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167: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众人速度特别快,很快就将现场处理干净,然后再次集合在院子里。

    凤矜天这时才站了起来,抬步走到众人面前,她也没停留,从第一排开始巡视。

    每走过一排,她就会出声:“第一排第三个,第四个,第七个,出列,站到一旁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排第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被叫出来的人,一开始还心惊胆战,可渐渐的,发现后面被叫出来的,似乎也全都是刚才主动出手听令的人,这提着的心,才渐渐发下了些。

    看来被叫出来,不是坏事……

    等一排排走完,凤矜天又回到了前面,直接来到那些被叫出来的人面前。

    她先是看向那些侍卫,朝站在第一排第三个人望去。

    “叫什么。”

    被问的青年微微一愣,随即立即肃严恭敬的道。

    “回郡主的话,属下叫周嘉穆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听到名字,脑子里就浮现一连串关于这个人的信息。

    没落的周家最小的一个儿子。

    这周家,三代以前,也算是数一数二的权臣世家。

    可惜到了第四代,也就是周嘉穆的曾祖父,是个不讨喜的老古板,不受前朝皇帝的喜欢,再加上后代子孙都没有什么大才能,就渐渐没落了。

    连侯爵都没能继承,最后一代侯府,混成了四代,就变成了小小四品将门。

    这四品将军,就是周嘉穆的祖父。

    周嘉穆这人修为是同辈当中最好的,也聪明,关键是肯用心,能吃苦。

    家里托了关系,将他送到了宫中当差,当了侍卫。

    后来阴差阳错被先皇选上,让他跟着过来郡主府当差了。

    凤矜天刚才看到了,他下完命令后,第一个都是的侍卫,不是侍卫长,而是他。

    凤矜天也不多说废话,直接道:“从今日起,你就是郡主府的侍卫长,统领府里所有的侍卫。”

    周嘉穆一惊,一时间有些不确定这天大的馅饼,是否真的砸中了自己。

    倒是站在一旁没被点名的队伍里的侍卫长,有些不满的出声质问。

    “郡主,属下才是侍卫长,不知属下犯了什么错,要让郡主撤掉属下?”

    凤矜天看向对方,神情淡淡道:“本郡主喜欢听话的。”

    “作为下属,最重要的一点,就是服从命令,你说没有犯错,那本郡主刚才下令的时候,你在想什么?又在犹豫什么?”

    “而现在,作为下属,主子的决定,你只需要服从,你又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侍卫长呼吸一窒,抬眸对上凤矜天清淡的桃眸。

    明明看起来犹如一汪清泉,可实质的望进去,却感觉到了深不见底的神秘和危险。

    侍卫长不由打了个激灵。

    这才猛然冷静下来,也知道自己刚才冲动了,居然去质疑主子的决定。

    当初先皇将他们送过来,就直接表明了,今后他们的责任就是保护郡主和郡主府。

    他们的主子,就是凤矜天。

    而刚才,在凤矜天下令杀人的时候,他确实第一反应就犹豫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样突如其来的事情,就算查奸细,也没见过杀的这么快的,什么都不问。

    而且其中还有几个,跟他处的关系不错,他一时没人心……

    却没想,最终坑害了自己。

    这就怪不得凤矜天要换人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,侍卫长心中的不平衡和不满倒是消散了,服气的拱手道。

    “郡主教训的是,是属下不知分寸,属下心服口服,请郡主责罚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满意的收回视线,平静的说:“一会儿结束,带着所有该罚的人去校场跑五十圈,不得动内力真气。”

    众人呼吸一窒,郡主府的校场,那就是皇家的校场,虽然是皇家的缩小版,但也大的出奇。

    这五十圈下来,还是实质的肉搏,那绝对得剥层皮!

    但谁都不敢有怨言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凤矜天又看向另外一个身上染了血的侍女:“叫什么?”

