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173:见国师,宿命轮回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凤矜天回宫后,就直接去了神明阁。

    神明阁是隶属历代国师修炼闭关的地方,平日里,国师在神明阁的时间,比在国师府的时间还要多。

    北月国是一个信奉占卜命数的国家,所以历朝历代,都会挑选出占卜玄术最厉害之人,成为国师。

    为北月国推演国运,以及未来。

    当今国师,名术麒,已经是三朝国师,最是受女皇信任和敬重。

    可以说,术麒是看着女皇长大的,也是女皇的老师之一。

    凤矜天原以为,会看到一个白发苍苍,仙风道骨的老头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白发有,仙风道骨也有,可对方却不是一个老头,而是一个看起来二十七八的玉面郎君,犹如日月星辰一般耀眼高贵。

    他就平静的坐在空旷的,类似祭祀平台一样的中心地,一身出尘的白袍,将他衬托的越发犹如世外高人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世外高人,并没有那种超凡脱俗,不属人间的缥缈之气。

    相反,他身上的气息,很接地气,是一种光明磊落的柔和,仿佛整个人都笼罩着一团温和的柔光。

    犹如雪地里的暖阳,似能照耀全世界,带给所有人温暖。

    听到脚步声,他抬头,那如玉般俊美的容颜,每一笔都似精心雕刻,清透着满满的柔软。

    眉间一点红色朱砂,不但不会给人妖娆之气,反而让他超脱世俗的美态,越发纯洁,不染世俗,干净的仿佛初生婴儿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柔柔的声音,清澈无垢,似羽毛飘荡落在清泉之上,轻柔的没有一丝重量。

    他粉色的唇缓缓勾勒,绽放出一抹纯洁干净的笑。

    哪怕是凤矜天,此时也不由被眼前这样干净的恍若天使一般的男人,给杀到了。

    那种干净,并非是纯真的什么都不懂的干净。

    而是一种好似从未沾染任何杂质,犹如天使,带着拯救世人的使命。

    哪怕是死,也能笑着欣然接受。

    这让凤矜天不由想到了另外一个,犹如神明一般的男人。

    梵音。

    两者乍一看,给人的感觉很相似,都是宛若神明,不属人间。

    可定神再看,就会发现,梵音和术麒根本不一样,甚至可以说,是两个极端。

    术麒的超凡脱俗,是犹如天使的纯净,带着普度众生,牺牲小我,成全众生的大爱。

    而梵音,则是犹如神明般无情无爱,六根皆空的冷心冷情。

    凤矜天到底是见过无数大风大浪的,只一瞬,就回过神。

    她唇角同样勾起一抹笑,一边朝那坐在大殿中央的男子走去,一边道。

    “国师既知道我会来,想必也猜到,我想要问什么吧?”

    术麒清澈的眼眸,敛涟笑意,白净如雪的面容,如水波荡漾,似有芙蓉出水。

    竟美得动人心魄。

    凤矜天心中,再一次为这人的美色所动容。

    作为颜控,不得不承认,这国师的俊彦,堪称世间之绝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她还是更迷宗政漓妖的长相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到底是太年轻,等他长到二十岁,彻底长开,凤矜天敢以她毒辣的眼光保证。

    这世间,宗政漓妖一张脸,足以灭世,无人能及。

    就是术麒和梵音这等绝色美人,也得靠边站。

    术麒随手挥动了一下,远处数十米外的团蒲,瞬间出现在了他对面三步之遥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轻声道:“太女殿下,请坐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见此,神色不变,浅浅笑意的从容模样,看得术麒眼中的笑意,越发浓重了两分。

    凤矜天在团蒲上盘膝坐下后,就听术麒缓缓出声。

    “太女殿下心中的疑惑,今日术麒会为太女殿下一一解惑。”

    “若有不对之处,还请太女殿下指出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眸光微动,笑道:“国师请说。”

    术麒清澈的眼眸,定定的看着凤矜天,直到此时对视,凤矜天才发现,这双清澈的眼眸深处,并非清澈见底的清泉。

    而是宇宙星辰,浩瀚缥缈,深邃无边,一望无际。

    “太女殿下虽来自异世,但其实本应该属于这个世界的人,甚至,本应该是北月国凤氏王朝之人。”

    类似的话,凤矜天已经听女皇说过,她今日来,是为了解惑的。

    所以凤矜天并没有打断术麒的话,只是静静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术麒见凤矜天居然如此沉得住气,唇角的笑意越发轻柔起来。

    “太女殿下可是生来记事?”

