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138:尘尘又翻墙入闺阁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一群人来到三公主的寝殿,刚进去,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大家心下有了不太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走进内殿,就看到遍地的血腥……

    三公主翊陵棠,躺在床榻上,全身就好似被什么噬咬过,几乎只剩下一架血红残存肉糜的骨架……

    “呕……”

    当即就有不少人大臣,迅速转身去呕吐起来。

    空气里传来一阵阵呕吐和难闻的味道,让那些本来还能坚持的人,也都被感染的忍不住吐了起来。

    翊陵鹤霄脸色铁青一片,强忍着心头翻涌的恶心,顺手接住了受不了刺激,晕过去的贤妃。

    他把贤妃交给了身边的嬷嬷,然后对大理寺卿道。

    “查!”

    大理寺卿掌管最高刑罚,什么血腥的事情没见过。

    所以此时,他算是所有大臣里,面色最正常的一个。

    只听他恭敬的垂首应下:“是。”

    翊陵鹤霄转身离开,大臣们连忙跟着走了,就跟后面有鬼似的,走的要多快,就有多快。

    回到朝堂,翊陵鹤霄才开始询问骁勇将军府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启禀陛下,晓勇将军和夫人,以及一双嫡子嫡女,全都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死状恐怖残忍,跟……跟三公主的死状相似……”

    翊陵鹤霄听言,脸色越发不好看了。

    那死状,让他想到了一个神秘势力。

    万楼鬼冢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以为,这两起暗杀,手法似乎跟传闻中的万楼鬼冢鬼尸杀人的作风相似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若真是万楼鬼冢所为,那势必是有人买凶杀人,只要查清楚,三公主和晓勇将军一家四口,是否与人结怨,应该就能锁定凶手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这万楼鬼冢居然敢堂而皇之的闯入皇宫,虐杀当朝公主,不仅如此,还虐杀朝廷命官一家四口,实在是无法无天,太不将我们南武国放在眼里了,臣恳请陛下派人去找万楼鬼冢的人,讨一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着群臣的言论,翊陵鹤霄反倒是想到了自家侄子昨夜跟他说的话。

    有人买凶暗杀矜天。

    然后不过短短一天的时间,三儿和晓勇将军府一家四口,就尽数被虐杀。

    这两者似乎有什么联系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,翊陵鹤霄并没有当场做任何决定,只是让鸣天府配合大理寺仔细调查,就退朝了。

    回到寝殿,翊陵鹤霄让明公公去把宗政漓妖找来,准备先私下问问。

    此时宗政漓妖已经收到了,翊陵棠和江凌霄一家四口死亡的消息。

    他第一时间,就想到了矜天,当即就去了丞相府。

    如今,宗政漓妖已经是天下阁的常客了。

    所以感觉到有人闯入,别说院子里的一群半神护院,就是楼梯口睡觉的红爷,都只是懒洋洋的掀了掀眼皮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什么阻拦的动作都没有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出现在矜天的房门口,正准备推门而入,就听到旁边屋子的门,被人推开了。

    落玄走出来,视线第一时间落在宗政漓妖身上。

    这天下阁暗中的部署有多强,他很清楚。

    无论是那头凶兽,还是院子里的一群半神,都没有阻止这少年的到来,就说明,这少年和矜天关系不错。

    落玄也是正好起床,准备出来去吃早饭,倒是没想到,正好就碰到了。

    当看清楚少年的长相,饶是他这样见惯的人,也都腾起一抹难掩的惊艳之色。

    好一个如玉精美,犹如山中精灵的美少年。

    当真是粉雕玉琢,水灵精致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眉梢微挑,渲染出几分敌意和冷戾之气。

    冷冷的将落玄打量了一瞬,只觉这人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很快,宗政漓妖就想起来了,这人可不就是跟他之前看到过的画像上的人,极其相似吗?

    “无生谷谷主,落玄?”

    落玄眉眼冷淡的看着他,开口的声音不温不火,但却带着与生俱来的冷冽之气。

    “倒是有眼力劲儿。”

    落玄没再说什么,他对旁人和旁事,都没有任何兴趣。

    见落玄转身就离开,看起来是要下楼,宗政漓妖眉头微蹙,同样也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一直盯着落玄,直到落玄消失不见,他才对着空气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凉烙。”

    凉烙立即现身,似乎直到宗政漓妖要问什么,立即禀报道。

    “主子,这无生谷谷主是数天前来的,和矜天小姐达成了合作,目前暂住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短短几句话,让宗政漓妖明白了个中的缘由。

