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133:结为兄妹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宁景暄温润的眸子,转向矜天,俊美的脸上荡起一抹温柔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初安,这丹药太贵重了,就算是自家人,表哥也应该跟你说一声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丹药,你一定不要再人除了我们以外的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元承大陆,最好的一种提升修为的丹药,都是有极强的副作用,轻易是不敢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你手里的丹药流传出去,定然会引来轩然大波,会被无数人盯上,到时候就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宁景暄的话,让宁知野也神色严肃起来,有些担忧的看着矜天,语重心长的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初安,你二表哥说的对,你手里的丹药已经远远超出了现在丹药的水平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没有副作用,又能让人立即提升好几个小重天的丹药,一旦让外界知道,势必引起动荡,让各方争抢,到时候,拥有丹药的你,就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不再轻易把这丹药拿出来,让旁人看到,就算是自己人,也还是再慎重一些的好。”

    宁时阑和宁景微也想起了事情的严重性,纷纷赞同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虽然没说什么,但看着矜天的眼神,都带着几分担忧和袒护。

    矜天见他们是真的为自己着想,也是真心关心她,便勾唇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,表哥和表姐们放心,我知道怀璧其罪的道理,我会注意的。”

    矜天说这话,也不过是让几人安心而已。

    今后该拿出来,还是会拿出来的。

    而且她和落玄有了合作,等之后拍卖行开起来,她会让落玄拿出一些珍贵的丹药去拍卖。

    到时候,她就会把神元丹也一起拿出来拍。

    等拥有的人多了,自然也就不会只盯着她一人了。

    这时,翊陵澈和翊陵辞先后进阶完成了。

    翊陵澈眼底带着几分惊奇和喜悦之色,第一时间就朝矜天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初安,你这丹药真厉害,我竟然一次性,整整进阶了五个小重天。”

    要知道,平日里正常修炼的情况下,一个小重天,足够修炼半年到好几年的时间。

    这样一次性进阶五个小重天,还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,简直是前所未有。

    这要是传出去,非得引起轰动不可。

    他之前是仙级武者三重天,现在直接进阶到了仙级武者八重天。

    这样的跳跃,实在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矜天勾了勾唇,道:“还有更厉害的,这丹药是可以持续服用的,不过要间隔三个月。”

    当然,并非是一直吃,一直就可以提升的。

    对于神王级别的强者,就没用。

    而且,从圣王开始,丹药的作用就会渐渐减弱。

    大约能升一到两个小重天,就已经算是最好的了。

    众人听言,全都露出了一抹不可思议的神色。

    这丹药居然还可以连续吃?!

    这也太逆天了吧……

    翊陵辞走过来,目光一瞬不瞬的看着矜天,很少说话的他,难得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丹药非比寻常,万不可随意展露出来,今日的事情,我们会保守秘密,绝不会往外说。”

    翊陵辞说完,不等矜天回应,就已经咬破手指,立下了一个血誓。

    翊陵澈当即跟着自家双生哥哥一起,咬破手指,立下血誓。

    血誓,是这方世界一种最为严厉管用的誓约。

    以立誓之人的血液,加上血咒咒术,立下誓言。

    以此形成的誓约,是会受到天地规则制衡的。

    若是违背誓言,那么就会应誓,受到应有的惩罚。

    所以这方世界的人,就算立誓,也轻易不会用血誓。

    哪怕是神王大能,也是无法逃脱血誓的制衡。

    宁景暄几人见此,也没有因为他们和矜天是亲人,就选择蒙混过去。

    当即就一个个咬破手指,念起血咒,立下了血誓。

    徐玄楚和秦鹿弈见大家都立誓了,而且就连夜王府两位身份尊贵无比的小郡王,都带头立血誓,他们自然不会觉得过分。

    也跟着立下血誓,保证绝不会将神元丹的事情说出去。

    矜天也没有阻止几人,既然他们自己想要立下血誓,那就随意吧。

    她是无所谓,但是几人的诚意和用心,也确实让她更喜欢这些人了。

    矜天一高兴,那是格外慷慨大方的。

    将装有神元丹的瓶子,丢给了宁景微。

    “里面还有许多颗,你们看着平分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平日还是要加强修炼,不要依赖丹药,若是实战经验不够,实力升的再快,也是外强中干。”

