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123:承国公出面袒护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“是不是感觉只闻一下,就真气涌动?”

    宁洛茴一愣,眼底泛起一抹惊异之色。

    “这药……”

    “难道真能让人提升修为?”

    江文舒眼底熠熠生辉,带着几分跃跃欲试:“试试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武正……”宁洛茴下意识阻止,她有些不放心,万一出什么事呢。

    “若雅,放心,她总不能害了我这个亲爹。”

    宁洛茴蹙起眉头,她可一点都不信任矜天。

    可见江文舒已经决定了,也没有在阻止。

    江文舒吃了一颗,发现这丹药入口即化,甚至甘甜清冽,一路到体内,卷起一股清爽舒适。

    然后犹如一汪清泉,慢慢汇集到丹田。

    体内的真气,瞬间似得到了滋养,迅速涌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若雅,我要晋级了,你帮我守着。”

    江文舒说完,当即就盘膝坐在地上,开始专注的感知那股澎湃涌动的真气,进行吸收和融合。

    宁洛茴感觉一股浑厚的真气,从江文舒身体里慢慢萦绕,若有似无的围绕在他周身,眼底带着几分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还真进阶了?

    要知道,武正今年四十一,在仙级武者九重天,已经四年多了。

    实力已经没有任何突破和进展。

    毕竟是跨越大阶级,许多人要么大半生都止步不前,要么,也是需要好几年,甚至十几年,才能从一个大阶级,跨越到另一个大阶级。

    更何况是仙级进阶圣级。

    现在,四年多都不见动静的修为,居然要进阶了……

    三房愤怒离开丞相府,三房唯一的嫡子,还受伤被扶出府的消息,不胫而走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在全城传开,但是各方势力家族,该知道的,也都陆续收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各方一听不对劲,立即让人仔细去打听,到底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当时听风楼里,除了矜天几人外,并没有任何一个外人和下人。

    而听风楼外,又有陈伯守着。

    并且,因为要谈的内容比较隐秘,矜天过来的时候,三房的人,就让江丞相屏蔽左右。

    所以除了当时在场的人,谁都不知道,听风楼里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就算各方势力有意打听,最后也没能打听出具体的真相。

    只能暂时确定,三房和丞相府,闹翻了。

    而三房的嫡子,被人敲碎了一口牙,还割了舌头。

    这结果,可让各方势力,很是吃惊。

    那听风楼里,可就只有丞相夫妻和矜天,还有三房夫妻和嫡子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再无他人。

    那江承武怎么受伤的?

    总不能是他父母自己动手伤的吧。

    所以只有一个可能,是江丞相夫妻俩伤了江承武?

    江凌月和翊陵棠等人,也有同样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主子,听说三少爷伤得不轻,被割了舌头,敲碎了一口牙,这伤,看着不像是老爷和夫人会弄出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江凌月看向琴刃:“你怀疑是矜天?”

    琴刃点了点头,当时在场的就那么几个人。

    三爷和三夫人,总不会对自己的儿子下这么重的手。

    丞相和夫人,也不像是会割人舌头的人。

    那就只剩下江矜天了。

    江凌月倒是没有否定琴刃的猜测,因为她也觉得,最有可能的,是矜天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“她上次在红栖猎宫的时候,实力是仙级八重天,父亲和二叔都是仙级九重天的强者,不可能阻止不了。”

    琴刃似想到什么,连忙道:“听说二小姐出来的时候,身边跟着一个长的特别俊俏的劲装青年,会不会跟他有关系?”

    江凌月神色一顿:“那青年哪来的?是跟矜天一起去的听风楼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二小姐去听风楼的时候,是一个人去的,身边一个人都没带。”

    所以,这个青年哪来的?

