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146:拍卖会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宗政漓妖一脸无奈:“舅舅,我跟你说过的,我对皇位不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那么累的事情,他才不做。

    何况,让他这样脾气的人当皇帝,估计没多久,这个国家就被自己玩完了。

    翊陵鹤霄见忽悠不了宗政漓妖,只觉有些可惜。

    三日后,万众瞩目的拍卖会到了。

    拍卖会自然是给矜天这位幕后老板,准备了单独的雅间的。

    矜天知道宁景微几个想去,便直接给了她们入场券。

    所以一大早的,几人就来丞相府门口等着矜天,打算一起去拍卖会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事情,江凌月和承国公等人肯定是要去看看的。

    不过因为雅间太贵了,所以一群人只出钱买了公共区普通的卡座。

    矜天带着竹溪和画灵,身边还跟着易了容的云尘煌、落玄。

    几人出来的时候,就看到江治书几人正好在跟宁景暄等人说话。

    一群人听到脚步声,回头看到一身红衣的矜天,哪怕已经见过无数次了,依旧忍不住为她那艳色天香的容颜而惊艳。

    但下一瞬,几人的视线就落在了旁边,一身黑衣和一身白衣,穿的跟黑白双煞似的两个陌生青年身上。

    这两人是谁?

    一时间,气氛有些诡异的沉静和尴尬。

    宁景微目光一转,率先跑过来勾住矜天的手臂,打破了这方尴尬。

    “初安,你总算来了,快走快走,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去看看现场的热闹了。”

    宁华影、宁景暄、宁知野和宁时阑也回过神,走过来跟矜天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江治书见矜天和夜西侯府的人关系这么好,有些欣慰,又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这几位表弟表妹,跟他们也都关系很好,走得很近。

    可从前不觉得,现在有了矜天作对比,江治书几人才发现,宁知野几人对矜天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从前宁知野几人跟他们也亲近,但没有到如此亲昵贴近的地步。

    而现在,宁知野几人对矜天,那种自骨子里透出来的喜爱和亲切,就好像他们对江凌月一样。

    这感觉,怎么说呢,让江治书几人多少觉得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作为嫡亲的兄长,对矜天这个妹妹,还没有这些表哥表妹好。

    江治书回过神,秀气儒雅的脸上,荡起一抹温润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既然都是去拍卖行,初安,我们大家一道走吧?”

    矜天无所谓的笑了笑:“好。”

    这时,宗政漓妖从自己的马车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初初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矜天看向宗政漓妖,直接随他去了他的马车。

    宁景微本来是想跟矜天一辆车的,现在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有宗政漓妖在,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有些失落的回了自己的马车。

    大家都各自上了自己的马车,竹溪和画灵自然是跟着矜天的。

    倒是易了容的云尘煌和落尘,矜天给两人单独准备了马车。

    一人一辆。

    两人对旁人视若无睹,直接穿过人群,上了自己的马车里。

    直到看不到人,江凌月才疑惑道:“那两个人之前没见过,看起来气势不凡,应该不是下人,难道初安院子里来了朋友?”

    江治书:“一会儿有机会问问吧。”

    江风行冷着脸说了一句:“有什么好问的,她都没有介绍,问了也白问,这人的闲事我们都别管,谁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发疯,转头过来咬我们。”

    江风行说完,就直接转身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江治书和江凌月对视一眼,都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不过却都没有反驳江风行的话。

    因为之前的种种历历在目,也在他们心中留下了一道阴影。

    现在不管是江治书,还是江凌月,都对矜天有种敬畏和戒备。

    旁边的江易旻小声的说:“二姐自己的事,我们都别管了,快走吧,一会儿被二姐听到我们背后议论她,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江治书和江凌月愣了愣,看着素来高傲娇气的弟弟,小心翼翼的嘀咕完,就迅速转身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那乖的跟个鹌鹑似的模样,哪里还看得出从前天不怕地不怕的厌恶和排斥。

    江治书神色有些复杂:“小弟变了许多,他似乎接受了初安了。”

    江凌月垂眸道:“弟弟也该长大了,毕竟经历了不少,初安能管得下他,也是好事,大哥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江治书点点头,两人各自上了马车,就跟上宗政漓妖的马车,一路去了天合拍卖行。

    马车里,宗政漓妖拿出一个盘子,一边剥着水果,一边说。

    “初初,你这弟弟皮还不算厚,还知道怕,现在也好,知道怕,知道听话,才能有命活的长。”

    江易旻从前对矜天几次出手的事情,宗政漓妖也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要不是看在对方到底和矜天有着血缘关系,而且矜天当场就惩罚回去了,他早就让人把江易旻弄死了。

    矜天看着宗政漓妖将水果切块,漫不经心的笑了笑:“到底还是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江易旻才十三岁,心性还没有健全,知道耍狠,同样也会知道恐惧和害怕。