    矜天的提醒,瞬间让一行人铭记在心。

    看着她将如此珍贵的丹药,给大家分,这样的大手笔,实在让几人心中动容不已。

    就是翊陵辞和翊陵澈这样的天之骄子,身边有着无数奇珍异宝,此时也有所动容。

    翊陵澈当即雅痞一笑:“初安妹妹,要不你认我和哥哥做义兄吧?”

    “夜王府就我和哥哥两个孩子,还挺想体验宠妹妹的感觉,若是你愿意,哥哥保证,一定将你宠成全世界最幸福的妹妹。”

    翊陵澈的语气听起来像是开玩笑,可他的眼神却格外真诚和认真,让人能够第一时间就分辨出来,他是认真的,并非开玩笑。

    宁景暄和宁知野对视一眼,觉得这事可行。

    毕竟夜王府,在这南武国可是极为特殊尊贵的存在。

    矜天若是能和夜王府的人结交,那就相当于多了一个格外强大的后台。

    将来真要被什么人盯上,对方也得掂量掂量。

    不过两人虽然觉得可行,却没有开口干涉矜天的决定。

    这事情,到底还是要看她自己的意愿。

    翊陵辞想了想,也认真的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君言的提议很好,若是你不嫌弃,我们会对你很好的,别家妹妹有的,你都会有,别家妹妹没有的,我们会一定会给你。”

    这还是翊陵澈第一次,听到自家哥哥对一个女孩子,说这么多的话。

    翊陵澈不由扫了翊陵辞一眼,敛眸时,眼底多了些许疑惑和思虑。

    夜王府这对双生子,矜天并不讨厌。

    而且翊陵澈这人的脾气性格,也挺对她胃口的。

    再加上,两人年纪虽轻,却天赋极佳,才学渊博,而夜王府,也确实是一个强大的助力,矜天倒也没有怎么考虑。

    见两人是认真的,而且发自真心,便同意了。

    “如此也好,那今后还要劳烦两位义兄多多关照了。”

    翊陵澈当即笑得一脸愉快,就连翊陵辞这样表情很淡的人,眉眼都染上了三分笑意。

    “那义兄回去就跟家里人说,既然是认亲,那自然要认认真真,正正式式的认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必须大摆筵席,广而告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乔夜云几乎没怎么考虑,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一个简单的回答,却铿锵有力,写满了沧桑阴鸷。

    他等这一天,太久了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一生,只能在牢里老死,没想到,他命不该绝。

    那么,那些欠了他的人,他定要他们生不如死!

    矜天抬手,一缕银丝飘荡而出,缠上了乔夜云。

    “不要挣扎。”

    乔夜云听言,不动了。

    只见那缕银丝迅速扩散,变成一张银白透明的网,将乔夜云整个笼罩起来。

    随后,化为无形。

    连同乔夜云一起,消失在了空气中。

    乔夜云还能看到外面的情况,他不知道这无形的银丝,到底有什么作用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,自己此时,已经从空气中消失,像是隐身了一般。

    矜天拿下头上的簪子,打开了牢门上的锁。

    “出来吧,你直接走正门,没人能看到你,不过避着点人,看不到,还是能碰得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门口等你。”

    乔夜云心下一惊,见矜天已经走了,也来不及多想,连忙试探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发现那些狱卒真的看不到他,他就不再耽误,快速离开了鸣天府。

    矜天带着他去了附近的客栈,让他迅速将自己清理了一番,就让凤七帮他易了容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些最近几年,各国关于商业的走向和发展,还有各国的基本情况等资料,你尽快熟悉,才好计划接下来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五万两银票,作为你进军商业的启动资金,还有置办生活和人手等相关方面的钱。”

    乔夜云心惊不已:“你一下子给我这么多钱,不怕我拿钱跑了吗?”