    江凌月和琴刃,只觉事情越发复杂难解了。

    江凌月直接站起身:“走,我们去找父亲和母亲探探消息。”

    这边,将军府里,江玲玉也听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面上露出担忧之色,心底却早已笑开了花。

    这下好了,她的嫡姐和嫡兄,全都成了半废之人。

    江矜天还真是没有让她失望啊,一出手就替她好好收拾了这两个仇人。

    “走,去看看兄长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矜天也不管各方势力,暗中因为她动手的事情,引起怎样的惊动。

    回了天下阁,她就一头扎进炼药房,继续制药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得了消息后,笑得一脸愉悦。

    “初初这脾气,真是可爱。”

    让他越来越喜欢了。

    清澜几人听言,一脸无语。

    自家主子这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,要是换一个人,怎么可能觉得可爱,只会觉得凶狠。

    清澜出声道:“主子,如今江家二房和三房,也算是彻底闹翻了,这对矜天小姐,只怕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“相信承国公那边,应该已经收到消息了,只怕会插手此事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漫不经心的笑了笑:“承国公可是个老狐狸,初初这样有用的孙女,价值可是已经超过江凌月这位最出色的三代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会因为已经废了的人,去放弃初初的。”

    “何况,是那两个不知死活的东西,自己先找死的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宗政漓妖眉眼多了一抹凶戾之气,只听他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亡弑,找个机会,去把江封缨的舌头也割了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宗政漓妖觉得还是不解气,又补充一句。

    “连她两只手爪子,也一起剁了!”

    让她两次对初初下手,他定然这鬼东西,活的生不如死!

    亡弑几人对宗政漓妖的吩咐,半分都不意外。

    自家主子从小就被娇宠长大,那脾气性格,骄纵又不好伺候。

    虽然不会平白对无辜人动手,可但凡招惹他的,他也不会心慈手软。

    弄人的手段,完全称得上阴毒狠辣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这边,江凌月听说父母还在听风楼没离开,就直接去了听风楼。

    “母亲,父亲这是……”江凌月看着在地上盘膝而坐的江文舒,惊讶道:“在进阶?”

    宁洛茴眉眼多了几分喜悦之色,点头道:“对,你父亲他终于要进阶了。”

    江凌月心中越发疑惑了,走过来,在宁洛茴身边坐下,有些担忧的问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二叔一家离开的时候脸色不太好,三堂兄还受了伤,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宁洛茴原本的好脸色,在顷刻间,变得恼怒又恨铁不成钢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初安那逆女闯的祸!”

    江凌月一听这话,心中的猜测就落实了几分,面上却露出一抹不解又关心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初安她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她让人把莫绅那孩子的牙齿全都敲了,还把他的舌头给割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江凌月满脸惊色:“怎、怎么会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父亲和二叔没来得及阻止吗?”

    宁洛茴听了这话,这才想起来,她一直忽略的问题。

    那个突然出现,跟在矜天身边的青年。

    当时事发突然,根本容不得她多想。

    可现在想一想,那个叫凤三的青年,出手之快,让她根本来不及捕捉。

    这绝不是因为突然出手抢占先机,而是,这凤三的实力,根本在他们所有人之上!

    见宁洛茴眉头紧锁,一脸凝重,江凌月眸光闪烁了一下,出声问。

    “母亲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她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实力诡异的青年,动手的时候,我们谁都没来得及阻止。”

    “青年?”江凌月露出一副越发不解的表情:“是初安之前在碧海朝天买回来的吗?”

    矜天之前在碧海朝天买了好几个人回来,这件事情,宁洛茴自然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不确定。”

    毕竟那几个人,她也没见过。

    江凌月却觉得,几率很小。

    能让父亲和二叔都阻止不了的人,实力必定已经到达圣级。

    这样级别的高手,碧海朝天很少交易的。

    “初安怎么会那么冲动,对自己人动手呢?是不是三堂哥招惹了她?”

    宁洛茴越发生气了:“是招惹了她,不就是说了几句不中听的话,骂回去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再不济,打一顿也行啊,她倒好,直接让人下狠手!简直凶恶至极!”

