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144:温馨的大年夜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只是一招。

    居然只是一招,就团灭了二十二名半神和八名圣王级别的高手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概念?

    这说明……

    矜天的实力根本不是他们以为的那样,她连圣王都说杀就杀。

    除非,她的修为已经到了地仙!

    地仙,寿元达到五百年,炼化虚空,一瞬千里,神识亦可飞出体外,操控物体。

    甚至,还可以影响其他修为低的人的心智,对其控制。

    化气为器,倾注灵力,一掌方可摧毁方圆十公里的一切,将其夷为平地。

    秒杀所有圣王。

    五十个圣王,才可以击杀一名地仙。

    五千个半神,运用杀阵,才能击杀一名地仙。

    在元承大陆,除了那些传承千万年的神秘势力,一般的武修,一百岁能达到地仙的境界,已经堪称绝世天才,千万年不遇。

    就算是在那些神秘势力中,地仙,也已经可以作为一名长老,或者是明面上的掌门人。

    “她……真的是我们的女儿吗?”

    宁洛茴震惊无比的低喃。

    江文舒同样满脸惊异,第一次,没有回答宁洛茴的询问。

    因为此时的他,看着那从容而坐的女孩,也不确定,这到底还是不是他的女儿。

    听说修习之人,达到一定境界,是可以夺舍的。

    但这种神乎其微的东西,只存在传说里。

    听闻只有修为达到神王,才可做到。

    但元承大陆也只有十位神王。

    而这十位神王,常年隐世,就算出现在人世间,也是有所隐匿,让人根本无法察觉。

    也因此,世人根本没有明确的答案。

    根本无法确定,神王级别的能者,到底是否拥有夺舍的本事。

    承国公本想试试矜天的深浅,看看是否能让她把隐藏的所有筹码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毕竟矜天这女孩子,年纪小,却给他一种城府极深,根本无法掌控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需要确定,对方到底有什么本事,有多少依仗。

    但他怎么都没想到,竟然会探出这么恐怖的结果。

    地仙……

    他费尽心思,耗尽所有财力培养出来的那批高手和私兵,也不过才有两个地仙。

    江凌月心中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,无数念头纷乱闪过。

    她都无法确定,矜天是一直有意隐藏,还是她真的是后来才提升的实力。

    但有一点,她无比庆幸。

    还好自矜天回来之后,她就选择按兵不动,不与其针锋相对。

    选择了井水不犯河水。

    否则,就凭矜天今日展现出来的实力,她赢的机会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很可能迎来的结局,和翊陵棠、江封缨几人没多大差别……

    矜天站起身,一步步,穿过一地的尸体,来到江忱音身边。

    神色平静的看着她,脸上看不出喜怒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说翊陵棠在下面太孤单,那我就送你下去陪她吧,不用谢我,毕竟亲戚一场。”

    江忱音惨白着脸,瞪着矜天,眼底又惊又怒,充满蚀骨的恨意。

    想说什么,但矜天已经不打算给她说话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手指窜起一缕银丝,直接穿透了江忱音的眉心。

    一切发生的极快,快的让众人根本来不及反应。

    甚至根本没看清楚,矜天是怎么动手的。

    还是因为看到江忱音额头,突然出现的一点殷红血色,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音儿!”

    闫清知猛然回神,身影一闪,就来到江忱音身边,接住了倒下的她。

    她探了探,江忱音已经没有了气息,唯独一双死寂的眼睛,睁的大大的。

    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闫清知脸上带着一抹伤痛,垂着的眼眸,遮掩了眼底沸腾的杀气。

    明明已经动了杀意,可她的周身却没有泄露丝毫的杀气,反而缭绕着一丝浅浅的伤痛。

    温温柔柔的,看起来特别无害。

    江庭云也快步走了过来,眉眼伤痛的看着江忱音。

    这是他唯一的妹妹,现在就这么死了,怎么可能不心痛。

    纵使妹妹入宫后,他们已经十多年没有亲近了。

    可年少时的欢乐和宠爱,依旧犹在眼前。

    江文舒和宁洛茴也快步走了过来,看着江忱音死不瞑目,两人一颗心都沉入谷底,寒彻心扉。

    若是以往,宁洛茴肯定会大骂出声,可现在,面对眼前这一幕,她居然什么都说不出口了。

    因为她从未有过此时这般,清醒的认知和感受到,血缘关系之于矜天来说,根本没有丝毫的份量。

    哪怕她是亲生母亲,若是真的让矜天无法忍耐,矜天也会动手杀了她。

    正因为这个清晰的认知,让素来被娇宠的不知惧怕的宁洛茴,第一次有了一丝惧怕。

    江文舒则是戒备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将宁洛茴搂在怀中,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因为他此时也有些担心和害怕。

