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157: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凤南雪和凤羡予都察觉到了,初安有秘密。

    以凤南雪从前的身份地位,和所处的高度,元承大陆所有强者的法器,她从未听说过,有如此厉害,隐匿无形的本事。

    可尽管心中有所察觉,有很多疑虑,两人都没有再多问,而是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    就犹如面对矜天的改变。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两人不想去深究什么。

    现在这样一家三口齐聚在一起,就已经是他们最想要的结果。

    凤矜天见两人没有多问,眉眼多了一丝柔和。

    她哪会感觉不出,两人是故意不去深究。

    故意回避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也是故意给她更多的空间。

    等走远了些,凤矜天才突然开口:“将你带出来了,打算用什么来感谢?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话,让本就安静的空气,越发静默了。

    凤南雪和凤羡予神色一厉,猛然看向四周。

    这马车里还有人?!

    凤矜天见藏匿的人没动静,又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给你个自我挽救的机会,若是我不满意,你会深刻认识到,什么叫做出了狼窝又进虎穴。”

    躲在软塌暗格里的申屠坤临全身紧绷,一张清俊的脸满是孤注一掷的决然。

    咬咬牙,他从暗格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凤南雪和凤羡予顿时警惕的,看向那从软塌之下,走出来的少年。

    一身暗紫锦袍,外皮黑色披风,体态欣长且清瘦,一张苍白的脸,有种柔弱清逸的脆弱之美。

    眉眼带着三分媚态,七分脆弱,整一个娇弱小美男。

    这长相,凤矜天在心中打了八分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凤羡予出声问。

    申屠坤临能看出这母子俩的实力,却看不出红衣少女的实力。

    再联想到对方居然能大摇大摆的从城里出来,就知道不是个简单的角色。

    当即看向凤矜天,眉眼微拢,一副颇为脆弱乖顺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多谢几位的救命之恩,我……”

    凤矜天淡笑着打断申屠坤临的话,提醒道:“想清楚再回答,你只有一次机会,而我,只听实话。”

    申屠坤临话音顿住,微敛的眉眼越发脆弱惹人怜。

    眼底遮掩的情绪,深沉又漆黑。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,他说。

    “我叫申屠坤临,是申屠家此次要抓的人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心中本就有了些许猜测,现在听到这话,也只是证实了自己的猜测,倒是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到底偷拿了申屠家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一把仙器,尽管贵重,但还不到闹的满洲风雨的地步。

    甚至还追踪到了这边陲小城来。

    申屠坤临没想到这少女,心思居然如此缜密敏感。

    他思索了一瞬,还是决定识时务为俊杰。

    倒不是他愿意说,而是有种强烈的感觉。

    若是他敢在则少女面前耍心机,绝对死的比谁都快。

    “我拿了申屠家的传承秘宝,符咒秘典。”

    凤南雪眼底浮现一抹震惊之色:“申屠家为元承大陆四大隐世家族之一,以北渊九天为界,自成一方,不受六国管辖。”

    “传承千万年,素来以符咒术法和炼丹闻名于世,此两样均为家族秘传。”

    “你居然把如此重要的东西偷盗出来,难怪会引起这么大的动荡。”

    同时也说明,这少年极其厉害。

    居然连申屠家的传承秘典,都能偷盗成功。

    凤矜天没有第一时间说话,就是让九九搜索申屠坤临的情况。

    得到相关资料后,她才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申屠家主第二位夫人孩子,并非申屠家主所出,而是申屠家主三弟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五岁随母亲改嫁给申屠家主,看似是家族中的少爷,实则寄人篱下,不受待见。”

    “无论是在申屠家主这边,还是在三房那边,地位都极为尴尬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母亲也因为和申屠家主另外有了孩子,对你不闻不问,冷漠对待。”

    “十几年来,你吃尽了苦头和屈辱,如今突然反击,偷盗带走申屠家的传承秘典,是为了自学成才,还是为了报复?”

    申屠坤临身躯一震,他没想到矜天居然对他的过往和身世如此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明明他们是第一次见,明明他躲藏进这马车,是临时起意。

    可为什么,他现在突然有一种羊入虎口,被算计了的感觉?

