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126:趁火打劫,唱双簧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“凤初郡主,恭喜了,”明公公笑眯眯的走到矜天身边:“陛下已经让六部整理九华郡所有的资料,最迟明日就能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的意思是,既然九华郡给了凤初郡主,那九华郡十六县大到官员职务,小到民生城镇建设,都由凤初郡主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饶是矜天知道翊陵鹤霄特别宠宗政漓妖,也从来没想到,他能宠到这般地步。

    真正是做到了爱屋及乌,宠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她不过是给宗政漓妖过个生日,居然得了如此大的殊荣。

    看着江丞相等人的反应,这南幽九华怕是不简单。

    矜天用神识呼唤了九九。

    “查查南幽九华郡。”

    九九自从升级后,已经相当于一个活地图。

    不仅可以导航,还能查这个位面所有明面上的消息资料。

    就好比现代位面的度娘。

    只要网络上存在的,九九都能搜集出来。

    很快,九九就把资料调出来了。

    将南幽州的情况跟矜天说了一遍,矜天也总算明白,为什么大家如此震惊。

    这九华郡,还真是个好地方。

    所以,她这是发了?

    矜天心情愉悦的牵起唇角,对明公公说。

    “还请明公公替我谢谢陛下。”

    明公公笑道:“凤初郡主放心,老奴一定会转达的。”

    “等晚上的晚宴,陛下会再当众宣读一遍圣旨,到时候,老奴再将这圣旨给凤初郡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矜天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让竹溪给了明公公一大定金子。

    看着矜天出手如此阔绰,明公公笑意越发深浓了。

    这位凤初郡主,不得了啊,能赚钱,又出手阔绰,将来前途无量。

    等明公公一行人离开后,江文舒几人,这才找回了自己被震飞的思绪。

    “父亲,这真是莫大的殊荣啊,没想到陛下居然会册封初安做郡主,还将那么富饶的地方,作为封地给了初安。”江治书满脸惊异又开心。

    他转头看向矜天,由衷的笑着恭喜。

    “初安,恭喜你,那九华郡可是个好地方,有了那块封地,你这一生都会荣华富贵,贵不可言。”

    这可是连公主都没有的殊荣。

    可以说,从今天开始,矜天就是所有二十岁以下的年轻少女中,最为尊贵富有的存在。

    江凌月眸色深深,抬眸看向矜天时,回归了一片平静,她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恭喜初安,以十五的年纪,成为这南武国最尊贵富有的女孩。”

    “呵!招摇过市!”江风行冷冷道:“南幽那是什么地方?是南武国最为富裕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她一个对国家没有任何贡献的小姑娘,如今平白得了郡主头衔就算了,还有了封地,这封地还是南幽九华。”

    “今晚这圣旨一下,全国人尽皆知,到时候会招来多少嫉妒和恶意?”

    “那南幽九华郡再好,也得有那个命和福气去享受!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招惹麻烦就算了,可别连累了我们相府!”

    “斐野!”江文舒低喝一声,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:“这是陛下给的殊荣,只能是天大的好事。”

    江风行也知道自己说话不妥当,冷着脸,转开头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矜天轻笑出声:“江二少,陛下的赏赐,雷霆雨露皆是君恩,教育我的同时,别忘了管好自己的嘴。”

    “别到时候,我没什么事,你就先把自己和丞相府给作没了。”

    江风行怒目而瞪:“你!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江文舒一声厉喝,严词厉色的看着江风行和矜天:“大家都是一家人,你看看你们现在针锋相对的样子,像话吗?!”

    江文舒目光落在江风行身上,蹙眉道:“平日里不是冷冷清清,话很少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现在这么能说?”

    江风行脸色微变,俊脸上多了一抹羞恼之色。

    微敛的眼眸里,缭绕着一丝懊恼和疑惑。

    他也觉得自己在面对矜天的时候,太过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总是会失了冷静,总是轻易就被点燃所有暴躁。

    跟平日高冷话少的自己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江易旻看看这个,看看那个,站在自家母亲面前,什么话也没说。

    他之前特别憎恨矜天的。

    可自从上次被打怕之后,他见到矜天就想躲,根本不敢去招惹她。

    只希望这狠辣的姐姐,根本看不到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其实他觉得,矜天被册封郡主,还有封地,这是好事。

