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136:车轮碾压,实力暴击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从来不知道害羞为何物的宗政漓妖,被舅舅这么一打趣,虽然表面维持着淡定,可耳朵尖却红了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尴尬的轻咳一声,不动声色的转移话题,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舅舅快点,我敢时间。”

    翊陵鹤霄倒是没有犹豫,从床榻上下来,宗政漓妖立即拿过旁边的衣袍,给他披上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翊陵鹤霄宫殿里的密室后,翊陵鹤霄就找出了神落图,直接连盒子一起递给了宗政漓妖。

    在世人眼里极其珍贵的东西,翊陵鹤霄根本不放在眼里,就这么给了宗政漓妖后,反倒是关心他和矜天之间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尘绯,真的不用舅舅下旨赐婚吗?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这么喜欢初安那丫头,早点赐婚,早点成亲也好,免得她被人惦记。”

    “初安那丫头,长的国色无双,又是个有主见,又神秘难测的,你要是不早早定下来,将来可会有不少的劲敌。”

    很显然,翊陵鹤霄看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尽管他探不出矜天的底,也因为宗政漓妖事先交代过,并没有让人专门去调查过矜天。

    可翊陵鹤霄看得出来,矜天那丫头,年纪虽小,却不是个简单的。

    至少,他作为帝王,纵观各式各样的人,是人是鬼,他基本一眼就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可就是矜天这个不过十五岁的小丫头,却让他每见一次,都有不同的感觉。

    也都无法从她那双看似清透如镜的眼睛里,一望到底。

    那双眼眸,看似清澈,实则深藏深渊,神秘难测,有着不知名的危险。

    若非爱屋及乌,若非宗政漓妖第一次动情,还是认真的。

    翊陵鹤霄是绝对不会,轻易留下这样捉摸不透的危险存在。

    就算不立即灭杀,他也势必会让人调查清楚,将其掌控在手里。

    舅舅说的道理,宗政漓妖何尝不明白。

    可他跟清楚,矜天是个怎样的人。

    看似恬然友好,温和从容,犹如一株盛开的幽兰。

    无毒无害。

    实则骨子里有着上位者的霸气和铁血。

    性格更是杀伐果断,决断持稳,就好像一个冷静的机器。

    无论发生任何事情,都是清醒冷静,从容不怕的。

    那种足以掌控一切的王者魄力和霸气,造就了她骨子里的霸道,无坚不摧,以及钢铁般的坚硬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容不得别人插手自己的人生。

    更容不得,不听话,又不聪明,还没本事的人。

    他想要一直待在矜天身边,唯一的选择,就是温顺,听话。

    默默守护和陪伴。

    因为矜天并非一个,看不到别人付出的人。

    相反,只要符合她所有喜欢的点,她一定会给这个人,应该拥有的一切。

    包括她身边,唯一的,属于爱人的位置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,宗政漓妖在最开始,发现自己喜欢矜天的时候,就跟翊陵鹤霄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让翊陵鹤霄不要参与他和矜天之间的一切,也不要去调查矜天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缓缓一笑:“舅舅,我要的是初初的心,要的是她的偏爱,更要的,是她的唯一。”

    “她这样的人,不同别的女子,她注定是要翱翔天际,不受桎梏。”

    “我若要达成所愿,只能用全部的心力,想她所想,做她所做,将她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将她这个人,都当成我自己的人生和世界,却了解,去守护,去爱。”

    “唯有这样,我们之间,才会有一个完美而幸福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也只有这个结果,才是我真正想要,也才会让我真正得到满足。”

    翊陵鹤霄看着自家侄子眼底的光和温柔,那样干净澄澈,那样纯真美好。

    这是他从未见过的。

    以往尘绯在他面前,虽然同样活力四射,乖觉可爱,古灵精怪,又聪明伶俐的让人打从心底想要疼宠。

    却都是带着几分精明灵怪的感觉。

    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,单纯清澈的彻底,不留一丝杂志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说,没有一丝保留。

    翊陵鹤霄心中突然就感觉有些嫉妒,有些酸涩,又有些心疼和担忧。

    他突然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尘绯这样毫无保留的去爱矜天,甚至是将她当成了全世界去燃烧自己,奉献自己的一切。

    若是最后,被辜负,被伤害,那尘绯该怎样的难受?

    一个人的世界被摧毁,那这个人,还有活下去的动力和意志吗?

