪和申屠坤临进了宫。

    至于云尘煌,在快到焰云城的时候,他老人家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去了哪。

    家宴是在皇后的寝宫里举行,所以凤矜天直接被引路的宫人,带到了凤鸾宫。

    江凌月一身秀凤宫装,让她整个人看起来越发端庄威仪。

    比起从前总是穿白衣的出尘清雅,换上了明黄色的皇后凤袍,将她那张秀丽典雅的脸,渲染出几分高贵的艳丽感。

    看起来,倒是比以前更漂亮了。

    凤矜天心中评价了一番,视线扫过四周,寻了圆桌前的椅子,就走过去坐下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江凌月眉头微蹙,这矜天,还是一如既往的目中无人,毫无规矩礼数。

    旁边的琴刃立即开口提醒:“二小姐,如今大小姐成了皇后,现在又是在宫里,您应该先行礼,得了皇后娘娘的首肯,才能落座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含笑的看向两人:“不是说家宴?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家宴,自然不需要那么多规矩,本郡主不喜欢规矩太多,若是你们坚持,那这饭我就不吃了。”

    江凌月主仆俩顿时一噎,脸色都有些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这江矜天,分明就是在威胁她们!

    还真是蛮横无理,任性至极!

    “二小姐你……”琴刃还想说什么,就被江凌月打断了。

    江凌月笑看着凤矜天,温声道:“初安说的对,是家宴,不必那么多规矩,都是自家姐妹。”

    站在殿外的江玲玉,见里面没有掐起来,有些失望,整理了一下情绪,就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如雪见过皇后姐姐。”江玲玉对江凌月福了福身,随后目光微亮的看向凤矜天。

    “初安,你总算来了,你都不知道,这段时间我有多想你。”

    江玲玉开心的走到凤矜天身边,端着一脸甜美的笑,用那双楚楚动人的眼眸,欢喜的看着凤矜天。

    白皙的手还亲昵的拉住凤矜天的衣袖,微微弯着腰,让她整个人显得万分可爱纯真。

    翊陵渊走进来,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岁月静好的画面。

    他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,出声笑道。

    “初安来了,一段时间不见,你似乎瘦了些,这段时间没有好好吃饭?”

    笑语中带着明显的关怀和温柔。

    凤矜天看向翊陵渊,眼底笑意加深:“是啊,半路遭遇了几次刺杀,被吓到了。”

    翊陵渊、江凌月、江玲玉:“……”

    吓到?

    都反杀了,还能被吓到?

    原来这才是睁眼说瞎话的最高境界!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