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177:血玉发簪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十公主气不过,又对着宗政漓妖一通乱砍。

    直到看到宗政漓妖素白锦袍,被鲜血尽数染红,这才勉强觉得舒坦了几分。

    她嗤笑一声:“宗政漓妖,你不是最爱穿红色吗?怎么开始穿起这素白的衣服了?”

    “是为了祭奠你失去的父母?你还真是孝顺。”

    “还别说,比起红色,这素白更适合你,尤其是当你的血染红这纯白,更加好看了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依旧没有理会对方,十公主见此,也觉得无趣,又讥讽了几句,才带着宫人浩浩荡荡的离开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眼帘微垂,哪怕是寝殿里一个人都没有,他也没有抬眼朝外面看。

    整个瘫软在地上,浑身是血,被染红的白袍,衬的他那张如玉雕琢的脸,平添了几分妖异和脆弱。

    两种气息结合在一起,竟然晕染出一种触目惊心的靡丽之色。

    看得暗中监视的一众影卫,不由呼吸一窒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,他们几乎都被激发了心底从未有过的邪恶。

    脑海里有什么不该有的可怕思想,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吓得一众影卫迅速移开视线,再不敢朝殿内的少年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庆元宫的大总管,不急不缓的让人去叫来御医。

    御医是最近一段时间,专门给宗政漓妖治疗的专属医师。

    对于这位得天独厚,荣宠十多年的小世子,在深宫被欺辱毒打一事,医师也从最初的震惊和惶恐,到现在的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替宗政漓妖处理完伤口后,医师尽责的开口嘱咐。

    “小世子最近几天千万别沾水,这些外伤药每天涂抹三次,内伤药每天吃一粒,连续吃上七天。”

    见宗政漓妖不说话,医师无声的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这小世子本就重伤未愈,又经历了这几个月的毒打和欺辱,身体是越发败坏了。

    想要完全治愈,根本不可能了,落下的病根,这辈子都会跟着他。

    就连寿命……

    成为废人的小世子,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凡人。

    凡人可活年限不过百年,而败坏了身子的小世子,能活到六十岁,都算是奇迹了……

    医师离开后,就照例去了皇帝那里,禀报宗政漓妖的身体情况。

    等寝殿里没了宫人,宗政漓妖就拖着伤残的身体,亦步亦趋,缓慢的靠近床榻。

    从床榻里拿出了一块血红漂亮的血玉,继续雕刻打磨起来。

    藏匿暗中的影卫们见此,暗自惊奇。

    这小世子自从两天前跟陛下讨要了这块血玉,就一直在雕琢。

    眼见一块血玉,慢慢变得越来越小,影卫们都有些好奇,他到底要做成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而对于这些事情,宗政霆听了汇报,也没在意,只让影卫继续盯着,看看他到底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数天后,那块血玉被雕琢成了一根簪子。

    至于簪子的一端,到底是什么形状,因为离得远,影卫们根本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晚上,等影卫们撤出寝殿,隐藏在殿外,本应该睡着的宗政漓妖,突然睁开了眼睛,低声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凤七。”

    凤七凭空出现在宗政漓妖床榻前,悄无声息,没有引起任何波动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对于对方的神出鬼没,已经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他将那精心雕琢的血玉簪子,递给了凤七。

    “帮我联络清澜,让他把这簪子送去北月国给初初。”

    凤七虽然早有猜测,可亲耳听到宗政漓妖说,还是不由震动了一瞬。

    凤七接过簪子,这才发现那簪子一端雕刻的,居然是镂空腾飞的龙。

    竟是一支龙形发簪。

    “小世子需要带什么话给主人吗?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神色平静,无波无澜,明明该是一种安宁平和,却莫名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危险深沉感。

    “祝初初生辰快乐。”

    凤七一愣,没想到这竟是给主人的生辰礼物。

    小世子可是半月前就找陛下要了血玉,这是早早就将主人的生辰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这份心意和用心,实在是……

    凤七似乎有些明白,为何主人身边来来去去那么多优秀的人,这位小世子却可以停留在主人身边。

    “小世子放心,属下会在天亮前赶回来,这段时间,还请小世子多加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凤七悄无声息的离开,他并没有按照宗政漓妖提供的联络方式,联系清澜,让清澜送簪子。

