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154:北月国女皇病危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凤南雪也没再遮掩,离开屋子,去打了一盆热水进来。

    清洗了片刻,等凤南雪再转过身身时,脸上那条狰狞可怖的伤疤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就连原本蜡黄长斑的脸,也白净无比,没有丝毫的瑕疵。

    没了伪装的凤南雪,柳眉大眼,明丽的五官有些深邃,带着一股性感,眉眼英气艳丽,鼻翼坚挺,有种国色天香的艳绝美。

    加上通身完全释放出来的贵气和雅致,让她哪怕穿着普通的粗麻布衣,都掩不住那股高贵艳丽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凤南雪长的很美,也特别英气。

    那种美,是一种很大气的美。

    而江凌月和羡予两个人,并没有继承这样大气的美,反而综合了秀丽隽逸的漂亮。

    应该是结合了父母的优点。

    哪怕没有见过,通过江凌月和羡予的长相,矜天也能大致推断出来,那位从未谋面的养父,应该生的面冠如玉,特别的清逸俊丽。

    凤南雪看向矜天和羡予:“因为东躲西藏,娘也不敢用真名。”

    “原本你们兄妹俩,一个叫秦羡予,一个叫秦矜天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出事后,娘便自己做主,让你们随我姓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为了不暴露踪迹,娘隐去了你们的姓氏,对外也只说你们的小字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见你们一个叫初琛,一个叫初安,只以为你们父亲姓初,我便顺势让大家都称呼我初家娘子。”

    矜天出声道:“凤比秦好听,还好娘给我和哥哥改了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已经被发现了,那也没必要再继续隐姓埋名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南武国境内,又靠近皇城,就算他知道我们的踪迹,也不敢大张旗鼓的动手,只会派杀手来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他派不了大规模的兵马,娘和哥哥就安心在这里住着,有凤四在,他们来多少,都只会有来无回。”

    矜天没想到,自己最后还是姓回了原姓氏,这样挺好。

    凤南雪和凤羡予之前被矜天医治好后,就开始习武了。

    这几个月,两人因为有底子,提升的很快。

    凤南雪已经修到了仙级武者一重天。

    而凤羡予也已经修到了高级武者二重天。

    也是这时,两人才注意到,他们居然看不出矜天的实力。

    想到之前去皇城探听到的一些消息,凤南雪眸色渐深。

    “初安,你这一年在丞相府,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娘听说你……”凤南雪话音顿了顿,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关于你的事情,皇城议论纷纷,有太多的说法,娘有一次进城置办东西,无意中听到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听到这里,哪里还不知道凤南雪想问什么。

    在她让凤四有意将两人引到这庄子来定居,就已经提前预估了很多东西。

    这一年关于她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,两人就住在皇城外,总会听到一些。

    所以很早的时候,矜天就想好了说辞。

    她拉着凤南雪坐下,这才慢慢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当初我回丞相府的路上,有了一些奇遇,救了一个老人家。”

    “他当时给我传了很多灵力修为,又传授了我一些修炼功法,还给我喂了一颗不知道是什么的丹药,以至于我的武力突飞猛进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我发现,按照他给的修炼功法修习,速度特别快,不知不觉,我的实力就提升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这世间根本就没有这样速成的功法和丹药,倒是可以通过转传修为灵力。

    只是,一旦转传,就是真的给出去了。

    就算是亲人,都不见能做到。

    凤羡予有些担忧的问:“初安,那你感觉还好吗?突然被传那么多功力,你当时一定承受不住吧?”

