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164:你的背后,还有我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宗政霆以照顾弟弟遗孀为由,让人收拾了宫殿,让宗政漓妖直接住在了宫里。

    而宗政漓妖,也成为了年满十六岁,唯一一个还住在皇宫的皇室子弟。

    至于御北王府,皇帝直接让人接手看护。

    看似是代为打理,实则已经是将其据为己有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两天,宗政漓妖都在寝殿里养伤,可前来探望他的人却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皇子公主陆续登场。

    同时伴随着各种明嘲暗讽和试探。

    因为此时正是风声紧的关头,大家也不敢做的太过分。

    都只是暗讽了一通,并没有实质性的坑害和羞辱。

    每天赏赐的补品和丹药,络绎不绝的入了宗政漓妖所住的庆元宫。

    弄得不过短短三天,整个皇城都知道,陛下对宗政漓妖这个侄子有多好多好。

    甚至比以往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恨不能捧在手心,含在嘴里。

    “小世子,你看看陛下对你多好啊,就算你现在是遗孤,无父无母,但还有陛下,你就放心好好养伤吧,陛下待你可比待亲儿子还要好。”

    听着身边宫人肆无忌惮的劝说,宗政漓妖垂眸,遮掩了眼底无尽的杀意和寒凉,端着一脸孤立无援的脆弱和惶恐,心惊胆战的说。

    “还好我有三伯……三伯现在是我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,若是没有三伯,我根本活不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见宗政漓妖一副吓破胆的模样,宫人眼底浮现一抹满意之色。

    转头就将这些情况,汇报给了宗政霆。

    庆元宫上下,小到一个打杂的宫人,都是皇帝安排的眼线。

    为的就是监视宗政漓妖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听了宫人的汇报后,宗政霆心中是得意又畅快的,可多年养成的多疑,也让他不会立即盖棺定论。

    只听他若有所思的说:“看来这小子是真的害怕了,但这小子素来滑头,会不会在打什么鬼主意?”

    旁边的太监总管听言,想了想,小心翼翼的道。

    “小世子生来就是天之骄子,从小在娇宠中长大,比皇子和公主们都要受宠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一夕之间失去所有的亲人,没了继续狂妄恣意的资本,只剩下陛下一个亲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概正因为小世子聪明,才知道要抓紧最后一根救命稻草,如今唯有陛下,才能给他继续活下去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很显然,太监总管一番话,颇得宗政霆的心意。

    他赞同的点点头:“如此倒也说得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还是不能掉以轻心,虽然他已经成为废人,也孤立无援,再无翻身的可能,但也不能就此放松警惕,还是让人好好盯着他,有任何不对劲,立即来报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是第三天晚上,出现在宗政漓妖床榻前的。

    哪怕宗政漓妖已经成为废人,他依旧第一时间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黑暗血气洗涮过的凤眸,在看清楚面前的人时,似迷雾散去的清泉,清透又湿润。

    初初……

    他张了张嘴,轻缓一声,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这般模样,让凤矜天心口莫名揪了一下,眉眼的神情都不由自主的柔和了几分。

    她抬手,轻柔的摸了摸少年消瘦的脸:“没事,没人能听到。”

    这话就好似一个开关,让原本压抑着情绪的宗政漓妖,彻底爆发了。

    他猛地坐起身,伸手抱紧凤矜天的腰肢,死死的抱紧,就好像捉住最后的救赎。

    “初初……初初……初初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声呢喃,带着难以掩饰的哽咽和痛苦。

    千言万语,历经所有痛苦和磨难,在这一刻,根本无法全部道出。

    唯有一声声呼唤,一遍接一遍,才能让他觉得心安。

    也才能让他感觉到,那前所未有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凤矜天只语气轻缓又坚定的道一句:“我在。”

    之后就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只是轻柔的抚摸着宗政漓妖的后脑勺。

    她能清晰的感觉到,自己腹部的衣裳,已经潮湿一片。

    她知道那是什么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的眼泪。

    这个素来骄傲跋扈的少年,此时脆弱的就好似刚出生的幼兽,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大殿里一片寂静,只有宗政漓妖一声声沉痛依恋的低喃呼唤。

    不知唤了多少声初初,宗政漓妖终于有所缓和,痛苦呜咽的说。

    “死了……他们全都死了……父王,母妃,还有舅舅……他们都在一夜之间离我而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为什么会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因为我平日太过恣意嚣张,太过跋扈讨厌,所以上天才惩罚我,让我失去所有亲人,让我体会这极致刮肉剔骨之痛吗?”

