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127:南武国的新宠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明公公在众人的震惊中,宣读了旨意。

    旨意上的内容,再次掀起了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“天!居然还有封地!”

    “居然把南幽的九华郡给了江矜天,这简直是前所未有的殊荣!”

    “这回江矜天这么一个乡下长大的千金,可算是真的扬眉吐气了,彻底翻身了,就凭九华郡这块封地,她的地位就比当朝公主还要高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吃惊不已,回过神,就议论纷纷起来。

    不少年少的贵女和少爷们,看向矜天的眼神,都多了难掩的嫉妒之色。

    凭什么?!

    江矜天不过是个乡下长大的野丫头,凭什么得到如此大的殊荣。

    侧封郡主就算了,为什么还能得到一块,就是王孙贵族都得不到的绝好封地!

    越想,众人心底越嫉妒,越气愤,越不甘心。

    甚至已经小声嘀咕起来。

    明公公早知道会是这样的情况,他声音里加了几分真气,笑音瞬间传遍全场,压下了所有的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“凤初郡主,接旨吧,陛下很喜欢你,无论是你的胆识,还是修为天赋,陛下都对你有着很高的期待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说,凤初郡主虽在乡野长大,却小小年纪,风华绝代,钟灵敏秀,年少天才,堪称所有世家贵女之典范。”

    全场瞬间陷入一片诡异的寂静,那些窃窃私语和不满,顷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等明公公话音落下,所有人都陆续抬手鼓掌,纷纷端起笑意,上前来给矜天道贺。

    “凤初郡主,恭喜恭喜。”

    “凤初郡主真是年少有为,我家那小孙女,就该多向凤初郡主学习。”

    “凤初郡主才色双绝,天赋奇佳,难怪会得陛下的喜欢,这郡主封号,实属实至名归,也只有凤初郡主,才配得上凤之一字,可见陛下眼光独到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千穿万穿,马屁不穿。

    前一刻还满是嫉妒不甘的酸言酸语,这一刻却风向一转,全都变成了赞美。

    矜天荣宠不惊,半分没有意外,眉眼从容平静的,令不少暗中观察的老臣,都心惊不已。

    有些突然醐醍灌顶,似乎在一瞬间,明白了为何这个初来乍到的小丫头,不过半年时间,就混的风生水起,盖压所有名门贵女。

    就凭这一身如竹清幽神秘的气度,小小年纪就贵气逼人,就与常人不同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对明公公露出一抹笑意,不愧是明公公,就是懂得在关键时候控场。

    明公公宠溺的笑了笑,看着小郡王眉开眼笑的样子,心中也跟着高兴。

    他还从来没见过小郡王对陛下以外的人,如此眉开眼笑,笑得纯真无害,奶气软萌。

    看来,小郡王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凤初郡主。

    陛下爱屋及乌的好,也完全用对了地方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看向脸色已经崩的扭曲至极的安丰侯,眉眼笑意乖张又嘲弄。

    “安丰侯觉得本郡王说的话,可对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安丰侯老脸狠狠一抽,感受到四周传来的同情目光,脸色不断在漆黑和铁青之间转换。

    他从未如此丢过脸,甚至从未被两个年少的小辈逼到如此绝境。

    还被当众打脸。

    这让安丰侯心底卷起强烈的风暴,全都是肆意杀气。

    可他垂着眼,除了脸色看起来过于难看扭曲外,并没有泄露丝毫的杀意,看在众人眼里,只觉他被逼迫的有些惨烈,可怜兮兮。

    深呼吸一口,安丰侯狠狠压下心底的浓郁的戾气,抬眸,看向宗政漓妖和矜天,皮笑肉不笑的说。

    “自然,小郡王说的对,如今凤初郡主身份不同,卫浅悦胆敢以下犯上,虽说不知者不罪,她之前也不知道江二小姐被册封郡主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但她确实主动动手,欲要伤害凤初郡主,本侯在此,代替自己那逆孙,向凤初郡主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五万两黄金,五日内,本侯会让人准备好,送到丞相府给凤初郡主,还望凤初郡主大人不记小人过,原谅我那愚蠢的孙女。”

    矜天勾起唇角,淡笑道:“老侯爷都这么说了,本郡主自然不会再怪罪。”

    “好在此次本郡主只是受了惊吓,可以用银子安抚,若是再有下一次,或许就没有那么容易安抚了,还请老侯爷看好自己的孙女,别再让她如此冒失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,”安丰侯继续皮笑肉不笑:“本侯定会看好她,不会再让她犯蠢。”

    再有下一次,不出手则以,一出手,他一定要了这狂妄至极的小丫头的命!

