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161:痛到极致,入了魔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徒征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他刚好外出办事,回去的时候发现王府上下……而皇城什么动静都没有,仿佛根本不知道,他觉得不对劲,就直接出城了,然后一路遭遇了追杀……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的眼睛猩红起来,哪怕没有太多线索,可他脑子里很快就串联出许多可能。

    当朝王爷满府被屠,那得要多大的动静?

    可皇城居然悄无声息,没有任何人发现,而皇宫更是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这只说明两点。

    动手的人实力远远超乎想象,可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,迅速屠杀王府一干人等。

    这样的能人高手出现在皇城,皇宫里的主子却没反应,王府满府被屠,皇宫依旧没有反应,只有一个可能,故作不知。

    不管是哪一种,背后黑手与皇宫的人,绝对有所牵连。

    好一个里应外合!

    宗政漓妖整个人仿佛被定在那里,看起来格外安静。

    可越是安静,就越是给人一种阴森诡怖感。

    那种毁天灭地的感觉,摄的清澜几人越发担忧,甚至心口一窒,连呼吸都有些困难起来。

    半响,清澜小心翼翼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主子,这件事情非同一般,若没有里应外合,必定不可能一夕之间,覆灭整个御北王府,还不惊动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时候,主子一定不能离开南武国,现在只有陛下能够护住主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只有在主子的安全得到保证的情况下,才能查出凶手,为王爷和王妃报仇……”

    清澜很怕,是真的害怕宗政漓妖发疯。

    那最爱他的父母,那温馨的家庭,突然说没就没了,主子怎么受得了。

    换做任何人也会发疯的。

    若是宗政漓妖不管不顾冲回玄墨国,只怕半路上就会被人截杀灭口,根本连踏入玄墨国国土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纤浓的睫毛颤了颤,全身暴戾嗜血的气息,竟然慢慢平复。

    那疯狂涌动的黑暗之气,也犹如阴云慢慢退散。

    整个人平静的不像话。

    那并非只是表情平静,还有周身的气息,也平静的诡异。

    他抬眸,殷红布满血丝的眼睛,看起来极其可怕诡怖,却出奇的宁静,不见一丝暴戾疯狂。

    那种仿佛瞬间退去了七情六欲的感觉,让清澜几人越发惶恐起来。

    主子他这是……怎么了?

    这远比宗政漓妖直接发狂发疯喊打喊杀,更加让清澜几人害怕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张嘴,正要说什么,就听到夜空传来一阵炸响。

    紧接着一声接一声的钟鸣之音,声声回荡在夜色之中。

    那是帝王丧钟……

    宗政漓妖身躯一僵,飞快转头朝皇宫的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根本来不及反应,他整个人已经急速掠过黑夜,朝着皇宫赶了去。

    清澜几人也神色一变,急忙追着去。

    清澜到底是所有属下里,堪当智囊的存在,一边离开,一边还不忘交代徒征。

    “徒征,召集所有人,随时支援!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赶到皇宫,就看到四皇子翊陵越带兵包围了整个皇宫。

    翊陵衍被他重伤,所有人都堵在了翊陵鹤霄的寝宫门外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一身红衣突然出现在人前,让原本的剑拔弩张突然骤停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警惕的朝他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却仿佛谁都看不见,脚下生风的朝寝宫里走去。

    “站住!你不许进去!”

    翊陵越剑尖指向宗政漓妖,周围的侍卫纷纷上前来拦住了宗政漓妖的去路。

    可当大家对上宗政漓妖的眼睛时,皆被他眼底的嗜血殷红,给吓的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什么话都没说,也根本不给任何人反应的机会,化气为剑,横扫开来,瞬间血花四溅。

    看着一排排士兵倒下,翊陵越几人猛然一惊。

    “全都出来!拦住他!”

    随着翊陵越一声厉喝,隐藏在暗处的高手全都现身,纷纷朝宗政漓妖狙击。

    铺天盖地的半神高手,少说有六七十个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就算如今已经是半神六重天,也抵挡不了这么多同级别的高手。

    可他却不管不顾,没有丝毫的停顿。

    一身红衣染满了血色,带着浓浓的煞气,仿佛将整个世界都染成了可怕的黑红之色。

    身边保护宗政漓妖的亡弑等人也纷纷出现,与那些半神影卫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有了亡弑等人的牵制,宗政漓妖很快找到空隙闯出包围圈,冲进了大殿。

    满是哭嚎的宫人,跪倒在内殿之中。

    还有遍地的尸体。

    那些尸体,宗政漓妖知道,是舅舅的影卫!