    凤矜天脸不红心不跳的点了点头:“当时差点以为自己要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在后来挺过来了,还因为吃的那颗丹药,重塑筋骨,让我的修炼更加事半功倍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矜天拿出一个小瓷瓶:“娘,哥哥,这是当初师傅给我的,就是我吃的那颗丹药。”

    “还剩下两颗,正好可以给你们,你们吃了,重塑筋骨后,修炼也会变得更加事半功倍。”

    两人第一反应是让凤矜天收着自己吃,可听凤矜天说,这丹药只能吃一次,之后再吃就没有任何作用了,这才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还有之前城里举办了一场拍卖会,我朋友拍卖了一些丹药送给了我,效果很好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又拿出了一个小黑瓷瓶,放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神元丹,可以让人提升修为,没有任何副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仇人已经找上门来了,现在当务之急,还是提升自身的实力要紧。”

    凤南雪和凤羡予看着矜天如数家珍一般,拿出一样样宝贵的丹药。

    哪怕从来没有吃过,可一听,就知道不是普通的东西。

    再听凤矜天有条有理,深谋远虑的话,两人不但没有丝毫的喜悦,反而满心的心疼。

    凤南雪握住矜天的手,眼底有些泛红的说。

    “初安,这一年多,你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人想要有成就感,想要有别人没有的东西,那背后势必付出了别人无法体会的艰辛。

    凤矜天尽管没有说,可从她的种种表现和言语,两人也能想象到,她这一年多的时间,吃了多少的苦头。

    凤矜天拍了拍凤南雪的手,笑盈盈的说:“能换来现在的强大和实力,吃再多的苦,也值得。”

    “娘,哥哥,你们应该为我高兴,因为只有我们自己强大了,才不会再被人欺负,也不用再东躲西藏,更不用母女分离。”

    凤南雪和凤羡予听言,越发心疼酸涩了。

    自家女儿和妹妹,如此的懂事,早已没了曾经那份调皮,反而沉稳了很多。

    其实就连气质都有了很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只是这些细节,两人都没有去仔细深究。

    现在对凤南雪和凤羡予来说,初安平平安安的,比什么都好。

    至于心头那些怪异和疑惑,他们只想忽略不计,不想去探究,更不想去刨根问底。

    现在这样一家团聚,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。

    一方不说,一方装傻,就这样,许多细节上的东西,便埋藏了起来,谁都没去触碰。

    凤南雪和凤羡予在矜天的催促下,服用了神元丹,开始了进阶。

    凤矜天也没有离开,就在屋子里坐着,一边守着两人,一边跟九九交流。

    “九九,把秦风擎的资料调出来。”

    【好哒,小姐姐稍等……】

    不一会儿,凤矜天眼前就出现了一串串信息。

    这些信息只有凤矜天自己能看到。

    原来,当年凤南雪和孩子‘死后’不久,秦风擎就玩起了失忆,什么都记得,就是不记得凤南雪和两个孩子。

    所以不到三个月,就娶了夏渊国皇帝最疼爱的小女儿,成为了驸马。

    不到两年,就继承了爵位,成了新一代的麟君侯。

    那位公主在此之前,是嫁过人的,有一个儿子,名叫君暮渊,和凤羡予同岁。

    后来驸马病逝,公主这才带着儿子,改嫁了秦风擎。

    和秦风擎生了一个女儿,取名秦萧云,比矜天小一岁。

    夫妻两伉俪情深,是夏渊国出了名的恩爱夫妻。

    秦风擎更是将这位公主宠上了天,比当初对凤南雪还要宠爱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秦风擎极受夏渊国皇帝的信任和重用。

    手里兵权在握,如今已经是夏渊国朝堂上排行前五的重臣之一。

    凤矜天从这些浅显的信息里,得出一个结论。

    秦风擎的野心很大。

    从他这十几年的种种作为来看,他想要的,绝不仅是侯爵和天子近臣。

    “九九,还能查到更多隐秘的信息吗?”

    【小姐姐抱歉,九九没用,只能查到明面上的东西。】

    凤矜天也不失望,九九主要是奴仆系统,有很多限定。

    现在因为升级了,可以吸收位面的基本情况,也就是犹如现代的度娘等。

    能调取的资料虽然不限定区域,但只能是表面上的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尽力了,我到时候让凤七他们去查探一下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帮我调取一下北月国皇室的情况,看看最近是个什么动向。”

    【好哒好哒,小姐姐我好爱你,木么木么。】

    九九撒完娇,很快就调取了资料。

    凤矜天看完,眉头微蹙:“北月国女皇病重?”