    哪怕还有许多细枝末节不太清楚,他也没再多问。

    毕竟,把凉烙放在矜天身边,一开始确实是监视,可后来已经变成了保护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说,宗政漓妖是直接把凉烙给了矜天,让她差遣使唤。

    所以有些更细致的东西,他不准备从凉烙嘴里得到答案。

    他会自己去问矜天。

    若矜天不说,他也就不会再去刨根问底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轻手轻脚的推开房门,走进内室,果然看到矜天还在睡。

    他也没去打扰,返身去了外间,在桌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以矜天的实力,宗政漓妖才出现的时候,她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只是没危险,谁都别想打扰她睡觉。

    她本来每天就要睡足十个小时,昨夜跟云尘煌折腾到天快亮了,才去睡觉。

    现在自然不会起来。

    所以宗政漓妖这一等,就从上午等到了晚饭时间。

    矜天睡够了,睁开眼睛,对外间的宗政漓妖道。

    “守了一天了,有事?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听到声音,这才屁颠屁颠的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到初醒的矜天,脸颊泛红,眼底水波流转,清澈又纯欲,不由看愣了神,入了迷。

    矜天见他盯着自己,傻愣愣的样子,有些好笑,唇角荡起一抹浓郁的笑意。

    心里起了几分逗弄的心思。

    狭长显大的桃眸,眼波流转间,媚意缭绕,眉梢眼角,皆在瞬间,弥漫开一抹扣人心弦的神秘魅惑之气。

    “好看吗?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只觉脑子里有什么轰然炸开,一片空白,根本无法保持冷静和理智的思考,满心满眼,都好像被无数朦胧靡丽的桃色侵袭围绕。

    入目皆是神秘的紫暖迷离之气,让他有种雾里看花,朦胧沉醉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的点头。

    就见矜天伸手,冲他勾了勾手指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走过来的时候,几乎是同手同脚。

    当然,只有矜天发现了。

    他自己反倒是无所察觉。

    矜天被他那同手同脚的动作给逗笑了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宗政漓妖身上的反差萌,有种该死的可爱。

    等他走到床边,矜天伸手拉住他的手,微微用力一带,就把人拉入床榻,翻身将他压在了床榻上。

    矜天似笑非笑的欣赏着,宗政漓妖绝滟如玉的美色,笑问。

    “哪里好看?”

    “哪里都好看……”宗政漓妖仿佛被蛊惑了。

    满心满眼,所有的注意力,都在矜天身上,有种被人催眠控制的感觉。

    而他自己,却不愿意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他乐意沉沦,就这么永远沉沦下去。

    噗嗤一声,矜天被逗笑了。

    那愉悦清脆的笑声,终于把宗政漓妖弥足深陷的神思,拉了回来,恢复了清醒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看着矜天脸上灿烂的笑意,眉眼都染上了不自知的温柔。

    “初初,你又逗我……”

    这人每次都只管挑火,不管灭火的。

    矜天轻笑一声,捏了捏他的脸:“乖,谁让你这么可爱。”

    那捏脸的动作,带着一丝不自知的宠溺。

    可宗政漓妖却敏锐的察觉到了。

    他眉眼飞扬起一抹满足喜悦的笑意,倒是没有趁机占便宜什么的。

    而是顺着矜天的动作,跟她一起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边下床去给矜天拿衣服,一边奶声奶气的说。

    “我也只在初初面前才可爱。”

    所以,他这一声的可爱和温柔,都只愿意给初初一人。

    也只会在她一人面前展示。

    矜天笑看着他拿过旁边衣架上,提前准备的紫色衣裙。

    站起身,任由宗政漓妖笨拙的帮她穿衣。

    等衣服穿好了,宗政漓妖站到矜天正前方,一边打量欣赏着自己的杰作,一边还颇为得意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初初,看来我很有服侍人的潜质,你看,我第一次帮人穿衣服,还是这么繁杂的衣裙,居然全都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矜天也不打击他,这里的衣裙虽然好看,但都是里三层外三层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这冬季,就更是一层接一层,确实挺繁杂。

    像宗政漓妖这样的天之骄子,从小衣来伸手饭来张口,能完成又不出错的,帮她把一间间衣袍穿好,确实算不错了。

    矜天低头扫了眼穿戴整齐的衣裙,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确实,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得到了肯定,宗政漓妖脸上的笑意越发浓郁欢乐了。

    当即就拉着矜天,朝妆奁走去。

    “初初坐,让我来帮你梳头发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你会?”矜天挑眉看着他,眼底带着几分浅浅的笑意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心中有些懊悔,自己怎么之前没有先去学习学习呢?