    矜天也是看出来江易旻多次喊打喊杀,再如何暴戾凶恶,都没有真的产生过要杀了她的念头。

    这才没有直接把人弄死,而是往死里弄,让他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害怕和畏惧。

    如今效果挺好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挑了挑眉,抬眼笑看了矜天一眼。

    那一眼,格外的明亮温柔。

    “看来初初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着江治书和江风行也多少都有点变化,倒是那个经常披麻戴孝,野心勃勃的假千金,隐忍程度,出乎了我的意料。”

    矜天几不可见的眯了眯眼:“承国公府上下,都没有蠢笨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个都有各自的谋算,对于未来也看得格外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江凌月在女子中,确实是难得一见的有眼见,格局大。”

    “十五岁的年纪,能有她这样的城府、毅力和心性,很罕见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她一直没有走偏,最终就算不能得偿所愿,成就和地位,也不会低。”

    “初初似乎很欣赏她?”宗政漓妖发现,他真是越来越爱初初这份冷静了。

    初初的格局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大。

    她懂得欣赏每一个人身上的优点,也懂得捕捉每一个人身上的长处,并且加以利用。

    她冷静自持,从容决断,清醒的甚至在很多人看来,显得格外冷血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份王者的睿智和魄力,让宗政漓妖越发爱,越发想要去臣服。

    哪怕一辈子,都收敛了他所有的刺和爪牙,乖乖的陪伴在初初左右,他也愿意至极。

    因为初初,值得。

    矜天微微点了点头:“我喜欢聪明人,喜欢有能力有本事,又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我和江凌月之间存在着什么问题,她这个人身上的优点,我是不会否认的。”

    甚至,她一直都很欣赏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,矜天没有一回到丞相府,就对江凌月动手的原因。

    虽说原主是江凌月害死的。

    但矜天并不是非要给原主报仇。

    作为占用身体的报酬,她治好了江家娘子和羡予。

    并且担起了照顾和养老的责任。

    这足够偿还身体之恩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她中药湿身的事情,还是要算的。

    只是不是现在。

    矜天有预感,江凌月和她,早晚是要再次对上的。

    到那个时候,再一起清算也不迟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没再说什么,将自己削成一块块,各种水果组合在一起的果盘,放到了矜天面前。

    “初初先吃点水果。”

    不管初初有什么打算,他都会支持,也永远不问缘由,不问对错,都会第一时间,站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一行人到了拍卖行,这才发现,拍卖行里布满了高手。

    全都是圣级武者和半神。

    而且这些高手,都穿着普通小斯的衣服,游走在人群中,时不时帮忙引路什么的。

    把高手当成普通跑腿下人使用的,这绝对是大家有史以来,第一次看到。

    “这天合拍卖行背后到底什么来头?也太牛批了吧,半神高手拿来当小厮使唤,真是暴殄天物!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,若是你知道一些小道消息,就会觉得没什么大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小道消息?”

    大堂,以及各处公共区域,都三五一堆,七八一堆的聚满了人,小声的探讨交流着。

    听到有小道消息,大家越发竖起耳朵来听。

    “之前有些一看就来历不凡的,已经去了雅间,我无意中听到有人说这拍卖行现场,藏匿了至少两名神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全场沸腾。

    很快,关于拍卖行有两名神王坐镇的消息,疯狂席卷了拍卖行所有地方。

    不止公共区域的卡座,就连各雅间,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矜天和宗政漓妖等人进来的时候,正好就听了墙角。

    江治书惊诧不已:“难怪,难怪这拍卖行敢将消息传播到整个大陆,不怕被各方势力盯上,原来是有神王坐镇。”

    江风行也若有所思:“只是不知道这两位神王,到底是哪方神秘势力的。”

    矜天没跟几人讨论,带着宗政漓妖几人,直接去了预留的雅间。

    江治书几人看到宁知野等人,随着矜天他们离开,有些狐疑。

    “她们去哪?”江凌月询问负责接待他们的小侍。

    小侍笑着说:“那个方向是通往雅间的,几位客人的座位在这边,请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江凌月几人神色一顿,有些惊讶,随即想到矜天之前骗了那么多钱,又收了好多见面礼。

    之后又成了郡主,还有封地什么的,简直不要太有钱,根本是她们几个没法比的。

    倒也就不诧异她会买得起雅间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过去吧,知野他们几个初安有多好,我们都看在眼里,也难怪初安她会带着他们一起。”

    江治书叹息一声,带着江凌月几人跟着小侍去了卡座。

    到了现场,众人才发现,这个拍卖行有多大。

    不仅大的出奇,就连建筑风格和布局都格外特别,雅致奢华,又低调有内涵。

    总之,让人有一种,花的钱还算值的既视感。

    “哇,这雅间也好大,能有这样的大手笔,如此不怕事儿,看来这拍卖行背后的老板,十有八九是那些神秘势力来的。”

    宁景微分析的有模有样,让宁知野几人都笑了。

    不过大家还是很赞同宁景微的说法的。

    唯有宗政漓妖、云尘煌和落玄三人,看了矜天一眼。

    矜天面上淡定至极,让雅间服务的侍女,把今日拍卖的单子给大家看。

    “你们若是有喜欢的,可以跟我说,不用出钱拍,白花冤枉钱。”

    宁知野几人瞬间惊异的看向矜天。

    宁华影若有所思道:“初安认识这背后的老板?”

