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147:九天神明般的男人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如大家所想,主持人奉上外伤膏,楚莞棠用专属的木勺子舀了一勺出来,放在盘子里。

    然后用羊肠线,亲自消毒净手后,当众给受伤人员进行了伤口缝合。

    全程,她什么药都没用,缝合后,就只涂抹了拍卖的外伤膏。

    外伤膏带着浅浅的莹绿色,淡淡的特别晶莹剔透,所以不管涂抹了多少,都能让人清楚的看到伤口的情况。

    短短半分钟的时间,四周就发出了阵阵惊奇的低呼。

    “快看!居然真的止血了!”

    “你们注意看那人的伤口,似乎没有刚才看起来那么可怕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药的效果,确实好的出人意料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反而觉得那棠羽老板一手医术,很是了得,那缝合的过程,稳当细致,就连缝合的伤口都极为规整,不似寻常那般难看,足以可见,这人医术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会开药房,听说还有个专门制药的药厂,还有自己种植的药田,有这医术,那会配一些药就再正常不过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众人议论声中,楚莞棠面向众人,微微点了点头,清秀普通的脸上,带着一抹浅显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相信各位已经看到这药的效果,按照现在愈合的程度,不出三天,就能结疤脱落,恢复如初。”

    主持人当即笑着说:“各位,这外伤膏总共只有三盒,是一起拍卖的,不拆开拍卖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底价,诸位可随意叫价。”

    楚莞棠没再多留,带着人下了台,但也没有离开,就守在了旁边。

    “我出五百两白银!”

    “我出一千两白银!”

    “我出五千两……”

    竞拍开始,全场出现了无数的竞拍声。

    四周上方的雅间,暂时并没有人叫价。

    知道公共区域的叫价声渐渐小了,竞拍价增长到了一万五千两白银时,才有雅间的客人叫价。

    “三号雅间的客人叫价两万两白银,还有哪位客人要竞拍叫价的吗?”

    坐在公共区的人各自沉吟思索着,两万两白银,这是很多人对外伤膏的底线了。

    就三盒外伤膏,就卖到了两万两的天价,再往上增,就不划算了。

    “三号雅间客人喊价两万两白银第一次,三号……”

    主持人看到又有雅间的灯笼亮了,而雅间门窗上,有光影倒影出喊价的数字,便笑着改了口。

    “十一号雅间客人喊价两万五千两……”

    “两万五千两第一次……两万五千两第三次,成交!”

    包房里,竹溪和画灵都很激动,一开场就赚了那么多钱,好兆头啊。

    云尘煌看向矜天:“小丫头,恭喜了,第一场就赚了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云尘煌看到了落玄:“你倒是有眼光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落玄好不谦虚的话,让云尘煌脸上邪肆的笑意越发危险鬼魅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无生谷谷主这个小辈,年纪不算太大,名声倒是响亮。

    一手毒术,就是神王大能,也需要多加防范。

    他曾经已经和落玄交过手了,别看这人白衣飘飘,出尘的跟个谪仙似的。

    实则也是个滑头狡诈的,打不过就跑,偏生那逃跑的本事还一流,让他都逮不到。

    矜天扫了两人一眼,也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倒是旁边宁景暄几人,满脸震动,满心惊骇。

    这人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明明是拍卖行赚钱,为什么恭喜矜天?

    难道那些药,是矜天拿出来的?

    可拍卖行不是说是无生谷谷主和仙无神医……

    宁景暄几人突然想到之前狩猎的时候,矜天给他们晋级的丹药。

    瞬间悟了!

    几人对视一眼,都在传递着同一个信息。

    矜天和天合拍卖行,以及无生谷谷主、仙无神医之间的关系,决不能对任何人说起。

    今日这些丹药,也跟矜天没有任何的关系!

