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125:前所未有的荣宠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“尘尘?”皇帝心下有了猜测,对身边的公公说:“让人去问问探查的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公公也是在皇帝很小的时候,就在他身边当差了,自然也想到了宗政漓妖,当即应了一声,就又派了第二波前去。

    烟火消失,站在丞相府外的各方护卫探子,这才回过神。

    一个个怀着满心的疑虑,去敲了丞相府的门,跟门房打听情况。

    门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但烟花确实是从府里放出来的,而且那个方向,看着好像是……

    二小姐住的地方……

    尽管没有得到准确的答案,可烟花是丞相府放的,生辰人名叫尘尘。

    各方势力很快就联想到了一个可能。

    矜天和宗政漓妖……

    这波猝不及防的狗粮,可把大傢伙给甜的上头,差点没腻晕过去。

    皇上这边也得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因为是皇上派来的人,自然是敢明目张胆的去丞相府里询问的。

    所以也得到了准确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是初初在给尘绯庆生?”

    皇上目光一亮,威仪严肃的脸,瞬间就爬满了笑意。

    “初初可真是个好孩子,宴会上朕就觉得,这孩子聪明,没想到啊,难怪能让尘绯喜欢,这份用心,当真是让人欢喜。”

    “传朕旨意,丞相府二小姐,德才兼备,钟灵敏秀,风华幽静,深得朕心意,特册封正一品郡主,赐名凤初,赏黄金千两,赐封地……”

    皇帝想了想,想到一个很合适的地方,笑道:“就把南幽的九华十六县给她吧。”

    公公一惊,要知道南幽州可是南武国五十八个州中,最为富庶的十五州之一。

    南幽州共有十一个郡,这九华郡,就是十一郡中,最富裕最优美的三郡之一。

    当然,九华郡,也是南幽十一郡中,最小的一个郡。

    其它十个郡,大多都有三四十个县,唯独这九华郡,只有十六县。

    但它虽然小,却是极宝贵之地。

    这可是从未有过的殊荣,也是历代帝王赐出去的封地,最好的一块封地。

    当然,除了玉郡王的封地。

    “陛下,只是南幽的九华郡吗?”

    皇帝点点头道:“南幽是距离焰云城最近的三大洲之一,也是最为富庶的。”

    “若不是怕初初这孩子不太会管理,怕累着她,让尘绯跑来跟朕这个舅舅抱怨,朕还真想直接把南幽给她。”

    “九华郡只有十六个县,地方倒也不算太大,正好送给初初玩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公公心下很是无奈,陛下这爱屋及乌的宠溺,实在有些太过了。

    可他也知道劝说没用,在玉郡王的事情,陛下从来都是宠到无边,一意孤行的。

    今日那江二小姐,特意准备了这样让人心动的惊喜,让玉郡王开心,陛下肯定是要大大的奖赏的。

    “是,老奴明日一早,就去传旨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明公公多问了一句:“陛下,那九华郡的官员是否需要调动?”

    翊陵鹤霄沉吟了一瞬,道:“这样,你让各部尚书,把九华郡的各方面情况资料,一众大小官员资料,全部汇总整理出来,到时候一并送给初初,让她先看看了解了解。”

    “现有官员职位暂时不用动,等她什么时候想插手,想调整,看她自己要怎么做,各部配合就好。”

    明公公倒吸一口凉气,这绝对是最大的殊荣。

    这无疑是给了江矜天特权,也给了九华郡特权。

    今后,只要江矜天想,九华郡一众大小官员的上任等事情,都由江矜天一个人说了算。

    而朝堂各部,还必须配合……

    天下阁。

    看到夜空恢复一片平静,宗政漓妖脑海里还不断浮现着那一串灿烂的字母。

    有些恍惚的目光里,仿佛还有绚丽的烟火在绽放。

    矜天见他愣愣的看着夜空出神,也没唤醒他。

    看到竹溪走过来,她站起身,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主子。”竹溪含着笑,将手里的奶油蛋糕,递给了矜天。

    这白色的奶油蛋糕,面上画着一个身着红袍的卡通少年,旁边插着两个数字蜡烛。

    全都是矜天提前搜集食材,一次次尝试配置后,才有了现在的成果。

    包括这数字蜡烛,都是她根据记忆的配料,用这个位面的材料,尝试改良后,才弄出来的。

    矜天接过蛋糕:“点上吧。”

    竹溪立即将蜡烛点燃,然后又悄无声息的退离。

    矜天走到宗政漓妖面前,轻笑:“还没回神?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仿佛在一片梦幻里,瞬间找到了出路,猛然回过神,就被眼前的烛光给吸引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好奇怪的点心。

    以往他看到的点心,都是小小的,很精致,从来没有见过这样,盘子大的一个立体的圆形。

    还有……

    宗政漓妖的目光,先是被那点燃的红色数字蜡烛给吸引了。

    他歪着头,仔细看了片刻,才发现,这蜡烛居然是两个字。

    矜天并没有用阿拉伯数字,而是用了大写字母。

    十,六。

    “十……六……”宗政漓妖眉眼出现一抹惊喜之色:“这是我的年岁!”