    宁景暄沉吟道:“我想初初应该是认识那位神秘的仙无神医。”

    宁知野想到上次狩猎时,矜天给他们的神奇的丹药,也赞同宁景暄的猜测。

    矜天见几人用充满求知欲的眼神看着自己,便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都有些关系。”

    几人呼吸一屏,各种猜测浮现脑海,但都没有再询问下去,对视一眼,就自然的转移了话题。

    宁时阑道:“今天来了这么多外面的人,听说各国皇室宗亲都有人来,就连那些神秘势力的人也来了,今日的竞争肯定激烈,现在想想我就迫不及待想看了。”

    见大家自然的转移了话题,说起了拍卖的事情,矜天也知道几人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唇角敛涟一丝笑意,低头喝着果汁。

    云尘煌挑了挑眉,看向矜天道:“小丫头身边的人,倒是识相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空气中出现了一丝诡异的静默。

    可只是一瞬间,下一秒,宁知野等人的讨论声又继续了。

    仿佛刚才的停顿,根本没出现过。

    那佯装什么都没听到的反应,越发让云尘煌觉得稀奇了。

    矜天这小丫头是个有趣的,她身边这些亲戚也是有趣的。

    一个个简直不要太聪明,太识趣。

    这让素来喜欢找乐子的云尘煌,觉得有些索然无味。

    没有人不知规矩来冒犯他,他也找不了乐子,真是无聊啊……

    早知道,让小丫头把之前那几个亲人,也一起叫过来了。

    说不定他就不用这么无聊了。

    矜天扫了云尘煌一眼,没有错过他眼底的惋惜,目光闪烁了一下,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现在是无聊了些,等拍卖会结束,你就不无聊了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想找乐子的话,正好有很多人送上前来让你虐。”

    云尘煌瞬间明白了矜天的意思,眼神危险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倒是会打主意,让本座给你当打手,你还真是胆大包天。”

    “您老也不是第一次见识我的胆大包天了。”

    您老?

    云尘煌眼角狠狠一抽,张了张嘴,想要反驳,可看着对方含笑的稚嫩脸庞,愣是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。

    小丫头才十五岁,别看他看着也才二十五六,实则已经好几百岁了。

    这一对比,还真是……老!

    见万楼鬼冢的鬼主,都被怼的哑口无言,落玄眼底浮现一丝波动,嘴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弧度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在旁边也一脸的笑意,不过他没开口说什么,只是目光专注的看着矜天。

    直到外面传来主持人的声音,一直在聊天的宁知野几人,才暗中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总算不用再装了。

    天知道他们有多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若是之前不知道,只是觉得那两个年轻人身上的气息有些可怕,不似普通人。

    那么现在,听了两人的对话,宁知野、宁华影和宁景暄,都多多少少猜到了对方的身份。

    自称本座,又与矜天一起。

    身上气息还那么危险可怕的,他们只想到一个人。

    万楼鬼冢的鬼主。

    谁让前不久,万楼鬼冢的鬼尸才灭杀了三公主和骁勇将军府的人。

    想联想不到都难。

    “各位,拍卖会即将开始,我是此次负责竞拍事宜的主持人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的拍品不多,总共九件,请各位客人仔细斟酌。”

    “下面,我给大家介绍第一件拍品,外伤膏。”

    “此外伤膏没有名字,呈半透明的浅绿色,直接涂抹在伤口上,可起到止血愈合的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不是骨碎,再严重的外伤,都能治愈,只需要连续三天涂抹,就可完全愈合,而且没有任何的副作用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所有人都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现在市面上最好的外伤膏,金疮药等,治愈外伤的药,都没有这样治愈的速度。

    轻伤的话,一天三次涂抹,就可以愈合。

    若是重伤,至少也要十天左右,而且不是所有的外部重伤都能完全治愈的。

    这一对比,眼下拍卖的外伤膏,确实是个好东西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,这效果是不是真有这么神奇。

    拍卖行的人似乎也考虑到了这个问题,所以不等大家质疑,台下一侧就出现了两个人,抬着一个重伤人员上了台。

    这重伤之人腹部被砍了一刀,大腿被砍了一刀。

    腹部的伤口皮开肉绽,已经隐隐可见里面的脏器。

    而大腿的伤口,也是皮肉翻卷了一大块,普通的伤药,没有一个月,是好不了的。

    而且处理不好,还会留下很多后遗症。

    只见一青衣女子走了上来,很快就有人认出了她。

    “是天合药房的老板棠羽!”

    “应该说是天合药房和天合拍卖行的管事。”

    “她上去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看起来是要亲自给大家示范药的效果……”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