    虽然他很不想承认,但矜天确实是他有着血缘关系的姐姐。

    若是矜天过的好,他们这些亲人肯定也能沾光的。

    江凌月不动声色的,将自家两个哥哥和弟弟的反应神色收于眼底,眸色深幽起来。

    大概他们自己都没发现,矜天潜移默化的,改变了他们。

    先不说这改变是好是坏,但不可否认,他们都被矜天影响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都回去吧,好好准备准备,差不多也该去宫里参加宴会了。”

    江文舒发话了,江凌月几人当即就告退离开了。

    等院子里只剩下矜天和江文舒、宁洛茴夫妻俩时,江文舒才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“今日这册封来的突然,想来是因为昨夜你给玉郡王庆生的举动,惹得陛下龙心大悦了。”

    “初安,这是好事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江文舒话音顿了顿,才继续道:“如此突如其来的荣华,对你来说,未必是好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二哥有一句话说对了,今晚圣旨当众公布后,怕是会引来无数的嫉妒和恶意,你要做好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你之前将分给你的那些护卫,全都赶到了外院,身边能用的人不多,这样,我给你调配一位半神高手,暗中保护你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这并非江文舒一时兴起,而是从上次三房来了府里,被矜天出手重伤后,他就有了这样的想法了。

    以他对弟弟的了解,那夫妻二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。

    何况没多大深仇大恨,江封缨就对矜天动手,如今被矜天毁了容,只怕会更加狠毒了矜天。

    本来就竖立了一些敌人,如今又得了这么大的殊荣,定会招来更多的嫉妒。

    还是派个高手守着,他能安心一些。

    不管有没有感情,到底是自己的亲女儿。

    矜天也没拒绝,直接应下了:“好,让他来院子里找我吧。”

    江文舒微微一愣,他原以为矜天会拒绝。

    毕竟她身边,隐藏了一个看不出实力的高手。

    没想到居然这么干脆的答应了?

    矜天见江文舒微愣,笑了笑:“若是没其他事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宁洛茴看着矜天消失后,才出声:“原以为她不会愿意,没想到这么轻易就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也好,正好让人监视着她,时刻汇报她的举动,免得又闹出什么事来。”

    江文舒没说什么,他心中明白,只怕到时候派去的人,根本无法给他们提供任何消息。

    他更多的,还是为了让护卫护着矜天,以防万一。

    矜天回了自己院子里,竹溪和画灵立即将她被册封郡主的好消息,跟林娘等人分享了。

    矜天由着他们闹腾,自己去了书房。

    突然得了一个郡,这是意外之喜,她得规划一下,该怎么用。

    不过半个时辰,江文舒给矜天安排的半神护卫,就来院子里报道了。

    矜天看着眼前这个模样还算俊毅的男人,约莫二十七八,但实际上,从他的骨龄来看,已经三十四五了。

    实力在半神六重天境界。

    “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那人站在矜天对面,微微垂首,并没有任何冒犯和不屑,但也没有任何的恭敬。

    他沉声回答:“属下名叫影六。”

    这名字,明显就是按号排序的。

    只怕其它影一二三四等人,是守护在这丞相府暗中的半神影卫。

    矜天道:“既然要跟在我身边,就跟你之前的地方和人,都没关系了,改个名字吧。”

    影六低垂着头,听言,也没有冒犯的抬头,只是平静的说。

    “请二小姐赐名。”

    是二小姐,不是主子。

    矜天笑了笑,也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就叫六行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这人表面看着的倒是听话,就算心中没有臣服,也知道装一装,做一做表面功夫,倒也是个有脑子的。

    矜天还算满意,也没多说什么,让他去外面院子里呆着。

    六行来到院子,准备寻个角落安静的呆着,躲在暗中,见机行事。

    哪只,他来到一颗树后,发现那里居然站着一个黑衣劲装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六行立即警惕的盯着对方:“你是谁?!”

    他居然没发现这里躲着一个人,足以说明,对方实力要么和他一样,要么,在他之上。

    黑衣青年:“……这是我选的地,自己重新选一个。”

    六行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什么意思?

    你来盯梢,被逮住了,还如此淡定的说这是自己的地盘?!

    一瞬间的无语后,六行就发现了不对劲。

    这人的反应太平静了,可一点不像上来干坏事的……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这院子里的影卫?”

    六行问完,就觉得自己是魔障了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这里可是二小姐的院子,又不是丞相大人的院子,哪来的高手影卫……

    可,就在六行自我否定时,对方居然点头了。

    六行:“!!!”