    凤矜天安静的听着宗政漓妖诉说,发泄他心中所有的痛楚。

    她知道,这样的痛,她是无法替宗政漓妖分担的。

    也不是一两句劝慰,就能抚平一切。

    现在对于宗政漓妖来说,当一个倾听者,给予他安全感,远比说任何劝慰的话更有用。

    直到宗政漓妖呜咽的哭诉够了,发泄够了,不再出声,她才温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等我来的,你明明知道,我能为你解决一切,怎么这么傻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手臂收的越发紧了,勒的凤矜天腰部传来一阵疼痛。

    不过她并没有说什么,反而任由了宗政漓妖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……我知道初初可以为我解决一切……可我还是选择用自己的方式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面子过不去,也不是尊严问题,这些东西,只要是初初,我都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“我从小被父王、母妃和舅舅捧在手心长大,现在回想起来,我似乎从未真正为他们做过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可他们却给了我这世间最多的爱,和所有我想要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对不起他们,没能及时的预估到一切,也没能想的那么长远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我没有因为怕表现的太出色,引来帝王忌惮,而故意肆意放任自己纨绔,若是我建功立业,早点建立属于自己的势力,好好保护父王、母妃和舅舅,他们就不会死。”

    “至少不会这么突然,打的我措手不及,让我根本来不及挽救。”

    连御北王夫妇,以及南武国皇帝自己,都没有预料到这一天,更何况是宗政漓妖一个十六岁的孩子。

    凤矜天什么话也没说,只是静静的听着他的心声。

    “现在,我唯一能为他们做的一件事,就是查出背后所有的凶手,亲手为他们报仇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想要自己来,唯有这样,我心中才会好过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初初,我也不是没打算不依靠你的,我敢直接把自己废了,就是相信你能再把我治好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宗政漓妖抬头,红肿布满血丝的眼睛,带着一抹笑。

    可是却刺痛了凤矜天的眼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抬手遮住了宗政漓妖的眼眸:“别笑,很难看的。”

    手心下传来宗政漓妖低低的笑声,那样苍凉悲伤。

    他听话的道:“好,不笑。”

    这让凤矜天心口又是一阵揪痛。

    这样的感觉,很陌生。

    是她前世今生,两世为人,从未出现过的情绪。

    凤矜天低眸,深深的看着眼前的少年,没有任何一刻,比现在更清楚。

    这个少年,是真正入了她的心。

    让她在这个世界,有了只属于自己的牵挂。

    “嗯,我会治好你的,而且会比从前更好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下意识弯唇,可随即想起凤矜天刚才的话,他又迅速抿唇,没有再笑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,就算想笑,也比哭还难看吧……

    “初初,还好,还好我还有你……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再次埋首在凤矜天腰腹,紧紧抱住她。

    他什么都没有了,还好,还有最后一丝牵挂,否则就算为了报仇而活着,他也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而已。

    凤矜天替宗政漓妖好好检查了一下身体,哪怕提前听凤七汇报过,可真正的检查,她还是为之一震。

    他的丹田是真的彻底碎裂,以这个世界的医术,是根本修复不了的。

    再好的丹药,也无法让他恢复。

    可以说,宗政漓妖确实成了真正的废人,一辈子都不可能再修炼。

    哪怕是普通的习武,也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还有他身上的伤,外伤随处都是,刀刀深可见骨。

    就算是这世间最好的治愈丹药,也无法将痕迹彻底抹除。

    内伤就更不要说了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五脏六腑全都有所损伤,以他现在的情况,要想活下去,只能常年以药吊着。

    这辈子,都得在药罐子里泡着。

    甚至他的身体会比一般人还要虚弱,就算用药养着,也会时不时出现咳疾的情况。

    可以说,以这个世界的医术来说,宗政漓妖现在就是个病弱的废人。

    一辈子都好不了的那种。

    他对自己,是真的下了狠手。

    狠得令人心悸。

    饶是凤矜天这样冷静到有些薄凉的人,此时也被宗政漓妖对自己的狠所震动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下得去手……”

    凤矜天难得有些恨铁不成钢,语气也有些低沉严肃。

    听起来凉飕飕的,让宗政漓妖莫名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他轻咳一声,乖乖的垂着头,一副知道错,但就算再来一次,也依旧会做同样的选择的模样。

    凤矜天看了,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其实以宗政漓妖当时的处境,他的做法和选择,俨然是最聪明,也最好的一个办法。

    至少这样一来,真的做到了置之死地而后生。

    若是换成她。

    大概也会做出如此抉择的。

    所以她也没有怪宗政漓妖的意思,只是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都牺牲的这么彻底了,那暂时就不要医治了,以免前功尽弃。”

    “这几天我会待在龙城,研究一些适合你的药,到时候你也能少受点罪,装装样子就好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乖乖的点头,越发依赖的抱紧凤矜天,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嗯,都听初初的。”

    现在知道听话?知道乖了?