    矜天笑看着他那又惊又喜的小模样,‘嗯’了一声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目光一转,落在了那雪白的奶油上,红衣如火的少年。

    那穿着打扮,让他无比熟悉,不就是他自己吗?

    只是那脸……

    宗政漓妖蹙起眉头:“初初,这上面的,是我吗?为什么我的脸会变得那么胖,眼睛也好大……”

    矜天忍着笑,神色淡淡的问:“怎么?不喜欢?还是嫌丑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……”宗政漓妖瞬间求生欲暴涨,笑嘻嘻的对矜天眯着眼,眉眼全是讨好奶气的笑意:“只要是初初准备的,不管是什么,我都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画像,觉得很特别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不愧是初初准备的,就是独一无二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宗政漓妖这一波信手拈来的赞扬,是说到人心坎儿里了。

    矜天被他逗笑了,也终于绷不住,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还挺会说。”矜天冲宗政漓妖抬了抬下巴,示意了一下:“这是生辰蛋糕,过生辰的时候吃的,上面的蜡烛,代表了你所过生辰的年岁。”

    “过生辰这天,吃蛋糕,吃长寿面,许愿,吹蜡烛,这是一个传统的庆祝步骤。”

    传统?

    宗政漓妖心中有些疑惑,元承大陆六大国的传统,他都知道。

    就连数千年前,一统元承大陆的帝凤国的传统,他也在相关记载里看过的。

    却不知,还有这样的传统……

    不过宗政漓妖也没询问,他现在满心满眼,都是矜天给他准备的惊喜。

    不管这些是从哪来的,矜天怎么想到的,他只知道,这些都是专门为他准备的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眉眼笑意蔓延,灿烂如花,仿佛百花齐放,美得炫目惊艳。

    矜天被他那毫无城府,干净又纯真的笑容,给晃花了眼,出现了一瞬间的失神。

    回过神,矜天尴尬的眨了眨眼,舔了一下嘴皮,一切都小动作,都是下意识又不动声色的反应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盯着蛋糕,并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“现在你可以对着它许愿了,三个愿望,不用说出来,许好了愿望,就可以把蜡烛吹灭了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听言,抬眸满眼欣喜的问:“初初,我对着它许什么愿望都可以吗?这些愿望,都可以实现吗?”

    “或者,初初你会帮我实现愿望吗?”

    矜天:“……”小盆友,你问题还真多!

    矜天内心无语吐槽了一句,还是回答了宗政漓妖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生辰许愿,只是给自己的心里一个寄托,一份念想,至于愿望是否会实现,若是比较切实际的,还需要你自己努力。”

    若是不切实际的,那也就只能想想了。

    后面的话,矜天没有说,但宗政漓妖明白。

    矜天并没有用美好的言语,给宗政漓妖画大饼,也没有直接说,我会帮你实现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她不准备,给宗政漓妖任何保证。

    这就是她愿意给宗政漓妖的真诚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也不失望,相反,听到矜天这般直白的言语,他反而更开心。

    因为他感受到了,矜天对他并没有丝毫的欺骗和忽悠。

    她竟然,给了他珍贵的真诚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笑得越发灿烂了:“那我就许愿吧,我想把我的愿望,跟初初分享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个愿望,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,永远永远陪在初初身边。”

    矜天神色一顿,看着宗政漓妖认真的盯着蛋糕上的蜡烛,笑意飞扬璀璨,心口似被什么,轻轻挠了一下。

    就那么一下,并不激烈,也不易引人察觉。

    “第二个愿望,我希望初初能想心中所想,做心中所作,最后得到心中所有想要的,完成所有想要完成的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个愿望,我想得到初初所有的偏爱,成为初初生命力,最最特殊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说完,就凑上前,吹灭了蜡烛。

    火光熄灭的那一瞬,似有什么,点燃了矜天心中的火苗。

    矜天虽然没有谈过恋爱,但并不代表,她就迟钝,或者就直女。

    相反,矜天是一个双商超高,情商爆表的人。

    只要她想,只要她愿意,她可以让任何人暖到心坎儿里。

    她很清楚,一开始对宗政漓妖,是美色诱惑,是视觉上的满意。

    可随着这几个月的相处和接触,不说爱,但喜欢,是有的。

    这一点,矜天从来没有自我否认过。

    她很清楚自己心里,对宗政漓妖这个小孩,是有喜欢的。

    甚至有时候,已经到了一种破例的偏爱和纵容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并不明显,也不浓郁,就那么一丝丝。