    外面拍卖会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“凝元丹,固体培元,蕴养魂体,一颗就能治愈身体三成的病症,强壮体魄,让人拥有健康的身体,练武也会更加有劲儿。”

    “诸位宾客,这凝元丹,总共就一瓶,一瓶一百颗,正常情况下,一个人吃三个月,每天一颗,便可保证上千年体格的健朗。”

    “起拍价一百两银子,现在开始竞拍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出五百两银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出八百两银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出一千两银子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最后,这瓶药,以两万六千两银子的价格,被九十八号包厢的客人拍走了。

    还有很多雅间的客人,从未喊过价,大家都在等那能让人提升修为的神元丹。

    可以治愈内伤的复元丹。

    以及,能够解无生谷谷主配置出来的,没有解药的奇毒的解毒丸。

    后面拍的几件拍品,是落玄根据矜天药房里的药,配置的一些毒药。

    同样都是以最高价被拍走的。

    这些价格,可比之前落玄单独出售时,还要高出十几倍。

    看着源源不断的钱入了口袋,落玄脸上也浮现了一抹掩不住的笑意。

    很快,迎来了最后三件压轴的拍品。

    “相信在场的诸位,很多都是奔着这最后三件压轴拍品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送上来的,就是倒数第三件拍品,复元丹。”

    这时,旁边一直守着的楚莞棠,又让人带着一个受了内伤的青年走上台来。

    这人的内伤很重,虽不致命,但若是不及时治疗,有大半的可能会成为废人。

    楚莞棠看向众人道:“各位,现在我会取一颗复元丹给这位受了重伤的年轻人服下,效果如何,一会儿就知。”

    众人聚精会神的看着,没有错过楚莞棠任何的举动。

    等丹药入口,那原本还气若游丝,脸色惨白的青年,呼吸从急促,渐渐平缓下来。

    就连脸上,都有了几分正常的血色。

    虽然内伤并没有完全好,可是大家都能看出来,他的内伤,在这颗丹药的修复下,至少好了两三成。

    “一个重伤之人,只需要连续服用三到五天的的复元丹,就基本可以痊愈。”

    众人倒抽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这药效,实在太好了,远比现在市面上的治愈类药物,效果好了六七成!

    “我出一万两银子!”

    “我出两万两银子!”

    “我出三万两银子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还不等主持人说话,现场就响起了一片叫喊声。

    等公众区叫价到了尾声,喊价已经达到了两万两黄金。

    这时,包房里的客人,才陆续开始喊价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包房,两位身着暗紫和暗蓝色劲装的青年,齐齐看向坐在窗边,抚着琴,犹如即将羽化仙去的青年。

    “主子,我们要参与这药的竞拍吗?”

    “看起来效果确实神奇,若是拍回去给六长老研究研究,说不定能有用。”

    雪白华袍的男子,微微低垂着眼眸,仿佛沉静在自己的世界。

    那精美如神的五官,雪白缥缈,圣洁高贵,不可侵犯。

    他淡色的薄唇轻启,音色冰凉如玉。

    “不必浪费时间,无白,去六十八号雅间,将凤初郡主请过来。”

    两人微微一愣,凤初郡主?

    那不就是几个月前的雨夜,他们无意中遇到的那个红衣少女……

    无白什么都没多问,应了一声,就离开了雅间,让门外守着的小侍为他引路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无论是矜天,还是云尘煌,都在第一时间感觉到有股神识若有似无的扫在他们这边。

    云尘煌邪冷一笑:“小丫头,你猜猜,这到窥视,是冲你来的,还是本座来的?”

    矜天一点不慌,神色从容的笑了笑:“很快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云尘煌闻言,没再多说。

    倒是宗政漓妖等人,朝矜天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眉头微蹙,心中有些许担忧,不过想到凤三等人,又安心了不少。

    矜天似感觉到宗政漓妖的情绪变化,伸手拍了拍他的手,安抚道。

    “无碍。”

    “舅舅,我明白你的意思,其实你担忧的这些,我也都想过。”

    别看宗政漓妖才十六岁,但他因为双商极高,内心深处的心性,是比较成熟的。

    在喜欢上矜天的那天起,他就考虑过未来的很多事情。

    后来随着接触,随着越发了解矜天的本事,他考虑的就越发长远,越发细致。

    甚至,他已经预见,若是自己执意非矜天不要,那么将来,他的一生,或许都会变成另外一个人。

    一个,极尽一生温柔,又乖巧听话的好丈夫。

    一个,注定可能永远无法翻身,永远都只能负责貌美如花,而非赚钱养家的小夫君。

    但,那又怎样?