    凤矜天暗戳戳翻个白眼,随后又继续维持那份从容淡定。

    拍了拍宗政漓妖的肩膀:“好好睡一觉,看看你这黑眼圈和消瘦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若再不好好休息,还怎么有精力筹谋一切,你未来要走的路还长,要做的事还有很多,必须保持精神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也不去,就在这陪着你,等天亮了再走。”

    听言,宗政漓妖倒是安心了。

    他乖乖的又躺回了床上,然后往里面挪了挪,空出一个位置,拍了拍。

    “初初一起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这回什么都没说,也没拒绝,直接在宗政漓妖身边躺下了。

    身边的小世子,顿时犹如八爪鱼一般,扒拉着凤矜天不放。

    凤矜天:“……”

    到底谁是女的?谁是男的?

    这睡姿鸾凤颠倒的也太过了吧……

    可心中再怎么腹诽,凤矜天还是包容的任由了他。

    很快,凤矜天就感受到宗政漓妖绵长的呼吸声,显然已经沉沉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她转头,近距离看眼前的脸,越发能够清楚的看到他凹陷的眼窝和黑眼圈。

    就连原本粉雕玉琢,如玉水灵白嫩的脸蛋,也消瘦凹陷,就犹如脱了水似的。

    抱着她的身躯,更是骨瘦林柴,再感受不到一点肉。

    凤矜天眼底的心疼慢慢汇集。

    其实这样一夜之间被灭门的事情,她也是经历过的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想想,感觉实在太过久远了些。

    她生来记事,所在的世界,虽然是一个现代世界,但却不是普通的世界。

    而是一个隐藏了古武和异能者的特殊位面。

    她就是出生在神秘的古武家族,凤家。

    那时候,古武世家五大家族并存,内斗不断,纷争不休。

    她三岁的时候,家族一夜之间被其它家族联手灭族。

    父母拼死将她送了出来,后来一路逃亡,等她被门中弟子带着逃入深山时,对方已经重伤不治,撑不了多久了。

    一个三岁的女娃,独自一人在深山野林,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可或许是凤矜天命不该绝,在她饿的只剩下一口气时,出现了一头野狮子。

    她以为自己会成为对方口中的食物,谁知那狮子将她叼了回去,还给她找来同类的奶。

    就这样,凤矜天奇迹般的活了下来,与狮群为伍。

    两年后,在凤矜天五岁的时候,遇到了在深山隐世的师傅玉赫,被他捡了回去,收养在了身边。

    师傅除了她之外,还有五个徒弟。

    因为这五个徒弟都比凤矜天大,所以她并非天天能见到他们。

    这五个师兄,偶尔会离开一段时间,再回来。

    而师傅也会教他们六人不同的东西,根据大家各自的喜好,再针对性的教学。

    五个徒弟长大后,都是各领域的大佬,大师兄是医学界的大佬。

    二师兄是兵器制造鬼才。

    三师兄是佣兵界的神话。

    四师兄是商界称王称霸的大佬。

    而五师兄,则是真正的政界太子爷。

    可以说,凤矜天身边全都是能令世界为之颤动的大佬。

    而凤矜天学的方向就比较杂。

    她什么都喜欢,对什么都有兴趣,不仅跟着师傅学,还会跟着五位师兄学,出入各种场合。

    到了后期,师傅更是让凤矜天下山跟着几位师兄,让五人每人带她一年,轮流教导抚养她。

    再加上凤矜天过目不忘,学习能力极强,创造能力更是强到变态。

    什么东西一学就上手不说,还能举一反百,时常创造出,比原本的东西,还要更加厉害的。

    不过十六岁,凤矜天就回到凤家,灭杀其它家族,为父母亲人报仇,成为凤家家主。

    十八岁问鼎各行业大佬位置,成为名震全球,马甲最多的女大佬。

    可以说,凤矜天在现代的时候,前五年过的不如意,可后面的十几年,绝对是顺风顺水,恣意快活。

    换到小说里,那绝对是妥妥的团宠马甲女主角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有师傅和五位师兄,让凤矜天心性薄凉的同时,也多了些许温暖。

