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124:庆生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矜天发现,宗政漓妖真的很喜欢穿红衣。

    从认识到现在,都大半年了,她就没有见过,宗政漓妖穿红色以外的衣袍。

    她自己虽然也喜欢亮丽的颜色,但穿的却不全都是红色,还有紫色和黑色这样色彩浓重的颜色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见矜天看着自己不说话,那表情从容淡定,不为所动,心中越发觉得委屈了。

    一股情绪涌上来,顿时就鼻子一酸,眼眶红红。

    他咬着唇,走上前来,弯腰,趴在矜天面前的桌案前,双手托着脸腮,就那么眼泪汪汪的瞪着矜天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矜天:“……”

    都趴到自己面前来了,让她还怎么无视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矜天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瞧着她依旧一副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模样,宗政漓妖真的是暴走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偏偏,面对眼前这位人儿,他就算有天大的脾气,也发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明天生辰,现在离子时只有一个时辰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?”矜天淡淡的挑眉。

    这不为所动的模样,让宗政漓妖越发委屈了,直接急红了眼,眼底的泪水越发凝聚。

    眼见下一秒就能掉出来,矜天无声的叹息一声,缓缓笑了起来,抬手捏了捏他软乎乎的脸。

    “跟你开玩笑的,多大的人了,还真打算掉几颗金豆子给我看?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直接选择性忽视后面的话,只记住了前面那句‘跟你开玩笑的’。

    盈动的泪花仿佛在瞬间凝结,眼底迅速浮现一抹异彩,期待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初初你的意思是,有给我准备礼物?”

    “不对,应该是初初没有忘记我的生辰,所以初初准备提前给我庆生吗?”

    矜天似笑非笑的睨着他:“都自己找过来了,我要说没有准备,你是不是真打算在我面前哭一哭?”

    “若是哭一哭,初初真的帮我提前庆生的话,那我也可以哭一哭的。”

    矜天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:“别耍宝,跟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她其实什么都准备好了,笃定宗政漓妖坐不住,会自己送上门来,所以才一直没睡,在这等着他呢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瞬间开心的笑开了花,屁颠屁颠的跟在矜天身侧,跟着她走出了书房。

    他刚才也不是真的要哭,不过是装的,故意想要引矜天心疼。

    此时两人都没发现,矜天在宗政漓妖面前,崩人设了。

    素来表情神色都从容,没有丝毫变化的矜天,刚才居然露出了没好气又无奈,还带着一丝丝宠溺的表情。

    这是从前的矜天,根本不会有的。

    她一直以来要么就是带着几分笑意,看起来没有脾气的样子。

    而在宗政漓妖面前,她的人设,是越来越端不住了。

    走出书房,矜天带着他穿过一道道隔间屏风,来到药房。

    那偌大的中岛台上,摆满了琳琅满目的瓶子和盒子。

    颜色各异,都是玉器和铜铁所制。

    矜天站在旁边,指了指满桌子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给你准备的生日礼物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有些懵,一瞬后,他眉梢微挑,走上前来,随手拿起一瓶,上面贴着小小的字。

    “神元丹?”

    矜天解释道:“这是好东西,服下一颗,可提升三到五个小重天实力,除了已经处于神王级别,就算是地仙,也是有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任何副作用,可连续吞服,但需要间隔三个月。”

    这只是增加修为的丹药,与矜天的淬骨针法,虽然相似,却又不同。

    碎骨针法,是淬体,改变骨骼经络,让接受淬体的人,根骨越发适合修炼。

    修炼起来,速度比常人更加快速。

    而神元丹,是直接增加功力,是属于一次性落成。

    淬体,则是终身受用的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略微惊诧了一瞬:“这丹药是你自己制作的?”

    元承大陆的药,是有等级之分的。

    无论是毒药,还是服用的药物,等级都是一样。

    分为六大类别。

    凡级、玄级、灵级、圣级、王级和天极。

    每一个类别,又分为五个等级。

    下品,中品,上品,圣品,天品。

    下品,是每个类别丹药的最低品级。

    天品,则是最高品级。

    而天极药品丹药,是所有医毒丹药中,等级最高的存在。

    就宗政漓妖所认知的,所有提升修为的丹药里,效果最好,最珍贵的,就是逆元丹。

    只是逆元丹虽然能迅速提升一个人的修为实力,却有很强的副作用。

    服用之人,能在顷刻间,将实力暴涨至少六个小重天。

    但三个时辰后,就会经脉受损,真气枯竭,修为倒退至少两个大阶级。

    矜天点了点头道:“这丹药我做了一百颗,你自己看着用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觉得自己的世界和认知,受到了冲击。

