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122:撕破脸皮,回馈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凤三二话不说,就朝江承武走过去。

    不,与其说是走,不如说,他身影一晃,就出现在了江承武眼前。

    速度之快,距离之近,让所有人都反应不及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江文舒神色一变,就要上前阻止。

    江凌霄和李氏也在一瞬间的震惊后,迅速上前阻止。

    可他们速度再快,也快不过凤三。

    “啊!……”

    三人几乎没有看清楚,凤三是怎么出手的。

    只听惨叫响起,江承武已经捂着嘴巴,鲜血的血液从他指缝迅速涌出。

    “莫绅!”

    李氏惊叫一声,迅速跑上前来,看到地上混血的牙齿和舌头,瞬间呲目欲裂,猩红了眼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东西!我杀了你!”

    李氏迅速抽出腰间的佩剑,灌入真气,直接朝返回矜天身边站定的凤三劈去。

    空气瞬间被一道气浪撕裂,剑气还未落下,四周的摆设就被气浪震的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这剑气若是落下,被攻击的,可不止是凤三。

    就连旁边站着的矜天,也要中招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宁洛茴神色一变,出声急喝一声。

    江文舒则迅速出手,一道掌风凌空打出,直接化解了李氏的剑气。

    “弟妹,别冲动!”

    江文舒走上前来,挡在矜天面前。

    宁洛茴也走过来,先是狠狠的瞪了矜天一眼,随后和江文舒一起,挡在了矜天前面,看着李氏。

    “弟妹,你太冲动了,你刚才差点伤到矜天!”

    李氏猩红着眼,愤怒的瞪着江文舒和宁洛茴:“你们要阻止我?”

    “别忘了是她吩咐人伤了我儿!”

    “她小小年纪,出手如此狠毒,居然对自己的亲堂兄下如此毒手,根本就没有把我们当成亲人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若你们要阻我,那就是不准备再要这份亲缘,我一定要让这毒辣的丫头赔我儿舌头!”

    李氏剑锋指向矜天,眼底带着吃人的狠戾和毒辣。

    江文舒见李氏急红了眼,显然没了理智,便看向自家弟弟。

    “弟弟,让弟妹冷静点,这件事确实是初安做的不好,下手没轻重,我让她给你们赔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莫绅的伤,我让舒宁去把她师兄请来,定然能治好的。”

    江凌霄也脸色阴沉无比,眉眼森然,缭绕着若有似无的杀气。

    盯着矜天的眼神,也带着几分杀意。

    随即,他目光阴沉沉的看向江文舒:“兄长,这件事已经不是一个道歉能解决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莫绅这么一个独子,她居然当着我们这些长辈的面,命人敲了他的牙,割了他的舌头,这哪里是亲人,这根本就是仇人!”

    “今日,你要是还认我是兄弟,是亲人,那必须割了这丫头的舌头,否则,我与你这兄弟,没法儿做了!”

    矜天也没说话,比起两方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,她这个点火的人,反倒是悠哉淡定的很。

    从容的坐在椅子上,唇角勾着两分恬然的笑,看着江文舒和宁洛茴会怎么做。

    明明看起来,该是个优雅无害的美人,可仔细看她的眉眼,就会有种皓皓白雪中,深藏了深渊的神秘感。

    叫人越看,越压抑,越看,越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那种另藏乾坤的感觉,夹杂着一种掌控天下的霸气。

    可惜,此时屋里的人,谁都没心思去欣赏。

    自然也错过了,窥视一二的机会。

    宁洛茴一张清丽脱俗的美人脸,也覆上了一层冷冽之气,灵动的桃眸,冷淡又带着几分傲气的看着江凌霄和李氏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么说,就有些不对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,归根究底,那都是月禾惹出来的,谁让她没事要对矜天下毒手?”

    “还不止一次,又是想毁了矜天的容,又是想毁了她的身,甚至让人当场揭露。”

    “这两次下手,随便一次,若是成功了,那岂不是毁了矜天一辈子,更会毁了我们丞相府、承国公府,甚至是我夜西侯府的脸面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既然是上门来道歉的,那也该拿出做错事之人,该有的道歉态度。”

    “看看刚才江承武都说了什么?什么叫她虽然算计了你,对你下毒,可你不是什么事也没有吗?”

    “这话能这样说吗?矜天没事,那是矜天自己运气好躲过去,月禾有事,那是她自己应有的惩罚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到了江承武嘴里,就变成矜天恶毒?这件事情,本来就是有仇报仇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就算江承武不会说话,一张嘴欠抽,可这逆女,也确实不该让人动手伤了他,这件事情,我自会让她与江承武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别的,你们也不要想了,若真要闹起来,到时候到了父亲那里,你们三房也是讨不得好,不占理的。”

    别看宁洛茴长的跟仙界的桃花似的,纯媚动人,优雅出尘,清丽脱俗的仙气中,带着几分妩媚勾魂,犹如精灵一般。

    看起来有些不食人间烟火。

    可到底是侯门娇宠长大的千金,那骨子里的骄傲可是天生的。

    甚至,权门千金有的坏脾气,她其实都有,只是平日里被人宠着,没机会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不说多坏,但这娇气和自我,却是只多不少。

    平日里,因为夜西侯府这强大的娘家,还有江丞相这宠妻如命的相公,可没人敢得罪宁洛茴。

    甚至大多数人,都是选择附和她,恭维她的。

    她自然没机会展示口才,和那不讲理的蛮横和娇气。

    现在,江凌霄和李氏,算是亲身体会到了这位娇宠出来的千金小姐,有多气人了。

    “宁洛茴!你说的是什么话!”李氏顿时骂起来:“你不能因为她是你女儿,你就如此护短!”

