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165:大佬被盯上了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凤矜天之所以没有给宗政漓妖,这个世界研制出来的一些暗藏机关的首饰,就是担心被人看出来。

    她自己亲手制作的,还特意把它做得外表看起来普通又廉价,就是为了确保宗政漓妖的安全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没有人会知道,这看似廉价不起眼的东西,其实暗藏玄机。

    也就不用担心宗政漓妖的伪装被人识破,从而坏了他所有的计划和谋算。

    凤矜天的用心,宗政漓妖很快就察觉到了。

    她能想的如此长远细致,足以说明,自己在对方心中的份量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鼻子一酸,似有什么晶莹凝聚,他快速垂眸,遮掩了自己情绪,只是闷不做声的抱住凤矜天。

    凤矜天也没说什么,更没有拆穿对方,就这么安静的任由他抱着。

    直到凤矜天觉得对方的情绪平复的差不多了,才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再抱就天亮了,松开,我给你治病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有了这些药,你也没必要真的折腾自己的身体了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这回倒是乖乖听话了。

    凤矜天让他伸手,他就伸手,让他脱衣服,他就脱衣服,让他吃药,他就吃药。

    “这些药,就是专门针对你内伤的,每天早中晚三颗,一个月,就可以让你内伤痊愈,完好如初。”

    其实若非情况特殊,没办法每天药浴和针灸,根本不需要一个月,半个月就可以治好的。

    “丹田现在暂时不能帮你治愈,等你需要的时候,我再帮你治好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一直这样没有自保的能力也不行,这套功法就是我修炼的银魂神影。”

    “此功法,以日月星辰之力,淬炼出魂力,又以魂力,凝聚出无形强大的力量,所以就算你丹田被废,也可以修炼。”

    “并且,只要你不展现出来,是没有人会察觉到的,它强大的,是你的灵魂,而修炼出的力量,也是来自灵魂的力量,肉身是看不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好修炼,以你的天赋和聪明,定然能很快超越从前。”

    短短时间内,凤矜天将什么都安排好,什么都计划好了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想要自己报仇,她就由着他,他选择了一条最危险,也是最容易成功的路。

    哪怕这条路,是将自己的命赌上,将自己的尊严送出去给人践踏,凤矜天也依旧选择支持他。

    同时也用自己的方式,在不影响对方计划的前提下,给予对方最好也最有利的支持。

    这样悄无声息,润雨细无声的方式,深深的触动了宗政漓妖。

    让他的伤痕累累的心,隐隐被一寸寸慢慢治愈。

    “初初……”宗政漓妖看着凤矜天,眼底盈动着根本无法克制的晶莹。

    不是宗政漓妖不够男人。

    任何一个强大的男人,在遇到这样一夜失去所有的强大冲击下,也会溃不成军。

    更何况,宗政漓妖不管再如何聪明,如何早熟,到底只有十六岁。

    他并非重生者,也不是活了好几百岁的人。

    一个从小被宠着长大的人,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承受下这些,还没有彻底疯掉,已经可以证明他非一般人。

    凤矜天勾唇笑了笑:“谢谢的话不用说了,感动的话也不用说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但凡觉得心里过不去,或者是感动了,就直接亲我吧,然后乖乖听话,直接用行动来报答一切。”

    浅浅的笑语,有种从容的打趣。

    轻柔中却莫名带着一丝,蛊惑人心的撩拔和挑逗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还只是个情窦初开的少年,又是面对自己心爱之人,哪受得了这样的撩拔。

    当即就把自己——的嘴,献祭了出去……

    为了以防万一,凤矜天又给了宗政漓妖许多疗伤的药。

    甚至之后还让跟在身边的凉烙,去见了清澜等人,给了他们很多很多的神元丹。

    只有一个要求,就是不要去打扰宗政漓妖,不要破坏他的计划。

    并且,在最短的时间内迅速提升武力值和势力。

    凤矜天并没有一直留着,等一切安排妥当后,她就和宗政漓妖告别离开了。

    两人都不是那种儿女情长的人。

    或者该说,凤矜天不是。

    凤矜天的爱,是协助,而非代替。

    对她来说,不管宗政漓妖是选择依靠她,还是自己成长,她都可以接受,也都不在意。

    当一个人强大到世界都可以踩在脚下的时候,身边那个人强不强,其实已经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所以凤矜天尊重宗政漓妖的选择。