    现在好了,机会来了,却没有足够的准备……

    面上,宗政漓妖还是保持着一副自信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没试过,不过我学习能力很强的,什么东西都是一学就会,虽然不会盘发什么的,但梳头发还是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先帮初初梳头发吧,等我以后学会了,就可以帮初初梳头盘发了。”

    矜天略微点了点头,将桌上的梳子递给了他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欢喜的接过,然后就小心翼翼的,替矜天梳理着那一头乌黑柔亮的墨发。

    竹溪和画灵听到动静,进来的时候,就看到这样一副岁月静好,又透着满满爱意的画面。

    紫衣少女坐在妆奁前,侧颜白皙艳绝,唇角勾着几分笑意。

    身后站着红袍少年,动作温柔又小心翼翼的,帮她梳理头发。

    动作透着满满的呵护,就仿似对待易碎的珍宝。

    那一红一紫,一坐一立的画面,美好的令人惊艳到忘记呼吸。

    竹溪和画灵不由顿住脚步,看愣了神。

    直到宗政漓妖替矜天梳理好头发,出声说话,两人才猛然醒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过来给初初梳头吧。”

    画灵连忙走过来接手,而竹溪则将洗漱的东西放在旁边,准备着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也没走开,就站在旁边,一瞬不瞬的盯着画灵的动作,想要先学习学习。

    画灵好几次被那灼热专注的视线,看得手抖。

    好在她跟在矜天身边快一年了,心理素质也好了太多,勉强能稳住。

    等梳好头,矜天洗漱完毕,宗政漓妖跟着她到了一楼的饭厅,等待吃晚饭,两人这才说起了正事。

    “初初,我听说翊陵棠和江凌霄一行人出事了,看手笔,似乎是万楼鬼冢的鬼尸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是它们。”

    矜天回的简单,却让宗政漓妖心中的某些猜测,有了印证。

    “所以初初和万楼鬼冢有了合作?”

    “昨夜万楼鬼冢的鬼主来找我了,我们切磋了一番,作为败的那一方,翊陵棠几人,是他履行的赌约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想过很多可能,想过矜天用某种方法,联系了万楼鬼冢,并且进行交易,然后达成共识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竟然如此简单,直接上手切磋。

    当然,上手的,肯定不是初初。

    毕竟初初的实力还没达到神王。

    那就是凤三了……

    宗政漓妖此时还不知道,矜天所谓的切磋,不是一对一,而是三对一。

    明目张胆的以多欺少。

    欺负的还是万楼鬼冢的鬼主。

    这时,一身华丽邪暗黑袍的云尘煌,斜着满身的危险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一走进来,宗政漓妖就感觉到了。

    毕竟他一进来,连空气都阴冷下来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眼睛微眯,目光警惕又戒备的打量云尘煌。

    云尘煌对上宗政漓妖的视线,却似笑非笑,看起来漫不经心又神诡危险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模样精致绝滟的小子,看来这元承大陆天下第一美男子,用不了两年,就该换人了。”

    云尘煌走过来,在矜天旁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目光在矜天和宗政漓妖两人身上,来回扫视了一圈,唇角笑意深浓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金屋藏娇?”

    这脑回路,不止宗政漓妖愣了愣,就是矜天,也有了一瞬间的怔愣。

    下一瞬,矜天就愉悦的笑了起来,颇为赞同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倒也可以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本来还对这个突然出现,危险又俊美艳丽的男人,有些排斥和不满。

    可听到矜天的回答,那脸上若有似无的阴霾之色,瞬间消失,灿若桃李,笑开了花。

    目光晶亮的看着矜天道:“我愿意让初初金屋藏娇。”

    只要初初想,那他就乖乖当了那个娇。

    简直不要太乐意。

    云尘煌瞧着小子那欢喜乖觉的模样,只觉有趣的很。

    刚才他可没错过,这小子眼底的戾气。

    转瞬就乖巧的跟个小奶娃似的,这变脸和收放自如的本事,实在是有趣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本座发现,不止你有趣,就连你身边的小子,也很有趣。”

    看来他这次出关来找乐子,是来对了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宗政漓妖已经确定了对方的身份。

    也确定,这人跟初初,是永远不可能有什么男女之情的牵扯的。

    毕竟,万楼鬼冢的鬼主,那是怎样危险桀骜,又邪气狠辣的人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是永远不会乖乖听话的。

    那么,就永远都不会成为初初喜欢的那一类。

    对他,自然就没有任何威胁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心情颇好的,夹了矜天爱吃的菜,放到她碗里。

