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156:到底谁不知死活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“没想到居然在边城见到这两位天才,难道是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听说前段时间申屠家失窃,丢失了一件仙器,估计是来调查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凤矜天几人听了周围的议论,对视一眼,翼枫跟管事的订好房间后,几人去上了楼。

    为了不多招是非,凤南雪几人并没有下楼去吃饭,而是让店小二将饭菜送上来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凤南雪和凤羡予就各自回房休息去了。

    凤矜天也没出去,只在屋子里修炼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几人收拾妥当后,下楼来吃早饭,准备吃完就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几人正准备走,就看到客栈外涌入一群护卫,将整个客栈围的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“是申屠家的血风卫!”

    “怎么把客栈围了?不会他们要找的人也在客栈里吧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这么倒霉啊,早知道今天就不来这吃饭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围瞬间响起无数惊慌失措的声音。

    很快就有一批血风卫走进来,站成了两排,将入口完全堵了。

    “主子……”翼枫看向凤矜天。

    凤矜天道:“先看看。”

    几人安静的坐在最边上的位置,周围人群涌动,但谁都没敢反抗,或者说什么。

    毕竟这里是北渊九天,是申屠家的地盘,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。

    申屠家就是这里的皇帝,说一不二,就算大家有怨言,也不敢对着干。

    此时,楼梯上走下来一行人。

    为首的是两个年轻人,少女一身红衣,耀眼夺目,姿容艳丽娇美,犹如盛开的玫瑰,有种烈焰的热情。

    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,身上挂着一串银铃,银铃上还拴着一个掌心大小的小药鼎,随着她的走动,一晃一晃的,很是吸人眼球。

    她身边的少年,约莫十七八岁,一身深蓝广袖华袍,头戴黑紫九头蛇冠,唇红齿白,容貌清俊中带着三分妖异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阴森的九头蛇冠衬托下,越发显出几分邪气。

    只是他脸上带着雅致的笑意,反倒是容易让忽视那股若有似无的邪性。

    两人身后跟着一批侍女侍从和护卫,走到楼梯半中央,两人就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少女目光扫过众人,带着一股傲然的犀利,看得所有人都有些胆怯的低下头,或者是避开她的眼神,她才满意的勾了勾唇。

    “我们申屠家丢失了一件重要的法器,根据调查,那小贼就藏匿在这客栈里,还请大家配合我们调查,只要抓到凶手,自会放大家离开。”

    众人敢怒不敢言,还有一些见风使舵,直接上赶着拍马屁。

    “三小姐请便,我们都愿意配合,一定帮三小姐抓到凶手。”

    “大少爷和三小姐亲自出马,肯定能抓到凶手的,反正我们也没什么事,很高兴能协助两位抓贼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大少爷和三小姐尽管调查,有什么需要我们效劳的,尽管吩咐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申屠菲欢很满意众人的识趣,正要说什么,视线突然落在角落里,同样一身红衣的凤矜天身上,目光一顿。

    美眸微微眯了眯,透出几分厉色和不喜,她当即抬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众人见她走过来,急忙让开一条道。

    凤矜天见少女视线落在自己身上,还走了过来,就知道,又有麻烦上门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有些面生,从哪来的?”

    这里不是北渊九天的皇城,只是边城,申屠菲欢一个申屠家的小姐,可是相当于一国公主的地位。

    让她眼生的人多了去了。

    所以这话,大家一听就知道,是特意针对。

    翼枫声音冷淡的开口:“从南武国来,准备去北月国探亲。”

    “探亲?”申屠菲欢挑眉,咄咄逼人:“探哪的亲?你们是江湖人?”

    翼枫也知道自家主子赶时间,不想多惹是非,所以耐着性子回道。

    “天鸣阁,我家夫人是天鸣阁阁主夫人的妹妹。”

    申屠菲欢看向易了容的凤南雪,天鸣阁算是北月国地界,数一数二的江湖势力。

    天鸣阁阁主确实有一位夫人,只是平日里很少出来走动。

    按照此人的年纪推算,确实比那位阁主夫人小上一些。

    这一番回答,确实没有任何纰漏。

    但申屠菲欢并非只是觉得有嫌疑,才来询问,她是故意来找事的。

    所以就算翼枫回答的滴水不漏,毫无差错,她也没有就此作罢。

    目光直接扫向凤矜天:“你,站起来。”

    翼枫神色一冷,冷漠犀利的眼眸,直直落在申屠菲欢身上。

    “我们赶时间,无意招惹是非,申屠小姐还请不要得寸进尺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翼枫也看出来了,这人根本就是故意来找茬的。

    而且还是针对自家主子。

    一味的忍让已经没用了。

    他自然不会再客气。

    申屠菲欢脸色一冷,冷笑道:“好大的胆子!一个奴仆,居然敢这么跟本小姐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来人!”