    矜天不答反问。

    “你好不容易得见天日,会做这么蠢的事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乔夜云沉默了。

    他确实不会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的少女,既然能够如过无人之境,将他从鸣天府里救出来,还帮他安排好了一切,足以说明她本事通天。

    他除非傻了,才会做出背叛的蠢事。

    矜天道:“凤七的易容术,可管至少一年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不是你自己,用我给的特制药水洗去,或是遇到神王级别的存在,就没人能识破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干涉你做什么生意,但你所有生意的营收,我要占六成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合约,你看看,若是没问题,签了,从此天高地阔,你可凭自己的本事,随意翱翔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出钱,雇两个高手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“报仇的事情,等你先做出点成绩,我们再来说。”

    矜天又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人,我不插手你的生意,但若是遇到麻烦,或者还需要资金支持,可以跟我说,我会继续供应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费这么大劲儿把我救出来,不需要效命,奉上一生,只需要我赚钱,给你分成?”

    乔夜云觉得,这天大的好事,有点不真实。

    矜天瞧他那不敢置信的样子,勾唇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我欣赏你的才华和天赋,需要的,也是你帮我赚钱,只要你帮我赚的钱越多,我给予你的自由,以及地位,自然也就越大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雇主关系,也是合作关系,你没必要怀疑,我的初衷,就是用你捞钱。”

    乔夜云:“……主子还真是实在。”

    瞎说什么大实话,这是存心不想让他感动吗?

    不过,矜天这样的反应,反而让乔夜云更加心甘情愿的为她做事了。

    之后,矜天和乔夜云又说了些后续的安排,以及联络方式等,才离开了客栈。

    而鸣天府,也发现乔夜云不见了,迅速派人出来四处搜查。

    却发现,这人像是人间蒸发了般,根本无迹可寻。

    矜天回丞相府后,第三楼的人,已经把善渊和他母亲送来了。

    竹溪问:“主子,人安排在侍勤楼里,和清策她们住一栋,您要现在见见吗?”

    “不了,让善渊的母亲,明天开始学习管理这院子的事,以后天下阁日常生活的琐碎,打扫的人员,就交给她管,至于善渊……”

    矜天考虑了一瞬,道:“让他和翼枫四人一起,学习之前给的资料内容,之后,我会亲自教你们一套修习功法。”

    竹溪目光一亮,她虽然至今都没有真正看到主子动手,但她有一种感觉。

    主子的修为,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“让厨房给我弄点吃的,吃完我还要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要去至少十天,我会让画灵易容成我的样子,就待在院子里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找,就称病,有窫窳在,没人敢闯进来。”

    竹溪知道矜天有自己的安排,懂分寸的没有多问,只道。

    “主子放心,奴婢们会做好,不会让人察觉出来。”

    吃过晚饭,凤七也帮画灵易容好了,矜天又悄无声息的,离开了丞相府。

    她挑选出来的最后一头牛,在距离皇城数千里外的苦寒之地流放。

    矜天事先跟第三楼交易了一头,可一瞬数十里的行风兽,就放在城外的庄子养着。

    所以她出城后,就骑着行风兽,一路赶往了流放之地。

    五天后。

    流放之地。

    “快点!动作快点!”

    士兵一鞭一鞭抽打在,那一身囚服的年轻人身上。

    打的他皮开肉绽,都没停手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上头可交代了,要让这位将军府的唐小公子好好活着,可别把人打死了。”

    打人的士兵被同伴提醒后,又抽了对方一鞭,才停手。

    “真是倒胃口,看到他那张脸就恶心,走走走,我们去旁边喝两口,让这丑东西自己在这呆着。”

    几名士兵走开后,去了远处歇脚的凉棚喝茶。

    另一边是一处荒凉的原野,无数囚犯顶着大太阳干活,四周远远的,都是守卫的士兵。

    矜天来的时候,换了一身平日不穿的青衣,戴上白色的维帽,遮掩了面容。

    身影一闪,出现在了凉棚里。

    突然出现一个看不清面貌的人,几个士兵正要警戒,就被几枚银针射入体内,定在了原地。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