    “这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

    【看信息上显示,有半个月了。】

    “难怪没有传到南武国来……”

    凤矜天想了想,决定一会儿跟凤南雪透露点消息。

    她看得出来,凤南雪不但悔恨,甚至一直都思念着北月国。

    若是连自己的亲人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,凤南雪肯定会更加痛苦悔恨的。

    这不是矜天想看到的。

    凤南雪和凤羡予这次进阶,因为实力不高,所以用时很短,两个时辰不到就完成了进阶。

    凤矜天给两人的神元丹,根本不是拍卖会拍卖的品格,而是没有压缩过的最纯的神元丹。

    所以两人都进阶了五个小重天。

    凤南雪从仙级武者一重天,进阶到了六重天。

    凤羡予从高级武者二重天,进阶到了七重天。

    对于丹药的效果,两人震惊不已。

    “这丹药好强大的效果,这可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。”凤南雪很是惊讶。

    凤羡予则看向矜天:“妹妹,你吃过这个丹药了吗?”

    凤矜天点了点头:“吃过,否则我的修为也不会提升的这么快,这么高。”

    “这丹药时隔三个月,可以再吃,只是随着修为越高,它的药效就会越弱。”

    “娘和哥哥三个月后,记得再吃一次,这段时间也不要忘了修炼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矜天又道:“等回去我将师傅教我的修习功法,默写一份给娘和哥哥,那功法威力极大,只要用心钻研,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。”

    “这会不会不妥?毕竟是那高人给你的,若是不经过他的同意,私自传授,会惹他不开心吧。”

    凤南雪想的更多,毕竟这元承大陆以武为尊,武功心法这些东西,是最为珍贵的。

    更不可能平白无故外传。

    那人不但传了功力给初安,还教了她修习功法,这无疑是收初安为徒了。

    她们就算是初安的亲人,也不是本门之人,是不该学的。

    凤矜天道:“那我休书一份,问问师傅吧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看起来,还真像那么回事,让人完全看不出来丝毫的异样。

    凤四这时匆匆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主人,凤四有是禀报。”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凤南雪和凤羡予见此,眼底都带着几分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尽管满心疑惑,可两人并没有询问矜天,凤四的来历。

    凤四走进屋后,就将北月国女皇病重的消息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当然是矜天专门安排的。

    由凤四来禀报,她还能找个理由解释过去。

    若是由她自己来说,反倒有些不好解释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!”凤南雪猛然站起身,紧张的盯着眼前的年轻人:“你说北月国女皇她、她怎么了?”

    凤四看向凤南雪,恭敬道:“北月国女皇病重,已有半个月了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眉头微蹙,有些担忧的看向凤南雪。

    “娘,凤四是师傅安排在我身边的,师傅在各国都有负责消息买卖的渠道,这个消息,多半不假。”

    听了矜天这话,凤南雪脸色更加苍白,眼底的担忧之色也越发浓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……母皇她修为高,身体一直很健朗的,以她的修为,活个一百多年完全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眯了眯眼,提醒道:“或许是皇室内部出了问题。”

    这一提醒,倒是让凤南雪回过神来,也猜测到这事情肯定不简单。

    她当即就道:“我要回去,不管如何,我都要回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看向凤羡予和凤矜天,有些不舍和抱歉。

    “初琛,初安,当年是我对不起母皇的厚爱和期待,这些年我一直都觉得没脸,也不敢回去见她,只希望她当我这个女儿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现在她有生命危险,我一定要回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若真是北月国皇室出现了纷争,你们跟着娘去,只会有危险,所以你们两留在这里,娘一个人去,这样也能减少暴露的可能性。”

    凤羡予眉头紧蹙,并不是很赞同。

    可他知道,娘的心结,就是皇祖母。

    这一趟北月国,是必须要去的。

    “娘,我陪你去,有个人在身边帮你,比你一个人孤立无援更好。”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