    身后立即走过来几名护卫。

    “给本小姐好好教教这奴仆规矩!”

    申屠菲欢说着,视线若有似无的扫向凤矜天。

    打狗要看主人,申屠菲欢就是故意给凤矜天一个下马威。

    她长这么大,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跟自己穿一样颜色的衣服。

    尤其还是自己喜欢的红色。

    而这少女,尽管长的没有她好看,可一身气息,穿上红衣,浑然天成,自有一股吸引人的气质。

    这让申屠菲欢,很不爽,觉得自己被冒犯了。

    一声令下,立即就有四名护卫朝翼枫发动攻击。

    申屠家的血风卫可都是仙级武者的高手,自然能看出来翼枫的实力。

    凤南雪和凤羡予看向凤矜天,见她并不着急,反倒是悠然的喝着茶,也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尽管招惹上申屠家很麻烦,但已经招惹上了,既然退无可退,那就勇往直前。

    反正她们的仇人都不是简单的,再多一个申屠家,也无碍。

    凤矜天有意让翼枫练练手,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,所以并没有出手。

    直到翼枫在四名同为仙级武者的武者夹击下,慢慢显出弱势,她才随手抄起桌上的筷子,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筷子疾飞而出,挡下了其中两个护卫的攻击,穿透了四人的肩膀,直接将人震飞出去,定在了对面的墙上。

    嘶!

    全场瞬间浮现阵阵倒吸冷气的声音,所有人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他们刚才看到了什么?

    那小姑娘随便丢几只筷子,居然把四名仙级武者给钉在了墙上?!

    要不要这么恐怖?

    要不要这么牛批?!

    申屠菲欢神色一变,满脸阴沉的盯着凤矜天。

    “你居然敢对血风卫动手?你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吗?简直不知死活!”

    凤矜天缓缓一笑,抬眼看向申屠菲欢。

    “所以,三小姐想要试试看,到底是谁不知死活是吗?”

    面对凤矜天挑衅的话语,申屠菲欢一张娇美的脸彻底覆上了寒霜,就连眼底都浮现一抹阴狠之色。

    正要让人好好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野丫头,就听身后传来一道清朗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抱歉各位,我妹妹喜欢胡闹,跟大家给了个玩笑,并非有意冒犯。”

    申屠贤容抬步走过来,俊美的脸上带着几分清雅的笑意。

    说着抱歉的话,可他的神情并没有任何抱歉,看起来,就好似开了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。

    “哥哥!”申屠菲欢不满的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申屠贤容给她递了个眼神,她这才沉着脸闭嘴了。

    申屠贤容看向凤矜天,眼底卷起几分友好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姑娘小小年纪,竟有这般深厚的修为,实在让人钦佩。”

    “正巧,我与天鸣阁的三公子相识,如此算来,我们也算是有缘,不知可否交个朋友?”

    凤矜天看向申屠贤容,神色从容淡定,说出来的话,却很有深意。

    “原来申屠少爷的朋友,是用来试探的。”

    “天鸣阁可没有三公子,只有个三小姐。”

    申屠向荣神色一顿,没想到对方对天鸣阁这么了解。

    可他还是觉得这几人,不像是天鸣阁的人。

    被拆穿了,申屠贤容也不觉尴尬,笑容不变的说。

    “防人之心不可无,我只是看着几位不太像天鸣阁的人,所以才想多确定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并没有骗姑娘,我确实认识天鸣阁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如我给他传个信,让天鸣阁的人,安排人来接你们?”