    凤矜天微微挑眉,对于术麒连这种隐秘的事情都能算到,她或多或少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但意外的,并不是对方能算到如此隐晦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意外的是,术麒在玄术命里和占卜推演的本事上,居然还真不小。

    当初在现代,师傅一身占卜玄术本领,高深莫测,出神入化。

    那时候,她就知道,这世间有如此神秘可怕的高人。

    所以术麒能算到她生来记事,凤矜天并不吃惊。

    凤矜天笑了笑:“不愧是三朝国师,本事超群。”

    这无疑是承认了术麒的演算。

    “太女殿下过奖了。”术麒荣宠不惊的笑语,随即道:“那太女殿下可曾觉得凤后有些眼熟?”

    “或者,太女殿下去一趟凤后所住的宫殿,或许也会觉得眼熟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眼波微闪,她确实从见到姒衍的第一眼,就觉得对方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告诉她,她绝对在什么时候见过姒衍。

    可任由她怎么回忆,竟然都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,让凤矜天心中一直存有疑虑。

    此时听术麒这么说,她越发肯定,自己绝对见过姒衍。

    而且,很可能与姒衍,还有什么渊源。

    凤矜天定定的看着术麒,无数想法在脑海里掠过,最后迅速成型。

    一个念头,在脑海里定住。

    哪怕不可思议,凤矜天还是问出了口。

    “我和凤后,有关系?”

    “或者该说,我的前世,和凤后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,凤矜天几乎是用肯定的语气说出来的,而非询问。

    凤矜天虽然没有跟师傅学过占卜算命和推演术数,但她学过阴阳风水,驱邪除妖,以及阵法符咒和傀儡术等。

    同样都是玄乎的东西,所以在发现不对劲的时候,凤矜天的脑回路,是特别广阔的。

    正常人不敢猜想的,或者是想不到的,她都敢,也都能。

    所以思绪转动间,她才会这么快,就锁定了答案。

    这回轮到术麒诧异了,他没想到,太女殿下的接受能力,以及思想,居然如此广阔无边。

    若是换做常人,想破头皮,也绝对不可能想到这一层。

    毕竟这结果,实在太玄乎。

    “太女殿下不愧是再世为人。”术麒轻叹一声,眼底多了一丝钦佩。

    也不再卖关子,直接给了凤矜天答案。

    “确实,太女殿下本与凤后是有关系的,你们本应该有一段父女亲缘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眉头微蹙,似有什么,在一瞬间若隐若现的闪现在她的脑海。

    古代宫廷服饰,金碧辉煌的大殿,龙飞凤舞的装饰……

    还有……

    那一闪而逝,陌生有熟悉的脸。

    那是……

    姒衍。

    紧接着,铺天盖地的水,让凤矜天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。

    在现代的时候,她生来记事,从小就很怕水,也不知道为什么。

    后来慢慢长大,她不允许自己有任何致命的弱点。

    所以强迫自己,用了各种方法,吃了一些苦头,总算是克服了灵魂深处怕水的恐惧。

    成功的,将这唯一的弱点给灭杀了。

    从前她不是没有想过为什么怕水,可从来没有找到原因。

    现在……

    她似乎有些明白了。

    凤矜天缓缓开口:“凤后一共有三个孩子,大皇子凤南御,如今的战王。”

    “五皇女凤南雪,如今的南王。”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还有一位二皇女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说到这,顿了顿,才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听说这位二皇女出生没多久,就被人溺死了,而凶手是当初的林君。”