    对方显然不打算跟他多说,身影一晃,就上了树,藏匿在了浓密的树枝里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六行觉得自己被嫌弃了。

    他恍惚的离开,又选了一个角落,准备蹲着好好思索一下,哪个环节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结果……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地。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冷漠声音,下了六行原地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!”

    要吓死人啊!

    等看清对方,同样一身黑色的劲装,同样年纪轻轻,不过二十五六岁的年纪,六行表情怪异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别跟我说,你跟刚才那人是一伙的!”

    对方冷淡的回了一句:“是一起的。”

    六行:“……”

    六行不信邪,一连换了好几个地方,都遇到了相似穿着的黑衣人。

    到后来,他也弄清楚了,这些人都是守卫在这院子里的影卫,专门保护二小姐安全的。

    六行:“……”

    全都是跟他实力差不多,要么比他强的,全都是半神。

    而且都年纪轻轻,专门来保护二小姐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一个人,面对这十八名同级别的影卫,是不是有点势单力薄了?

    所以人家二小姐,根本不缺半神影卫。

    他还觉得自己是根葱,结果根本就是个跳梁小丑?

    六行开始怀疑人生了,觉得自己的人生观和世界观,全部被打碎重塑了……

    院子里发生的事情,矜天不知道,但也在预料之中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,她刚才什么都没多说。

    就是准备让六行自己去院子里,体验一下人生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后,矜天换了一身红裙,带着竹溪和画灵,前往了宫中。

    这次宴会,还是在夜华湖举行。

    矜天来的时候,夜华湖这一片,已经宾客云集,热闹不已了。

    当看到矜天一身耀眼的红裙,容颜精致艳绝,白净的脸,仿佛带着与生俱来的光泽,耀眼夺目。

    四周无意中看过来的人,瞬间被惊艳的愣了神。

    这位江二小姐,似乎又变美了……

    周知意几人见到江凌月,立即迎了过去,见四周的人都看着矜天愣了神,周知意神色冷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都是一群躲不过美色诱惑的俗人!”

    柳静婉看着矜天那艳绝天姿,也有些恍惚了神色,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怪众人,江二小姐的模样,确实倾国倾城,无人能及。”

    卫浅悦当即瞪了柳静婉一眼:“你怎么能这么为她说话,你到底是哪一边的?考虑过舒宁的感受吗?!”

    柳静婉脸色微微一变,看向卫浅悦:“你别带上舒宁,我不过是说句实话,怎么就不顾及舒宁的感受了?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对矜天有意见,别牵连我们,弄得好像不帮你同仇敌忾,就是错的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卫浅悦还想说什么,就被江凌月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别吵了,文芷也不过说了句实话,矜天确实长得国色天香,无人能及。”

    “梦溪,我知道你和矜天不对付,但今日这是皇上亲自为玉郡王举办的生辰宴,决不能出任何岔子,否则谁都担不起。”

    卫浅悦也知道,皇上对今日的宴会有多重视,也不敢在这样的宴会上闹事,阴沉着一张脸,随意应了一声,就没再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可她看向矜天的眼神,夹杂着一抹浓重的血腥戾气。

    江凌月几人一看,就知道她恨毒了矜天。

    也是,之前的宴会上,当众脱衣,丢进颜面。

    再是后来她亲哥哥为她出头,在红栖猎宫惨败不说,还赔了那么多银子,最后还失踪了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任何证据,指向矜天,可江凌月几人,都觉得卫朝云的失踪,跟矜天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矜天感觉到那怨毒的目光,转头,就对上了卫浅悦的视线。

    卫浅悦没想到她会突然转头看过来,下意识慌乱的收回视线。

    随即觉得不对,又抬头,恶狠狠的瞪着矜天,仿佛能用眼神杀了她。

    矜天笑了笑,那从容淡定的模样,让卫浅悦觉得自己就像个跳梁小丑。

    顿时被刺激的,头脑一热,就怨气冲天的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江矜天!你这个贱人!我杀了你!”