    怕自己说了什么,招惹了矜天,让她对他们一家产生杀意。

    矜天视线环视所有人,最后落在面色凝重深沉的承国公身上,勾唇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我吃饱了,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江正穹深吸一口气,看向矜天,平静的点了点头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在矜天走后,现场陷入一片诡异的静默。

    片刻,承国公先开口打破了这处压抑的气氛。

    “杨伯,让人来清理现场,你亲自带着江忱音,秘密入宫,跟陛下禀明情况,任凭陛下处置。”

    “是,属下明白。”

    杨管家秘密将江忱音的尸体送进马车,一路去往了皇宫。

    而这边,闫清知只是一脸伤痛又沉默的坐回原位,什么也没说,什么也没做。

    好像默认了一切,也根本不打算去计较什么。

    承国公走过去,在她旁边坐下,握紧了她的手,满含深意的安抚一句。

    “一切有我。”

    闫清知闻言,反手握紧了他的手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旁边的翊陵宁欢见此,目光沉了沉,但也没说什么,在承国公另一边的空位坐下了。

    矜天的有恃无恐和心狠手辣,她比闫清知更早体会到。

    现在闫清知的女儿,外孙女,也都死在了矜天手里,这种同病相怜,感同身受的感觉。

    莫名的,让翊陵宁欢心中沉郁许久的郁气,终于散了些许,好受了许多。

    发生了这样的事,承国公也没有让大家散了,而是让人撤走宴席,换了一个地方,重新摆了一桌,继续吃了晚饭。

    毕竟外界那么多眼睛盯着,这个时候若是让大家都散了,肯定更要引起怀疑。

    矜天回到天下阁,竹溪几人已经吃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院子里,竹溪和旭影等人还在吃着,见到她回来,很是诧异,纷纷起身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主子,怎么回来这么早?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确实发生了一些事。”矜天一边说着,一边走到桌前。

    见竹溪等人虽然按照她说的,好好让厨房做了些好吃的,但是依旧没有铺张浪费,就道。

    “让厨房准备些吃的,多弄些好菜好肉,摆上烤架,我们一起吃小火锅,烤烧烤吧。”

    “多准备些,六行他们也都出来好好吃一顿,放松放松。”

    竹溪等人眸光一亮,虽然火锅狠辣,可是真的很爽,让人越吃越上瘾。

    还有烧烤,同样很爽。

    本来他们也是打算吃火锅,烤烧烤的,这样气氛会更好。

    可是想到大过年的,主子又交代过,让他们吃好些,便让厨房做了许多好吃的菜肴。

    画灵激动道:“好的,属下这就去让厨房准备。”

    六行一行人,就是暗中保护在矜天身边,还有守在院子里的那二十名半神,以及江文舒安排的那名半神护卫。

    听到矜天这么说,也都心口一热,眼底泛光。

    没想到他们也有份,也能过个热闹舒坦的节日。

    屠天慢悠悠的看向矜天,漂亮俊秀的脸上,带着干净暖煦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主人还没说发生了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矜天看了屠天一眼,见这小变态眼底的期待,唇角勾起一抹弧度。

    “杀了一个宫妃,这样的趣事,可还满意?”

    矜天去的是承国公府,又杀了一个宫妃,这个宫妃是谁,不言而喻了。

    屠天明亮的眼眸里,瞬间浮现诡异的神采和光芒,笑得一亮兴奋的说。

    “满意满意,不愧是主人,果然乐趣多多。”

    竹溪几人见屠天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,也见怪不怪了。

    若说一开始不清楚,可经过近一年的相处,再加上屠天现在掌管暗杀组织,偶然间总会暴露出一些变态嗜血的情绪和手段。

    竹溪等人也明白了,屠天看似干净纯真,无害精致,实则就是个天生的变态。

    很快,厨房那边就准备妥当了,一张张桌子搬过来,一个个小火锅和菜品端上。

    还有烤架和烧烤的东西。

    院子里隐藏的影卫们,也在矜天一声呼唤下,全都现身,分成两桌坐下了。

    矜天让人去药方询问落玄是否还要再吃点,随即就和竹溪等人坐了一桌。

    竹溪几人也没问矜天,杀了江忱音,会不会有什么麻烦。

    对于矜天的做事风格,几人已经摸清楚了。

    要么不做,一旦做了,就是万无一失,十拿九稳。

    既然主子杀了江忱音,那就说明,完全没关系。

    她们自然不用操心那些有的没的。

    矜天在承国公府虽然吃了一些,可到底是被人影响了食欲,还没有吃饱。

    现在火锅来了,她让大家随意,就直接开动起来。

    才烫好了肉,吃了两口,宗政漓妖就来了。

    “火锅?”宗政漓妖现身在矜天不远处,闻着空气中香辣诱人的味道,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初初,大过年的吃火锅和烧烤,倒是别有一番风味。”

