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182:真的还要喜欢他吗?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凤矜天眼眸里染着笑,看着少年。

    “记住了,去做你的事吧。”

    看着凤矜天说完就又垂眸去继续处理政务,屠天眼底浮现一丝不满。

    可他也不敢在凤矜天面前造次。

    实在是被凤矜天收拾的,有些知道怕了。

    屠天本来就是天生的小变态,能将他压得死死的人,可想而知,也不遑多让,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足以可见,凤矜天并不如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友好随和。

    “主人,那我走了,你记得想我喔~”

    屠天又笑眯眯的轻语一句,这才离开了。

    之前跟着凤矜天一起来了北月国的翼枫,也在上次选拔官员中,被凤矜天安排进入了朝堂。

    而且还进了内阁。

    翼枫之前跟在凤五身边学了大半年,再加上他自己一直有自学一些东西,倒是进步极大。

    凤矜天也是看着他足以胜任,才将他安排入朝的。

    至于翼枫的仇,就等他自己成长起来,再亲手去报吧。

    就在凤矜天在北月国处理政务,忙的昏天暗地的时候,南武国那边,也是每天好戏不断。

    眼见距离中秋越来越近,让凤矜天回皇城的信,也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有江家写的,有江玲玉写的,甚至还有江凌月,也写过信,都是表示想凤矜天了,想让她早点回皇城。

    无数的探子,在这几个月,从不间断的赶往九华郡的郡主府,监视凤矜天的一举一动,探查凤矜天在九华郡都做什么。

    留在九华郡郡主府,假扮凤矜天的人,吃过凤矜天特制的易容丸。

    这易容丸,不像这个世界原有的易容丹,吃了之后,就算容貌改变,多多少少会有一些不契合。

    而且遇到圣级武者,就能被看出来,是吃了易容丹。

    但易容丸不一样,除非是神王级别,否则绝不会被看出来。

    而且服用后,容貌改变的样子,看起来天衣无缝,根本不会给人一种不契合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,至今过去了几个月,南武国那边,都没有人发现郡主府的凤矜天,是个假的。

    直到九月初旬,南武国的皇帝,终于直接下了一道圣旨。

    大致的意思就是,许久不见凤矜天这个姐妹,皇后娘娘和贤妃娘娘都很想念。

    而且快到中秋了,希望凤矜天能回去一起过一个中秋团圆夜。

    等郡主府的消息,传到凤矜天这里的时候,她笑了。

    关于南武国最近几个月的动静,她一直都让画灵等人关注着。

    可谓是精彩万分。

    尤其是江凌月和江玲玉之间的暗斗,还有其它宫妃的明争暗夺。

    简直让翊陵渊的后宫,好戏连连。

    还有翊陵渊最近一直在肃清,之前翊陵衍等人遗留下来的党羽。

    接二连三的,找着各种理由,各种麻烦,将所有曾经不曾支持过他,又看好其它皇子的臣子们,全都该查办的查办,该告老还乡的告老还乡。

    空出来的位置,他迅速将自己的人全部安排上去。

    这其中,包括凤五。

    值得一说的是,凤五如今已经是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的宰相了。

    几乎和凤矜天的父亲,江文舒,平起平坐。

    而江文舒也成了右相,凤五则成了左相。

    当初凤五是被安排在了翊陵衍身边的,后来凤五被翊陵渊策反,暗中成为了翊陵渊的人。

    才有了今日成为一朝丞相的局面。

    只是当初翊陵渊动手的时候,并没有告诉身边的任何谋士,包括凤五,都不知道那天宫变的具体情况。

    否则也不至于让事情发生的如此突然,让她连挽救都来不及。

    就这么让宗政漓妖失去了舅舅。

    面对如今的局面,凤矜天觉得越发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回去看看戏,好好玩一玩,也不是不可以。

    何况她在外躲清闲,已经躲了四个月了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翊陵渊那些人,能够接受的极限。

    若是再不回去,怕是要派军队来请了。

    凤矜天倒是不怕和翊陵渊几人干上,大不了就谋反,再多做一个国家的皇帝。

    但她说过,南武国这些人,留给宗政漓妖。

    凤矜天对身边的素弥道:“去问问皇祖母、皇祖父,还有娘和哥哥,若是有空的话,让他们今晚来我这用晚膳吧,有事跟他们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,殿下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突然邀请几人去吃晚膳,定然是有什么要事,所以四人晚膳的时候,全都到齐了。

    “初安,是不是南武国那边催你回去了?”

