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135:半夜见鬼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这一夜,许多人都无法入睡。

    骁勇将军府。

    江凌霄一家人,除了庶出的江玲玉,其他人全聚齐了。

    江封缨还带着维帽,隐忍了一路,这个时候,她终于忍不住爆发了。

    发疯般,把屋子里的摆设全给砸了。

    江凌霄和李氏也没出声,由着她发泄。

    直到她发泄完,李氏才上前来,心疼的握住江封缨的手。

    “月禾,娘一定会想办法治好你和莫绅的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矜天那个狠毒的小贱人,娘也绝对不会放过的。”

    “万楼鬼冢失手了,说不定是发生了什么意外,他们接手的生意,从来没有败绩,这次应该是意外。”

    “等第二次刺杀,肯定能成功,我们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娘,我等不了了,我现在恨不能抽她的筋,扒她的皮,喝她的血!”

    “都是因为她,我才会变成现在这样比鬼还可怖狰狞的样子,这样的我,四殿下就更不会喜欢了,我还怎么嫁给他?”

    “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,我宁愿死了,也不想这么人不人鬼不鬼的……”

    李氏吓了一跳,连忙安抚道:“月禾别激动,不然你的脸又疼了。”

    “相信娘,娘一定会治好你的,江凌月已经给她师兄传信了,六仙山的医术,是这天底下最好的,他们一定有办法解毒,治好你,让你恢复如初的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李氏看向旁边满脸阴煞之气的江承武,心口又是一阵抽疼。

    “还有莫绅,一定会有办法的,娘已经让人去北渊九天了,申屠家炼丹术闻名天下,他们一定有办法,炼制出修复再生的丹药。”

    “再不济,还有神巫国,听闻神巫国巫术神秘可怕,什么不可能的事情,他们都能做到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申屠家不行,娘就亲自带着你去神巫国求医,总会有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李氏拉着江封缨,去江承武身边坐下,一手牵一个,拉着两人,语重心长的叮嘱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现在要做的,就是保持冷静,千万不要在外,对矜天露出什么不该有的情绪和神色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一来,外界永远会记得,是她阴险歹毒,连自己的亲人都坑害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也会一直都是受害者,大家同情多过嘲笑,这才能淡化一些恶言恶语。”

    这时,一直没说话的江凌霄,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母亲说的对,你们尽管耐心等待着,治疗的事,你们母亲来负责,至于你们的仇,交给我这个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欺负你们的人,不管是谁,为父都不会放过。”

    “等万楼鬼冢那边回复消息后,为父再……”

    江凌霄话还没说完,一个传讯符就从门外飞了进来。

    那银色的符蛾,在空中化成一行字。

    事情有变,鬼主会亲自出马。

    就是这简单的一句话,让江凌霄一群人,原本沉郁的心情,瞬间变好了。

    江凌霄脸上出现一丝激动的笑意:“太好了,你们也看到了,万楼鬼冢的鬼主会亲自出马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是传闻中的神王,这天地间最强的存在,就算矜天有通天的本事和气运,也不可能是一个神王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用不了多久,就会传来矜天的死讯,你们的仇就可以报了。”

    江封缨和江承武也有些激动了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这个年纪,还接触不到那些神秘势力的消息。

    但是一个神王,在元承大陆是什么份量,两人还是清楚的。

    元承大陆就十位神王。

    全世界最强的存在。

    矜天纵使有三头六臂,也只有死路一条!

    同样的情况,也发生在宫里,翊陵棠居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翊陵棠回到自己的宫殿,第一件事,也是打砸发泄一通。

    直到收到万楼鬼冢传来的传讯符,看着那只银蛾化为一行字,翊陵棠这才笑了。

    “鬼主亲自出马,一个神王,总不能还有闪失吧,江矜天,本公主看你还怎么勾引尘绯哥哥!”

    比起这两处的低气压和阴霾,江凌月这边的气氛,简直不要太好。

    “主子,奴婢不明白,为何要嫁祸二殿下,而不是直接嫁祸给四殿下?”

