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155:告别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矜天这时也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娘,哥哥说的对,你一个人就算能掩盖行踪,可真要做起什么,却难上加难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有我和哥哥在身边帮衬着,反倒是好。”

    北月国现在内斗不断,若是凤南雪再去插一脚,肯定很危险。

    而且凤矜天觉得,若是能保住女皇的性命,对她们一家三口来说,可比北月国换一个皇帝更好。

    所以她准备跟去看看,若是能救就救,不能救,再做打算。

    凤南雪也是个当机立断的人,见儿子和女儿都一脸坚决,便不再劝阻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,我们一家三口一起去,有事一起担。”

    凤羡予脸上浮现一抹笑意,和矜天相视一笑,然后看向凤南雪。

    “再没有什么,比我们一家三口在一起更重要。”

    至于真假女儿这件事,直接被凤南雪和凤羡予忽略了。

    说句自私的话,对于两人来说,没有血缘关系,但却生活在一起十五年的凤矜天,才是她们的亲人。

    原本若是江凌月选择回来,凤南雪和凤羡予也会承认这份血缘关系,把她当家人,家人之间该怎么样,他们也会尽量去相处。

    可偏偏,江凌月自己做出了选择,不但没有回归真正的家庭,甚至还从未来看过两人。

    两人也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既然不准备各归各位,那就继续将错就错。

    凤南雪和凤羡予都不是寻常人,经历了这么多事情,其实早就把所谓的血缘和关系看得很淡。

    更注重的,还是将心比心的真诚和感情。

    于两人来说,与他们有感情的人是矜天,他们不会去强求什么。

    反倒觉得,现在这样更好。

    凤矜天也没有提江凌月,因为她也能看出来凤南雪和凤羡予的决定。

    人都是自私的,十多年的付出和感情,有时候真的不是一个关系的定义,或者是血缘,就能抹杀掉的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,凤矜天回到江家后,看到江家一群人的反应,她并没有干涉,甚至没有做什么。

    因为她是理解的。

    所以只要井水不犯河水,她不在意江家人的偏心。

    接下来三人又商议了一下后续的事宜,最终决定今日启程。

    有了决定后,凤矜天就回了丞相府,开始安排这边的事。

    南武国和北月国相邻,但就算如此,因为国土太大,也需要两个多月的路程。

    好在这不是普通的世界,有可以缩短时间的灵兽。

    用行风兽拉马车,可以缩短大半不止的路程,约莫一个月就可以到北月国。

    来回路程相加,再加上在北月国逗留的时间,矜天预留了三个月。

    所以回到丞相府后,她第一时间就画灵等人全都回来,开了一个会,安排了接下来三月的事情。

    等一切安排妥当,各自散去后,落玄才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要离开那么久,那我也回无生谷一趟,去采些药材,正好去取个东西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听言,也没问是什么,只是点了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云尘煌离开后就没有回来过,也不知道去干什么了。

    凤矜天也没管他。

    倒是宗政漓妖那边……

    凤矜天想了想,就亲自去了一趟玉郡王府。

    看到凤矜天出现,清澜等人很是意外,下一瞬就有些喜悦。

    完全不用通报,当即就领着凤矜天去书房找宗政漓妖。

    书房里,不止宗政漓妖一人,还有一位看起来很慈祥和蔼的老者。

    “初初?”宗政漓妖惊喜的站起身,跑了过来:“怎么过来了?是不是想我了?”

    看着宗政漓妖那笑盈盈,奶里奶气的样子,老者很是惊诧和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转瞬,看向凤矜天的眼神,都多了一抹亲切和慈爱。

    凤矜天见老者的神色,心中有了些许猜测,笑看着宗政漓妖道。

    “我有些事与你说,就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宗政漓妖眼底涌起的失落,凤矜天好笑的抬手捏了捏他的脸。

    “也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顿时眼眸一亮,眉开眼笑起来,也不管书房里有人没人,当即就伸手黏糊糊的抱住了凤矜天。

    “我也想初初,很想很想。”

