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121:生辰惊喜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“没事就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见矜天直接垂下眼,继续看起手里的文书,凉烙真的是想哭的心情都有了。

    他也不敢再多说,哭丧着脸离开了书房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,矜天小姐明明看起来恬然脾气好,笑起来如夜中靡丽的幽兰,贵气生香,倾国倾城。

    可他就是不敢在这小姑娘面前放肆,甚至打从心底,生不出一丝亵渎和不屑。

    等凉烙出去后,矜天才抬眼,眼底盈动着一抹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生辰惊喜吗?

    还真是个脑力活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骁勇将军府,江封缨的院子里,传来一阵凄厉的惨叫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来人!快来人……”

    侍女匆匆进了屋,看到江封缨一张脸上皮肉绽放,血肉模糊,犹如被腐蚀一般,狰狞可怕,顿时吓得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“快……快来人!快找医师……”

    侍女强忍着心底的恐惧,连忙叫唤起来。

    折腾了一上午,不止整个骁勇将军府乱了套,就是外面,也传出了许多闲言碎语。

    “听说了吗?骁勇将军府的大小姐毁容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好端端的突然毁容了?不会是假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真的,我大表姑家的侄女就在骁勇将军府当下人,听说一大早的,就听到大小姐的惨叫,那张脸,毁的彻底,皮开肉绽,血肉模糊,根本治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凌月听了侍女的汇报,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“毁容了?”

    “是的主子,听说骁勇将军府还专门请来了宫里的胡宗医,结果说是中了毒,毒性太强,根本无解,那张脸,也治不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江凌月第一个想到的,就是矜天。

    “确定是中毒?”

    “奴婢确定,买通的那个侍女,是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江凌月沉默了一瞬,唇角勾起一抹没有笑意的弧度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,四姐一直有意无意跟我作对,本以为,终有一天,她会因为自己的无知和放肆,毁在我的手里,倒是没想到,竟然会毁在矜天的手里。”

    琴刃一愣:“主子的意思是,是二小姐动的手?”

    “也是……之前四姑娘对二小姐暗中下毒,却一点事都没有,前段时间大殿下的婚礼,她也暗中下毒了,二小姐依旧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只怕这一次,是二小姐反击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大殿下婚礼几个字,江凌月的脸沉了沉,眉眼笼罩上一层阴暗之色。

    “派人继续盯着,若是她够聪明,能联想到矜天身上,最好,若是不能,就让人引导引导。”

    琴刃瞬间明白了江凌月的意思:“是,奴婢明白。”

    江凌月唤了一声:“月五。”

    一个影卫,瞬间跪立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两个月后的冬日狩猎,安排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回主子,属下已经乔装和万楼鬼冢的阴司接触过了,他们已经答应交易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,属下等人也会将幕后黑手,指向大皇子,让他万劫不复。”

    等张公公让人准备好比试现场,众人听到矜天居然让一个侍女,来代替她比试时,全都懵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!我没听错吧?江矜天居然让一个侍女代替自己比试!疯了吧!”

    “不会是猎异兽的时候,把脑子给忘死亡区了吧!居然让一个侍女出赛!”

    “这还比什么,干脆直接给二殿下三十万两黄金好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易奇当即就一脸怒容的,对着那几个笑得最欢的纨绔子吼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都给老子闭嘴!少踏马瞎逼逼!再敢说我女神的不好,劳资打的你们爹娘都不认识!”

    一群纨绔:“!!!”

    这小子有病吧!

    “王少,你没疯吧!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女神不是江大小姐吗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吃错药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”王易奇一脸无语,是你们不懂的样子:“劳资不跟你们说,你们懂个屁!”

    “总之,劳资现在的女神,是江二小姐!这辈子都不会改变的那种!”

    一群纨绔:“……”

    疯了疯了疯了!

    这小子果然是疯了!

    宁时阑三人很是意外,朝矜天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宁景暄温声问了一句:“初安,有把握吗?”

    矜天抬头看向宁景暄,缓缓一笑,给了一个很肯定的字眼。

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宁景暄点点头,便不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但也没走,就站在矜天身边。

    那样子,显然是在无声的支持矜天的选择。

    宁时阑见此,狠狠心道:“既然小表妹说没问题,那就没问题,肯定能行!”