    如今宗政漓妖经历过的这些痛,凤矜天所少是能感同身受的,只是没有那么强烈。

    毕竟同样是灭族,但到底是有些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是真正的和家人相处了十六年,被宠了十六年。

    而她只相处了三年。

    当初都受到了一些影响,到现在都刻入骨子里。

    更别说是宗政漓妖。

    凤矜天握住宗政漓妖的手,轻轻低喃。

    “当初我有师傅和五位师兄,现在你有我,你尽管放手去做,我会成为你最坚强的后盾,若有一天你支撑不住,还有我……”

    第二天,宗政漓妖猛然惊醒过来,下意识朝旁边一摸,果然,人已经不在了。

    他眼底划过一抹低落,但只是一瞬,就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,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。

    只有成功解决一切后患,他才有资格去谈情说爱,去爱自己所爱之人。

    凤矜天离开皇宫后,就去买了一套宅院,然后让凤三去碧海朝天交易来一些需要的特殊药材。

    接下来三天,她白天闭不出府,都在炼药,晚上则每到深夜,就潜入了庆元宫,陪伴宗政漓妖。

    大概是因为风声紧,现在所有人都盯着宫里,所以那些想要对宗政漓妖下手的人,都不得不有所顾忌,全都按兵不动。

    所以这些天,除了有人来冷嘲热讽外,宗政漓妖倒是没有受什么实质的欺负。

    就连身上外伤,也在宗政霆源源不断送来的养伤药下,好的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也是这时候,宗政漓妖才想起询问凤矜天北月国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初初,北月国什么情况了?你这么赶过来,会不会对你有什么影响?”

    “放心,一切都好……”凤矜天将北月国发生的事情,简明扼要的跟宗政漓妖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听完,宗政漓妖内心说不出的惊诧。

    他怎么都没想到,初初这趟北月国之行,居然当上了北月国的太女!

    “初初,北月国的女皇知道你不是娘的亲生女儿吗?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喊娘倒是很顺口。

    凤矜天也没有纠正,任由他这么喊着,只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,娘将这十多年发生的事情,事无巨细都跟女皇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当时女皇是要说选择我做太女的原因的,但我收到你出事的消息,就打断了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为什么,只有等回去再问了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点点头,没再多问,只道:“那南武国那边,初初还回去吗?”

    “回,”凤矜天看向他,缓缓道:“你早晚都会再回去,我就当先替你看着了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一愣,完全没想到自己心中所想,被初初看得透彻。

    “原来初初竟如此懂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以为,自己是最懂初初的人,比初初还要懂他。

    没想到,初初才是那个真正掌控人心于无形之人。

    一眼就看穿了他所有的谋算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只要是你的仇人,我一个都不会动,全都留给你亲自来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冰凉的心,在这一刻终于注入了一丝暖流,他紧紧抱住凤矜天。

    “初初,此生有你,哪怕万劫不复,我也心甘情愿。”

    若是有谁想要抢走你,那我也会化为厉鬼,屠戮世界,让整个大陆为之陪葬。

    若是你不要我,那我就抓着你一起死,一起入那轮回,再彼此相忘……

    宗政漓妖垂眸,遮掩了眼底诡异黑化的情绪。

    饶是凤矜天,此时都没有察觉到这一丝不对劲。

    三天后,凤矜天研制出了一些适用于宗政漓妖的药。

    “这瓶,关键时候吃一颗,能够让你整个人从里到外虚弱不堪,疾病缠身,无论任何人检查,都会以为你体弱多病,无法医治,只能依靠药物吊命,与你现在的情况十分相似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瓶,血浆丸,入口即化,可化为血,以假乱真,没人能察觉出不对,因为这里面掺杂的,确实是真血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这瓶,入口后,能瞬间形成内伤之症,如被人重伤五脏六腑,同样可以以假乱真,医术再好的那个,都检查不出不对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凤矜天又拿出一个看起来特别普通廉价的手环。

    “手伸出来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一边好奇的揪着那手环,一边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“初初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专门制作的手环,别看它廉价又难看,实则另有玄机。”

    “看到这里面凸起的暗纹了吗?这其实是一组密码,你按照顺序,一一用指腹触碰这三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随着凤矜天的动作,那手环一侧,就弹出一个类似迷你小抽屉的暗格。

    “你把那三种药,都装一些进来,需要的时候,用衣袖遮挡,就可以取了自用。”

    “平日里,这三瓶药就让凤七帮你揣着,免得被人发现,等你暗格里的药用完了,再随时补充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呀呀,矜姐威武!今天夏夏多更新了两千字,总共更新了六千字,棒吧?嘿嘿~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