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149:交战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“鬼主亲自前来,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马车里传来珠落玉盘的冰凉之音,犹如穿透夜雾的梵音。

    竟与此时黑夜阴凉的场景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云尘煌唇角微扬,整个人看起来越发冷艳冷峻了。

    他目光幽暗的盯着紧闭的马车:“来看看这元承大陆,什么时候又多了位本座不识的神王。”

    矜天和宗政漓妖过来的时候,恰好听到云尘煌的话。

    两人在旁边的屋檐上站住,也没刻意隐蔽,毕竟下面的可不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那是神王,就算隐匿踪迹,也会被发现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看着那辆马车,若有所思:“初初,刚才找你谈生意的,就是马车里的人?”

    尽管宗政漓妖已经看到驾车的人,就是来包厢里请矜天的无白。

    可他还是多此一问。

    只为心中越发强烈的感觉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一个真正两国最尊贵的天之骄子,自然能看得出,那马车朴实下的奢华和不凡。

    而且这马车还下了咒术,地仙级别以下的攻击,马车完全可以抵挡,无坚不摧。

    矜天看着下方的対持,‘嗯’了一声。

    她倒是挺希望两人打起来,正好可以探探这个梵音的来历。

    云尘煌和圣凰梵音都知道屋顶上多了两个人,可谁都没有理会。

    空气静默了一瞬,才听马车里传来声音。

    “在下隐世多年,不问俗世,不喜烦扰,鬼主不识实属正常。”

    云尘煌似冷非冷的笑着:“本座既然找上门来,就不会一无所获,无功而返。”

    “出来,与本座打一场,若是赢了,本座就让你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输了……”

    云尘煌眼神充满侵略性和危险,笑容也变得邪气阴凉。

    “就成为本座的下属,供本座驱使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无夜愤怒不已,可话还没说出口,就被无白按住了手。

    无白冲无夜摇了摇头,无夜这才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是了。

    他不能因为一时气恼,就坏了主子的事,让对方看出什么破绽……

    “早就听闻鬼主喜欢找人打架,今日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人多,又是皇城,不宜大动作,既然鬼主有兴致,那就去郊外,梵某就陪鬼主过过招。”

    圣凰梵音话音落下,无夜和无白就驾着马车朝城外而去。

    云尘煌没有再拦着,而是站在原地看着马车走过。

    随即侧头,看向屋顶上看戏的两人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本座的戏是这么好看的?也不怕引火自焚。”

    矜天轻笑:“我可是站在鬼主这边的,一会儿打起来,若是鬼主不敌,我还能支援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云尘煌轻哼一声。

    别以为他没看出来,这小丫头根本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。

    还站在他这边,要真出什么事,说不定这小丫头还能做出趁火打劫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不过云尘煌也没再多说什么,他本来也没打算阻拦矜天看戏。

    三人一前一后,跟着圣凰梵音的马车出了城。

    只见一道白影从马车里闪现,越过黑夜,一路朝南面而去。

    云尘煌见此,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矜天也带着宗政漓妖跟在了后面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一行人来到了距离皇城一百里地的一处荒郊平原。

    圣凰梵音停住,转身看向紧跟而来的云尘煌。

    云尘煌什么话都没说,直接就动手开打了。

    一道道灵力满含杀机,交错间,带起无数可怕的气浪。

    席卷的周围空气沙沙作响。

    矜天和宗政漓妖落在不远处,并没有靠太近。

    毕竟两个神王打斗的威力,足以毁灭方圆百里的一切。

    矜天怕宗政漓妖承受不住,特意用魂力布下一个结界,阻挡了空气里所有的气浪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的眼神比常人都好,哪怕隔了一段距离,他都能看清对方的长相和五官。

    在看清楚那白衣华袍的男人的模样时,宗政漓妖神色一凛,心中暗骂。

    好一个妖艳贱货!