    翊陵鹤霄拍了拍宗政漓妖的肩膀,柔和的笑道:“知道了,舅舅不会插手你和初安之间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,不是还有事要做?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点点头,笑着对翊陵鹤霄说:“舅舅你真好,果然是最疼尘绯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舅舅接着睡吧,我先走了,等用完之后,我再把神落图送回来。”

    翊陵鹤霄不在意的挥挥手。

    这神落图既然给了宗政漓妖,那他想做什么都可以。

    就算直接给了万楼鬼冢,他也没意见。

    等宗政漓妖离开后,翊陵鹤霄眼底的温和,寸寸化为暗沉的凌厉之色。

    纵使心中全是担忧,翊陵鹤霄都没有让人去做什么。

    他既然答应了尘绯,就会做到。

    他只想助侄子心想事成,可不想因为自己,而毁了侄子的幸福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若矜天最后真的负了尘绯,上天入地,阳间地府,他势必追杀矜天到底。

    让她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!

    宗政漓妖回府后,就把神落图给了清澜几人。

    让他们用最短的时间,仿制出一模一样的神落图。

    当然,其中的内容,自然是要有一些改变的。

    清澜几人没想到,宗政漓妖进宫一趟,居然不是因为要把神落图给万楼鬼冢,而是要仿制。

    这下子,几人都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果然,主子就是主子,智慧无双。”清澜笑着拍马屁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白了他一眼:“赶紧滚去做事。”

    当他不知道,这一个两个都在担心什么?

    他确实爱初初,但现在明明有更好的办法,他自然没必要做有损舅舅国家的事情。

    弱者才会二选一。

    而强者,都会自己创造出第三个选择。

    矜天不知道宗政漓妖大半夜折腾了这么一遭,若是知道,大概率是要无语的。

    关心则乱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明明知道,以矜天的本事,还有她身边的凤三,万楼鬼冢真与她杠上,是根本讨不得好处的。

    可他偏偏就是因为太在乎,从而不愿意冒险。

    哪怕一丢丢的可能性,都会让他紧张和担忧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是半夜丑时末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凌晨三点。

    矜天早就睡下了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空气中传来一阵阴风,熄灭了屋子里的炭火。

    也让原本暖和的屋子,瞬间如坠冰窖,冰冷异常。

    矜天第一时间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可她的眼眸里,没有丝毫的警惕和戒备,反而平静的诡异。

    眼波流转,她看着床前凭空出现的骷髅头,没有尖叫,没有震惊和意外。

    格外淡定从容的,抬手一掌拍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漂浮的狰狞骷髅头,瞬间被拍的粉碎。

    就在这骷颅头被矜天拍碎成粉末时,偌大的屋子里,顷刻间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骷髅头。

    成百上千的骷颅头,惨白阴森,在这阴冷昏暗的空间里,散发着阵阵诡怖可怕的鬼气。

    令人头皮发麻,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换个人,半夜醒来,突然看到这恐怖阴森的一幕,就算不被吓死,只要也要被吓的失心疯。

    再不济,那也是花容失色,惊恐尖叫。

    矜天的反应,却异于常人,神色平静的诡异。

    甚至还颇有几分兴趣的,勾唇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抬手,在半空画了道符咒,轻嗤一声:“灭。”

    那道符咒瞬间分化出数十道,以半圆形式扩散,威力散发的同时,顷刻间,就将那成百上千的骷颅头全都拍碎成渣。

    空气里传来一声意外的轻语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灭灵咒……”

    一瞬间,屋子里的炭火恢复了灼热,屋里的烛火,也在顷刻间尽数点亮。

    一道黑色的身影,不知何时坐在了窗台上。

    他身后是朦胧的月光,前面是忽明忽暗的烛火,一半朦胧,一半清明,勾勒出他修长的身姿,显得魔魅又邪气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张冷白的脸,格外耀眼夺目。

    矜天视线落在他的脸上,微微顿了顿,眉梢几不可见的挑了挑。

    唇角勾起一抹看到美好事物的愉悦感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人长得,真是赏心悦目,让她心情舒畅。

    那近乎完美的五官,锥子脸,极富侵略性,浓眉斜飞,极具压迫性和戾气。

    深邃的眉眼,透着一种冲击视觉的惊艳感,特别华丽。

    每一处轮廓,都精致到了眉梢眼角。

    线条更是干净华美。

    这人,俊美犹如贵族,华丽冷峻,艳丽邪气,气场十足。

    只是坐在那里,都给人一种难以喘息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那种无形的侵略性,带着阴冷诡怖的邪性,让人还来不及沉沦他的美色,就先被那气息给吓死。

    矜天随意的靠在床边,环抱着手,惬意的欣赏着这难得的人间美色。

    云尘煌很是意外,他就没见过这么大胆又淡定的小丫头。

    印象里,谁见了他,不是吓的面色惨白,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甚至有些,下一秒直接被他身上阴冷的戾气邪气给吓死过去。

    可这小丫头,居然面不改色不说,似乎还很愉悦的欣赏着他的美色?