    宗政漓妖放眼看去,在触及龙塌上那安静躺着的明黄身影时,陡然顿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以他现在的修为,怎么会感知不到对方已然没了气息。

    可他却好似不愿意接受,红着眼睛道。

    “舅舅……你最宠爱的尘绯来了,你起来看看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外面这么热闹,你怎么还睡着?”

    “舅舅,父王和母妃出事了,你最爱的姐姐出事了,她被人害了!你怎么还有心情睡觉……”

    一颗颗滚烫的眼泪,从宗政漓妖猩红的眼中滴落。

    哽咽的声音,带着一种让人听着心碎的颤抖,以及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他自己却恍若未觉,一步步,缓缓的走到塌前。

    直到看到那个最疼爱自己的舅舅,毫无生机的躺在那,眼睛瞪得大大的,七窍流血,死不瞑目,宗政漓妖最后一丝坚强和隐忍,终于溃不成军。

    “舅、舅舅……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张嘴好半天才唤出几个字,整个颤抖着,那悲怆的模样,已近癫狂。

    终于,在经历了一阵难以发出声的极悲之后,彻底爆发出了来自灵魂的痛吼。

    “啊!……”

    “该死!你们都该死!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猩红着眼睛,猛然站起身,周身气息暴涨,一阵阵可怕的毁灭气浪席卷开来。

    瞬间毁了整个大殿,就连大殿里的宫人也全都被震飞出去,七窍流血而死。

    屋里的动静,震惊了屋外所有人。

    不少还被波及的震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众人惊骇的转头,就看到一红衣染血的少年,一步步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看似是一步步行走,实则不过晃眼的功夫,就出现在了人前。

    手中灵气乱窜,一手一个,所过之处,全都是开膛破肚,掏心掏肺。

    那极其残忍血腥的场面,让不少人都给看吐了。

    也让周围的侍卫们,纷纷惊悚的后退,根本不敢上前去招惹那发了疯的魔鬼。

    翊陵越也被吓到了,迅速后退,一边后退,一边下令。

    “杀了他!”

    无数半神因为一拥而上。

    面对攻击,宗政漓妖好似感受不到疼痛,也根本不怕死亡。

    他猩红的眼眸里,仿佛什么也看不到,只有漫天的杀戮。

    凤七迅速现身,抬手一挥,顷刻间击杀了那些半神,迅速打晕了宗政漓妖,带着他离开了皇宫。

    清澜等人也迅速撤退离去。

    翊陵越没想到宗政漓妖身边,居然有这样可怕的高手,一招覆灭数十名半神。

    这样的实力,至少也是地仙级别!

    这让他没有了任何追杀的心思。

    反而是看向翊陵衍,正准备弄死对方,就见无数身影落下。

    迅速扭转局面,将他手里的人全部镇压。

    看着不知从何处出来的,极其训练有素,修为也极高的一群黑甲卫,翊陵越神色一变。

    只见黑甲卫退到一旁,一道蓝影款款走来。

    艳丽的五官,神采奕奕,唇角挂着三分邪气的笑,风流又温和。

    不是翊陵渊是谁!

    “翊陵渊!”

    翊陵衍突然笑出了声:“原来今晚这场局,背后真正的策划者,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可叹我和翊陵越还在这里斗个你死我活,皆以为是对方谋反,让自己有机会坐上皇位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,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我们都是你棋局中的棋子。”

    “三弟,你隐藏的可真够深的。”

    翊陵渊笑了笑,手中的玉骨折扇缓缓摇晃着。

    “两位兄长,承让了,也好在我设计了这一出内斗厮杀,否则刚才被宗政漓妖折损的人,可就变成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你们放心,既然都是自家兄弟,我会送他下去陪你们,还有父皇的。”

    翊陵衍和翊陵越神色一变,可翊陵渊显然不打算跟他们多废话。

    他脸上笑意一收,素来风流邪坏的气息,突然变得冷冽杀伐,气势逼人。

    “二皇子谋害父皇,四皇子带兵围剿皇宫,企图造反,其罪当诛,就地格杀!”