    侍女恭敬的垂首,从一开始就恪守本分,谨小慎微,没有抬头去瞄过凤矜天一眼。

    “回郡主的话,奴婢叫晚禾。”

    这名字一听就不是普通的侍女。

    不过从宫里送过来的,自然都不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晚禾,姓莫,是四品官员莫家二女儿,两年前送入宫中当宫女,后晋升宫中女官。

    后来先皇挑选来郡主府的侍女,她毛遂自荐,主动报名。

    对于郡主府这些人,当初凤矜天就一一调查过,每个人,只要一说名字,她就知道所有来历,事无巨细。

    这莫晚禾从小就是个有主见,有理想的,她想当女官,所以不顾家人的阻止,进宫当了宫女,从基础做起。

    两年的时间就当了宫里的女官,虽说在后宫之中,职位不高,但也算是有本事了。

    当初自请来郡主府,何尝不是抱着能够借凤矜天这位郡主,出人头地的想法。

    刚才凤矜天让杀人,莫晚禾和周嘉穆一样,都是第一个毫不犹豫动手的人。

    凤矜天勾了勾唇角:“郡主府女总管,以后就是你了,郡主府除侍卫外,所有下人归你管,府里的一切大小事宜,也交给你,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莫晚禾这时才猛然一惊,瞬间抬头看向凤矜天,对上她含笑的目光,又迅速恭敬的垂眸。

    直接跪下道:“奴婢谢郡主信任,奴婢绝不负郡主。”

    她一直等的机会,没想到这一刻,终于等到了。

    凤矜天笑了笑:“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,你不错,一直都时刻准备着,上天自然不会让你白白努力一场。”

    莫晚禾呼吸一窒,又一次抬眸看向凤矜天。

    凤矜天看着她,唇角带着笑:“有目标又努力的人,有资格做我的人,权力、地位、金钱,在我这里,都可以得到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一点,奉上绝对的忠诚,否则吃下多少,身上丢的东西就会翻倍。”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这含笑的话,明明没有什么威胁性,可众人莫名打了个寒战。

    尤其是莫晚禾,她瞬间脸色泛白。

    因为她隐隐猜到了,那句‘身上丢的东西就会翻倍’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这世间有一种极刑,名叫千刀万剐。

    莫晚禾顿时朝凤矜天垂首磕头:“属下誓死效忠郡主,永不背叛。”

    她想要的就是成为女官,站在高处,护一家周全,也有一番作为。

    她一步步稳扎稳打的谋算,却没想到,早就被这小郡主看得透彻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远比她从前想的,还要可怕,未来更是不可估量。

    跟在这样的人身边,她自己的未来,也是无法想象的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几个,凤矜天也给予了一些封赏,至少职位地位,都比之前高了一些。

    七天后,九华郡所有高层官员,全都聚集在凤矜天的书房,开始了前所未有的一场大会。

    这场大会,除了当时在场的人之外,没有任何人知道,到底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只知道,会议进行了两个足足两个时辰。

    等到所有官员出来,一个个都是擦着汗出来的。

    之后从各县来的官员,第二天就急急忙忙启程回去了。

    然后九华郡各城各县,渐渐出现了变化。

    先是从治理方面的政策改变,再到民众政策改变,就连律法都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然后各县开始创办学堂,所有人家的孩子,都要去学堂上学。

    文武双修。

    随后是农作和商业等方面,也渐渐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事情不是一两天就能看出变化的。

    而且是低调进行,若不是每天盯着,很难被人发现。

    凤矜天安排好一切后,又去了九华郡的各地军营走了一圈,改良了一下训练方式,这才留下替身,前往了北月国。

    这一次凤矜天倒是没有特别赶,毕竟像之前那样赶路,简直太折腾人了。

    所以她只是将路程缩短了一半,一边走走停停,用了快一个月,才回到北月国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路上都是易容,自然也就没有遇到什么麻烦。

    凤矜天这边搞事业搞的风生水起,宗政漓妖那边的征途,却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风声过去了些,没有之前那般严重,已经有人开始坐不住,跑来庆元宫找麻烦了。

    比如一些曾经在宗政漓妖这里吃过亏的皇子们,结伴而来,以探望的名头,进了宫殿。

    一进寝殿,就有皇子给侍从递了个眼色,顿时就有人去把大门一关。

    宫殿外的宫人们见此,对视一眼,却没有人去多管闲事,纷纷口观鼻鼻观心。

    现在的小世子,可不是曾经的小世子了。

    一朝荣宠皆无,就是陛下对小世子的心思,也是表面宠着而已。

    “宗政漓妖!你也有今天,瞧瞧你现在半死不活的废物样子,简直大快人心!”