    这么奶气粘乎又软萌俊美的美人,撒娇起来,可不得要人命。

    就是凤矜天这样的大佬,也只能弃械投降,根本没有反抗和挣扎的能力。

    当下一颗心都融化了,任由宗政漓妖抱着自己撒娇。

    好在宗政漓妖还知道分寸,粘乎了片刻,就拉着凤矜天走到老者身边,介绍道。

    “初初,我跟你介绍一下,这位是季伯,王府的管家,也是从小看着我父王长大的,是我们的亲人长辈。”

    看得出来宗政漓妖对季伯是有几分亲近的,那是一种把季伯当成自家长辈的亲切。

    凤矜天听了名字,就知道季伯是谁了。

    当初调查宗政漓妖的时候,她把御北王府的人也都了解了一遍,自然知道季伯是谁。

    从小看着御北王长大,对御北王来说,是父是友也是师傅和亲人。

    老御北王和王妃死的早,在偌大的御北王府,御北王也就季伯这么一个亲人了。

    后来宗政漓妖出生后,大多时候也都是季伯照顾他。

    包括宗政漓妖的武功,也有大部分,是季伯教的。

    “季伯,这是初初,我心爱之人。”

    一句介绍,简单明了,直接果断。

    让人可以轻而易举的明白,凤矜天之于宗政漓妖,到底是怎样重要的存在。

    季伯眼底的慈爱越发浓重了,笑着说:“老奴见过凤初郡主。”

    “早就听说小主子遇到了一个很喜欢很喜欢的女孩子,只是一直没能见上面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和王妃也一直想见见凤初郡主,可惜都被小主子藏着不让见,这不,让老奴亲自跑一趟,先给凤初郡主送一份见面礼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当即就去把桌案上放着的锦盒拿了过来,递给了凤矜天。

    “初初,打开看看,父王和母妃的一点心意,喜欢的话收着就好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打开锦盒,里面居然是一个小小的药鼎。

    从那通体透出来的灵气,就能感觉出,这药鼎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仙器,王品仙器,”宗政漓妖解释道:“这是父王年轻的时候外出游历,无意中得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是隐世圣医华天炼制的药鼎,因为父王救了他,在他弥留之际,就把这玄天药鼎送给了父王。”

    “这药鼎是华天圣医以自己的修为炼制而成,也是他的本命法器,正好只有地仙级别才能使用。”

    “父王和母妃知道你自己炼药,修为很好,就正好想到有这玄天药鼎,就送来给你做见面礼了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有些意外,仙器在元承大陆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宝贝。

    仙器多是地仙和神王级别的尊者留下来的兵器,本身就自带威力,十分霸道。

    大部分底线和神王若是身死,都会毁掉自己的兵器。

    除非是大家族,才会选择传承下去,留给自己的后代。

    更何况还是仙器中品级最高的王品仙器。

    放眼整个元承大陆,这样品级的药鼎,绝对不会超过三件。

    这见面礼有多贵重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而御北王和王妃,不可能莫名其妙了解她的喜好,只能是宗政漓妖自己跟他们说的。

    投其所好,爱屋及乌,王爷和王妃,当真是把宗政漓妖宠到了骨子里。

    凤矜天也没拒绝,很大方的收下了。

    她看向季伯,脸上浮现一抹真切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这礼物我很喜欢,正好缺个趁手的药鼎,请季伯回去代我谢谢王爷和王妃。”

    语落,矜天看似出怀里,实则是从系统空间里,拿出了一个三个小瓷罐。

    这小瓷罐说大不大,说小也不小,根本不可能携带在身上。

    好在元承大陆有炼器师,是可以制作一些空间袋之类,可以储物的法器的。

    只是容纳的规格不会太夸张,出现过最大的储存面积,也就一百平米左右。

    所以凤矜天就这么把东西拿出来了,季伯倒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只当她身上有空间袋的法器。

    “还请季伯帮我把这三瓶丹药,带回去给王爷和王妃,这是我的一点心意,希望他们会喜欢。”

