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142:因为她在等对方长大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矜天唇角勾起一抹笑,表扬道:“聪明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眼底隐有一丝暗芒闪过,凑近,几乎与矜天脸贴着脸,一瞬不瞬的看着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初初,你想过做女皇吗?”

    这样大逆不道,冒天下之大不韪的话,就这样突兀而直白的,问出了口。

    矜天不知道该说宗政漓妖对自己太信任,还是该说他心太大。

    不过,显然是前者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这人,多智近妖,双商爆表,若非是对自己不设防,根本不会是现在这样子。

    矜天不急不缓的与他对视,神色从始至终都是平静的。

    她浅浅淡笑,一字一句极为从容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若是时机到了,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对于女皇不女皇的,矜天倒是无所谓。

    她从来到这个世界,唯一想到的,就是站在最巅峰,让这世界隐藏的所有势力和危机,见到她,都得乖乖的喊声小祖宗。

    至于身份,倒是无所谓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若有所思,他有些不确定,矜天说这话,是有意隐瞒,还是根本不在意。

    但以他对矜天的了解,他觉得,更偏向后者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宗政漓妖也不纠结这个话题了,笑意敛涟的说。

    “那就随便吧,不管初初什么身份,我永远都愿意被初初金屋藏娇。”

    矜天抬手摸了摸他白嫩的脸蛋,笑道:“可以考虑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目光陡然亮了起来,瞬间笑颜如花,灿烂的令矜天就有些出了神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动作很快,吃过饭就直接进宫去找自己舅舅了。

    而矜天,则让画灵带着华青虞出了府,直接去碧海朝天住下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了方便后续的事情。

    华青虞不太明白矜天是什么用意,但他既然是来给矜天当属下的,自然是主子交代什么,他就做什么。

    所以并没有多问。

    对此,矜天还是很满意的。

    两天后,明公公直接带着圣旨来了碧海朝天,当众宣了圣旨。

    “朕听闻九华郡有一子,屡破奇案,协助治县有方,德才兼备,特任命正六品大理寺正一职,望其谨记初心。”

    “华公子,接旨吧。”

    华青虞跪在地上,整个人都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怎么都没想到,自己会突然收到一份圣旨。

    而且还是赐他为官,还是这皇城六品官员!

    直到明公公的提醒,华青虞才猛然回过神,谢恩接了旨。

    明公公见这少年模样纯净出尘,清雅脱俗,活脱脱一谪仙正直小公子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就这极其出脱的容貌,就给人一种非池中物的感觉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纵使震惊,却没有失了分寸的当众询问。

    就凭这一点,这人确实是有几分敏锐头脑的。

    明公公笑道:“小大人快请起吧。”

    “小大人初来乍到,人生地不熟,陛下已经交代过寺卿大人,会为小大人安排住所,小大人明日就可以去大理寺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大人得了贵人相助,都是因为小大人才华横溢,陛下也是识才之人,还望小大人莫要辜负了举荐你的人。”

    华青虞微微一愣,脑海里第一时间就浮现了矜天的模样,以及她之前说过的话。

    会为他寻个好去处。

    所以这个好去处,就是现在这道圣旨?

    大理寺正,是大理寺里负责审理案件的官员。

    是所有审案官中,品级最高的,同时掌管审理具体案件,或出使到地方复审案件。

    这不就是他最擅长的东西吗?

    凤初郡主居然直接把他送到了最高的权利中心,成了这焰云城的六品官员不说。

    还负责了所有的案件……

    华青虞心下满是动容,当即朝明公公一拜。

    “草民……臣明白,臣一定不忘初心,全心全意报效国家。”

    “也会铭记贵人的提点和恩情,涌泉相报。”

    明公公满意的笑了笑:“小大人不愧是被贵人们看好的人才。”

    一点就通,聪明至极。

    明公公离开后,华青虞当即就想去丞相府。

    可当他转身,看到四周无数旁观的目光,他陡然回过神。

    他一个外乡人,居然得到了陛下钦点,还直接成了这皇城的六品官员,任职大理寺。

    这可是天大的殊荣,定然会引起无数人的注目和猜测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若他直接去了丞相府找凤初郡主,说不定会给她招惹麻烦……