    安丰侯的隐忍,让矜天高看了几分。

    这小老头,是个干大事的,也难怪能封侯,还是两朝元老。

    明明心底恨不能将她给剁了,面上却一副受尽委屈和隐忍的模样,当真是让人看了有些觉得可怜。

    矜天唇角的笑意掠过一丝轻嘲,没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反正意外得了一笔钱财,她的心情是愉悦的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也没再跟这些人啰嗦,拉着矜天就去了湖心亭。

    皇帝看到两人过来了,便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总算过来了,你们一来这皇宫,果然能添一些热闹,快过来,坐在舅舅身边。”

    皇帝旁边已经摆好了两人位的桌椅,宗政漓妖当即拉着矜天就过去坐下了。

    “舅舅,您眼光真好,九华郡交到初初手里,定能越发强大富饶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笑眯眯的看着翊陵鹤霄,那眉梢眼角溢出来的笑意和愉悦,看得翊陵鹤霄龙心大悦。

    “舅舅眼光再好,也没有你好,若不是尘绯先发现了初初这块宝藏,舅舅我可没机会挖掘。”

    翊陵鹤霄这话说的极为艺术。

    夸了矜天和宗政漓妖的同时,还不忘表明自己的出发点。

    这一切,重点不在于矜天是不是块宝藏。

    重点在于,矜天入了宗政漓妖的眼。

    所以他爱屋及乌,只要是宗政漓妖喜欢的,他作为舅舅,也喜欢,也会给予对方一切所能给与的。

    矜天眸光闪烁了一下,看着翊陵鹤霄眼底满满的宠溺,又一次被一个皇帝浓浓的偏爱和宠溺,所震惊。

    翊陵鹤霄是一国皇帝,还是一个格外强大的国家的皇帝。

    手掌五十八州一千一百八十七个郡,这广阔的疆土,放到现代位面,可是相当于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一个握有一个世界的帝王,居然将心中最难能可贵的一份亲情,给了自己的侄子。

    甚至给了这个侄子,全世界都羡慕的偏爱。

    这放到任何一个世界,任何一个地方,都是足以令人震撼而不可思议的事情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转过头,看向矜天,笑得灿烂而纯真。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初初值得这世间最好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周围一众妃嫔和王公贵族们,被这温馨有爱的一家三口的画面,深深的刺激到了。

    一个帝王的偏爱,已经够让大家嫉妒到发疯了。

    偏偏这小郡王还不知道收敛,还明晃晃的撒狗粮,逼的大家吃着眼泪汪汪,满心愤恨。

    这让人不想黑化,都难!

    “小郡王如此深情,真是难能可贵,陛下,既然小郡王这么喜欢凤初郡主,不如陛下给两人赐婚吧,也好让有情人终成眷属。”

    陆皇后笑盈盈的开口,说的话格外有意思。

    看起来是为了促成一段好事,可细细深想,就有着多种深意。

    先不说矜天这样性格的人,会不会愿意被人安排婚事。

    就说那最后一句,有情人终成眷属,就给人一种,矜天和宗政漓妖已经私定终身的感觉。

    虽说这元承大陆民风开放,并没有太多原始古代的教条教规,顽固不化的东西。

    但也没有开放到,可以私下定终身的。

    至少也得先由家族出面商议,定下日子,方可不用避嫌。

    矜天看了陆皇后一眼,也没说什么,神色平静的,仿佛是个旁观者,而非当事人。

    倒是宗政漓妖不开心了。

    奶萌水灵的小脸,瞬间沉了下来,不悦的看着陆皇后,目光凌厉又桀骜。

    “皇后有时间,还是多操心操心自己的儿子吧,虽说娶了个庶出,但到底是他自己‘情不自禁’娶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成婚才没多久,就肖想着外面的野花野草,作为皇室长子,这般风流可不是好事,别什么时候就丢了皇室的脸。”

    陆皇后瞬间被怼的脸色扭曲起来:“你!你胡说什么!”

    “难道本郡王说的不对吗?”宗政漓妖挑眉,笑意嘲讽:“这焰云城,谁不知道大皇子那些风流事。”

    “给皇爷爷庆生,还不忘自己风流快活,当真是会玩。”

    当初大皇子在夜王生辰时,和陆家庶女陆烟儿滚了床的风流事情,可是整个宴会的人都看到了。

    现在被宗政漓妖这么大咧咧的说出来,皇后直接羞红了脸。

    当然,更多的还是气红了脸。

    偏偏她根本无法反驳,毕竟自家儿子,确实做了这荒唐事。

    哪怕那次事情的真相,是为了给江家大小姐做局,最后放到偷鸡不成蚀把米。

    “宗政漓妖!”翊陵峥愤怒的站起身,目光阴狠的瞪着宗政漓妖:“你给本皇子闭嘴!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居然当众揭他的短,简直可恶至极!