    江凌月坐在软塌上,眉眼深浓晦暗,只听她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万楼鬼冢的鬼尸,出手太过血腥独特,本来就容易被看出来是万楼鬼冢的手笔,若是再加上栽赃陷害,很容易被人看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这个时候,被栽赃陷害的人,才是最安全,最不会被众人怀疑的。”

    “而其它剩下的皇子,就是怀疑对象。”

    琴刃目光一亮:“奴婢明白了,主子陷害二殿下,其实是为了保二殿下,让他洗清嫌疑。”

    江凌月点了点头,唇角缭绕着若有似无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可惜,还是太便宜翊陵峥那个畜生了,没能亲手折磨他,亲眼看着他死。”

    看着江凌月眉眼阴暗的戾气,琴刃后背直发凉,也不敢说什么。

    正好,这时影卫进来汇报了骁勇侯府的情况。

    江凌月听了,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鬼主亲自出马?”似是想到什么,江凌月唇边的笑意,少了些冰凉肃杀,多了些愉悦:“如此也好。”

    “矜天能够躲过万楼鬼冢的暗杀,让素来没有败绩的万楼鬼冢,出现了第一次失误,这足以说明,我还是小瞧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上次那个出现在她身边,叫凤三的少年,还没查到什么来历?”

    影卫垂首道:“回主子,还没有,这人就好像凭空出现一般,根本查不到任何踪迹。”

    江凌月在丞相府、骁勇侯府、刑部尚书府、甚至是几位皇子公主那里,都有暗桩。

    可以说,无论是江封缨还是翊陵棠,她们的举动,都在她的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所以上次凤三突然出现在矜天身边,还割了江承武的舌头,江凌月很快就得到了画像。

    并且吩咐人去调查。

    只可惜,查到现在,什么也查不到。

    那叫凤三的青年,当真好像会凭空出现,凭空消失,来无影,去无踪。

    江凌月猜测,这次矜天能够化险为夷,成功躲过万楼鬼冢的暗杀,很有可能,就跟凤三有关系。

    若非凤三暗中保护跟随,就凭矜天一行人,怎么可能在一天之内,完成那么多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    偏偏,众人全都有所质疑,却没有任何的证据。

    江凌月道:“派人去天下阁外面盯着点,有什么情况随时汇报。”

    万楼鬼冢的鬼主亲自出马,这下,总不会有什么意外了吧?

    所以矜天,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这样也好,她就不用担心,和翊陵衍的婚事,会出现什么意外了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这边也没闲着,一直在等清澜的消息。

    直到快子夜的时候,清澜才匆匆赶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主子,万楼鬼冢那边来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直起身,看向清澜,红唇轻启:“说。”

    清澜眉头紧锁道:“他们要神落图和黑玉钥匙。”

    “无论是神落图,还是黑玉钥匙,任意一样,便可答应交易,取消对矜天小姐的暗杀任务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眸色陡深,似有一团风暴凝聚,只听他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这万楼鬼冢还真是好算计!”

    不管是玄墨国,还是南武国,都有一份神落图。

    全都掌握在当今皇帝的手里。

    万楼鬼冢提出这个条件,根本就是司马昭之心。

    他若是答应,那对方轻轻松松就得到了世人抢破头皮,都想要得到的神落图。

    他若是不答应,对方完成任务,同样也是赚的,没有任何损失。

    清澜神色有些复杂的看着宗政漓妖,见他脸色阴沉晦涩,有种让人心惊胆战的晦暗和冷气,也觉得这万楼鬼冢,还真是会攻心。

    擒贼先擒王,对方直接一击必中,拿捏住了主子的弱点。

    现在,矜天小姐,可不就是主子最大的弱点和软肋。

    “主子,其实以矜天小姐的本事,还有她身边守护的凤三,就算是万楼鬼冢的鬼主亲自出马,也不一定能讨到好处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这神落图若是落在了万楼鬼冢的手里,对方就有两幅地图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失去神落图,南武国就少了让各国忌讳的筹码,只怕会被任意拿捏。”

    那神落图,可以说是一把双刃剑。

    既能带来灭顶之灾,也能成为护身符保平安。

    传闻,数千年前,帝凤国帝后飞升前,曾给子孙后代,留下了无数财富,以及六件神器和修炼秘典。

    若是拥有了这些财富,尤其是神器,便可呼风唤雨,一统元承大陆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得到可以飞升的修炼秘典,从此脱离凡胎,真正修成大道。