    骂了一通,宁洛茴话音一转,看向江凌月:“舒宁,你联系一下你师兄吧。”

    “尽可能请他来一趟,给莫绅和月禾都一起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“江凌霄毕竟是你父亲唯一的同胞兄弟,若是真这么闹翻了,你父亲只怕心里也不好受。”

    江凌月点点头,应下:“好的母亲,您放心,我一定让师兄尽快赶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实在不行,我先去给他们看看吧,这样也好跟师兄说清楚情况,让他有个准备。”

    江凌月小时候在六仙山拜师学艺,学了一手医术和武功。

    虽然不能和师兄傅易邢相提并论,但也确实有些本事。

    至少,宁洛茴对自己这个女儿的本事,是非常自豪的。

    “也好,不过现在他们夫妻俩正在气头上,过两天再去,到时候母亲陪你去,免得你被欺负了。”

    江凌月笑着挽住宁洛茴的手,将头贴了过去,带着几分撒娇和亲昵。

    宁洛茴顿时一颗心都融化了,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。

    这时,一行人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为首的,是跟在承国公身边的杨管家。

    看到他,宁洛茴和江凌月都下意识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杨伯?您怎么来了,难道是父亲他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宁洛茴声音里,多了一丝小心翼翼,很显然,她对这位跟在承国公身边的老人家,是有所敬畏的。

    毕竟这杨管家实力恐怖,是真正的高手。

    杨管家亲和的笑了笑,道:“二夫人安好,老奴来替主子传个话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发生的事情,主子已经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,让宁洛茴神色微变,心下沉了沉。

    父亲他……

    不会是来惩罚矜天的吧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,宁洛茴眉头一蹙,带着几分犹豫和纠结。

    若是父亲惩罚矜天,她要不要求情?

    这时,耳边传来杨管家的话。

    “主子说,这件事情八姑娘虽然做的有些过了,但起因皆是因为四姑娘两次对她下手,四少爷又口无遮拦。”

    “归根结底,八姑娘也只是将自己遭受的,还给他们,所以这件事,到此为止,主子不会追究八姑娘的做法。”

    “二夫人和二爷,也不要因此事为难八姑娘,八姑娘到底也是受害者。”

    宁洛茴愣了愣,父亲他竟然不追究?!

    “那三弟那边……”

    杨管家道:“一会儿老奴还会去将军府,给三爷传话,同样,这件事情到此为止,不会让三爷一家,继续追究和闹腾。”

    江凌月垂眸,遮掩了眼底的深意。

    祖父如此做,无疑是将矜天看在了眼里,放在了最有价值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手足相残,居然还护着矜天。

    这让江凌月有了一丝危机感。

    很显然,矜天这个后来居上的真千金,如今在承国公的地位,已经赶上她了。

    “二夫人,老奴还要去问问八姑娘,是否有解药,就先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宁洛茴点点头,亲自将杨管家送到了厅外。

    杨管家还是第一次,到这天下阁来。

    四周种满了各种时节的果树,就连荷花池也变成了一个养鱼塘。

    里面养的鱼,并非名贵的观赏鱼,全都是肉质鲜美,可以吃的鱼。

    穿过偌大的花园,走进庭院,远远的,杨管家就看到了传闻中的守门凶兽,窫窳。

    它优哉游哉的躺在阁楼入口,尾巴时不时晃动一下。

    院子里的下人看到有人来,连忙去告诉林娘。

    林娘迎了出来,对杨管家和陈伯家福了福身。

    陈伯介绍了一下杨管家的身份,然后说:“杨管家有事与二小姐说,你去通报一声。”

    林娘立即让人将杨管家和陈伯请去一楼的大厅,让人上了茶,这才去了二楼。

    杨管家目光扫过院子,神色幽深起来。

    这院子里,居然隐藏了十八名半神高手……

    主子给丞相府配置的半神高手,总共也才十五个。

    所以八姑娘这院子里的半神高手,绝不是丞相府里隐藏的半神高手。

    那是哪来的?

    十八名半神,这可不是谁都有本事弄来的……

    矜天得了消息,想了想,还是下来了一趟。

    “杨伯,祖父有事要交代?”