    女皇很快就猜到了凤矜天所谓的有事,是什么。

    算算时间,凤初郡主去自己的封地,已经有四个月了。

    同为帝王,她很明白,那九华郡对于帝王,对于国家来说,是怎样一个重要的地方,却被先皇给了凤矜天做封地。

    翊陵渊上位后,这绝对要成为新帝王的一块心病。

    凤矜天点了点头:“其实这段时间催我回去的书信就没断过,能忍到现在,也是极致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我对外也是说,会在中秋节前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姒衍有些不放心的叮嘱:“初安,此趟从九华郡回南武国的都城,怕是要不太平。”

    “你那块封地,对于南武国来说,实在太重要了,那么富饶的一个郡给了你,明元帝肯定会想办法收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明元,是翊陵渊登位后,给自己取的年号。

    凤南雪赞同的点点头:“初安,听你说之前是因为你那堂妹想要请你进宫玩,所以你躲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还一躲就是四个月,这足以告诉所有人你的态度,不管是新继位的明元帝,还是你那些成为娘娘的姐妹,只怕都不会放过你手里的封地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收不回去,难保他们不会狗急跳墙,直接来阴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等你回去的路上,就是最好的下手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在九华郡那里安排了替身,要不你就直接回去焰云城,不要绕道去九华郡了。”

    就连凤羡予,也有些担忧的劝说:“娘说的对,初安,你别去九华郡了,直接悄悄回焰云城吧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你再多带些皇家影卫,否则你一个人在南武国,我们实在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见几人都担忧的看着自己,明显是关心则乱,以至于让他们都忘了,她身边有厉害的帮手。

    “娘,你们忘了凤四了吗?”

    被凤矜天这么一提醒,几人这才想起来,那个活泼开朗,长的阳光斯文的青年。

    凤南雪和凤羡予,是想到凤四一路走来的保护,还有那批暗杀他们的高手,也是被凤四轻而易举解决掉的。

    而女皇和姒衍,则想到了当初宫变,就是这个叫凤四的青年,悄无声息的帮凤矜天解决了宫内所有叛变之人。

    让她们可以一夜之间,掌控全局。

    女皇瞬间笑出声来:“是了,我们大家都关心则乱,忘了初安身边有一个很强的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人,就是皇家影卫都不是对手,有他在初安的身边,就算明元帝派人暗杀,也不用担心初安会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凤南雪等人这才放心了。

    也没有再多说什么,凤矜天如今的身份特殊,披了两个马甲,是不可能一直都不回南武国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,女皇问:“初安想过什么时候结束南武国那边的身份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来回两边跑,会累着自己的,要处理一个国家的政务,不是那么容易,皇祖母怕你的精力不够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从容淡定的说:“所以初安这不是一直在努力选拔人才,培养可以帮我治国,打理国家的能人。”

    “等培养出来了,今后孙女就可以不用事事亲为,也能节省很多时间和精力,去做其他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南武国,有九华郡这块封地,我不准备放弃凤初郡主这个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九华郡我要,而翊陵渊这些人,我有办法应对,况且,就算他城府深,谋算过人,确实有能力,这皇位,他也无法一直坐下去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有深意,让女皇几人不由若有所思的盯着凤矜天。

    沉思了一瞬,女皇眼底闪过一缕精光:“初安,你是打算把南武国也收入囊中?”