    宁时阑这话,听着像是肯定,但更多的,还是自己安慰。

    他心想着,输人不输阵。

    既然是小表妹的选择,就算知道赢得几率不大,他也得支持。

    然后,宁时阑就开始在心中细数自己的家当。

    想着到时候若是小表妹输了,他能拿出多少钱帮忙。

    宁知野笑了笑,若有所思的看向已经在位置上坐下来,面色沉静持稳的竹溪。

    她看起来,半点不受周围言论的影响,而是随意的拨动了一下琴弦,试了试音色。

    “初安,你这侍女看起来,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矜天看向竹溪,唇角勾起一抹满意的笑。

    “能够跟在我身边的人,就没有一个是简单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,让周围几人,全都神色各异起来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笑着点点头:“初初说的是,初初这样与众不同,跟在你身边的人,自然不能差。”

    矜天转头看了一眼宗政漓妖,眼底染上笑意。

    “小世子真会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初初……”宗政漓妖笑得一脸奶气软萌的凑过来:“尘绯,我的字,初初以后叫我尘绯,或者尘尘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倒是挺会顺杆爬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笑得越发温软了:“好不好初初?”

    “我的脸给初初摸,想摸多久摸多久,想什么时候摸,就什么时候摸,还有我的手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宗政漓妖把手伸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初初看,我的手也很好看喔,而且我有特意保养过,一双手同样又滑又嫩,手感也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矜天的目光,不自觉被那又白又修长的手吸引了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的手,骨节分明又修长,白皙的可以看到皮肤下的青色血管。

    有种青山云雨的美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只是看着,就能看出这只手特别柔滑软,就像是每天细心保养浇灌出来的美人手。

    矜天手指微微缩了缩,差点就忍不住伸手去摸一摸,捏一捏。

    她并不是一个手控,可此时看到宗政漓妖的这只手,她真的第一次有了一种,想要好好珍藏,好好把玩的冲动。

    自控了几秒,矜天果断伸出手,摸上了宗政漓妖那只美人手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,给我摸。”

    可不是她逼的。

    她是绝对不会负责的!

    宗政漓妖看着矜天这一本正经,一副别想因此赖上她的模样,笑意从眼角溢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嗯,我说的,我绝对不会因此赖上初初的,只要初初以后叫我尘尘。”

    有了摸摸手,摸摸脸,离摸摸身体还会远吗?

    宗政漓妖眼底泛起一抹异光。

    他有足够的耐心,一点一点,慢慢诱惑着初初,主动把他扑倒,主动为他负责。

    矜天过足了手瘾后,满意的点了点头,随口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尘尘。”

    明明只是很随意,很寻常的语调,可听在宗政漓妖耳朵里,就有一种春风化雨,醇香酒酿的醉意,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好想让矜天再多喊他几声,但比赛已经开始了。

    而且,他也知道适可而止。

    再继续缠下去,只会适得其反。

    比赛开始,由竹溪作为应战的一方,先开始。

    众人完全一副看好戏的模样。

    可当琴音响起,那清脆的清音,似高山流水,似雪中冰花,朦朦胧胧间,有种至纯,至清的穿透口。

    随着琴音的展开,慢慢流淌进众人的心扉,渐渐勾出一丝丝动容。

    那种感染力,是一种细密而绵长,犹如细雨润无声,悄无声息。

    可等世人反应过来的时候,已经无法自拔,弥足深陷。

    这一刻,在场的众人,仿佛看到了春夏秋冬四季的变化,仿佛看到家国安泰富足的和谐美好。

    犹如世外桃源,让人无法抗拒,又向往。

    等琴音停止,众人都还沉溺在其中,没有回神。

    在一旁等着的翊陵衍,神色早已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眉头也不自觉的紧锁,多了一抹清晰可见的凝重。

    江凌月眼底浮现一抹浓浓的惊诧之色,随即看向翊陵衍。

    见他眉头紧锁,神色凝重,就知道要遭。

    目光转向矜天满意的笑脸。

    在那从容淡定的笑容中,她竟然感受到了一种运筹帷幄,掌控一切的霸气和王者之魄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的感觉,让江凌月心中猛然一惊。

    眼底多了一丝几不可察的危险。

    矜天挑了二皇子来完成条件,有没有故意的成分?