    然后就开始对那盘虾和鱼下手了。

    看着宗政漓妖熟练的剥虾,然后放在矜天盘子里,云尘煌眉梢挑了挑。

    他不是没见过,讨好喜欢的女孩子,对喜欢的女孩好的人。

    但这绝对是他第一次见,一个少年,如此体贴细致。

    甚至,他能清楚的感觉到,这小子在小丫头面前,收敛了所有的爪牙,打从灵魂里,臣服温顺。

    那种爱到骨子里,愿意听心上人的话,将自己所有的柔软和乖巧,都展现出来的样子,实在叫他惊奇的很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你哪里找来的奇葩小子,本座活了数百年,还真是前所未闻,前所未见。”

    矜天吃完嘴里的东西,介绍道:“他是宗政漓妖,南武国的玉郡王,玄墨国御北王府的世子。”

    说名字,云尘煌并不知道,但说起南武国和玄墨国,云尘煌倒是有几分印象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那个纵横两国,被两国帝王捧在手心里,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奶娃?”

    关于这件事,从宗政漓妖出生开始,就一直流传在整个大陆。

    世人可以不知道,宗政漓妖叫什么,但是每当说起玄墨国和南武国两国,大家最先想到的,就是被两国帝王宠上天的小奶娃。

    矜天不置可否的笑了笑,算是默认了。

    云尘煌越发觉得稀奇了。

    一个出生就受到极致宠爱的小子,这样的人,不但没有被宠坏了。

    居然还能在一个小女孩面前,如此乖巧奶萌,温顺无害。

    实在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怪事年年有,今年特别多。

    前有小丫头身边神王环绕,来历莫测。

    后有小子举动反常。

    有趣。

    真是越来越有趣了。

    “本座决定了,你们这里这么好玩,本座要多在这里住一段时间,找点乐子。”

    矜天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鬼主,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。

    矜天笑着看向云尘煌:“好说,鬼主记得把住宿和饭钱,一起交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只相识一天,但云尘煌多少已经感知到,矜天的财迷。

    颇为大方的,甩手又给了矜天一叠银票。

    “本座什么都少,就是这银子最多。”

    矜天看着那叠银票,少说也有好几万两,笑意浓郁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欢迎鬼主入住,想住多久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云尘煌嗤笑:“真是个财迷的小丫头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在旁边看着,见矜天又有了一笔入账,也眉开眼笑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初初,赚钱的本事越发强大了。

    很好,以后他就可以负责貌美如花,居家镇宅了。

    落玄没有下来和几人一起吃饭,他正在炼药房里,钻研矜天研制的那些药。

    就在矜天几人吃饭吃到尾声的时候,陈伯匆匆而来。

    “二小姐,承国公来了,请您过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矜天倒也不意外。

    她前两个月才和三房起了冲突,结下了无解的梁子,今日三房一家四口全死了,会怀疑到她头上来,完全在意料中。

    “初初,我陪你去?”

    矜天看向宗政漓妖:“不用了,你应该还有事吧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确实要回去处理神落图的事情,还有舅舅那里,他也得先去打个招呼。

    免得舅舅为翊陵棠和江凌霄一行人的事情,浪费精力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点点头,笑着说:“那我明天再来找初初,初初这里的饭菜,可好吃了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显然忘了,矜天这里的厨子,可是他送来的。

    矜天怎么会不知宗政漓妖是在找借口,也不戳穿,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随你。”

    旁边充当背景墙的陈伯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个老人家,是越来越看不懂玉郡王和二小姐之间的发展了。

    这两人到底是在一起了呢?

    还是在一起了呢?

    都登堂入室了,这赐婚的圣旨难道不准备下一下?

    矜天谁都没带,就独自一个人,跟着陈伯去了听风楼。

    听风楼里,可不止有承国公,可以说,承国公府所有人,都聚齐了。

    两位承国公夫人,大房夫妻二人,全都在。

    矜天刚走进来,还没开口说话,坐在上首正中央的承国公,就慈爱的笑着冲她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“初安来了,快过来,到祖父这里来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闫清知,温和的冲矜天笑了笑。

    倒是坐在承国公另一边的翊陵宁欢,脸色冷厉,看向矜天的眉眼,多了一抹凌厉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只是翊陵宁欢什么都没说,矜天猜测,定是来的时候,承国公跟她交代了什么。

    矜天抬步走到承国公面前,陈伯立即让人放了一张椅子过去。

    等矜天坐下后,承国公眉眼才浮现一抹伤痛之色,有些疲惫的问。

    “初安,你听说老三家的事了吗?”

    矜天略微点了点头,也不接话。

    承国公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才继续道:“老三一家四口,全都离奇死亡,而且死的极其惨烈。”

    “那作案手法,和万楼鬼冢的鬼尸杀人的手法很像,祖父怀疑,就是万楼鬼冢的鬼尸做的。”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