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140:入赘也是可以的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翊陵鹤霄听完,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,来表达心中对矜天一个小丫头的看法了。

    “尘绯,你确定真的非初安不可吗?”

    “她才十五岁,却拥有逆天的武力,还会诡异难修的符咒术法,甚至还吸引了万楼鬼冢的鬼主的注意。”

    “她的能耐和本事,别说已经超出了她这个年纪该有的,甚至已经超出了这个大陆,无数成年人能够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那些修习了几百年的老妖怪,都不一定比得过她的本事和能耐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人,太危险,也太难掌控,你若是真的选择和她在一起,往后你会受苦,受委屈的。”

    先不说矜天那丫头有多危险,多难掌控。

    就说尘绯和矜天这样本事超群,天赋异禀的女孩在一起,往后那么长的路要走,他该要有多累,有多辛苦?

    另一半太强,若是自己不努力追赶,拉平彼此之间的差距,达到一种平衡,是根本走不长远的。

    若是一直努力追赶,纵使尘绯天资聪颖,天赋奇佳,智慧无双,也会很累。

    实在是初安那丫头,太妖孽了。

    比尘绯这小妖孽,还要妖孽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怎么会听不明白,舅舅这番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是在担心自己,心疼自己。

    并非是要真正的阻止自己对初初的爱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唇角勾起一抹明媚的笑意,伸手抱了抱翊陵鹤霄,似是在给他某种无形的宽慰。

    轻轻的一抱结束,宗政漓妖就站直了腰,眉眼认真的凝视着他。

    “舅舅,我明白你的意思,其实你担忧的这些,我也都想过。”

    别看宗政漓妖才十六岁,但他因为双商极高,内心深处的心性,是比较成熟的。

    在喜欢上矜天的那天起,他就考虑过未来的很多事情。

    后来随着接触,随着越发了解矜天的本事,他考虑的就越发长远,越发细致。

    甚至,他已经预见,若是自己执意非矜天不要,那么将来,他的一生,或许都会变成另外一个人。

    一个,极尽一生温柔,又乖巧听话的好丈夫。

    一个,注定可能永远无法翻身,永远都只能负责貌美如花,而非赚钱养家的小夫君。

    但,那又怎样?

    他爱矜天。

    爱到愿意为她,成为她所喜欢的样子。

    更愿意用一生的时间,倾尽所有力量,只为谋夺她的心,只为谋算她身边独一无二的位置。

    也愿意一辈子,就做个负责貌美如花的小娇夫。

    至于外界怎么看,宗政漓妖根本不在意。

    他从来都不是一个,在意别人目光和想法的人。

    也偏偏是矜天,让他有了人生第一次破例。

    更何况,抛开矜天不说,他宗政漓妖在这整个大陆,就目前为止,三十岁以下的人,还有谁能比他本事过人?

    财色、权力、地位、实力、天赋、智慧……

    种种一切,他宗政漓妖的综合评分敢称第二,就绝对没人敢称第一。

    至于三十岁以上……

    宗政漓妖现在才十六岁,他很清楚自己的本事。

    只要再给他四五年时间,他会比这大陆所有一百岁以内的人,都强。

    甚至完全站在这年龄段的顶峰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活了几百年的老妖怪,就另当别论了。

    这样优秀到独一无二的他,谁若是敢说他小白脸,只知道靠女人,他完全是有能力,直接一巴掌把人拍死的。

    “舅舅,初初是个异类,她的出现,打破了我所有的生活状态。”

    “甚至,她让我发现了从前没有发现的自我,原来,我也是可以很温柔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,从前被我嗤之以鼻,不甚理解的爱情,也能让我宗政漓妖,如痴如醉,甘愿沉沦,甚至就算是以燃烧自己为代价,也在所不惜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一字一句,有种令人心头一震的笃定,还有一丝丝浅浅散漫的温柔。

    让人轻易能直达他的内心,感受到他对那个女孩深入骨髓的爱。

    “舅舅,我爱矜天,这一生,我所思所想,我的整个世界,我都只想装满初初。”