    “大少爷管的太宽了,我们的事不劳你操心,你还是多操心操心自己家的事情吧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不打算再跟这几人浪费时间,转头看向凤南雪和凤羡予。

    “娘,哥哥,吃好了我们就赶路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点点头,跟着矜天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凤矜天几人要离开,申屠菲欢自然不乐意就这么把人放走。

    却被申屠贤容拉住了。

    申屠贤容笑看着凤矜天几人走到门口,才缓缓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,忘了告诉姑娘,我们申屠家丢了一件法器,正在四处抓捕凶手,这边城已经被封了,只能进,不能出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一行人想要去北月国,可能需要等些时日,等我们抓到人,解了出城之禁,才可离开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转身看向申屠贤容,笑了笑:“那就看看你们申屠家的侍卫,能不能拦住我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申屠贤容没有再多说什么,只是平静的看着凤矜天几人离开。

    “哥,怎么就这么放她们走了?这几人分明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申屠贤容淡淡的扫了申屠菲欢一眼:“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突然发难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现在最要紧的是找到东西,而不是招惹是非,这少女年纪轻轻,一身修为去诡异的很,现在对上,只会耽误我们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城门有重兵把守,她们出不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做什么,等做完正事,再慢慢玩吧。”

    申屠菲欢听言,这才收敛了几分。

    再说这边,凤矜天几人上了马车,就直接朝城门口而去。

    “初安,现在封城了,我们这样直接过去,肯定出不去的,不如晚上再试试?”

    凤南雪看向凤矜天,就听她说。

    “娘和哥哥放心,我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两人听言,倒是很信任,便不再多说,只是心中猜测着她所说的办法。

    快到城门口的时候,凤矜天对马车外的翼枫道。

    “直接开过去,以最快的速度。”

    翼枫以为自家主子要硬闯,当即戒备起来,一口作气的驾着马车朝守备森严的城门口冲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缕银丝从矜天掌心窜出,跃出马车,快速形成一张大网,将马车连同拉扯的风行兽一起笼罩其中。

    原本人人可见的马车,瞬间凭空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这让无意中看到的路人,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,满脸震惊和懵愣。

    刚才路上确实有辆马车啊?

    去哪了?

    大家四处看看,什么都没发现,只觉自己出现了幻觉。

    城门口守卫的血风卫,突然听到一阵类似马蹄驰骋的声音,纷纷警惕的朝城内看去。

    却发现并没有任何马车靠近。

    打击疑惑不已,就感觉一阵风吹过,声音越来越近,很快就从耳边跑过。

    这让众人越发警惕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听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听到了,有东西跑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什么都没看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家戒备!”

    然而,城门口一众侍卫戒备半天,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而凤矜天一行人,早就跑出城了。

    马车里,凤南雪和凤羡予同样惊讶不已。

    “初安,他们怎么会没有阻拦?”凤羡予有些疑惑的看着矜天,他知道这一切都跟自家妹妹有关。

    矜天也没隐瞒,抬手,一缕银丝跳跃在她的掌心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凤南雪和凤羡予只觉越来越糊涂了。

    那缕银丝,竟然在他们眼皮子底下,变幻成一个小纸人的形态,亲昵的拱了拱矜天的掌心。

    偏偏,他们能看出来,这东西看似有形,实则无形。

    就像一缕光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魂器,名叫魂王,可以变幻万千形态,亦可幻化无形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是它包裹了马车,隐匿了踪迹,才让外面的人什么也看不到,但能听到声音。”

    这解释,总算是让凤南雪和凤羡予解惑了,也让马车外的翼枫明了了。

    难怪他刚才看到城门口的人,都朝他这边看过来,却又好似看不到他和马车,警惕的到处扫视。

    “魂器?”凤南雪似是想到了什么,眼底掀起一抹震惊之色:“难道是本命法器?”

    凤矜天想了想道:“也可以这么解释。”

    但其实并不是。

    银魂神影这套功法,是矜天根据师傅教的功法,结合现代位面的情况,单独另创的。

    修炼出来的魂器,是与灵魂相连,只要灵魂不灭,魂器就永远不会消失。

    而这个位面所谓的本命法器,则是修炼到了一定的程度,就能利用自身灵力蕴养出与自己修为肉体相连的法器。

    形成人兵合一的境界。

    但人死了,那本命法器也就跟着毁灭了。

    除非那人特意留下自己的本命法器,作为传承,方可保留下来。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