    云尘煌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,不由眨了眨眼,然后再次定神去和矜天的眼神对视。

    发现这丫头,还真是在明目张胆的欣赏他的美色。

    云尘煌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怀疑这丫头眼盲心盲……

    他因为修炼邪功,身上戾气和魔气极重,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。

    这丫头若非眼盲心盲,五感全失,怎么会一点感觉都没有?

    矜天见这人神色有些恍惚,居然坐在那里一句话不说,开始发呆,心下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这确定是来杀她的?

    “鬼主是打算在我这窗户上,发呆到天亮?”

    如清泉般清透的声音,有些稚嫩,但更多的,是一种不符年纪的从容沉稳。

    云尘煌回过神,浓密斜飞的眉微微挑起,饱满的绯色唇瓣缓缓勾勒出一抹,带着浓浓邪恶魔气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你那灭灵咒是从何处学来的?”

    矜天目光微顿,神色却不见半分变化,让人根本无法从她的神情中,窥视出任何情绪。

    只听她随意的笑道:“鬼主既然是做暗杀生意的,应该知道银货两讫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你我没有什么交情,甚至可以说有仇,你想从我这里得到答案,不应该给点好处,用之交换吗?”

    云尘煌是真没想到,这丫头如此胆大包天。

    更没想到,有一天,一个小丫头会在初次见面的时候,跟他用交易的口吻说话。

    这让无聊了上百年的鬼主大人,感觉到了瞬间的乐趣。

    深邃而危险的桃眸,一瞬不瞬的盯着矜天,那好似看猎物般危险又灼热的眼神,实在诡异惊悚。

    就好像被人一寸寸扒皮一样。

    偏偏,矜天不为所动,就那么坦然平静的和云尘煌对视。

    她的眼底,甚至还带着几分浅淡温和的笑意。

    云尘煌只觉越发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他从窗边下来,慢步走到矜天面前。

    那广袖黑袍,在地面摇曳出长长弧度,展现出一种神秘魔魅的贵气和华丽。

    明明是很简单的行走,愣是被他走出一种夺命勾魂的感觉。

    矜天只觉自己今日的视觉,得到了极大的满足。

    这人,还真是好看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想要什么?不如这样吧,本座取消对你的暗杀,用此交易,如何?”

    “那可有些亏了。”矜天淡笑:“鬼主今日注定无功而返,而且根本不会实现的事情,用来交易,跟空手套白狼,没什么区别。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云尘煌看着眼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,嗤笑一声:“注定无功而返?”

    “小丫头,你是不是对本座有什么误解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一句话,云尘煌带着笑意的话音,明显淡了几分,多了一股危险的阴邪之气。

    仿佛下一秒,就会大开杀戒。

    面对如此阴晴不定的美人鬼主,矜天不由想到了宗政漓妖。

    这两人的俊美,可以说各有特色。

    云尘煌的美,是极具侵略性和华丽的。

    而宗政漓妖的美,却是一种如玉剔透,格外精致瑰丽的美。

    因为年龄的关系,宗政漓妖美得更稚气,更干净,带着软乎乎的奶气。

    所以就算凶起来,也异常的好看可爱。

    奶凶奶凶的,更招人喜欢。

    尤其是,在她面前,格外乖巧纯真的宗政漓妖,对她更有杀伤力。

    矜天一边跟九九聊着,一边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是想升级吗?现在能量值应该够了。”

    【够了够了,所以小姐姐要给九九升级吗?】

    “升吧。”

    【小姐姐真好,九九爱你爱你,只爱你,那九九要去升级了,升级时间需要一个月,九九会想念小姐姐的。】

    矜天唇角扬起一抹笑意:“能量值应该超了许多,你升级前,先帮我把凤七几人指数全部加满。”

    【好哒,能量值够够哒,九九这就去把他们全都改造成百分百完美奴仆。】

    “嗯,弄好后你直接去升级吧,不要来打扰我了,我要修炼。”

    【好哒好哒。】

    矜天走到窗边的软榻上,盘膝坐下,闭着眼睛,开始修习银魂神影心法。

    窗户敞开,莹白的月光铺洒在矜天身上,似有什么无形的力量,从天地之间,不断融入她的身体里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从楼道的窗户翻进来时,就看到绝色的少女,一身红衣,盘膝而坐。