    她记得国师说过,凤矜天与凤氏王朝有缘,而且整个天下,会因为她成为女帝,出现千年不曾出现过的变动。

    元承大陆分裂数千年,很有可能,从凤矜天开始,再次出现天下一统的局面。

    凤矜天也不奇怪女皇会有这样的想法,有国师在,必然是与她说过一些似是而非的话。

    凤矜天倒也没有隐瞒,但也没有多说,只道。

    “他得罪了太多人,就算我不出手,也有人会出手,不过是时间问题。”

    翊陵渊,自有宗政漓妖来收拾。

    女皇听言,颇为遗憾,但也只是一瞬,就放宽了心态。

    反正根据这几个月的观察,她这位孙女,简直就是全能大佬,厉害的能上天。

    她现在毫不怀疑,凤矜天有能力一统元承大陆。

    如初安所说,不过是时间早晚的事。

    反正她还有时间可以等,或许真能看到那一天的到来。

    凤南雪想到自己一直忽略的事情,看着凤矜天的神色,多了一些犹豫和担忧。

    “初安,你还喜欢玄墨国那位小世子吗?”

    这几个月事情太多了,她都差点忘了,当初南武国皇城传出的那些传言。

    初安她和那位遭遇家变,一夕之间失去所有亲人的小世子,关系匪浅……

    凤矜天神情微顿,见现场没有外人,所有宫人都退离到了宫殿外守候,外面也确实没有人偷听,她也就没有隐瞒。

    略微点了点头,随意的回了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喜欢。”

    这可让在座的几人,神色都变了。

    女皇和凤后,是在凤矜天成为太女后,才调查了凤矜天从前的事情。

    南武国的先皇还未出事,玉郡王还在南武国的时候,可是和凤矜天传了无数绯闻的。

    还一度成为了南武国皇城,津津乐道的谈资。

    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

    所以女皇随便一调查,就查到了关于凤矜天和宗政漓妖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是御北王府遭难,翊陵鹤霄又突然死亡,宗政漓妖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当时女皇见凤矜天没有任何反应,该干什么干什么,以为不过是以讹传讹,凤矜天根本不喜欢那什么小世子。

    哪知道,传言竟然是真的。

    女皇眉头微蹙:“初安,那小世子现在的处境可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“南武国的先皇有多宠爱他,整个元承大陆都知道,还有他从前在玄墨国的地位,就是连太子都比不过。”

    “可一夕之间,最宠他,也是他最大的靠山的两方人,都死了,这其中,不用皇祖母说,你应该也能感觉到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“南武国的先皇,一夜突然死亡,然后就是宫变,最后翊陵渊继位。”

    “玄墨国御北王府一夜之间,全部被灭杀,竟然没有造成任何一丝动静,引起皇城中人的注意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两边出事,几乎都在同一时间,最有权势的两方人,一夜被灭,若非是早有预谋,这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翊陵渊和宗政霆,他们也没有本事,如此悄无声息的,将这两方根深蒂固的掌权者灭掉。”

    “除非背后还有更神秘,更强大的势力,在帮助他们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女皇仔细观察了一下凤矜天的表情,见她神色依旧平静,就大致明白,凤矜天也想到了这些。

    这让女皇宽慰的同时,越发担忧了。

    能想到这层,却依旧承认喜欢那小世子,这分明是不怕惹麻烦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,女皇语重心长的道:“初安,你知道这个世界除了六国,还有另外的几大神秘强悍的势力吗?”

    凤矜天点头: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女皇原本想要说的话,就这样被卡住了。

    既然知道,那凤矜天自己肯定早就有所衡量。

    也就不用她多介绍那些神秘势力的恐怖,以及不可抗衡。

    沉默了一瞬,女皇神色复杂的问。

    “就算知道,你也依旧要喜欢那个小世子是吗?”

    凤矜天点头一笑,那神态,那反应,明显告诉在场的几人,她内心的坚决。

    空气陡然陷入了一阵诡异的静默。

    片刻后,女主神色极为严肃的说:“那你知道那位小世子现在的处境吗?”

    “前有狼,后有虎,如今他回到玄墨国,入了虎嘴,尽管因为修为被废,得以暂时保住性命,可玄墨国的皇帝既然起了杀心,就不是真正的对他好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出于安抚民心的用意,不会这么快杀了他,也绝对不会再让他有好日子过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小世子从前是什么脾气,你应该清楚,树敌太多,想让他死,想折辱他,凌虐他的人太多太多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修为,没有靠山的他,注定是无法久活的,就算活着,也会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已经没有任何未来的人,你真的还要喜欢他?”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