    看着翊陵峥一脸暴戾的样子,翊陵鹤霄顿时沉了脸,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翊陵峥,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,一身暴戾之气,你是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翊陵峥转头,就对上了自家父皇冷厉的眼神,那冷漠无情的目光,瞬间让他有种被兜头泼了一盆凉水的感觉,一个激灵,陡然醒过神来。

    全身气息一弱,有些畏惧的低声说:“父皇……我……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    陆皇后也白了脸,皇上对宗政漓妖的偏爱到了怎样不辨是非的地步,她们所有人都是领教过的。

    怎么今天就没忍住,和宗政漓妖争论起来。

    这不是存心让皇上厌恶吗?

    陆皇后讨好的说:“陛下息怒,瑞泽大概是酒喝多了,有些上头,这才失了分寸。”

    “玉郡王说的对,都是臣妾平日疏于教导,日后,臣妾一定好好管教瑞泽。”

    翊陵鹤霄神色冷漠的说:“确实应该好好磨磨他的脾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在冬日狩猎到来之前,就在府里好好静心学习吧。”

    这无疑是禁足了。

    翊陵峥脸色越发难看了,可他根本不敢跟自己的父皇争论。

    从他记事起,父皇所有的温和慈爱,都给了宗政漓妖。

    而面对他们这些子女,都是严肃冷沉,威仪高大,就是一个充满权威的帝王,根本不是一个父亲。

    那种可怕的威压,深深植入每一个子女的心底,根本不敢在翊陵鹤霄面前放肆。

    尽管不甘心,尽管满心恨意和嫉妒,翊陵峥还是垂着头,乖乖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是,父皇,儿臣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翊陵鹤霄冷凉的目光,扫过在场所有儿女和嫔妃,所有被他看到的人,都下意识垂眸,要不就是露出一副无害又无辜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这些女人和儿女在想什么,他再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不过就是眼红他对尘绯好,恨不能看到尘绯出点什么岔子。

    有他在,谁都别想欺负尘绯。

    他一个帝王,若是不能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,不能宠溺自己想要宠溺的人,那还有资格做一个帝王吗。

    当初登基时,他就发过誓,这一生,坐上皇位,他只有一个目的,就是守护自己最珍视的人。

    自己的姐姐和侄子,这一生,他都要成为给两人遮风挡雨的参天大树,让二人平顺幸福一生。

    一辈子,都无人敢欺。

    翊陵鹤霄转头,看向宗政漓妖时,脸上的冷沉威仪之色,消失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那慈爱的笑意,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温柔。

    “尘绯别理会她们,一个个成天闲着没事,只知道耍心机,无聊的很。”

    说完,翊陵鹤霄就让明公公安排人上菜了。

    矜天眨了眨眼,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确认过眼神,这位陛下会变脸。

    而且无缝接轨,自然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正当矜天心中腹诽时,翊陵鹤霄的目光,就转到了她身上。

    同样带着慈爱和温和。

    “初初,不用拘束,我跟你说,尘绯这孩子知道你喜欢吃辣,早早就来宫里做了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一桌的菜品,都是他单独安排,专门为你点的,都是你爱吃的菜,一会儿多吃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矜天笑了笑:“好的,谢谢陛下。”

    翊陵鹤霄张了张嘴,差点就顺口说出一句‘其实你可以和尘绯一样,叫我舅舅。’

    好在他及时想起,宗政漓妖之前跟他打过招呼,说过的话,这才忍住了。

    等菜品上齐,矜天一看,果然她这一桌的菜肴,和旁人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所有菜品,十分之七都是辣的。

    而且荤菜比蔬菜还要多。

    完全是按照她的口味准备的。

    矜天看向宗政漓妖,就见他笑盈盈的看着她,眉眼温柔又带着几分纯真少年的奶气。

    软萌的,让人想要包入怀里好好揉搓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也没说什么,只是将一盘红椒百合炒虾仁,端到面前,将虾仁全都挑出来,给了矜天。

    把剩下的百合和芹菜等素菜,都倒进了自己的碗里。

    “初初趁热吃,素菜挑出来给我就好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记得矜天喜欢吃肉,不太喜欢吃素,喜欢吃辣,不太喜欢吃甜食。

    而他恰好相反,喜欢吃素,喜欢吃清淡的。

    正好,初初不吃的素菜,他可以全部包揽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又把目标转移到了那一品鹿筋上,夹了一块,放到矜天盘子里。

    “初初尝尝这个,这个味道挺好的,我特意让御膳房多加了一些辣。”

    矜天点点头,就开吃起来。

    翊陵鹤霄在旁边看着两人的互动,看着自家侄子居然会照顾人了,还这么体贴温柔,眼底全是愉悦之色。

    突然就有股吾家有儿初长成,看着看着,那喜悦就多了几分多愁善感的酸涩。

    旁边翊陵衍一群人,也都将矜天和宗政漓妖的互动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不知道为什么,难得赐婚的机会,宗政漓妖会把话题给怼开。

    既然不想成婚,那现在又为何对矜天那么上心?