    一时有些难以消化。

    这可是能够让人增长修为,且没有副作用的丹药。

    是元承大陆,从来不曾出现过的。

    这丹药,要是流传出去,定能引起世界轰动。

    矜天一出手,居然就是一百颗。

    这么珍贵的东西……

    宗政漓妖神色有些复杂,看着矜天的眼神,深幽中,却带着满满的温柔和浓情。

    矜天想着离凌晨十二点,还有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,便耐心的,亲自给宗政漓妖介绍桌上的丹药。

    “这绿瓶子里的,是解毒丸,之前我中毒的时候你也来看过,应该还记得,这解毒丸的效果。”

    “别的我不敢说,但就目前存在的毒药,无论是有解药的,还是没解药的,这解毒丸,都能解。”

    “同样有一百颗,我都装在同一个瓶子里,至于之后你打算怎么使用和分配,随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的所有药丸,都是一百颗的数量。”

    矜天还是习惯将自己制作出来的药,称为药丸,而非丹药。

    她拿起一个红色的瓷瓶:“这里面的,是我改良过的治愈内伤的药,暂且叫它复元丹吧。”

    “能够治愈内伤,修复受损经脉和丹田,止内出血等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不是重度内伤,吃它,都能治好,使用方法,都写在册子里了,具体的,你回去自己看。”

    矜天说完,又重新拿起一个黑色的瓷瓶。

    “这里面的,是凝元丹,可以固体培元,蕴养魂体……”

    矜天说的很简单,很随意,但每一句话,都让宗政漓妖有种被刷新世界观的震惊感。

    等她将桌上十几种丹药,和几种外敷药膏全部介绍完,宗政漓妖都有些麻木不仁了。

    这里随便一样,都足以令世人打破头,发了疯的争抢。

    弥足珍贵。

    但矜天却给他一种,这些极其珍贵的药,只是大白菜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宗政漓妖张了张嘴,才发现自己的嗓音有些沙哑,他有些不确定的问:“这些真的都是给我的生辰礼物?”

    这实在太珍贵了,根本不是任何金钱能够衡量的。

    矜天看着这位小郡王,难得露出懵愣的表情。

    那种被她炫富给震慑到的小模样,让矜天心中无端自身了一股畅快。

    之前每次都是她被这小霸王的土豪王八气给闪瞎眼,现在,总算让她扳回一城了。

    矜天眉眼多了一丝发自内心的愉悦感,笑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,怎么?尘尘不喜欢?”

    “喜欢!”宗政漓妖下意识的急切出声,就怕说晚一步,不能表达内心的欢喜,让矜天失望。

    他回过神,眉眼染上了浓郁的笑意,一张白净的俊脸,也笑意璀璨,特别晃眼。

    “我很喜欢,这些东西太珍贵了,我只是没想到,初初会为我准备这么多无价之宝。”

    这些药,可不是有钱有势,就能拥有的。

    而且,他敢保证,这些东西,绝对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宗政漓妖就越发开心了。

    就跟吃了蜜糖似的,甜的不要不要的。

    “初初……”宗政漓妖走到矜天身边,握住了她的手,目光专注而温柔的凝视着她:“谢谢你的用心和礼物,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十六年来,收到的,最喜欢,也最珍贵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不仅仅是因为这些药无价而珍贵,更因为,这是矜天的心意,是她亲手制作的。

    矜天唇角的笑意,也浓郁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就好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点都不觉得,送对方药丸做生日礼物,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开心的一双凤眸,都笑的眯成了一条缝,唯有细碎的星光闪耀。

    他执起矜天的手,放在了自己脸上,乖巧又奶萌的软声说。

    “初初,这些药你肯定准备了很久,辛苦了,我的脸给你摸摸。”

    入手的软滑,让矜天根本无法拒绝。

    对于送上门的小脸,她也不打算拒绝,满意的笑着,开始左捏捏,右捏捏,玩的不亦乐乎,过足了手瘾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就乖巧的站在她面前,还刻意压低了身子,与矜天齐平,方便她捏脸。

    满心都是化开了的甜蜜和欢喜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宗政漓妖已经知道,矜天其实一直都在故意逗他。

    她其实早就开始准备礼物了。

    今日也是故意等着他自己按耐不住,主动送上门来。

    初初啊,什么都算计好了。

    就连他这位不可一世的小霸王,也被算计的死死的,根本逃不出她的手掌心。

    可即使是这样,他也心甘情愿,被初初吃的死死的。

    他甚至愿意,一辈子都被初初吃的死死的……

    碰!