    但是,在外凤矜天不管,在她这里,她只要宗政漓妖永远忠诚和软乎乎的温顺。

    凤矜天也很清楚,宗政漓妖选择这条路,接下来会面对什么。

    这也是她没有留下来的原因。

    因为她知道,宗政漓妖是不会希望她看到对方尊严被践踏,被欺凌时的样子。

    哪怕通过凤七,她其实什么都能知道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也确实是不希望,凤矜天看到自己接下来所要面对的一切。

    凤矜天很快走了,他虽然不舍,却也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可以孤注一掷,把一切都抛弃,抛弃尊严,抛弃血肉,隐忍一切。

    可他做不到将自己所有的不堪,展露在最爱的人面前。

    就在凤矜天离开玄墨国的时候,南武国新帝登基的消息,也传遍了整个元承大陆。

    三皇子翊陵渊登基,册封江凌月为皇后,江玲玉为贤妃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册封了两妃和三名昭仪。

    凤矜天并没有立即回北月国,而是去了南武国。

    总算追到她踪影的一群北月国皇家影卫们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祖宗喔,您速度能慢点吗?

    属下等追的很辛苦的!

    就在凤矜天回到丞相府的第二天,北月国女帝册封皇太女的消息,也传到了南武国。

    当听到皇太女的名字叫凤矜天时,所有人皆是一愣。

    第一反应就是……

    凤矜天?

    那不是丞相府的二小姐吗?

    怎么成为北月国的皇太女了?

    可随即一想,又觉不对。

    江二小姐好好的在焰云城丞相府里呆着呢,怎么可能跑去北月国做皇太女,肯定是同名同姓。

    这巧合,还成了皇城里的一段谈资。

    江凌月听到消息,眉头微蹙。

    “同名同姓?世界上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?”

    琴刃道:“二小姐这段时间不是在院子里呆着,就是出门逛街买东西,一直不曾离开过皇城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北月国离南武国很远,一来一回也需要时间,短短时间内,不可能跑到别国当皇太女,应该只是巧合。”

    江凌月却总有种不是很得劲的感觉,她觉得有些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一个巧合是巧合,那么两个,三个呢?

    若是她没记错的话,她那位亲生母也是十五年前凭空出现的,没有父母亲人。

    一个人带着一儿一女,这些年时常搬家,透着股怪异。

    沉思了一瞬,江凌月还是慎重起见的吩咐。

    “月二!”

    一道黑影凭空出现,垂首而立。

    “你带一队人秘密前往北月国,好好调查一下这个皇太女,连带她背后的五皇女也一起调查一下,为何当年明明死了的人,却没有死,这些年她们又去了哪里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她那儿子,多大,叫什么名字,都一一查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等月二离开,江凌月又喊了一声:“月四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在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去仔细找找初家娘子母子俩的下落,看看她们可还在南武国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江凌月这边的动静,江玲玉很快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自从她重生后,就一直韬光养晦,并且暗中雇佣一批高手,也培养自己的势力。

    再加上这一年替翊陵渊办事,她培养自己的势力,就更加方便,资金也更加充足。

    所以为了时刻关注江凌月这个最大的劲敌,她特意雇佣了高手去盯着。

    只是她没想到,自己筹谋这么久,还掌握先机,到了最后,依旧没能阻止江凌月嫁给翊陵渊,成为皇后。

    这让她恨得牙痒,却不得不忍着。

    江玲玉目光一转,顿时有了主意,当天晚上,就去找了翊陵渊。

    “陛下,如雪最近有些无聊,有些想念家里的姐妹,陛下可不可以下旨,让八妹妹进宫陪如雪几天,解解闷?”