    而是直接利用和凤矜天奴仆系统连通的功能,回到了奴仆系统,直接出现在了凤矜天面前。

    凤七等奴仆,是奴仆系统制作出来的。

    本身就与奴仆系统为一体。

    所以无论凤矜天在哪里,无论她和所有的奴仆距离多远。

    只需要瞬息,一个念头,所有在外的奴仆,就可以在顷刻间,被召回奴仆系统。

    而奴仆们,也可以在瞬息,自行回到奴仆系统里。

    凤七想着,若是等清澜等人送发簪,那最快也要近一个月的时间。

    那样会赶不上主人的生辰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自己亲自送,直接带着发簪回了奴仆系统。

    “主人。”

    凤七的声音在凤矜天脑海里响起。

    此时凤矜天刚刚起床,正被宫女们伺候着洗漱。

    听到凤七的声音是从奴仆系统里传来的,她就知道凤七回了系统。

    当即挥挥手:“都出去。”

    宫人们微微一愣,随即毕恭毕敬的弯腰撤退。

    根本不敢多问什么。

    等人全部离开,寝殿门被关上,凤七才从系统中出来,站在了凤矜天面前。

    “主人,这是小世子让属下送来给主人的生辰礼物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看着凤七手里拿着的血玉发簪,那不算精致的雕刻工艺,让她目光一顿,伸手接过。

    仔细打量了片刻,凤矜天唇角浮现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“是他自己雕刻的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难怪。

    凤矜天笑意越发浓郁了几分,明显很愉悦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发簪雕刻的手艺算不得特别好,但也不算差的没法看。

    凤矜天已经想象到,宗政漓妖为了雕刻这发簪,浪费了多少原材料。

    别说,这血玉倒是极品。

    剔透晶莹,似有血液在其中流动,格外妖艳瑰美。

    簪子粗细刚刚好,一端尖锐,一端则是雕龙形状,在魅惑血红的衬托下,这龙显得霸气危险,神秘高贵。

    凤矜天是知道宗政漓妖画画能力很强,转化成雕刻,倒是把这龙雕的入木三分,尤其是气息神态。

    凤矜天抚摸着簪子,眉眼多了一抹前所未有的柔和。

    “你回去吧,就算是半夜,他那里也不是绝对安全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有有用的丹药都在系统空间里,若是他那里有需要用到的,你尽管取了拿给他。”

    “再去给清澜几人送几瓶神元丹,让他们加快成长的速度,尽快让白梦城壮大起来。”

    凤七应下:“是,主人,凤七现在就去。”

    凤七离开后,第一时间去联络了清澜,在城外与清澜见面,给了他好多瓶神元丹,还有治愈系丹药,每种少说也有上千颗。

    清澜直接被这些丹药给砸懵了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些丹药……”

    毕竟是宗政漓妖的心腹,清澜几人是知道凤矜天手上有很多神奇厉害的丹药。

    而且之前宗政漓妖生辰,凤矜天送了他很多丹药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是给过一些给清澜几人的。

    清澜之所以震惊,是因为凤七居然一次性,给了他这么多五花八门的丹药。

    当初拍卖会上,一颗丹药卖出天价,他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而且那些丹药的药效,并没有凤矜天给他们的好,是稀释过的。

    “是主人让我给你们的,主人说,让你们尽快提升实力,强大白梦城,小世子需要你们。”

    清澜听言,瞬间严肃起来,郑重的对着凤七一拜。

    “还请凤七大人替清澜谢谢凤初郡主,属下等一定会尽快强大起来。”

    清澜没有问,凤矜天怎么知道主子建立了白梦城势力。

    甚至并没有觉得,凤矜天给他们下命令,有何不对。

    早在出事前,主子对凤初郡主的态度,就已经告诉了他们这些下属,凤初郡主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甚至,凤初郡主就相当于他们的另一个主子,等同宗政漓妖。

    看着凤七凭空消失,离开的悄无声息,清澜呼吸一窒,越发坚定了要迅速强大的念头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主子在宫里遭遇了什么,过的好不好,他们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因为有宗政漓妖的命令,清澜等人是不可以随意进城,探查他的任何事,和他有任何接触。