    “没理想抱负也好,没志气也罢,皇图霸业,权力财富,今后在我的生命里,都不及初初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他的世界,所有的热情和专注,都不想再分散在别的地方。

    只想留给一人。

    一个叫矜天的女孩。

    翊陵鹤霄心口一震,若说之前他只是知道,自家侄子喜欢矜天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那么现在,他才真正深刻感受到了那股可怕炽烈的爱意。

    那样汹涌,那样危险。

    甚至不惜一切代价,哪怕是燃烧自己,也要拼尽最后一丝可能,留在对方身边。

    这样的爱,沉重的让人有些难以喘息。

    也让翊陵鹤霄心中沉甸甸的,开始有些闷疼起来。

    那种阵痛,很浅,浅到不仔细去察觉,根本发现不了。

    可就是让人难受。

    翊陵鹤霄心中越发害怕了。

    因为通过宗政漓妖这番发自肺腑的话,他清楚的明白。

    若是尘绯今生无法跟矜天走在一起,那他绝对活不下去……

    以爱情当生命,当生活全部的人。

    从前在他眼里,是可笑而愚蠢的。

    可现在,当这个人变成自己的侄子。

    他发现,自己不但笑不出来,无法生出一丝嘲弄,甚至连失望都没有。

    有的,只是满满的心疼和担忧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本就是一个心思细密,感情丰富的人,所以他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翊陵鹤霄的情绪变化。

    对于从小将自己捧在手心呵护和宠爱的舅舅,宗政漓妖自然也不愿看到对方为自己担心。

    他笑着保证:“舅舅您放心,我用一生来谋算初初的心,为她奉献我的全部,她一定不会让我赌输了的。”

    初初那个人,虽然冷静到可怕,好像根本没有正常人应该有的情绪。

    但他就是有一种感觉,自己对初初来说,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他不保证说,初初会有多爱自己。

    但他可以百分百保证,初初一定不会负了自己的。

    翊陵鹤霄没办法,劝说肯定是不可能了,那还能怎么办?

    只能任其发展,默默守望和支持。

    至于翊陵棠和骁勇将军府的事情……

    在宗政漓妖走后,皇帝让明公公召集大理寺卿会面。

    直接让对方随便做做样子,就将案件了结吧。

    反正也是万楼鬼冢的鬼尸干的,随便找个由头,还是很好糊弄过去的。

    大理寺卿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,但陛下的反应,却告诉他一个信息。

    陛下不打算追究下去,也不打算挖掘其中的真相。

    “是,臣会处理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下晚,宗政漓妖还真是说到做到,真跑来矜天这里蹭晚饭了。

    “初初,你这里的饭菜真好吃,我以后只要有空,可以经常来你这蹭饭吗?”

    矜天似笑非笑的看着他:“你也知道是蹭饭?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立即乖巧的说:“我会记得付饭钱给初初的。”

    矜天笑了笑,清澈的眼眸里,波光敛涟,有种让人看不真切的光泽。

    “反正已经多了这么多人吃饭了,也不在乎再多你一个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瞬间眉开眼笑起来:“初初真好。”

    矜天瞧着他那小孩子般奶萌乖觉的模样,不禁起了逗弄的心思,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记得,付饭钱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我明天就提前送过来给初初。”

    旁边被逼吃了狗粮的云尘煌和落玄,一个唇角卷着邪肆危险的笑意,一个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内心的想法却出奇的相似。

    云尘煌:“……”这对小情人,还真是有趣。

    看起来很欢乐,很有爱的样子,他要不要给这对小情人找点事?

    这样也能让他看看,人世间的感情,到底能有多真挚动人……

    落玄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?

    真是辣眼睛。

    他要不要研究点什么特殊的药?