    矜天眸底有幽幽的光泽闪烁,一瞬后,恢复了一片澄澈纯欲。

    只听她笑道:“祝你愿望成真。”

    若当真有那一天,若宗政漓妖当真能坚持,做到一直这么听话,惹人喜欢。

    她其实也能接受,身边多了这么一个人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笑得越发纯真欢乐,拉着矜天走进书房,将蛋糕放在了桌子上,笑盈盈的说。

    “初初,这第三份惊喜,我也好喜欢好喜欢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就迫不及待的,拿起桌子上早已摆放好的勺子,舀了一勺蛋糕。

    矜天以为他会迫不及待的品尝,没想到,他竟然先送到了她的嘴边。

    “初初,我的生辰蛋糕,第一口,我想给你吃。”

    矜天看着宗政漓妖期待的笑脸,下意识张开了嘴,将勺子里的蛋糕吃入了口中。

    别说,不愧是宗政漓妖送来的厨子,根据她提供的办法,做出来的蛋糕,口感还真好。

    甜而不腻,柔滑香软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美滋滋的又舀了一勺,就直接送入了自己的嘴里。

    矜天看着他用了自己吃过的勺子,还吃的那么津津有味,眉梢微微挑了挑,也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竹溪又上来了,手里的托盘上,端着一碗长寿面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见此,目光又亮了亮,看向矜天:“初初,这是第四份惊喜吗?”

    “嗯,长寿面,随意吃两口意思意思,就当应个节气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自然不会拒绝,看着香喷喷又鲜气肆意的长寿面,上面还有一些海鲜和香菜,卖相极好。

    让人看了就胃口大开,馋虫动荡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当即就拿起筷子,夹了一筷子,吹了吹热气,然后同样的,先送到了矜天嘴边。

    “初初尝尝,吃了寿星的长寿面,初初一辈子都会健康长寿的。”

    竹溪在旁边,看着这样纯真奶气又乖巧可人的宗政漓妖,一颗心都快化了。

    天!

    小郡王怎么能这么可爱,这么惹人喜欢……

    好在面上,竹溪还能自控,也不敢多看了,就怕自己被狗粮撑破肚皮,悄无声息的退出了书房。

    矜天看着这样的宗政漓妖,眼底荡起一丝浅浅的柔光,缓缓一笑,张嘴,把面吃了。

    味道还真不错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越发欢喜了,这才开心的吃起面条。

    因为是大半夜,矜天本也只是应应节气,分量自然是不多的。

    所以宗政漓妖三两下,就吃光了,甚至还把烫给喝了。

    “好吃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满足的笑开颜,整个人越发奶气十足,软萌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矜天指腹动了动,差点忍不住去捏捏他的脸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看了看旁边的蛋糕,又拿起勺子,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矜天见他这样,还真怕把人给撑了,出声提醒。

    “吃两口就好,要是撑到了,天亮后的宫宴怎么办?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听话的点点头:“嗯嗯,知道了,这是初初给我准备的蛋糕,吃着我就舍不得停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初初放心,我今晚没怎么吃饭,正饿着呢,就算全吃完了,也不会撑到的。”

    矜天也没再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就这么看着宗政漓妖美滋滋的,把一个小圆盘大小的蛋糕,全给吃了……

    矜天不太确定的看了看他的肚子,宽腰带下,小腹平整,并不见任何的鼓起。

    她不由就想到了当初在雾连山那夜……

    当时她理智全无,所有过程都是模糊的,只隐隐记得,这人身娇体柔易推倒……

    还有上次宗政漓妖自己作死受了伤,害的她跑去了玉郡王府。

    当时给宗政漓妖处理腹部伤口的时候,他那如白玉般剔透嫩白的皮肤,可一点都不柔弱,线条精壮,肌理分明。

    似乎还有腹肌?