    就是为了防止被皇帝一网打尽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都是单线联系,清澜等人都只能等宗政漓妖联系他们。

    清澜不是不想问问凤七,自家主子过的如何,奈何凤七走的太快,根本没给他询问的机会。

    凤七迅速回到宗政漓妖身边,想了想,还是现身,跟宗政漓妖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小世子,簪子已经送到主人手里,主人让凤七给清澜他们送了许多有用的丹药,他们会很快成长强大起来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听言,神色一顿,褪去清澈,变得格外深浓诡怖的凤眸,一瞬不瞬的盯着凤七。

    竟让凤七一个非人类,有那么一瞬,产生了头皮发麻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过只是一瞬间而已。

    “前后不过半个时辰,你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关于奴仆系统,这是不能言说的秘密。

    凤七自然不会自己说出来,也无法说出来。

    他只道:“这事情只有主人能给小世子解惑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闻言,没再多问,只是心中有了些许衡量。

    看来以后他若是要拿什么东西给初初,就不用担心时间和距离问题了。

    这边,凤矜天走到镜子前,将簪子直接插入发髻里。

    这才唤来宫人,更衣梳妆。

    近身伺候的宫女见凤矜天头上多了一支瑰美的血玉发簪,不由一愣。

    可转瞬,她就沉静的继续为凤矜天梳理头发,弄了一个简单却又精美的发式。

    换上艳红的龙纹衣裙,凤矜天去了早朝。

    如今女皇连早朝都不上了,直接交给了凤矜天全权代理。

    看着凤矜天坐在龙椅上,一身红色华丽宫装,衣裙上金龙飞舞,浑身透着一股优雅从容的气魄。

    端坐在那,尽管脸上带着面具,依旧让人有种被惊艳的睁不开眼,无法直视的感觉。

    很快,就有细心的人发现,太女殿下发髻上,多了一支很特别,很耀眼的血玉发簪。

    苏陌不由沉思起来,这发簪看起来,有些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工艺远不如太女殿下平日用的发簪精致,可以血玉制作发簪,却是很罕见的。

    因为这血红剔透的颜色,并不是什么人都能驾驭。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鲜少有人会把血玉制作成发簪,多是用于装饰物品,或者做成首饰的。

    还有发簪突出一端的雕龙,尽管做工有些粗糙,可那条龙却栩栩如生,尤其是散发出来的气息,太过神秘高贵。

    戴在太女殿下的头上,不但没有给人喧宾夺主的感觉,反而成了一种极致的衬托。

    将那绝色神秘的少女,衬托的越发高贵靡丽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倾绝天下的气息。

    苏陌不由恍惚了一瞬,待回过神,立即收回视线,垂眸伫立,神色平静无波,仿佛前一刻的晃神,不过是幻觉。

    太女殿下,不是他能肖想的。

    而他,也不愿成为那后宫的一员。

    比起情爱,他更想报效朝廷,为天下苍生谋福,成为一代流芳百世的功臣。

    中午,太女殿下庆生宴开始。

    四品及以上朝臣,五大世家,王公贵族,及其家眷,陆续入宫,前往太乾殿参加宫宴。

    太乾殿是宫中最大的殿宇之一,因为临近凤栖湖以及万花园,所以宫中但凡有大型宴会,都会在这里举行。

    还不到晚膳时间,入宫的大臣们去了太乾殿喝茶闲聊。

    而家眷们,则自由在万花园和凤栖湖闲逛赏景。

    大家三五成群,欢聚一堂,远远看起来,倒是热闹和谐。

    可实则,每个地方,每个角落,都或多或少,都在发生一些‘有趣’的事情。

    凤栖湖其中一处凉亭里,一名蓝衣少年嗤笑的看着闾丘玉。

    “闾丘玉,听说闾丘家主想让你嫁给太女做正夫,没想到素来骄傲,不可一世的闾丘家小公子,也有自降身份,屈居人后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幸灾乐祸的声音,带着几分不加掩饰的嘲弄,让闾丘玉顿时沉了一张俊美的小脸。

    “蛇千厉,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令人生厌,难怪姓蛇,阴暗的冷血动物,就只配藏在潮湿肮脏的旮旯里。”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