    矜天看向走过来的红衣少年:“不是去宫里陪舅舅过年了吗?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陪舅舅过年,几个字,让宗政漓妖喜悦的犹如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他走过来,视线直直落在了矜天身边,坐着的画灵身上。

    那无声的赶人的眼神,画灵秒懂。

    顿时认怂的让开了座位,去凉烙旁边的空位坐下了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自然无比的落座,笑盈盈的看着矜天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,当然要来陪初初一起过。”

    “舅舅也知道我想过来,所以吃完饭就提前放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初初,我特意留了肚子来你这里吃美食。”

    矜天转头对竹溪道:“去让厨房备一个清汤锅底过来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见矜天记得他喜欢吃清淡的,不喜欢吃辣,眉眼笑意越发欢乐愉悦了。

    “初初真好。”

    矜天没说什么,唇角却扬起了一抹浅浅的笑意。

    屠天看看矜天,又看看宗政漓妖,目光诡异,也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。

    恰好这时,矜天侧眸似随意的扫了屠天一眼。

    也就是这一眼,熄灭了屠天心中所有的跃跃欲试和变态想法。

    他颇为惋惜的收回视线。

    有个比他还疯,还变天的大魔王压制着,他还真得认怂。

    尽管周围有这么多人,宗政漓妖却好像谁都看不到,眼底只有矜天一个。

    见她吃的特别欢,不由有些嘴馋的舔了舔嘴皮。

    “初初,你的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矜天见他有些馋的,盯着自己筷子上夹着的肉,眼底多了一丝戏谑。

    “确实很好吃。”

    说完,特别无情且直接的,把那块诱人的肥牛塞进了口里。

    吃的那叫一个香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宗政漓妖见矜天咀嚼的样子,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,再接再厉的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初初,我也想尝尝。”

    矜天见他那毫不掩饰的渴望样子,倒也不再逗他了。

    夹了一撮生的,在锅里烫了烫,见差不多了,才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肉可以吃了,你尝尝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目光瞬间一亮:“初初你喂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那有些期待,有些讨好,特别乖巧奶萌的模样,让矜天根本说不出拒绝的话。

    少年,卖萌可耻,知道吗?!

    矜天有些无语,面上却维持着淡定的收回视线,夹起锅里的肥牛,用小碗接着,就朝宗政漓妖送了过去。

    见宗政漓妖激动不已的就要低头来吃,她似想起什么,又缩了缩手,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烫,自己吹吹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这一次倒是没有得寸进尺了,乖乖的鼓起腮帮子吹了吹。

    那小模样,简直可爱奶气到犯规。

    矜天看得手指发痒,在宗政漓妖将肥牛吃进口里后,矜天强忍着去捏脸的冲动。

    有所预料的,抬起桌上的水杯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果然,宗政漓妖白嫩的脸蛋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瞬间爆红。

    那双潋滟闪光的清澈凤眸,也在顷刻间溢满了生理盐水,水汪汪的,好似下一秒就能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“好辣好辣……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几乎是狼吞虎咽的,就把那块又油又辣的肥牛给吞下肚了,都没怎么咀嚼。

    那股又麻又辣的劲儿,从口腔传到喉咙,再到肚子里,最后一路汇集,直窜天灵盖,辣的他手指都开始发麻了。

    矜天有些哭笑不得的说:“喝水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这才看到矜天递过来的水杯,急忙接过就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然后似嫌不够,直接拿起旁边的水壶,咕噜咕噜的猛灌。

    不过眨眼的功夫,一壶水,就被宗政漓妖给喝完了。

    “嗝……”宗政漓妖没忍住,打了个嗝。

    瞬间下意识的捂住了嘴巴,有些羞臊又小心翼翼的瞅了矜天一眼。

    见她并没有嫌弃,这才尴尬的小声说:“抱歉初初,水喝太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噗~”矜天这时,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来。

    然后抬手捏了捏他殷红的脸。

    那柔嫩的脸,因为发红,也因为吃了辣发热,烫呼呼的,倒是有一种不同以往的手感。

    “吃不了辣还逞能,现在好了,受罪了吧?”