    华青虞收回脚,又转了个弯,直接回了客房,隔绝了外界所有的目光。

    在他走后,碧海朝天的宾客们,瞬间议论纷纷起来。

    而陛下钦点一名外乡来的少年,做大理寺正的事情,也如狂风过境,迅速席卷了整个皇城。

    各方收到消息后,纷纷阴谋论,派出暗卫去跟盯和打探。

    因为华青虞去丞相府的时候,并没有刻意隐秘,所以很容易一查就查出来。

    二皇子和三皇子、四皇子等人得知,那华青虞居然在到皇城的第一天,就去了丞相府找矜天,瞬间就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认识矜天,随后没两天,就收到了任职的圣旨。

    所以很可能,是矜天找宗政漓妖帮忙举荐。

    那么,这个华青虞是矜天的人?

    亦或者是丞相府的人?

    更甚至是承国公府的人?

    一时间,各种猜测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也惊动了江家大房、承国公,以及江丞相。

    不过因为现在多方关注着江家和华青虞的动向,承国公和江家大房的人,并没有立即就去丞相府。

    只是在早朝散去后,让江丞相回府好好问问矜天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于是下朝回了府,江丞相连官袍都来不及换,就匆匆来了天下阁。

    江文舒是自己独自一个人过来的,看到楼梯口的红爷,他也没过去,只是让林娘去请矜天。

    自己则走去了院子里的凉亭,在凉亭里坐下了。

    林娘见此,让人去上了茶和点心,自己则去二楼的书房找了矜天。

    “主子,丞相大人来了,在院子的凉亭里。”

    矜天听言,放下了手里的文件,去了凉亭。

    隔间的落玄,两耳不闻窗外事,继续研究着矜天炼制的药物。

    至于云尘煌,不知道去哪了,并不在院子里。

    看到矜天走来,江文舒示意她:“坐下说吧。”

    矜天在他对面坐了下来,林娘立即端来了温水和小吃。

    矜天一边吃,一边问:“有事?”

    江文舒现在已经习惯了矜天随意的举止,倒也没心思去计较什么,只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外界都在猜测华青虞入朝,是丞相府的注意,还是承国公府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你祖父让我来问问你的打算,为何插手朝堂的事情?”

    矜天不急不缓的道:“华青虞是九华郡的人,九华郡现在又是我的封地,知道他是个人才,又遭人陷害,我这个管事的,总得为手底下的人出出头吧?”

    “正好他有本事,有才能,又极其擅长破案和治理一些事情,这样的人入朝为官,留在京城,对南武国是还是,对百姓也是有益的。”

    江文舒若有所思的盯着矜天:“就这么简单?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简单。”矜天抬眸对他笑了笑,那叫一个坦然从容。

    江文舒实在看不出任何破绽,只能沉默。

    片刻,他才问:“你找了玉郡王?”

    矜天笑道:“这种举荐人才为官的事情,找尘尘,比找江丞相你们,有用多了。”

    本来她也可以自己来的。

    让已经在朝为官的凤五出面,也可以做到。

    只是没有宗政漓妖出面,来的效率快速。

    会耽误一些时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江文舒被噎了一下,确实,这玉郡王的话,是比承国公府还有用。

    不过矜天一个郡主,就这么直白的驱使玉郡王,是不是有些过了?

    “初安,看得出来,玉郡王对你是真心喜爱,你对他呢?你到底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“若是你不准备有所回应,或者和他在一起,最好不要过度使用他的真心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玉郡王年少无知,深陷情爱,没了理智,不懂什么,可他背后还有睿智敏锐,杀伐决断的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远在玄墨国的御北王和摄国公主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个个,都不是简单的,不论是哪一个暴怒,到时候都是伏尸百万的惨烈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是你,还是丞相府,亦或者是整个承国公府,都无法承受。”

    现在整个焰云城,谁不知道无法无天,被宠到极致的小霸王玉郡王,偏爱凤初郡主。

    几乎恨不能将所有的一切都给她。

    可矜天呢?