    很快,几人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大概是,宗政漓妖还没有摆平矜天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矜天不见得,想要嫁给宗政漓妖。

    那他们,岂不是还有机会?

    虽然父皇发话了,他们谁都不可能娶矜天为妻,那若是让矜天心仪自己,喜欢自己,自己送上门来呢?

    矜天修为天赋奇佳,堪称天才,实力是所有年轻贵女中,最强的。

    如今又被封为郡主,还有一块极其富饶的封地。

    若是能够让矜天对他们动心,将矜天掌握在手里,就算不娶,也能给他们带来无数的好处……

    一时间,翊陵越几人的神色就幽暗起来。

    就连翊陵衍,眼底都多了一抹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这场生日宴,过的最开心的,大概只有寿星、皇帝和江家了。

    其他人甭管表面多开心,心底都有着各自的小九九。

    生日第二天,江矜天三个字,再次名震焰云城。

    凤初郡主的名头,也从南武国,渐渐流传到了其它五国。

    短短一个多月,其它国家也知道,南武国陛下最近宠爱一名世家千金。

    不但册封她为郡主,甚至还把自己领土中,最富饶的一个地方,给了她。

    这一个多月,矜天看似在府里呆着,哪也没去,实则却装扮成了仙无神医的模样。

    一袭白衣维帽,去了南幽,给人看病。

    短短一个多月近两个月的时间,仙无神医的名号,就在南幽传开了。

    南幽所有的权贵,都争相上门拜访,求药,求治病,那金子,是成箱成箱的,往仙无神医住的客栈抬。

    “好了,之后半月,你继续药浴,配合药丸服用,就可以彻底恢复了。”

    矜天拔了玄骨针,对床榻上的青年淡声说道。

    华青虞从床榻上下来,郑重的对矜天鞠躬一拜。

    “华青虞,谢过仙无神医的救命之恩,从此以后,华青虞这条命,是仙无神医的,愿为仙无神医奉献所有。”

    华青虞,是矜天来到九华郡的第三天,无意中救下的。

    那时候华青虞中毒倒在小巷里,有人正在暗中寻找他,准备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。

    华青虞原是九华郡出了名的少年神童,是垣庆县知县府的小少爷。

    九岁便可断案,十二岁便协助衙门破案。

    十五岁便参与垣庆县改革,带领县民发家致富,成为九华郡十六县,最为发达先进富裕的首县。

    可惜,少年天才,却不知收敛,光芒毕露,引来了太多的嫉妒。

    又加上参与断案判决,得罪了不少当地的权贵。

    有人联合华家庶出二房,暗中毒杀华青虞父母,他也中了毒。

    他父母当场死亡,他因为中毒不深,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恰好,就被矜天救了。

    矜天是看到有一伙人鬼鬼祟祟的,在街道上行色匆匆的找人,大致听到这伙人的对话,才决定跟来看看。

    之所以救华青虞,一个是因为华青虞在九华郡挺有名,九九完全可以查到这人的基本资料。

    矜天就对这人的才华,多了几分兴致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,是因为矜天看到华青虞的时候,觉得这少年长的清雅脱俗,唇红齿白,颇有一股雪山冰莲的美感。

    又是人才,又长的出色,矜天果断就把人救下了。

    矜天此时一身白衣,带着白色的维帽,整个人包裹的严严实实,让人根本看不清面貌。

    唯独那淡漠缥缈的女音,透出些许信息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九华郡已经被南武国的皇帝,送给了凤初郡主做封地吗?”

    华青虞微微一愣,清丽的眉眼,透着琉璃般冰凉的色泽,很好看。

    矜天欣赏着这纯净的美色,如今纯净雪莲,染上了血气,多了一股若有似无的血雾。

    纯白染血,颇为妖艳。

    “青虞尚未听说。”华青虞实事求是的说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距离册封才过去一个月不到。

    圣旨刚到九华郡郡守手里,还要层层往下面各县传递,需要一些时间。

    消息到了垣庆县的时候,华家刚出事,华父还没来得及告诉华青虞。

    矜天道:“我与凤初郡主有些交情,这九华郡既然到了她手里,她不会坐视不理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想要为家人报仇,我会跟她传信,你可直接去焰云城找她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身本事,若从此默默无闻,跟随在我一个医者身边,平白埋没了才华。”

    “要报答,就去帮凤初郡主,好好为国效力吧。”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