    想着想着,矜天就觉得全身透着一丝燥热感,连忙摇了摇头,挥掉了那些有的没的。

    见宗政漓妖吃完了,便淡定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时间不早了,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有些不舍的看着她,奶里奶气的说:“初初,你还没有跟我说生辰快乐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生辰快乐,尘尘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眼底星河闪耀,开心的扑上去,把矜天抱了个满怀。

    “初初,我好开心,好开心好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这是我过的十六个生辰中,最最最开心喜欢的一个生辰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,我才知道,原来这世间,真的有一种甜,是无形无色,可以藏匿在心间的。”

    以矜天的本事,若是不愿意,宗政漓妖是根本不可能抱得到她的。

    听了宗政漓妖的话,她唇角上扬,勾起一抹愉悦的笑。

    “你开心就好。”

    那带着笑意的声音,有着一丝从未出现过的暖意和柔软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明显感觉到了,矜天对他,似乎越来越纵容了。

    他眼底掠过一丝晶亮,似偷腥的猫儿,松开矜天,飞快在她唇上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初初晚安。”

    看着宗政漓妖落荒而逃,飞快消失,矜天无奈的嗤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上辈子是只猫妖吧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矜天下意识舔了舔嘴皮,舌尖动了动,眉梢微微挑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嗯,奶油味。

    甜甜的。

    味道,确实不错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回府后,停留在院子里,抱着肚子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清澜等人看懵了。

    怎么主子看起来,似乎有些痛苦?

    据他们所知,矜天姑娘可是特别用心的给主子庆生了,怎么还这样?

    最后,清澜主动开口试探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主子,你不开心?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横了他一眼:“没看见本世子的笑意和愉悦,都从眼角溢出来了?”

    清澜几人仔细一看,还真是,那一双眼睛,笑意满满,全都是腻人的甜。

    徒征不解:“那主子你为什么,一副很痛苦的样子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宗政漓妖痛苦又得意的说:“本世子这是撑的,你们这些单身狗,是不会懂的。”

    清澜、亡弑、徒征、野炀:“……”

    对不起,打扰了!

    是他们这些单身狗不配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全城都在议论昨夜那场浪漫的烟火庆生。

    不过一个上午,关于江二姑娘给玉郡王庆生的猜测,就流传开来。

    传的沸沸扬扬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这时,更惊人的消息,即将爆出。

    明公公带着圣旨,还有所有的赏赐,浩浩荡荡的来了丞相府。

    吸引了无数路人的注意,也让各府都在第一时间,收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江文舒这才刚下朝没多久,听到皇上身边的明公公来了,当即就带着宁洛茴出来迎接。

    明公公笑意敛涟的说:“老奴是来给江二小姐传圣旨的,还请江丞相派通传一声。”

    江文舒一愣,随即想到昨夜的事情,一时有些不确定,这道旨意是好事,还是坏事。

    不过他还是第一时间,让陈伯去通知了矜天,并把江凌月几个孩子,都一起叫来了。

    矜天倒不觉得,会是坏事。

    就凭翊陵鹤霄对宗政漓妖宠到没边的行为,矜天觉得,这道圣旨,是赏赐的可能性更大。

    矜天带着竹溪和画灵来到听风楼门口,宽敞的院子里,已经站满了人。

    江凌月江治书兄妹几个,全都到齐了。

    明公公看到矜天,眼底笑意浓郁了几分,主动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老奴见过江二小姐。”

    矜天看向明公公,笑着说:“矜天见过明公公。”

    两人这友好的互动,看得江文舒几人,各有所思。

    明公公也没耽误时间,和矜天打了招呼后,就当场宣布。

    “诸位,接旨吧。”

    江文舒和宁洛茴,带着大家恭敬的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唯独矜天,好好的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江文舒的脸色,顿时就黑了。

    “初安!”他低声提醒:“跪下接旨。”

    矜天看向明公公,笑着说:“明公公,我最近膝盖有些疼,医师说我不已沾了地气。”

    矜天的借口找的很敷衍,也并没有可以隐藏她不愿意下跪的事实。

    所以明公公自然知道她的真实用意,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那江二小姐就站着吧,陛下不会怪罪的。”

    开玩笑,这可是陛下未来的外甥媳妇。

    只会宠着,怎么可能怪罪。

    陛下连那么富裕强盛的郡县都给了,还会在乎一个下跪?

    矜天现在可以确定了,这道圣旨,绝对是好事。

    江文舒也看出来了,只怕今日明公公来,是好事。

    否则也不会容许矜天如此无礼。

    江凌月几人也都若有所思,心中也有些明了了。

    明公公展开圣旨,一字一句宣读。

    “奉天承运,皇帝召曰:江家有女,矜天,字初安德才兼备,钟灵敏秀,风华幽静,深得朕心意,特册封正一品郡主,赐名凤初,赏黄金千两,赐封地南幽九华郡十六县……”

    等明公公念完,除了矜天,在场所有人都震愣的回不过神。

    册封郡主,还是有赐名的郡主,这已经是莫大的殊荣。

    居然还有封地。

    而且这封地,还不是别的寻常之地,而是最为富饶的南幽州!

    九华整个郡,十六县,全都给了矜天……

    这份荣宠,简直前所未有!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