    见申屠坤临眼底幽幽光泽里夹杂的疑虑和警惕,凤矜天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选择的逃生之路,不用怀疑,没有任何阴谋算计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你既然借了我的道,得以逃生,是不是该给点报酬?”

    申屠坤临算是听明白了,趁火打劫,挟恩图报。

    但偏偏,他还只能受着。

    谁让对方真的救了他一命,让他得以脱逃。

    当然,最主要的是,他打不过这少女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把咒法秘典给你,作为报答,只要你放我离开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抿了一口茶,缓缓道:“一个隐世家族的传承,听起来诱惑挺大。”

    凤南雪和凤羡予眉头微蹙,有些担忧的看着凤矜天。

    这东西可是烫手的山芋,不能随便接的。

    否则就是与申屠家为敌。

    那可是隐世家族,就是各国都不敢招惹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元承大陆,最强大的家族之一。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她抬眸看着申屠坤临:“它对我来说,坏处大于好处,可不是一笔划算的买卖。”

    申屠坤临有些惊诧矜天的冷静。

    面对如此大的诱惑,她居然可以如此沉着冷静的去分析利弊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谁都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申屠家的秘典若是放到外界,足以令整个大陆的修武者疯狂掠夺。

    哪怕最后没命享受。

    就在申屠坤临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,就听凤矜天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,你留在我身边为我卖命做事,这秘典我看过之后,会还给你,你可以自己留着修习。”

    申屠坤临眯了眯,讨价还价:“三年,我为你效命三年,三年后,你放我自由。”

    “十年。”凤矜天缓缓道:“你现在不过十七岁,十年的时间,对你来说,并不算长。”

    “何况修武者寿命不同普通人,以你十七岁就达到仙级武者六重天的天赋,将来活个两三百岁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申屠坤临眉头紧蹙,看着眼前端坐在那,笑意浅浅,眉眼从容平静的少女,越发觉得这少女太危险。

    从一开始,他就被掣肘住,一步一步踏入她设定好的陷阱,按照她想要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而他,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。

    要么死,要么答应。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,申屠坤临只能答应。

    他准备先应下来,至于之后,总会有机会逃走的。

    正想着后路,就听到一声轻笑。

    “那就发个血誓吧。”

    申屠坤临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连个缝都不留给他,把他后路全堵死了!

    凤南雪和凤羡予对视一眼,看着这样运筹帷幄,谈笑间掌控一切的凤矜天,两人心情颇为复杂。

    他们的初安长大了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短短一年多的时间,就跟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,两人下意识拒绝多想。

    凤矜天给申屠坤临易了容,将这脆弱妩媚的俊俏小美人,变成了一个面容深邃刚毅的阳刚小硬汉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个小硬汉的身板,太过瘦弱了些。

    等申屠贤容等人这边,发现不对劲,再也找不到凤矜天几人的身影时,已经过去三天了。

    不仅凤矜天几人没了踪影,就连他们要抓捕的申屠坤临,也跟凭空消失了一般,没了踪迹。

    “哥,现在怎么办?我们把人追踪丢了,回去根本无法交代。”

    申屠菲欢沉着一张脸,眉眼满是焦急之色。

    申屠贤容脸色也不太好,但他还是维持住了冷静。

    他眯了眯眼,似想到了什么,出声道。

    “那几人出现的不太对,她们还和申屠坤临一同消失了,这其中,恐怕有所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仔细算算时间,天鸣阁那边应该快来消息了……”

    正说着,一道传讯符就飞了进来,申屠贤容抬手,那传讯符就钻入他指尖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指尖申屠贤容脸色陡然一沉:“果然!”

    申屠菲欢见此,也隐隐猜到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难道那几人的身份有问题?”

    申屠贤容:“根本没有所谓的探亲,而且天鸣阁阁主夫人的亲人,并不在南武国地界,全都好好呆在夏渊国。”

    申屠菲欢猛然站起来:“所以这几人的身份是假的?”