    他爱矜天。

    爱到愿意为她,成为她所喜欢的样子。

    更愿意用一生的时间,倾尽所有力量,只为谋夺她的心,只为谋算她身边独一无二的位置。

    也愿意一辈子,就做个负责貌美如花的小娇夫。

    至于外界怎么看,宗政漓妖根本不在意。

    他从来都不是一个,在意别人目光和想法的人。

    也偏偏是矜天,让他有了人生第一次破例。

    更何况,抛开矜天不说,他宗政漓妖在这整个大陆,就目前为止,三十岁以下的人,还有谁能比他本事过人?

    财色、权力、地位、实力、天赋、智慧……

    种种一切,他宗政漓妖的综合评分敢称第二,就绝对没人敢称第一。

    至于三十岁以上……

    宗政漓妖现在才十六岁,他很清楚自己的本事。

    只要再给他四五年时间,他会比这大陆所有一百岁以内的人,都强。

    甚至完全站在这年龄段的顶峰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活了几百年的老妖怪,就另当别论了。

    这样优秀到独一无二的他,谁若是敢说他小白脸,只知道靠女人,他完全是有能力,直接一巴掌把人拍死的。

    “舅舅,初初是个异类,她的出现,打破了我所有的生活状态。”

    “甚至,她让我发现了从前没有发现的自我,原来,我也是可以很温柔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,从前被我嗤之以鼻,不甚理解的爱情,也能让我宗政漓妖,如痴如醉,甘愿沉沦,甚至就算是以燃烧自己为代价,也在所不惜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一字一句,有种令人心头一震的笃定,还有一丝丝浅浅散漫的温柔。

    让人轻易能直达他的内心,感受到他对那个女孩深入骨髓的爱。

    “舅舅,我爱矜天,这一生,我所思所想,我的整个世界,我都只想装满初初。”

    “没理想抱负也好,没志气也罢,皇图霸业,权力财富,今后在我的生命里,都不及初初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他的世界,所有的热情和专注,都不想再分散在别的地方。

    只想留给一人。

    一个叫矜天的女孩。

    翊陵鹤霄心口一震,若说之前他只是知道,自家侄子喜欢矜天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那么现在,他才真正深刻感受到了那股可怕炽烈的爱意。

    那样汹涌,那样危险。

    甚至不惜一切代价,哪怕是燃烧自己,也要拼尽最后一丝可能,留在对方身边。

    这样的爱,沉重的让人有些难以喘息。

    也让翊陵鹤霄心中沉甸甸的,开始有些闷疼起来。

    那种阵痛,很浅,浅到不仔细去察觉,根本发现不了。

    可就是让人难受。

    翊陵鹤霄心中越发害怕了。

    因为通过宗政漓妖这番发自肺腑的话,他清楚的明白。

    若是尘绯今生无法跟矜天走在一起,那他绝对活不下去……

    以爱情当生命,当生活全部的人。

    从前在他眼里,是可笑而愚蠢的。

    可现在,当这个人变成自己的侄子。

    他发现,自己不但笑不出来,无法生出一丝嘲弄,甚至连失望都没有。

    有的,只是满满的心疼和担忧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本就是一个心思细密,感情丰富的人,所以他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翊陵鹤霄的情绪变化。

    对于从小将自己捧在手心呵护和宠爱的舅舅,宗政漓妖自然也不愿看到对方为自己担心。

    他笑着保证:“舅舅您放心,我用一生来谋算初初的心,为她奉献我的全部,她一定不会让我赌输了的。”

    初初那个人,虽然冷静到可怕,好像根本没有正常人应该有的情绪。

    但他就是有一种感觉,自己对初初来说,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他不保证说,初初会有多爱自己。

    但他可以百分百保证,初初一定不会负了自己的。

    翊陵鹤霄没办法,劝说肯定是不可能了,那还能怎么办?

    只能任其发展,默默守望和支持。

    至于翊陵棠和骁勇将军府的事情……

    在宗政漓妖走后,皇帝让明公公召集大理寺卿会面。

    直接让对方随便做做样子,就将案件了结吧。

    反正也是万楼鬼冢的鬼尸干的,随便找个由头,还是很好糊弄过去的。

    大理寺卿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,但陛下的反应,却告诉他一个信息。

    陛下不打算追究下去,也不打算挖掘其中的真相。

    “是,臣会处理好。”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