    北月国因为女子也可继位,并且出现过好几代女皇,所以对于后宫,是有女子制后宫,和男子制后宫的。

    女皇的后宫,凤后最大,就相当于皇后。

    接下来是皇贵君和贵君,也就相当于皇贵妃和贵妃。

    然后是君,相当于妃位。

    之后是侍君,也就相当于三等昭仪的职位。

    侍君之后,是庶君,相当于四等婕妤。

    庶君之后是侍子,也就是五等美人。

    林君,是四君之一,六皇子的父妃,母家是二品乾阳大将军。

    根据凤矜天了解到的资料,当初二皇女出生还没一个时辰,就被宫人溺死在浴盆里。

    那宫人也当场服毒自尽,死无对证。

    凤后和女皇,也是用了好几个月时间,才查到这位林君的身上。

    只是当时林君的父亲手握二十万大军,又是两朝老臣,不好对付,也不能轻易定罪。

    女皇和凤后这才暗中筹谋,隐忍不动。

    一直等了三年,才成功扳倒乾阳大将军,收回兵权,并多罪并处,林君以及六皇子都遭了殃,一同被赐死了。

    至于乾阳大将军,也因为养私兵,结党营私,搜刮民脂民膏,弄出多条人命,被女皇直接抄家判罪,全家流放。

    如今整个林家,早就已经断子绝孙,消失在这历史的长河。

    术麒目光晶亮的看着凤矜天,眼底带着满满的喜悦。

    太女殿下实在给了他一个巨大的惊喜。

    如此才思敏捷,思维如此变化多端,接受能力如此之强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才会拥有最广阔无边的胸襟,来接受无尽疆土,带领人类走向另一片更高的领域。

    “凤女殿下,您不愧是天选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元承大陆有你的存在,势必能走向另一种无法估量的辉煌。”

    术麒的反应,无疑是证实了凤矜天的猜测。

    虽然这些猜测,是凤矜天自己联想到的。

    可就是她自己,都没想到,她居然跟凤后和女皇,有这样奇妙的渊源。

    难怪师傅说,她不属于那个世界,迟早是要回到原来的世界的。

    原来这就是所谓的,回到原来的世界。

    原来,她确实本应该是这个位面的人。

    难怪冥冥之中,她在现代位面的时候,会突然一夜间身体机能全部枯竭,直接死亡。

    难怪重生在初安身上,初安的样貌和名字,都与她在现代位面时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宿命这种东西,有时候还真是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你没告诉女皇和凤后?”

    术麒摇了摇头:“这是天机,若非太女殿下是这天机之外之人,是这个世界的异数,与这个世界的发展息息相关,一脉相连,相辅相成,臣也不会告诉太女殿下的。”

    因为只有说明缘由,才能让太女殿下更好的融入这个世界,适应此时的身份。

    而且,以太女殿下的聪明和能力,他唯有说出真相,才是最明智的选择。

    凤矜天也知道女皇对国师的信任,尤其是关于国运,更不会开玩笑。

    女皇之所以那么坚定的让她做太女,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。

    只怕也是因为术麒说,她和凤氏有渊源,本应是凤氏之女。

    如此玄乎,却让女皇信了,也同意将皇位给她。

    解了惑,凤矜天就没再多留,与国师告辞,便离开了神明阁。

    术麒在凤矜天离开后,就开始关门闭关,谁也不见了。

    北月国有凤矜天,术麒很放心,他是时候放下一切,好好闭关修炼了。

    听到术麒闭关的消息,凤矜天也没多大感觉。

    仔细推算,术麒看起来年轻,实际上已经两百岁了。

    术麒是半神,寿命已非普通人,至少能活两百岁。

    若是他再不闭关,抓紧时间修炼,顶多再活十多年,就该寿终就寝了。

    除非他在仅有的年限里,突破半神,达到圣王境界,才可增加百年寿命。

    凤矜天想了想,拿了两瓶神元丹给申屠坤临。

    “这是神元丹,其中一瓶送去神明阁,这东西有助于国师修炼,另一瓶你自己留着用。”

    申屠坤临微微一顿,接过丹药,眼底荡漾着一抹惊异之色。

    神元丹,现在整个元承大陆,没有人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想当初,几个月前,这丹药可是震惊了全世界。

    无数势力和修炼者们,纷纷赶往南武国,只为参加拍卖会,获得这能让人提高修为,又没有副作用的神元丹。

    就是申屠家,也派了长老前往。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