    突然,窗外传来一阵炸响。

    在这寂静的夜,显得格外震人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一愣,眉头一蹙,以为被人打扰了。

    哪只,矜天面上笑意勾勒,拉着他就走出了房门,来到走廊。

    走廊上,不知何时,已经放置了两个柔软的躺椅。

    矜天拉着宗政漓妖直接躺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好好欣赏,这是准备给你的第二份礼物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目光亮了亮,跟着躺在了旁边的躺椅上,就看到夜空再次绽放一道道烟火。

    璀璨的红色,紫色,黄色,蓝色,等等绚丽的色彩,汇集成各种形状,在夜空绽放。

    烟火重叠,锦绣团团,美的炫目。

    有些图案,甚是美丽,是宗政漓妖都不曾见过的。

    一声声惊天动地的震响,自然惊动了无数府邸,无数人。

    本已入眠安睡,全都被那轰隆声给吓醒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!”

    “谁大晚上放烟火!还让不让人睡觉!”

    “快去看看!给本皇子好好修理一顿,大半夜的,不要命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无数恼怒的骂声,从各个府邸响起。

    瞬间,就有无数护卫和影卫,纷纷出动,朝着烟花放射的地方赶去。

    矜天就在自己院子里放烟花,所以丞相府的人,自然是最先赶来的。

    不过因为她院子离得远,江文舒等人也没有动用真气武力,只是匆匆赶来,所以还需要一些时间。

    看着天空不断绽放的绚烂烟花,那些繁杂美丽的图案,看得江凌月等人,都不由迷了眼。

    “主子,这烟花好特别,图样也好美……”

    同样的欣喜,也在不同的地方响起。

    因为发射的高度很高,礼花的扩散度又很大,都是矜天重新改良过的。

    所以,只要身在焰云城,只要走出屋子,所有人抬头,就能看到夜空上,绚烂美丽,又独特的烟花。

    短短十几分,全城都被惊动了。

    大家像是因为被吵醒而恼怒,可在看了那美丽的烟花后,又不由自主的沉溺在这份美丽当中。

    几位皇子和公主们,也纷纷派出影卫去查探。

    宫里的人也被惊动了。

    皇帝也被吵醒了,不悦的沉着一张脸,对身边的公公交代道。

    “去看看怎么回事,大半夜的,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!”

    “是,老奴这就带人去查探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眼见无数人朝丞相府的方向寻来,夜空的烟花却一直放个不停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丞相府一群主子们,纷纷赶到了天下阁。

    看到院子里忙着放烟花的一群下人,江文舒彻底黑了脸。

    还真是这位爱闹腾的小祖宗!

    “江矜天!你在干什么?给我出来!”

    江丞相一声低喝,让院子里竹溪等人,动作顿了顿。

    但也只是顿了顿,就若无其事的继续放烟花了。

    宁洛茴见这些下人居然无视她们,还继续放,当即冷了脸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不停手!”

    林娘快步走了过来,对江文舒和宁洛茴福了福身。

    “见过老爷和夫人,这烟花,是主子给小郡王的生辰贺礼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让江文舒神色一顿,眉头微蹙:“是玉郡王?”

    林娘低眉顺目的答:“是。”

    这话,倒是让江文舒心底的火气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自家父亲可是很乐意看到,初安和玉郡王走在一起。

    既然是给玉郡王的生辰贺礼,他自然没有阻止的道理,只是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不选个早一点的时间?这大半夜的,声音还这么大,只怕连宫里的人都惊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也放了不长时间了,让她差不多就停了吧,而且玉郡王的生辰,不是明天吗?怎么这个时候就庆祝了。”

    江凌月目光扫向阁楼,隐隐约约看到二楼楼道上,似乎有人影,而且似乎不止一个,出声问。

    “初安是在二楼吗?她身边还有人?”

    林娘想起矜天交代的,也没隐瞒。

    “是主子,旁边的是玉郡王。”

    宁洛茴和江治书几人瞬间一愣。

    玉郡王?

    他居然在矜天的阁楼上!

    江文舒也是微微一愣,随即一脸复杂的问:“玉郡王他来了多久了?他怎么会在初安的院子里?”