    随后,凤矜天又去桌案边,拿笔写了一张单子,详细的介绍了使用和作用。

    这三瓶丹药,一瓶修复治愈内伤的复元丹、一瓶固体培元,蕴养魂体的凝元丹,一瓶可解王级及以下品级毒药的解毒丹。

    一瓶约莫有五百颗。

    足够吃上好一段时间了。

    凝元丹一直吃,是可以蕴养魂体,强身健体不说,还能改变体质,让身体素质越来越好。

    可以说,凤矜天给的这些丹药,都是极品。

    根本不是元承大陆现有的丹药能够比拟的。

    季伯此时虽然不知道这些丹药的好,但也看得出来,凤矜天能拿出来的,肯定不会是普通的东西。

    他笑着道:“好,老奴一定带到。”

    季伯知道两人有话要说,也没留在书房打扰

    等季伯离开后,宗政漓妖才道:“初初有事跟我说?”

    凤矜天点点头:“我娘那边出了点事情,我们要去北月国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北月国?”宗政漓妖神色一顿,敏锐的察觉到这里面有事。

    而且能被凤矜天称为娘的,也只有养母了。

    这事早晚都会知道,所以凤矜天也没瞒着,简单的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娘是北月国的五皇女,凤南雪,当年为了嫁给夏渊国的麟君侯世子秦风擎,被贬为庶民,逐出皇室,成为了平民。”

    虽然是上一辈的事情,但这件事当初可是轰动了整个北月国。

    也传遍了六国。

    毕竟凤南雪可是太女,未来的女帝,居然为了一个男人,放弃唾手可得的皇位,甘愿成为平民,脱离北月国皇室。

    可谓轰动一时,成为一个大事件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是皇室之人,自然也是听说过这些过往的。

    他思索了一瞬,就抓住了关键。

    “娘她从前一直隐姓埋名都没有选择回北月国,这次突然要回去,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对于宗政漓妖的敏锐和聪明,凤矜天一点都不意外,她似笑非笑的看着宗政漓妖。

    “娘?”

    叫的倒是挺顺口的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装傻的甜甜一笑:“早晚都要喊的,我先熟悉熟悉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无奈的摇了摇头,但也没有拒绝,只道。

    “北月国女皇病危,皇室内部出了问题,娘她想赶回去见一面。”

    其它的,凤矜天并没有多说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神色凝重起来:“既然是皇室纷争,只怕北月国女皇的病也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此次一去,势必会卷入纷争之中,一切多加小心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笑了笑:“嗯,我知道,我会多加注意的,这次去的时间不会短,少说三个月,多则可能更久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在这边,也照顾好自己,我把凤七留给你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眼底似有什么旖旎开来,他眉眼勾着浓浓的温柔和愉悦,凑近,低头,用额头轻轻的抵着凤矜天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初初,你对我真好,你这样会把我宠坏的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眼底含着笑意的与他对视:“宠坏了也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笑意敛涟开来:“嗯,是初初的,永远都是初初的。”

    对于凤矜天的好意,宗政漓妖并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因为知道她身边的神王,不止一个,所以才心安理得的接受了。

    这样也是为了让她离开的更加安心,可以全心全意专心的处理北月国那边的事情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矜天易了容,让画灵和竹溪轮流假扮她,掩人耳目,然后带着容颜易了容的翼枫,悄无声息离开了丞相府。

    等到了城外的庄子,凤矜天又帮凤南雪、凤羡予易容装扮了一番。

    四人都打扮成了江湖人士,在外行走,并不会太惹人注目。

    翼枫驾着马车,风行兽拉车,凤矜天一家三口则坐在了马车里,一路前往了北月国。

    一路赶路,走走停停,终于在半个月多月后,到达了北渊九天地界。

    “再往前就是北月国的边境了,我们今晚先在离城安顿休息,明天再赶路。”

    对于凤南雪的安排,凤矜天和凤羡予都没有异议。

    凤矜天倒是对这北渊九天更感兴趣。

    几人来到客栈,就听到大厅的客人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刚才走上去的好像是申屠家的小小姐和小少爷,果然风姿卓绝,气势非凡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申屠家这一代最有天赋的,就属大房的大少爷和二房的三小姐,一个不过十八岁的年纪,符咒术法就已经修到了天级,三小姐也不过十六岁的年纪,就已经可以炼制出灵级天品的丹药,天赋异禀,实乃千年难得一遇的天才。”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