    那有些无奈又好笑的语气,带着七分笑意和三分宠溺。

    不易察觉,却也真实存在。

    至少,旁边的画灵等人,都听出了那么一丢丢的不对劲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越发尴尬了,撒娇般的笑道:“我只是想尝尝初初喜欢的口味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初初吃的那么香,我根本抗拒不了这样的诱惑,也想感同身受一番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宗政漓妖眉眼的笑意多了一丝欢腾。

    “不过这辣锅,辣是很辣,但吃过后确实有种特别爽,特别畅快的感觉,让人流连忘返,难怪初初喜欢吃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若有所思,这辣的口味是初初喜欢的。

    而且确实也挺爽的。

    要不他回去后也改改口味,多尝试尝试?

    不都说一回生二回熟嘛。

    现在他是吃不了辣,那多吃几次,总能习惯和适应的……

    矜天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,这时清汤锅底端上来了。

    矜天道:“你还是吃清汤的吧,大过年的,别把肠胃吃出问题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矜天倒是想起了什么,让画灵去药方将调理肠胃的药拿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先吃一颗缓缓,不然今晚你别想睡个好觉。”

    从来不吃辣的人,突然吃辣,那肠胃可是受不了的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听话的把药吃了,那眉眼喜悦开心的笑意,实在晃眼的很。

    让周围看到的人,都有种被鲨到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样的纯粹美好,那样的干净纯真,就好似天地间孕育出的至纯至净的瑰宝。

    令人打从灵魂深处震撼和惊艳。

    矜天收回视线,不再去看这总能在无形中撩拔到她的小妖精,继续埋头大吃起来。

    落玄是半途加入进来的。

    他才开吃没多久,云尘煌也回来加入了。

    一群人敞开了吃,吃的那叫一个尽兴。

    而皇宫里,本来打算好好放个假,轻松轻松的帝王,在看到自己的妃子的尸体后,什么好心情都没了。

    听杨管家汇报完情况,翊陵鹤霄脑门遍布黑线。

    矜天这小丫头,还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。

    大过年的,不来跟他这个未来舅舅吃个团圆饭,熟络熟络就算了。

    还把他的妃子杀了,用来当年节贺礼。

    还真够别出心裁!

    杨管家也没抬头,听着大殿针落可闻,什么声音都没有,他心中多少有一丝丝的忐忑。

    就算陛下再如何爱屋及乌,可矜天和玉郡王到底没有成婚,甚至连婚约都没有。

    之前已经容忍了三公主的死,现在没几天,又杀了自己的妃子。

    这回应该忍不下去了吧?

    就算顾及宗政漓妖,怕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,怎么都会惩罚一下二小姐。

    就在杨管家心中,已经做好矜天被惩罚的准备,那许久未出声的帝王,竟然说出了截然相反的话。

    “朕知道了,后续的事朕会处理,你只需要回去告诉承国公,贤妃是死在宫里的,而非承国公府,可明白?”

    杨管家心中惊奇不已,陛下这是准备给二小姐兜着了?!

    “是,老奴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下去吧。”翊陵鹤霄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等杨管家走后,他才黑着脸对明公公道。

    “去安排一切,三日后再发丧,这几天就佯装出突发疾病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明公公瞬间明白了翊陵鹤霄的意思,这是要佯装成突发疾病的样子,到时候突然暴毙。

    这样就跟凤初郡主没有任何关系了。

    “是,奴才明白,奴才这就去办。”

    明公公刚要转身离开,又被翊陵鹤霄给叫住了。

    “明天让尘绯进宫一趟,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!”

    明公公也没想到凤初郡主这么胆大包天,无所顾忌。

    不过陛下再生气,都没有责难凤初郡主,这让明公公越发明白,凤初郡主在玉郡王心中的份量了。

    若非真的爱入骨髓,陛下又怎么会如此放任凤初郡主。

    甚至在出了这么多事后,陛下都不曾召见过凤初郡主,亲自责难对方。

    夜深人静,鞭炮声声。

    已经散席许久的承国公府某处书房里,承国公和闫清知、翊陵宁欢三人相对而坐。

    江正穹看着还有些悲伤的闫清知,不由放柔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清儿,抱歉,我没来得及阻止矜天的行为。”

    闫清知摇了摇头:“这不关你的事,她实力那么恐怖,那么神秘莫测,出手的时候,我们都没能看清楚,你又如何阻止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让院子里隐藏的地仙出面,只怕也阻止不了,还会暴露了我们的底牌。”

    “好在今日遭此一行,我们也有了一些收获。”

    “至少,已经可以确定矜天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说起矜天的实力,江正穹的神色就深沉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意料之外的,我本以为,她的实力就算再隐藏,顶多也就是到圣王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,竟然是无数人终身都难以达到的地仙。”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