    “我儿说的有什么错?这件事情本来是可以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的!”

    “只要她拿出解药救了月禾,也就没后面这些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偏偏她不但不将亲情放在眼里,还狠毒的对我儿出手,她这样自私自利,阴狠毒辣的丫头,你也不怕养出一头白眼狼,到时候把你最宠爱的舒宁给坑害了!”

    “真到了那个时候,我看你怎么后悔,怎么哭!”

    宁洛茴的脸色瞬间就不好看了,显然,李氏后面的几句话,戳中了她的心窝子。

    虽然此时没什么,但这话,入了心,就会成了心魔。

    在适当的时候,总能浮现,让她因为这番话,对矜天永远都有一个疙瘩。

    将来,若是矜天和舒宁一直都没有磕盼倒还好。

    一旦两人产生什么磕盼和矛盾,宁洛茴就会想起这番话,就会因为这些话,而对矜天产生偏见。

    甚至出现,不分青红皂白的情况。

    矜天被李氏这突如其来的小心机和智商,给逗乐了,抬手鼓起掌来。

    “啪……啪……啪……”

    本来対持的四人,听到突如其来的掌声,瞬间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在看到矜天笑盈盈的鼓掌,一脸无视人的模样,都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感情他们刚才因为这丫头争论半天,人家在那把他们当一场戏曲欣赏呢?……

    “别人都是怒及攻心,将军夫人倒好,怒急攻脑,这智商瞬间爆表,争论还不忘挖坑和挑拨离间。”

    “我将来我和江凌月真要闹了什么矛盾,你这话入了丞相夫人的心,那岂不是不管我有理没理,是受害者,还是施加者,在丞相夫人心里,都是我的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颗雷,埋得好,而且还不是一次性的,它啊,能爆炸无数次,简直太好用了。”

    李氏没出声,目光阴狠的盯着矜天。

    她倒是没想到,这小丫头反应这么快,立马就看穿了她的用意和心思。

    宁洛茴本来还因为听了李氏的话,心里不舒服,膈应着。

    现在听矜天这么说,她瞬间回过味来,顿时恼怒的瞪向李氏。

    “你还说她心思恶毒,我看你才心思恶毒!”

    “居然如此见不得我们家好,在这挑拨离间。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就算我最疼爱的是舒宁,这逆女也是从我肚皮里出来的,那也是我生的,还容不得你在这里诋毁和教训!”

    “你!”李氏当即就要动手,却被江凌霄给拉住了。

    江凌霄看向没说话的江文舒。

    他虽然什么也没说,但身体却格外诚实,已经往宁洛茴和矜天前面站了一步,一副准备护着他们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兄长,你我兄弟一母同胞,从小到大,感情甚笃,可没想到,今日会为了孩子闹到这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你护着你家孩子,我家的孩子,我作为父亲,自然也要护着。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事情发展到现在这地步,你们家的孩子明显没有任何损伤,可我家的孩子,一儿一女,全都折在了你女儿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,我无法当做没发生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在兄弟和女儿之间,选择了女儿,那你我兄弟从今日起,就不再是兄弟!”

    “我儿子和女儿的事情,我不会善罢甘休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最好是能一辈子护着这丫头,否则,我定然会让她,为自己所做的一切,付出代价!”

    江凌霄说完,也不等江文舒说什么,扶起儿子,捡起地上的断舌,拉着媳妇就直接离开了。

    李氏倒也没有挣扎。

    因为她和江凌霄想的一样,这里是丞相府,他们什么准备都没有。

    若真当场动起手来,是讨不了好的。

    甚至还会引来承国公,到时候,他们三房,就更讨不得好了。

    毕竟这件事,归根究底,是自家女儿先下手的。

    所以,想要报仇,只能暗地里来。

    等人走了,宁洛茴这才转身看向矜天,二话不说,直接抬手一巴掌就抽了过去。

    矜天也不闪躲,甚至脸色都没变一下,就那般含着三分笑意,从容不迫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眼见巴掌就要落下,江文舒都来不及阻止,却被旁边的凤三,抬手拦下了。

    凤三并不是直接出手抓住宁洛茴的手,而是抬手一挥,把宁洛茴的手给掀了回去。

    还因为力道,让宁洛茴被惯性甩出去,后退了两步,若非江文舒及时扶住她,就直接狼狈的跌倒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宁洛茴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:“江矜天!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母亲!你居然让一个下人对我动手?!”