    “你敢……”

    翊陵越话还没说完,就被一道气浪抹了脖子。

    倒地的时候,他都是瞪大了眼睛,满脸震怒和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翊陵衍见此,就知道逃不过了。

    果然,下一瞬他也被抹了脖子,彻底断了气。

    翊陵渊看向被毁掉大半的宫殿,素来神采奕奕又清透温柔的眼神,变得深幽晦暗,危险叵测。

    他一步步走到殿中,看着床榻上的帝王。

    “父皇,你放心,我会好好壮大翊陵家的江山,成为未来一统大陆的千古一帝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你最疼爱的侄子,我也会让他来陪你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北月国靠近神秘的无尽海域,所以和其它国家,是有时间差的。

    大概相差了两个时辰,也就是四个小时。

    就在南武国和玄墨国大半夜惊变时,凤矜天这边,不但没有就寝,甚至还在和女皇几人促膝长谈。

    女皇和凤后这几天,一有时间就和凤矜天母子三人聚在一起,仔仔细细的了解了这十五年来的一切。

    知道秦风擎做下的畜生不如的事情,自然是气愤不已。

    但毕竟是两国与两国,身份地位摆在那里,不是说立即动手报仇就可以立即动手的。

    这涉及到两国根本,牵一发动全身。

    一旦开战,遭殃的也是两国的百姓。

    凤南雪道:“母皇,父后,这是我的仇,是我当年眼瞎心盲,是我自己作死造就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仇我会自己报,不必母皇和父后出手,我已经错过一次,不想再错第二次。”

    “北月国有今日的强大和安乐,是历代先皇做出的努力,不能因为我一个人而毁掉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私仇,也不该升级成国仇。”

    女皇见凤南雪这么多年过去,倒是越来越拎得清,也越来越清醒了。

    这让她仿佛看到了十六年前,还未遇到秦风擎时,那个果敢,有勇有谋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小五,你终于回来了。”女皇笑着赞许一声。

    这个回来了,指的是什么,在场几人都明白。

    那是指,当初那个聪明睿智,杀伐决断的太女回来了。

    而不是凤南雪回来了。

    凤南雪笑了笑,没再继续这个话,倒是看向凤矜天,将心底的疑惑和不解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母皇,你不过才见初安一面,为何会这般急切的册封她为太女?”

    凤矜天也看向了女皇,对方刚才听到她并非是凤南雪的女儿时,虽然意外,但并没有太多的惊讶和不适。

    那模样看起来,就好像她是不是凤南雪的女儿,都不重要,也都不会影响到册封她为太女的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女皇看向凤矜天,眼底的神色复杂的让人有些看不透。

    “那天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女皇准备说什么的时候,凤七的声音突然在凤矜天识海里响起。

    随着对方的汇报,素来从容淡定的凤矜天,第一次出现了强烈的情绪波动。

    她猛然站起身来,脸色暗沉,眉眼似瞬间笼罩了一抹冷冽肃杀之气。

    看到她这模样,凤南雪几人都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以为是出什么大事了。

    “初安,怎么了?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凤矜天抬眸,见几人全都惊疑不定的看着自己,这才知道自己的反应大了。

    她深呼吸一口气,平静下来,对几人道。

    “南武国那边出事了,我得立即赶回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凤南雪眉头一蹙,见凤矜天眉眼清寒的可怕,却又带着不知名的担忧。

    并没有阻止,只是看向女皇。

    “母皇,初安说出事了,那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她必须要回去的事情,还请母皇通融。”

    女皇已经知道凤矜天的身份,这个时候,南武国有事发生,又能让凤矜天如此紧张在意的,也就只有她自己真正的亲人了。

    关于江家的事情,凤矜天并没有跟凤南雪和凤羡予说过。

    而且对外,江家对凤矜天都特别好,皇城的传言,也大多数都在说承国公怎么怎么喜欢凤矜天。

    江家人对凤矜天怎么怎么好。

    所以就是凤南雪和凤羡予,都不知道凤矜天和江家私底下的暗涌。

    此时都以为凤矜天如此紧张色变,是因为江家。

    更别说女皇和凤后,就更是误会了。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