    江文舒完全看不懂矜天心中的想法。

    她对玉郡王似乎来者不拒,却也没有什么过多的,让人误解的回应。

    若是玉郡王的爱,是热烈的,是掏心掏肺,倾尽一切。

    那么矜天就是一潭死水。

    无波无澜。

    仔细回想两人之间的种种,似乎一直在付出,一直在讨好的,都是玉郡王。

    而矜天,一直都是坐怀不乱,淡定自如,接收一切,不拒绝,不主动,也……

    不负责。

    想到这,江文舒嘴角抽了抽。

    怎么感觉自己这个女儿,有点花花肠子、纨绔子弟的属性?!

    这丫头不会真打算玩弄玉郡王的感情吧?

    一瞬间,江文舒有些惊悚了。

    不等矜天说什么,他就迅速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初安,我不管你怎么玩闹,怎么胡来,就算你将来坐拥三千美少年,为父都可以不闻不问。”

    “可唯独这玉郡王,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他身份特殊,是陛下的心尖宠,不是你能玩弄的。”

    听着江文舒语重心长的话,瞧着他忧心忡忡又惊悚的神情,矜天第一次有些发懵又无语的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嘴巴张了张,愣是没有说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这话什么意思?

    说她是个渣女?

    还有,开后宫是什么鬼?

    还坐拥三千美少年?

    她还怕自己死在床上呢!

    这位聪明沉稳的丞相大人,短短瞬息,到底脑补出多少奇奇怪怪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想象力,也是绝了……

    江丞相一直盯着矜天,见她张嘴想说什么,又一副说不出口的犹豫样子,只以为被自己说中了,心口顿时拔凉拔凉的沉入了谷底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还真是在玩弄玉郡王的感情?!”

    江丞相一瞬间只觉黑云压顶,眼前一黑,差点没厥过去。

    矜天有些头疼的扶了扶额,开口打断了对方离谱的遐想。

    “年纪不算老,想的倒挺多。”

    江文舒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嫌他老?!

    “想象力那么丰富,江丞相今后若是不做丞相了,倒是可以改去说书,或者写话本,肯定能赚一波。”

    江文舒:“!!!”

    人身攻击还不算,还攻击他的成就和职业?!

    “不主动,不拒绝,不负责,就是渣?就是玩弄?”

    江文舒:“???”

    难道不是?!

    矜天唇角牵起一抹深意的弧度。

    “江丞相说说,这世界上,还有比尘尘更好看,身份更贵重,更有权势地位和财富的人吗?”

    江文舒下意识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比宗政漓妖更有权势地位的,有。

    那四个神秘世家,或者是四大神秘势力,随便一家,都能和一国皇帝比拟,更别说只是一个郡王和世子。

    比宗政漓妖更有财富的,有。

    那些神秘势力,全都是传出千万年的,所堆积的财富,绝不亚于一国国力。

    比宗政漓妖更好看的……

    好像……

    似乎……

    还真没有。

    别看宗政漓妖还年少,可一张容颜却已经倾绝天下,无人能及。

    除了……

    眼前自家这个女儿。

    可矜天是个女孩子,自然不能跟男孩子比较。

    所以各方面综合起来,宗政漓妖绝对完胜。

    确实找不到各方面综合后,还能成功比过宗政漓妖的人……

    江文舒突然发现自己的思想和注意力,好像被矜天带偏了。

    猛然回过神,他有些黑脸的盯着矜天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想表达什么?”

    差点被这丫头忽悠过去……

    矜天也不在意江文舒醒悟的这么快,笑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,这样一个各方面都极致完美优秀的人,我若看不上,还能看上谁?”

    不主动,不拒绝,不负责,是因为她在等对方长大。

    江文舒又是一愣:“你的意思是,你也喜欢玉郡王?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那样贴心听话的小可爱,还俊美的无与伦比,她怎能不喜欢。

    矜天回答的太自然,太顺口。

    以至于江文舒根本无法分辨,她到底是随口一声应付了事,还是真心话。

    最后,江文舒从天下阁走出来,站在路边,回头看天下阁的时候,一阵清风拂过,他猛然醒神。

    突然就有一种,自己被忽悠洗脑的感觉。

    所以这次谈判,他又在不知不觉中完败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说,从一开始,他就在无形中占了下风。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