    这样想着,江凌月就朝矜天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矜天,没想到你身边的侍女,如此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这琴艺,当真是精妙绝伦,最重要的是,这侍女的琴声,有琴魂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江凌月话音一转,问道。

    “若是矜天赢了,真的会让二殿下履行约定,给你三十万两黄金吗?”

    “二殿下到底是皇子,其实矜天可以本着友好的相交,只收一半,交了二殿下这个朋友,对你会更有用。”

    江凌月一番话,看似是为矜天考虑,实则,是在试探矜天的想法。

    矜天瞧着江凌月脸上真诚典雅的笑容,笑意加深了几分,出声道。

    “江大小姐,你当真希望我交了二殿下这么朋友?”

    江凌月目光深了深,面上表情丝毫没有变化,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自然,这对矜天来说,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矜天不是不会这些勾心斗角,算计人心的手段。

    可以说,她若真想算计人心,别说现场这些毛都没长齐的半大孩子。

    就说是朝堂那些,也没几个够她玩的。

    实力不够的时候,需要算计人心,需要布局,会稳妥一些。

    可当实力足够碾压一切的时候,就完全没有必要浪费时间去做这些。

    一巴掌湮灭一切,岂不是更直接便捷。

    现在的矜天,就是这样的存在。

    哪怕换了一个位面,她需要从头开始。

    可大佬就是大佬,不会因为换了一个环境,就变成什么都不会的普通人。

    矜天没什么兴致的说:“放心,我对二皇子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比起一个皇子的关系,我更喜欢三十万两黄金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,一个皇子的人情,在矜天这里,连三十万两黄金都不值。

    更别说,对二皇子有什么别的心思了。

    江凌月:“……”

    说好的虚与委蛇,暗中过招呢?

    你这么直白了当,不按剧本走,还能不能好好权谋宅斗了?!

    旁边同为皇子的翊陵渊和翊陵越几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什么时候,皇子这么不值钱了?

    江矜天这个女人有毒吧!

    宗政漓妖笑着补刀:“初初说的对,一个皇子虚无缥缈的感情,怎么能跟三十万两黄金相比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前者是虚的,后者可是实实在在的。”

    江凌月:“……”

    感觉自己又被内涵了……

    几位皇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鉴定完毕,宗政漓妖毒性更强!

    这边,竹溪比试完,就安静的回到了矜天身边。

    眉眼平静稳重,不骄不躁,又让她身上的气息,越发显得不同寻常了。

    众人回过神,全都震惊不已的看着竹溪。

    一个个,眼神都变得有些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这确定是侍女?

    确定不是某家贵女来冒充的?!

    翊陵衍自然不可能直接放弃。

    他选择博一次。

    深呼吸一口气,翊陵衍开始了弹奏。

    可能是太想嬴,也可能是想得太多。

    翊陵衍的琴技依旧是令人惊艳的。

    而且,比起竹溪如田野流水清澈平缓的音律,翊陵衍的琴音,更显激昂和大气磅礴。

    明明给人的震撼感,更加直观。

    可当他停止弹奏后,众人第一时间就鼓掌叫好起来。

    完全没有像听竹溪的琴音时那样,沉溺在其中,无法自拔,难以回神。

    这反应,看得翊陵衍目光沉沉的闭了闭眼。

    哪怕他的欢呼声更高,看起来更受欢迎。

    可翊陵衍知道,他输了。

    输在那一抹琴魂上。

    他的琴声,能够带动现场,能够给人震撼。

    可那侍女的琴声,却能深入人灵魂,牵引人心。

    张公公走到翊陵澈和翊陵辞这对双生子面前,恭敬的道。

    “比试已结束,请两位郡王给结果。”

    几乎没有任何异议,翊陵澈和翊陵辞,异口同声道。

    “江矜天获胜。”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