    矜天走过来坐下,笑看着眼前的老人家。

    杨伯慈爱的笑了笑,说:“主子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前因后果也了解过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不怪八姑娘,到底是四姑娘先动手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场纷争,就以四少爷和四姑娘重伤,为结果吧。”

    “主子让我来,一个是跟二爷和二夫人说一声,此事不怪八姑娘,还有一个,是想问问八姑娘,是否有解药。”

    矜天淡笑:“没有,江封缨当初用的,就是没有解药的毒,我既然要还之彼身,自然也是用没有解药的毒。”

    那毒是她亲手配的改良版,效果更好。

    就算是无生谷谷主自己,也是配不出解药的。

    但出自她手的东西,她还是能有办法解的。

    只是既然下了毒,自然就没有解的必要。

    杨管家也不好定义,矜天的话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不过她既然说没有,那就只能是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好,老奴会回去回禀主子,老奴还要去三爷府上,就不打扰八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“杨伯慢走。”

    看着杨管家等人离开后,矜天又回了炼药房。

    承国公的决定和做法,早在矜天的预料之中。

    那老狐狸之所以对她这么好,是早就看出了一些端倪,知道她身上的价值。

    如今江封缨和江承武是半废之人,该作何决定,偏向谁,几乎是毫无悬念的事情。

    将军府,听了杨管家的话,江凌霄和李氏表面不情愿的应下,心中的杀意,却只增不减。

    等杨管家离开后,李氏杀气腾腾的说:“我不管你怎么选择,总之,江矜天伤了我唯一的一双儿女,我一定要让她加倍偿还!”

    江凌霄沉着脸,睨了李氏一眼,没好气的说:“他们是我的女儿和儿子,难道我不知道心疼?”

    “父亲的命令,不能违抗,我们表面就此罢休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私下,江矜天一个小姑娘,如此目无尊长,心狠手辣,伤了月禾,我也认了,那是她自己先去招惹人家。”

    “可她偏偏还伤了莫绅,我就这么一个嫡子,却被她废了成了哑巴,这笔账,不能不算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不是现在,父亲定然会盯着,等过段时日,大家都差不多忘了这事,父亲那边盯得也不是很紧了,我们再给孩子报仇。”

    李氏想了想,点头道:“你说的对,那就两个月后的冬季狩猎吧。”

    江凌霄赞同的点点头:“如此也好,天时地利人和,确实是个动手的好机会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文舒这一进阶,就是两天一夜。

    等他睁开眼睛,宁洛茴就欣喜的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武正,你实力提升了好多,应该不止是进阶圣级一重天吧?”

    江文舒眉眼也带着几分喜悦之色,点点头,有些激动道:“三个,我足足进阶了三个小重天,如今是圣级三重天。”

    哪怕已经感觉到了,宁洛茴还是惊了一瞬。

    “这丹药,还真管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武正,你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江文舒摇头,安抚的抱住宁洛茴,笑道:“没有,我能感觉到,这药是属于正常提升修为,并没有什么后遗症,也没有任何不适,若雅可以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正好你的修为也许多年没有晋升了,现下正好服颗丹药。”

    宁洛茴这回倒是安心了,也没拒绝,笑着点点头,就倒出一颗丹药,吃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两天后,宁洛茴的修为,从仙级武者一重天,提升到了四重天。

    两人也知道这神元丹的珍贵。

    更知道,这东西决不能外露,否则一定会一起动荡,引来无数窥视和麻烦。

    所以两人商议后,决定收藏好丹药,然后隐藏实力,慢慢一点一点的露出来,这样就不会引来外界的猜测和疑惑。

    因为承国公出面镇压,这件事倒是没有闹起来。

    外界各方一直盯着,见江家三房一直没什么动静,倒也不好继续盯着不放。

    矜天的小日子,又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转瞬,就到了宗政漓妖生辰的头一天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一直在等,等的每天坐立不安,睡不好觉。

    眼见明天就生辰了,矜天那边还没什么反应,他终于坐不住,直接跑去找她了。

    见矜天居然在书房里看文书,宗政漓妖只觉一口气哽在心口,难受又委屈。

    “初初……”

    奶声奶气的声音,带着几分委屈和幽怨,听得矜天捏着文书的手,微微一抖。

    矜天抬头,看向宗政漓妖。

    他今日依旧一身红色束袖锦袍,带着紫玉冠,面容白皙俊朗,犹如白玉精雕细琢的娃娃,美得似仙气飘飘,不似真人。

    就好像天上冰雕玉琢,水灵灵的小仙童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还没检查错字,宝贝们先看着,一会儿夏夏修改一下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