    八皇子嘲笑的看着坐在那的宗政漓妖,眼底溢满了畅快和恶意。

    十一皇子手里突然多了一根长鞭,阴狠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当初你害我被父皇打了二十鞭,皮开肉绽,鞭鞭入肉,现在这笔账,该算算了。”

    他也不废话,直接挥动鞭子,就朝那端坐着的宗政漓妖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现在可是个修为全废的废人,面对十一皇子这样的中级武者,自然是没有反抗之力的。

    一鞭子破空而来,打在他身上,直接将他震飞了出去,砸在了三米之外的地上。

    “噗!”宗政漓妖当即就喷出一口血,那手臂到胸口的位置,横拉出一条血痕。

    鲜血溢出,很快就染红了雪白的衣袍。

    几人也是这时才注意到,宗政漓妖今日居然穿了白色锦袍。

    “哟!真是稀奇,小世子平日不是满身红艳,气势逼人吗?怎么穿起了白衣?难道就因为死了爹娘亲人,你有这么孝顺吗?”

    九皇子嗤笑一声,坐在旁边,幸灾乐祸的欣赏着对方犹如狗一样匍匐在地,狼狈不堪的样子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垂着眼,并没有看几人,只是平静的坐起来,也不说话,垂着头,让人根本看不清他的表情。

    但从他瘦弱的身形,一起那惨兮兮的样子看起来,整个人简直不要太可怜。

    这模样,简直让几个皇子只觉大快人心。

    八皇子大骂一句:“本皇子长这么大,十六年了!整整十六年了!一直活在你宗政漓妖的阴影下,从来没有像今日这般畅快过!简直太爽了!”

    “十一,鞭子给我,让哥哥我也好好抽他几遍发泄发泄!”

    十一皇子蹙眉,眼神阴戾的盯着宗政漓妖,头都不会的说:“等我先把帐算完再说。”

    语落,十一皇子又扬鞭,朝宗政漓妖抽了过去。

    又是一鞭,打的宗政漓妖腾空飞了出去,直接撞在了架子上,落在地上时,又是一口血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另一边的胸口和手臂,衣服裂开,可清晰看到其中的皮肉绽放,鲜血直流,瞬间染红了白衣。

    不过两鞭,宗政漓妖雪白的衣服,上半身几乎全染了血,看起来鲜艳又刺目。

    他还是没有出声,只是趴在地上动了动,似乎要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又一遍飞来,直接打在了他的后背上,将他撑起的后背,再次打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后背血条绽放,血色蔓延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闷哼一声,哪怕全身皮肉疼的抽搐,哪怕他内腑都被震的有些疼,他都好似感觉不到,脸上的神情,始终平静的可怕。

    十三皇子兴奋的笑道:“没想到小世子还挺能忍啊,这样就有的玩了。”

    等四人玩够了,离开后,躺在地上的宗政漓妖,已经成了一个血人。

    他雪白的衣袍,彻底成了鲜红,整个人犹如浸泡在血池里。

    殿外立即有宫人走了进来,还带来了医师。

    大家什么话都没说,就一阵救治和处理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已经有些神志不清,看到有人来医治他,他这才放心的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凤七在暗处看着,眉头紧锁,无声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然后第一时间将这里的情况,报告给了凤矜天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被打成血人,这件事情被掩藏的很好,根本没有传出去任何风声。

    足以可见,宗政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根本不打算管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也早就猜到了。

    在他决定走这条路的时候,他就已经想到今日的种种。

    之所以选择这条路,就是为了更好的报仇。

    唯有留在这权力的中心,才能在最短时间内,完成一切。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