    这才是世人争夺的最终目的。

    真正的成神。

    这样的诱惑,几乎没有多少人能够抵抗得了。

    而神落图和黑玉钥匙,就是找到方位,和打开地宫的钥匙。

    神落图一分为九,而黑玉钥匙,一分为五。

    只有集齐所有的地图和钥匙,才能成功通往地宫,找到梦寐以求的修炼秘典和神器。

    全世界都知道,六国和桃源九州、万楼鬼冢,无生谷都各有一份神落图。

    四大世家和六仙山,各有一把黑玉钥匙。

    正因为这样,世人虽然暗中争斗不休,可却没有真正的大动作,就是怕一方选择玉石俱焚。

    若是南武国的地图没有了,那么其它各国,自然没有必要再那么多顾忌。

    若真想对付南武国,会直接开战。

    清澜能想到的,宗政漓妖自然能想到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很清楚,舅舅和叔伯,唯有舅舅,会愿意将那么珍贵的地图,直接给他。

    但面对这样全心疼爱他的亲人,他又怎么能让舅舅的国家,陷入水深火热,从此没了神落图这块平安符。

    但初初……

    宗政漓妖当即站起身,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清澜神色一变:“主子!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进宫。”

    清澜一颗心下沉,却半分不意外。

    他其实早就猜到,会是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主子他,早已在不知不觉中弥足深陷,爱惨了矜天小姐……

    宗政漓妖年纪虽小,但也不是没脑子的。

    相反,他的智商,高到吓人,也聪明的骇人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进宫找了翊陵鹤霄,第一句话就是。

    “舅舅,我想看一看神落图。”

    翊陵鹤霄有些无语又惊愕的看着,站在自己床边,一副很急切又深沉暴躁的侄子。

    你说他睡个觉,容易吗?

    大半夜被自家侄子从床上拉起来……

    翊陵鹤霄瞌睡都被宗政漓妖给吓跑了,坐起身,消化了一下宗政漓妖说的话,这才疑惑的开口问。

    “怎么突然对神落图感兴趣了?”

    他记得之前有一次,自己开玩笑说把神落图给尘绯玩,尘绯当即就拒绝了。

    还一副很嫌弃的样子。

    还说世人就是蠢,早晚会被自己的贪念毁灭。

    这句话,翊陵鹤霄至今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耐着性子道:“有点用。”

    翊陵鹤霄见他那不愿深谈的模样,有些好笑道:“怎么?现在跟舅舅都有秘密了?”

    “果然,儿大不由舅,舅舅的小尘绯都长大了,都跟舅舅有秘密了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翊陵鹤霄哀伤的叹息声,宗政漓妖绷着脸,无语的很。

    这么戏精的皇帝,他绝对是头一遭见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想了想,还是稍微说了几句,也算是提前跟翊陵鹤霄打个招呼,让他有个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“这次狩猎,万楼鬼冢的暗杀对象,不止是翊陵峥,还有初初。”

    翊陵鹤霄听言,戏精的神色瞬间收敛,一瞬间,就进入了沉稳的状态,眼神有些发冷的说。

    “所以瑞泽,是死在万楼鬼冢的鬼尸手里的?”

    因为现场被异兽破坏了,没剩下多少尸块,所以众人才无法在第一时间,辨认出翊陵峥是死在鬼尸的手里。

    就是翊陵鹤霄,也都没看出来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点点头道:“背后买凶的人,不是同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任务失败,对于万楼鬼冢来说,是前所未有的,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。”

    “我让人去跟万楼鬼冢的人谈过,对方要神落图交换,方可取消对初初的暗杀任务。”

    翊陵鹤霄总算明白了,难怪自己侄子大半夜跑来寝殿烦他,感情都是为了矜天。

    翊陵鹤霄有些好笑的,看着弥足深陷的宗政漓妖。

    “我说尘绯,你这不知喜欢为何物,不动情就算了,一动情,就是要惊天动地,至死不渝啊。”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