    周身似缭绕着一层朦胧光晕,莹白的脸,仙气飘渺,整个人美得毫无真实感。

    就像是泡影,让人只能远远沉沦,无法靠近,无法拥有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站定,懒散的靠在屏风上,静静的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,有种缠绵的专注感,裹夹着一丝丝幽幽的温柔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很清楚,自己对矜天,越来越上心,越来越喜欢了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这份喜欢到了什么程度。

    可若是问他,愿意为矜天做到什么程度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答案是,财富、地位、他的身,他的心,他的温柔,他所有的无害和收敛,都愿意给矜天。

    甚至,他愿意一直都听矜天的话。

    矜天是知道宗政漓妖来了的,不过她并没有第一时间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宗政漓妖时不时就会夜里跑来翻窗,矜天也任由他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矜天睁开眼睛,看向宗政漓妖。

    “来送合约?”

    她和宗政漓妖合作建城,宗政漓妖负责出银子,以后矜天给他分红和免费使用权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勾唇一笑,凤眸潋滟闪光,眉眼精美的就像一尊玉雕娃娃,软软柔柔,奶里奶气。

    “主要是想初初了,过来看看你,顺道送合约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矜天瞧着他那娇软易推倒的奶萌样,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屁颠屁颠的跑过去,乖乖的坐在了她身边。

    然后主动把脸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初初要摸摸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这么贴心的美人,让她如何拒绝?

    矜天当即二话不说,伸出了魔爪。

    等矜天过足了手瘾,宗政漓妖才开口说。

    “初初,过几天我要去神巫国一趟。”

    矜天眸心一动,猜测:“跟我们身上的蛊有关?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点点头,软软一笑:“虽然我很想一直跟初初同命相连,感同身受。”

    “可长久来看,这并不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你我其中一方出了什么事,对另一方,得不到任何帮助,甚至会成为牵绊和桎梏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中蛊后,我就让人研究解蛊的方法了,此次去神巫国,是为了方便对方进行最后一步研究。”

    “那需要我去吗?”

    尽管矜天不是很想去,但比起体内这尴尬的蛊,不得已的情况下,她也只能跑一趟了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说的对,这蛊肯定不能一直存在的。

    否则只会桎梏了他们彼此的行动,甚至是性命。

    “不用,初初尽管处理自己的事情,只需要一个中蛊对象就可以,我去就行。”

    矜天点点头,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她不用去,自然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“初初……”宗政漓妖靠近了几分,盯着她的桃花美眸,软声笑问:“你可有一点喜欢我?”

    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询问,矜天神色微顿,看着宗政漓妖那双格外璀璨清澈的凤眸,也没掩饰,直白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有,不止一点,而是好几点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眉眼笑意绽放,瞬间犹如星河密布,耀眼夺目。

    不等他说什么,矜天就道。

    “别高兴太早,虽说我对你确实是有些喜欢的,但还不到想要跟你在一起,一同生活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矜天完全说了真心话。

    她不是个会违背自己心意的人。

    对宗政漓妖这个小孩,不管是他绝色无双的颜值,还是他的奶里奶气,软萌乖巧。

    亦或者是他挥手间给她的无数财富,和用心。

    每一点,都踩在了让矜天喜欢的点上。

    所以这个人,她无法不喜欢。

    但也仅仅是喜欢。

    这只会让她对宗政漓妖,与旁人不同,却还不到让她有想和对方在一起的冲动。

    至于有没有要在一起,这个想法,矜天目前是没有的。

    她现在的专注度,更多的是放在发展事业上。

    根本没有多余的心思,去谈情说爱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细细打量着矜天眼底的神色,似在确定什么。

    片刻,他缓缓一笑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只要我在初初这里,是与众不同的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初初本来年纪就不到,也才成人,暂时没有谈情说爱的心思,我能理解,也愿意等。”

    “像我们现在这个年龄,确实更适合发展事业。”

    “而初初,并非池中之物,你的未来,我相信定能翻了这天地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想,不管初初站在什么位置,你的身边,陪同的永远都是我,所以我也会努力。”

    哪怕他现在要什么,有什么。

    但宗政漓妖知道,这和矜天想要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他靠的,更多的是家世。

    而矜天,靠的更多的是自己的本事。

    矜天这个女孩,注定是要翱翔天际的。

    这一刻,宗政漓妖只想将来,无论矜天走到哪一步,站在什么位置,自己都能够与她并肩同行。

    能有与她一同前行的底气和本事。

    所以,宗政漓妖几乎是在看明白矜天的想法的这一刻,心中就多了一个决定。

    他也要发展自己的势力。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