    哪怕那人白衣飘飘,犹如九天神明,高贵出尘,圣洁无双,跟妖艳两个字,根本沾不上边。

    甚至还是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可宗政漓妖才不管这些,他现在就想骂人。

    他长这么大,什么人没见过,就算是那些隐秘势力,他没有见过本人,也见过画像。

    可以说,到目前为止,还真没看到一个,能与自己比美的男性。

    他对自己的姿容,一直是自信无比的。

    这天底下,他称第二,绝对没人敢称第一。

    直到此时此刻,那种突然就被刺激的感觉,来的特别突然。

    简直打的宗政漓妖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否则内心也不会如此崩塌,直接骂出妖艳贱货这样的词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只是在心里骂,并没有说出口,所以矜天不知道。

    但她感觉到与自己十指相扣的手,蓦然收紧。

    那不太对劲的力道,让矜天第一时间就转头看向宗政漓妖。

    正好看到他死死的盯着前方缠斗的身影,眼底带着满满的敌意。

    这突然就跟猫儿炸毛的模样,逗笑了矜天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就跟被踩了尾巴似的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听到声音,回过神,转头就对上矜天含笑的目光。

    心中突然窜起的那一丝慌乱,竟然奇迹般的被抚平了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宗政漓妖目光一转,并没有隐瞒或者掩盖自己的心慌和敌意,眼底染着几分可怜兮兮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初初,他是不是长得很好看?”

    矜天非常公平公正的点了点头:“确实很好看。”

    那九天神明般的人,已经不是好看能够形容的了。

    他存在这世间,就是一种奇迹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目光闪烁了一下,继续端着一副小狗狗似可怜巴巴的模样,又问。

    “那他和我,谁更好看?”

    其实不用问,宗政漓妖也知道答案。

    否则他也不会突然慌了。

    那个白衣男人,与他的姿容几乎可以说不分上下,难以判定。

    矜天算是明白这人为什么炸毛了。

    有些好笑的睨着他:“原来你炸毛,是因为自己的美貌受到了威胁?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也不否认,只盯着矜天,委屈巴巴的说。

    “我在初初这,可就是靠脸吃饭的,这是我的优势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说好了的,我负责貌美如花,要是我这朵家花还没有野花美,还有什么资格让初初赚钱养家,独宠我这一朵娇花……”

    越说,宗政漓妖似乎越委屈了。

    就连眼眸都变得水盈盈的,那叫一个我见犹怜,娇软潋滟。

    有种纯真的风情,勾的人浑身痒。

    矜天目光一顿,瞬间看入了神,也迷了心。

    她第一次发现,原来这少年也可以化身成人间尤物,让人堕落成魔,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不过大佬还是大佬。

    矜天入迷只是一瞬,就回过神来,强装淡定的笑着捏了捏他的脸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小世子对自己的认知,还挺透彻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在初初面前,我必须清楚自己的优缺点,才好强化我的优点,收敛我的缺点,让初初越来越爱我。”

    那难得傲娇又自豪的小模样,让矜天脸上的笑意越发浓郁了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瞥见她的笑,就知道自己这招有用。

    看来他带点小自豪的撒娇,初初是喜欢的。

    而且看起来很受用的样子。

    矜天确实很受用。

    开口的话,都带上了一丝不自知的柔和。

    “你在我这,确实是靠脸吃饭的,但并不完全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承认,一开始,确实是你的美貌颜值吸引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可在彼此不熟悉的情况下,外貌自然是让人产生好感的第一优势。”

    “可现在,你用你的灵魂吸引了我,你整个人,我都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就算有一天,真的出现一个比你更好看的人,对我来说,也只是一个好看的风景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家花,既然选定了栽种你这样的人间富贵霸王花,就不会换成别的品种。”

    “何况……”

    矜天话音顿了顿,让宗政漓妖都跟着有些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他眼底带着满满欣喜和期待的看着矜天,憧憬盼望着她接下来的话语。

    矜天笑着说:“何况,他并不比你美。”

    “论颜值,你依旧是当之无愧的人间绝色。”

    梵音那人的容貌,尽管也是倾国倾城的俊美。

    若是没有宗政漓妖,那他真的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的美,是一种倾色绝世的艳丽瑰美。