    “那他们和申屠坤临的失踪,肯定有关系!”

    “三天都找不到行踪,想来已经偷跑出城了,我已经让血风卫往北月国一路追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也一路出城,去北月国看看。”

    申屠贤容不知道,凤矜天一行人本来就易了容,有了这次的事情,几人又变换了一个容貌。

    再想按照之前的样子找,根本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甚至,凤矜天还特意雇佣了二十多名佣兵协会的人,与之一起走。

    这样人数增多,还反其道而行,一路大摇大摆,引人注目的方式,反倒是与血风卫调查的方向,背道而驰。

    就是申屠贤容也想不到,凤矜天会如此明目张胆。

    摆脱了申屠家这个麻烦,凤矜天一行人又用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,总算是抵达了北月国的皇城,昆墟城。

    凤矜天让翼枫去买了一座小院,并没有去住客栈,还买了几个打杂的侍从和丫鬟。

    而她自己,则单独去了一趟碧海朝天。

    碧海朝天在各国都有分部,所有布局规格,几乎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凤矜天走进来,几乎以为自己是在南武国的皇城。

    她此时并没有易容,但是一身紫色锦袍,做了男子的打扮。

    头戴玉冠,一张白皙精致的脸,眉宇飞扬,英气凌厉,一双桃花美眸,带着几分平静清冷的深邃。

    只一眼,就迷了无数少女的心。

    大堂里的宾客瞬间看呆了。

    正好来大堂的九儒,看到那一身紫衣风华,清绝俊美的少年,不由一愣,眼底飞快掠过一丝惊诧之色。

    “二公子?”

    听到熟悉的声音,凤矜天转身,就看到一身蓝色锦袍,气质儒雅,容颜俊美清丽的青年。

    凤矜天也有些意外:“九儒先生。”

    她勾唇一笑:“没想到能在这见到你。”

    虽然和九儒第一次认识,是以不问的身份,但后来凤矜天又以真实身份,去了碧海朝天几次,所以和九儒也是熟识的。

    九儒脸上浮现一抹亲和温谦的笑意,大步走过来道。

    “我最近正好到这边巡视产业,也才刚来半个月。”

    “倒是没想到,能在这里遇到二公子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道:“九儒先生在这里,倒是省的我不少事。”

    九儒一听,就知道凤矜天有事,笑着出声说。

    “二公子有什么事需要碧海朝天做的,尽管吩咐,二公子可是我们这的熟客,我们必当竭尽所能。”

    语落,九儒伸手引领:“二公子这边请,我们去雅间谈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点了点头,随着九儒离开了大堂。

    等两人彻底消失后,大堂才传出阵阵惊奇的议论声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,这昆墟城什么时候多了个这么漂亮俊美的小公子?居然比闾丘家的小公子还要美上三分,看来这位北月国第一小美男的称号,要换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小公子应该是从外地来的吧?否则这样的长相,不可能默默无闻,从来没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“看他和九儒先生熟识,或许可以去九儒先生那里打听打听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很快,碧海朝天来了位容貌惊为天人的小公子的消息,如清风过境,飞快传遍整个皇城。

    闾丘家的小公子,自然也听到了消息,当即就带着自家一众仆人,前往了碧海朝天。

    此时凤矜天还不知道自己又成名人了。

    当然,就算知道,她也不会在意,本来就是有意为之。

    否则也不会不易容。

    雅间里,凤矜天直接道明来意。

    “我想买皇宫里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九儒已经有所猜测,听到这话,也不意外,只是温和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还请二公子稍等,我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微微点头示意了一下。

    凤矜天通过九九,其实已经了解了北月国皇室现在的情况。

    但最近的暗斗,还有女皇的病重,一些更隐秘的事情,却是搜索不到的,只能通过这个世界的方式,进行调查。

    所以她才想来碧海朝天买消息,了解一下情况,然后再去夜探皇宫。

    九儒速度很快,约莫一刻,他就再次出现了,带来了凤矜天想要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这是二公子想要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一张纸放在了凤矜天面前,她打开一看,上面只简单写了几行字,却道尽了所有的情况。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