    江玲玉说完,状似无意的嘀咕:“听说八妹妹最近一直忙着处理九华郡的事情,估计也累的够呛,也正好能让八妹妹放松放松。”

    “说起来,八妹妹这么优秀,修为那么高,长的那么美,还有先帝送的九华郡,权力地位财富什么都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风华绝代的女子,也不知道将来谁能配得上。”

    “玉郡王自从先帝去世后,就失踪了,也不知道将来还会不会回来娶八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那九华郡如此富庶,娶了八妹妹,就是拥有了九华郡,真不知道将来谁那么幸运,既能得美人,又能得财得权。”

    听着江玲玉的嘀咕,翊陵渊眸光闪烁了一下,微敛的眼眸,隐隐带着一丝晦涩。

    他笑着捏了捏江玲玉的脸:“你这话听着,怎么让朕有种老母亲的感觉?”

    “你也说了,你妹妹风华绝代,又有权有势有财,想要娶她的人,估计能遍布整个大陆,用不着你操心。”

    江玲玉甜甜一笑,一双春水吹动的水润眼眸,凝望着翊陵渊,楚楚动人,纯真甜美。

    “陛下说的是,八妹妹拥有这全天下都难以比及的东西,一定能嫁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翊陵渊笑了笑,没再说话,只是将人压倒,滚入了床榻中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一道圣旨送到了丞相府。

    圣旨的意思很清楚,贤妃娘娘想念江二小姐,邀请她去宫里住几天。

    “江丞相,让江二小姐出来接旨吧。”

    总管公公是知道凤矜天院子里有凶兽的,所以他根本就没去凤矜天的院子。

    而是直接在前院宣读圣旨。

    可哪知道,等了半天,圣旨都宣读完了,凤矜天还是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这让总管公公的脸色,变得有些不太好了。

    江文舒见此,正打算再派一个人去催催,就见陈伯匆匆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老爷,二小姐昨天就出城了,听院子里的管事嬷嬷说,二小姐去九华郡巡视了。”

    江文舒惊讶不已,出门了?

    他怎么没有听说?

    别说江文舒了,整个丞相府的人都有些懵。

    他们昨天到今天,根本就没有看到二小姐出门!

    不管怎么惊讶和奇怪,江丞相都很快收敛了情绪,含笑的看向总管太监。

    “李公公,实在抱歉,让您白跑一趟,这小女离了城,一去一回,又是去巡视自己的封地,只怕短时间内是回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请您回去跟陛下和贤妃娘娘解释解释,等初安回来了,臣立即将此事告知于她。”

    江文舒说的是告知,而非是立即让凤矜天进宫。

    这话显然是玩文字游戏了。

    李公公也是个人精,很快就察觉到了最后这句话似是而非。

    显然到时候就算江二小姐回来了,到底要不要进宫,得到时候再说。

    李公公也没说什么,毕竟对方是两朝宰相,又是陛下的老丈人。

    陛下初登大宝,还要依靠这些老臣相助坐稳皇位。

    李公公理解的笑了笑:“没想到阴差阳错的错过了,丞相大人放心,奴婢会跟陛下和贤妃娘娘解释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送走了李公公,江文舒立即朝天下阁走了去。

    一边走还不忘一边怀疑的问陈伯:“初安真的不在天下阁?”

    陈伯有些无奈道:“属下起初也不相信,那管事嬷嬷还带属下去一一查看了一番,二小姐确实不在。”

    江文舒眉头一蹙:“问过门房了?”

    陈伯道:“来的路上问过了,并没有见到二小姐出府。”

    江文舒现在越发怀疑,凤矜天根本还在丞相府。

    他低声道:“让影卫秘密在府里寻找一番,看看她到底藏哪了,顺便让府里的人嘴关严实了,别说不该说的。”

    为了不进宫,居然躲了起来,这还真像凤矜天会做的事!

    凤矜天此时当然没有出府,她确实是在丞相府里。

    不但在府里,她还在自己的卧房里悠哉的呆着。

    只要她不愿意让人看到,那这世间,除了神王,还真没有人能感受到她的存在。

    竹溪凝着眉:“这贤妃怎么回事?这才入宫多久,就想亲人了,甚至还让陛下下旨让主子进宫陪伴,陛下初登大宝,后宫不充盈,这个时候理应避嫌,反而让主子进宫,总觉得不安好心。”

    画灵也道:“如今承国公府已经有两位姑娘入了宫,成为了娘娘,那三皇子……陛下,不会是想打主子的主意吧?”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