    比如让人说反话,或者不能相互触碰之类的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宗政漓妖直接带了一匣子的银票过来。

    矜天数了数,居然有整整五十万两银票。

    那可是相当于三亿五千万人民币。

    这就算是住最顶级的总套,也够住大半辈子了吧……

    矜天无语的看着宗政漓妖:“你这是打算一辈子住我这了?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目光亮了亮,笑得灿烂无比:“若是初初不介意的话,我很乐意住一辈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矜天忍着翻白眼的冲动,淡淡道:“让一国世子,一国郡王入赘,我可不想让天下人的口水淹死。”

    当然,这话也就是矜天随便说说。

    若真的哪天,她还真想让宗政漓妖入赘了,那绝对是说动就动,根本不会有半分顾忌。

    天下人的想法,与她无关。

    她也不怕,与天下人为敌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凑上前来,冲矜天软软萌萌的眨了眨眼睛,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初初喜欢我入赘吗?那也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是初初,我怎样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矜天默了。

    当一个长相妖孽的小妖精,软声软气的说自己什么都可以。

    那身娇体柔易推倒的样子,这世间,还有谁能扛得住?

    就是她这位大佬,也得投降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天后,翊陵棠以公主的身份出殡,骁勇将军府一家,也都举办了丧礼。

    而关于凶手的事情,大理寺最终归结在万楼鬼冢上。

    朝堂之事,掀起了无数讨伐万楼鬼冢,要万楼鬼冢给说法的事情。

    翊陵鹤霄轻飘飘一句:“万楼鬼冢有鬼主坐镇,这鬼主已经是神王实力,爱卿们要去讨伐,请问,你们当中有谁有办法对付一个神王?”

    “还是有谁有办法,能够在鬼尸的追杀下,全身而退?”

    群臣瞬间匿了……

    最后,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了。

    至于之前冬季狩猎,大皇子惨死的事情,查到最后,同样没有任何结果。

    虽然有线索指向了二皇子翊陵衍,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这应该是栽赃陷害。

    偏偏,最有动机的四皇子和三皇子。

    都没有留下任何让人质疑的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让人就算怀疑两人,也找不出丝毫的线索和证据。

    所以后来,关于大皇子惨死一案,也不了了之了。

    皇帝不准备再继续追究。

    可陆皇后,却跟发了疯似的,咬死了三皇子翊陵渊和四皇子翊陵越。

    尤其是母家更强大,还拥有兵权,自身也极为有本事的翊陵越。

    更是成为了陆皇后,首个攻击对付的对象。

    就在翊陵越忙着应付陆皇后,以及她背后的奉国将军府的阴谋算计时,九华郡的华青虞,来到了焰云城。

    华青虞去了丞相府,一路畅通无阻的,被迎进了府里,带到了天下阁。

    “公子自己进去吧,奴才只能送到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华青虞见那侍从眼底,带着若有似无的恐惧。

    很显然,那恐惧,是针对眼前的院子。

    华青虞将这样不同寻常的情况,记在心里,也没多问什么,礼貌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看着侍从三步并作两步走,飞快的离开了,华青虞越发觉得这院子有什么古怪。

    他瞬间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,戒备的走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穿过前院,看到了复杂打扫的下人,他说了自己的来意后。

    对方就将他引进了内院。

    “公子进去后,直接找林管事,跟她说明来意,她会带公子去见二小姐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对方就快步转身离开了,根本没有踏足内院半步。

    又一次看到对方对这院子的害怕模样,华青虞心中有了各种猜测。

    不过他并没有丝毫的犹豫。

    他此次前来,为的就是报恩的。

    不管这凤初郡主是怎样难缠的人,他只要好好跟随,到了既定的时间,就会离开。

    也算是报答些许,仙无神医的救命恩情了。

    院子里,隐匿在暗处的影卫们,齐刷刷看向走进院子的灰袍少年。

    很好,是个弱鸡,没有任何威胁性,可以无视。

    于是影卫们,又迅速移开了视线。

    内院四周有几个负责打扫的下人,华青虞询问后,对方就带着他去找林娘了。

    林娘此时正在靠近楼梯口的位置,给几名仆人分配工作。

    看到华青虞这么个陌生的面孔,她就想到了主子之前吩咐过,一个多月后,会有一个少年过来找她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是青虞公子?”

    华青虞的注意力,却被楼梯口那庞然大物的凶兽给吸引了……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