    凤三挡了宁洛茴后,又沉默的立在了矜天身侧。

    那不言不语,冷酷无情的模样,若非他主动引人注意,根本没有一点存在感。

    哪怕他个子高,身材欣长,又长的极其出挑俊帅,丝毫不比这皇城里的世家公子差。

    可当他不动的时候,就是让人感觉不到存在感。

    江文舒这时,才认认真真,仔仔细细的打量矜天身边的青年。

    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,俊秀又干净,五官凌厉冷酷,表情也格外冷漠没有起伏。

    站在那里,眼观鼻,鼻观心,就跟雕塑似的。

    可他没有忘记,之前就是这青年,一出手,让他们这些仙级武者的高手,都反应不及。

    甚至,根本没有看清楚,他到底是怎么动手伤了江承武的。

    这绝不是因为太突然。

    而是,这青年的实力,在他们这些人之上!

    这个发现,让江文舒神色越发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他直接出声问:“这年轻人是谁?初安,现在没有别人,你至少该让我们知道,他到底是什么人,什么实力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你二伯的态度你也看到了,他毕竟就那么两个嫡子嫡女,府里除了一个庶女,也没有其它子女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两个都被你伤了,而且还是无法治好的重伤,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至少得让我们知道,你到底有没有自保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说了这么一大堆,不就是想知道,凤三到底是谁,又是什么实力。

    矜天笑了笑,出声道:“他是凤三,我的属下,是我那神秘的师傅,留给我保命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是什么实力,江丞相就不用问了,我只能说,保护我,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江文舒眉头蹙的越发紧了,但他也知道矜天的脾气,她不愿意说的事情,还真没人能逼她。

    软的,硬的,都没用。

    宁洛茴可不干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态度?江矜天,我和武正是你的父母!”

    “看看你惹得事,要不是因为你,我们会跟三房闹翻吗?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居然还一口一个江丞相,一口一个江夫人,你既然不愿意承认我们,你那当初回来干什么?!”

    “若雅……”江文舒一听这话,就知道不好。

    当初矜天为什么回来,他们再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果然,只听矜天缓缓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当初为什么回来?江夫人还真是健忘。”

    “这病好了,就忘了救命恩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说,你觉得是有血缘关系的自家人,就不必讲什么恩情,就因为理所应当?”

    “你!”宁洛茴一时语塞,她还真忘了,当初把矜天接回来,是因为要用她的血治病。

    “初安,”江文舒见自家媳妇气短,当即就护犊子了,一脸的严厉和不赞同。

    “是,当初我们去找你的初衷,确实因为要给若雅治病。”

    “可知道你是我们的孩子后,我们也是真心想把你接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你回到丞相府也大半年了,就算还是接受不了我们,但至少也应该看在同一屋檐下的情意,不要那么排斥我们吧?”

    矜天:“江丞相,首先,我并没有排斥你们,该我这身份做的事情,我也一直在配合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有各自的位置,你们希望我摆正位置的同时,也别忘了自己的位置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“总不能,什么好处都你们拿,什么事都要别人来配合你们,迁就你们。”

    这里不愿意真心接纳她,那里,又希望她舔着脸去讨好。

    好与坏,都是他们自己说了算。

    世间哪来这么多如意的事。

    今日宁洛茴和江文舒的袒护,她看在眼里,也会记在心上。

    她会偿还。

    但绝不会因此,就放低身份去讨好,去承认和接纳。

    毕竟,今日的袒护,说的清楚一些,不过是因为身份和角色而已。

    若今日,被她伤到的,是江凌月,或者是江易旻几人。

    那江文舒和宁洛茴的态度,可就不会是这样了。

    人都有偏心和私心的时候,大家都不是圣人。

    矜天很清楚,也能理解,甚至特别的赞同。

    所以她愿意承了今日这份袒护之情。

    矜天看似从怀里,实则从空间里,拿出了两瓶掌心大小的小瓷瓶,放在了方几上。

    “这里面的,是可以增强修为的神元丹,一颗,可以提升三到五个小重天,没有任何副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每一瓶里,有三颗,随你们怎么用,是自己用也好,送人也罢,算是今日你们对我的袒护之情的报答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若要连续服用,需隔三个月。”

    这是她这两个月根据这个世界有的,可以增强修为实力的丹药,发明调配,改良研制出来的。

    更适合这方位面的修炼者,也没有任何的副作用。

    还能叠加使用。

    矜天说完,就站起身走了。

    凤三也没有再回系统,而是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江文舒看着桌上的两个小瓷瓶,若有所思的走上前,拿起来,打开闻了闻。

    宁洛茴却半分不在意这东西,而是气恼的看着门外,骂道。

    “这逆女!越发不像话了!”

    宁洛茴气呼呼的走到椅子前坐下,见江文舒在闻那瓷瓶里的东西,没好气的说。

    “她能拿出什么好东西,不用闻了,如此自以为是,我看她迟早要闯下大祸!”

    江文舒却在这时,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“若雅,你快闻闻,这药……”江文舒迅速倒出一颗,送到宁洛茴鼻息间。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