    有种倾倒众生的浓烈感。

    一眼,就能给人带来深入灵魂的极大冲击。

    而梵音的美,是一种圣洁如光明的神圣。

    那种美,给人更多的感觉是不可侵犯,是没有温度的。

    一个是撼动人心,一个却是惊艳人一生。

    真要铢锱必较,宗政漓妖的美更有灵魂,更令人惊艳,也更能勾动人心中的欲望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愣愣的看着矜天,惊喜来的太突然,是他根本不曾想过的。

    在得到答案之前,他心中其实已经有了考量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初初看得居然这么透彻,直接通过表面看到了本质。

    甚至,还跟他表白了!

    那些话,是表白吧?

    “初、初初……你刚才是说了喜欢我,说了我整个人你都喜欢,说了我是你选定的家花,永远都不会改种其它的是吗?”

    对上宗政漓妖忐忑又激动的目光,矜天缓缓一笑,很是坦然的道。

    “对,尘尘没有听错,你这朵家花,我既然种了,就不会换成别的品种,除非有一天,你坏掉了,那我只能连根拔除,重新换别的种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不会。”这一刻,宗政漓妖反应特别快,激动又欢喜的抱住矜天。

    “不会有那一天的,我永远都不会坏掉,永远都是初初家最可人的小娇花。”

    矜天好笑道:“一个男孩子,说自己是小娇花,说的这么顺溜,竟然一点不嫌害臊。”

    “虽说你才十六,但好歹也是一有身份有地位,有权有势有颜的贵族,这样比喻自己,也不怕被人笑话。”

    矜天当然不是真的觉得这样不好,不过是打趣宗政漓妖而已。

    她不但没有觉得不好,反而觉得很好。

    她就喜欢宗政漓妖这样软萌萌,娇气又贴心乖巧的小模样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越发黏糊的抱紧矜天,将头埋进了她的颈窝里,满不在意的说。

    “我才不在乎外人怎么看,我这辈子,就只想要初初一个,什么面子里子,什么名声男子气概,我都不在意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,能比我现在抱着初初更加真实?能比我现在心中的欢喜更加让我开心?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为自己心爱之人低下头颅,这不是丢脸,不是委屈,更不是屈辱,而是得偿所愿的幸福。”

    “我所有的柔软,都只是初初一个人的,也只愿给初初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在没有遇到矜天之前,宗政漓妖从来没有想过,有一天,自己会为了一个人,低下高贵的头颅,放低高高在上的姿态,收敛所有的脾气和爪牙,温柔以待,倾心许一人。

    矜天听着耳边传来的,带着一丝撒娇的小奶音,只觉一颗心在寸寸融化。

    她从前,何曾想过,自己有一天,会为一个人心动,会接纳对方一步步靠近,谋算她的人,谋算她的心。

    然后用最柔软的方式,霸道的占据她身边独一无二的位置,掠夺她的心。

    让她第一次对一个人,产生了包容和宠溺的心理。

    “本座在这里打火热,你们俩小娃娃也在那边也打的火热,像话吗?”

    一声忧郁的呵斥炸响夜色,打破了矜天和宗政漓妖这方甜蜜的粉红泡泡。

    两人这才想起来,不远处还有两位神王高手在打架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”矜天拍了拍宗政漓妖,示意他松开自己。

    她还是第一次这么投入,这么忘乎所以。

    这小世子有毒吧!

    宗政漓妖也知道分寸,现在场合不对,他也没再黏糊,松开了矜天。

    云尘煌一掌拍出,和圣凰梵音隔空一掌拍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四周瞬间炸响开来,气浪翻涌,飞沙走石。

    暗色的夜,杀机四伏。

    対持片刻,两人同时收了掌力。

    云尘煌摆手道:“不打了,你随意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一个闪身就出现在了矜天和宗政漓妖面前。

    有些幽怨的盯着两人。

    “本座说你们年轻人谈情不讲武德,怎么能在这样危机四伏的关键时刻谈情说爱呢?!”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