    卫浅悦一鞭子抽向矜天,那力道,可是半分没有留情。

    一股气浪挥散开来,震的周围离得近的一些人,不是迅速运气真气抵挡,就是被震得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眼见那满含破坏力的杀气的一鞭,就朝矜天当头落下,不少人都发出一声惊叫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矜天不避不让,神色平静的站在原地,根本没有把卫浅悦的攻击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竹溪和画灵正准备上前挡下对方的攻击,却发现,一抹红影,先她们一步,落在了矜天面前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抬手一挥,一股真气扩散,瞬间震飞了那长鞭。

    连同不远处的卫浅悦,就被打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众人只见卫浅悦犹如断了线的风筝,在半空划出一道半弧,落在了十几米远的地方,轰隆一声,将桌子都给砸的稀烂。

    “咳……”卫浅悦当场喷出一口血,就晕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看都没看一眼,只回头紧盯着矜天,眼底带着几分焦急。

    “初初,没吓到吗?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问的是有没有被吓到,而不是有没有受伤。

    很显然,他知道矜天肯定没受伤。

    但没受伤,不代表没事,还有可能被吓到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,就算是吓到,那也不行!

    周围一众吃光群众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郡王,要不要这么小心翼翼?

    你当江矜天是小兔子吗?!

    矜天缓缓一笑,自然无比的抬手捏了捏他有些婴儿肥的脸。

    “确实被吓到了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被摸的满脸温软乖巧的笑意,唯独一双凤眸,在听到矜天的话后,多了一丝杀气。

    众人:“???”

    那笑意敛涟,气定神闲的模样,哪里像被吓到?

    矜天看向匆匆赶过来的安丰侯,笑意深浓了几分。

    安丰侯无意中对上她的视线,突然心口一紧,涌起一股不好的念头。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矜天一开口,差点让他暴走。

    “安丰侯来的正好,您家孙女突然出手打我,若非玉郡王相救,只怕我今日小命不保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如今差点死了不说,还受到了极大的惊吓,安丰侯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说法,或者给我一些补偿?”

    安丰侯:“!!!”

    我叉叉你个圈圈!

    你还敢把打家劫舍,趁火打劫表现的再明显一点吗?!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根本就是明晃晃的打劫,今日他们真是长见识了……

    偏偏这时,宗政漓妖还格外配合的唱起了双簧。

    只见他转身看向安丰侯,脸色沉厉,严肃的说。

    “安丰侯,你家孙女不知道发什么疯,突然出手伤人,要不是本世子速度快,那初初岂不是要被重伤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因为本世子的出现,倒是帮你们省去了伤人的重罪,但初初因此受到了惊吓,你们也难逃其咎,确实应该好好补偿补偿。”

    众人:“???”

    还能这样唱双簧?

    长见识了……

    众人同情的看向安丰侯,只见他一张老脸黑的跟锅底似的。

    眼皮子更是一抽一抽的,硬生生多了几分扭曲感。

    安丰侯努力压下暴走的冲动,皮笑肉不笑的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玉郡王和江二小姐说的是,我家逆孙先出手伤人,确实不对,如今她已经昏迷不醒,我这个做祖父的,就先代她替江二小姐赔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好在有玉郡王出手相助,不至于酿成大祸,让江二小姐收到惊吓,确实是卫浅悦这逆孙的不是,我们安丰侯府应该赔偿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愿意送上五千两黄金,作为补偿,还请江二小姐千万保重身体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安丰侯几乎有些咬牙启齿,意有所指了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,全都能感觉到他努力压着火气。

    矜天本来也是趁火打劫,能打劫多少算多少。

    五千两黄金,相当于三千五百万人民币,虽然不多,但也不算少。

    正准备让对方再加点,到个一万两,就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谁知,宗政漓妖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五千两黄金?原来这就是安丰侯的诚意吗?”

    “卫浅悦敢当众出手谋害当朝郡主,只凭这一点,就足够她人头不保,安丰侯若真有诚意,想要道歉,少说也该奉上五万两黄金作为补偿。”

    “我朝郡主,还是有赐名和封地的郡主,身份可贵重了,不是随意几句话,几千两银子,就能大事化小的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脸懵逼:“???”

    他们都听到了什么?

    当朝郡主?

    谁?

    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最后齐刷刷看向了矜天。

    安丰侯也懵了,不敢置信的看着宗政漓妖:“玉郡王,你这话什么意思?什么郡主?”

    这时,已经站在人群里查看情况的明公公,适时地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各位,这是个好消息,陛下昨夜已经下旨册封丞相府的江二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小郡王已经提前说了,那杂家就在此,当众宣读圣旨了。”

    “各位,接旨吧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明公公看向矜天,特意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陛下知道凤初郡主膝盖不好,免了凤初郡主的跪拜之礼,今后可不用跪拜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嘶!

    众人瞬间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不用跪拜任何人,这可是莫大的殊荣!

    放眼整个南武国,除了宗政漓妖,还有夜王,可再也找不到第三个,拥有这份殊荣的人。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