    林娘垂眸道:“玉郡王想让主子给他提前庆生,所以亥时末就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子时一到,就是十月初五,玉郡王的生辰,所以主子选在子时放烟火,在生辰来临的第一时间,给玉郡王庆生。”

    现在,江文舒几人全都明白了。

    难怪大半夜放烟火,原来是在踩点,踩时间,专门赶在十月初五来临的第一时间庆生。

    这时间,选的还真是极妙。

    江文舒都不得不夸赞一句,矜天是真聪明,也是真能笼络人心。

    这份用心,他一个旁人都感觉心口一震,更别说是作为当事人的玉郡王。

    一时间,江文舒还真说不出什么责怪的话来了。

    有些尴尬的轻咳一声,道:“这孩子,也不知道提前跟我们打声招呼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既然是为玉郡王庆生,想来陛下也是高兴的,不会怪罪。”

    江文舒握住宁洛茴的手,搂着她说:“娘子,我们回去接着休息吧,孩子玩心大,又是好意,那就不用管了。”

    宁洛茴也知道玉郡王的特殊性,而且矜天这么做,也是讨玉郡王欢心。

    若是真能嫁给玉郡王,对丞相府,对承国公府和夜西侯府来说,都是天大的好事。

    所以宁洛茴也没再说什么,点了点头,就让江治书几人一起离开了。

    江凌月临走前,深深的看了眼阁楼上的两道身影。

    这两人,从头到尾都没有下来,仿佛他们根本没来过。

    而且矜天如此明目张胆,实在是有些出人意料。

    还有,子时放烟花,这时间选的,就是她,都由衷的佩服,想要赞一声妙。

    这确实是一个讨人欢心的好主意。

    那踩点,真的是很用心。

    让人感动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听着院子里的来人走了,笑盈盈的转头看向矜天。

    “原来初初是专门踩着点为我庆生,早有准备,我真的好喜欢,也好感动。”

    “这份用心,无以为报,不如我今夜以身相许?”

    说出这话时,宗政漓妖自己都愣了一瞬,耳根子瞬间就红了。

    眼底飞快掠过一丝羞涩,好在这夜色深暗,他的种种反应,并不是很惹人注目。

    矜天倒是看到宗政漓妖的耳朵,有些红,但因为夜空逐渐变换的花火光影,她只以为是花火的颜色倒映出来的。

    淡淡的挑眉:“再养养吧,就你现在这样,不够我辣手摧花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:“!!!”

    这是什么虎狼之词?!

    他以为矜天会像以往一样,直接拒绝,或者故意调戏他一下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她居然用如此淡定从容的态度,说出这般一本正经,又满含颜色的话。

    开车开得太猛,简直吓死人!

    懵逼了一瞬,宗政漓妖回过神时,一张白皙的小脸,瞬间殷红一片。

    眼底溢起一抹害臊和羞涩,有些不好意思,又有些气恼自己被调戏,羞恼的瞪了矜天一眼。

    那一眼,简直欲语还羞,娇羞魅惑。

    矜天瞬间如被抓了心,整个人精神一震,只觉一股细密的电流,在心口肆意流窜,挠心挠肝。

    让她血液逆流,浑身发热,差点就把持不住,做出什么禽兽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好在天空花火突然转变,在一瞬间的寂静后,迅速发出数十道震响。

    矜天回过神,抬头看,就知道真正的主菜来了。

    “快看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听言,下意识顺着矜天的目光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漆黑的也,瞬间绽放一片明亮绚丽的色彩。

    这些绚烂的色彩,汇集成几个字。

    “尘尘,生辰快乐……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下意识念出了夜空的字幕,然后浑身一震,愣愣的看着那停留的字幕,入了神,也入了心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全城所有站在夜色下,欣赏烟花的人,也都看到了那一串字幕,纷纷一愣。

    不少人甚至都下意识的,将那串字念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绚烂耀眼的字幕,在夜空足足停顿了数秒,才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可刚刚消散,又有新的烟花喷射而出,在夜空再次汇集,形成一模一样的字幕。

    尘尘,生辰快乐。

    就是这串字幕,不断的滚动循环。

    有人甚至仔细的数着。

    一遍,两遍……

    足足滚动循环了十遍,才彻底停歇。

    当夜空回归深浓,夜色回归平静。

    沉寂的夜,从无数地方,爆发了阵阵不可思议又震惊的惊呼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!这是谁?怎么做到的!”

    “好美!居然是烟花庆生,好浪漫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!好甜蜜,到底是哪家的公子,怎么这么浪漫,那个叫尘尘的女孩子,好幸福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凌月等一家人,也都看呆了。

    若非知道是矜天在放烟花,是她在给宗政漓妖庆生,她们也都要以为,搞出这么浪漫的事情的人,是一个男子。

    而那个接受浪漫的人,是一名女子了。

    丞相府外,无数探查消息的影卫护卫赶到。

    也都惊楞在原地,呆呆的看着夜空的字幕,直至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皇宫的帝王,看到那字幕,突然就想到了自己的侄子。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