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764:办她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清策目光亮了亮,道:“属下亲自去办?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让凤三去。”

    清策一听让凤三大人亲自出马,就不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退出书房,去找旭影调查江封缨的事情去了。

    矜天的目光却落在了那碗掺了毒的东西上,这样无色无味,又格外精密的配方。

    让她有一种熟悉的感觉。

    矜天猜测,只怕这毒,同样是出自无生谷谷主之手。

    她心中多了一个计划,唇角勾起几分笑意。

    “凤三。”

    凤三顿时凭空出现,一身黑色劲装,站在了矜天面前。

    “主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无生谷跑一趟,将我写的信,还有研制的解毒丸,亲手送到谷主落玄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等你回来后,再把这毒药,下在江封缨平日抹脸的香膏上。”

    矜天递给凤三一个黑色的药粉盒子,和一个白玉小瓶子。

    然后迅速执笔,写下一封信,装好,一并递给了凤三。

    “黑色的盒子,是给江封缨的毒药。”

    凤三点头:“好的主人。”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,江凌月这边也收到了同样的汇报。

    “主子,方才属下全程跟定,果然有事发生。”

    一名黑衣暗卫恭敬的单膝跪在江凌月面前,将自己看到的全都叙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四姑娘的身边的侍女,悄无声息的在二小姐的美容膏里下了药,至于是什么,属下暂时不确定。”

    江凌月一点不意外,平静道:“听闻前两天,四皇子翊陵越拒绝了祖父想要将四姐姐嫁给他的提议,还表明心迹,说爱慕矜天。”

    “四姐姐大概是听说了,这才想要对矜天下手的。”

    “能下在涂抹面部的美容膏里的东西,想来是不会要命的,只是矜天那张倾国倾城的美人脸,怕是要毁了。”

    江凌月心中多了一丝丝的愉悦。

    虽然她暂时不想跟矜天为敌,但若是有人能替她除掉矜天这个潜藏的危险,她也乐见其成。

    “矜天自从肃清了院子的眼线后,就再没人能靠近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,你就在院子外围盯着些,一有什么消息,立即来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骁勇将军府。

    江封缨跟侍女再三确定:“你确定药是下在初安的美容膏里的?没有弄错?”

    “小姐放心,奴婢确认无误,而且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闪失,很顺利。”

    江封缨笑了起来:“那我就等三天后的结果了。”

    “江矜天,你可别怪四姐姐,要怪,只怪你长的太招人,还招了本小姐喜欢的人!”

    很快,旭影就将调查到的事情,跟矜天汇报了一遍。

    矜天正在翻看乔夜云送来的,最新的生意营收报表,听了旭影的话,动作一顿,轻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了,这位四姑娘,没有江凌月聪明。”

    中秋夜宴上,皇上已经当众说过,不会让她成为儿媳。

    也就代表了,皇上当众绝了所有皇子对她的念想。

    只要是皇上的儿子,这辈子,就不可能娶她为妻。

    就算翊陵越对她有想法,也只能想想。

    江封缨若是够聪明,就应该憋着,去翊陵越身上努力努力。

    最终成为四皇子妃的几率,还是很大的。

    可惜,目光短浅。

    翊陵棠那边也知道了,江封缨对矜天动手的事情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江封缨到底对矜天下了什么药,但大家都在等一个结果。

    三天后,江封缨早早就约了江雪嫣和翊陵棠,来了天下阁。

    甚至还让人去把江凌月,也一起叫了过来。

    几人心知肚明,大家都在凉亭里等着最终的结果。

    矜天换了一身华丽的紫衣,慢步走来,那张艳色倾城的脸,就连上午温柔的阳光,都遮掩不住它的光华。

    江封缨瞳孔一缩,猛然捏住了手。

    一个眼刀子甩向了身边的侍女。

    侍女也满眼惊讶,脸色微微泛白。

    不可能啊……

    江矜天怎么会一点事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各位堂姐这么早过来,难道又是约我一起去做美容?”

    翊陵棠眉头微蹙,扫了眼江封缨,见她脸色难看的都快掩饰不住了,就知道小药的事情,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眸色微微泛冷,心中颇为嘲讽。

    真是个废物!

    江凌月心中也颇为遗憾,不过面上并没有什么破绽。

    这件事对她来说,若是成了,自然是好的。

    若是不成,那也没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唯一没有涉及此事的江雪嫣,温柔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你四姐姐一早就约了我们来找你,说是继续去做做美容,毕竟效果是极好的。”

    矜天看向江封缨,笑意敛涟:“原来如此,四姐姐,走吧,那美容院,确实是个好地方。”

    江封缨眼角抽搐了一下,僵硬着脸,努力维持着笑意,却让她的神色越发崩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走、走吧。”

    等各自上了马车,江封缨才恼怒的出声训斥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没中毒?!你到底怎么办事的!”

    侍女立即跪地道:“小姐息怒,奴婢也不知道怎么回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……会不会是八姑娘自己发现了不对劲,让人暗中把有毒的美容膏给换了?”

    江封缨想了想,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。

    “目前也只有这个解释的通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失手了,她肯定会有所警惕,要想再下药,就难了。”

    侍女沉思道:“小姐,要不我们换个别的法子?”

    “只要让八姑娘和别的男子有了关系,也能断了四皇子的念想。”

    江封缨若有所思,片刻,她眼底幽光闪烁。

    “下月底就是大皇子的婚礼了,那时,倒是一个下手的好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无生谷谷主研制出一种特殊的药,名叫美人酥。”

    “听闻这药无解,中药之人,必须与人欢好,否则全身经脉破裂,七窍流血而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把药弄到手,记得清除痕迹,不要让人查到你身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小姐放心,这次属下一定办妥!”

    等矜天等人去了美容院,做了美容,全程都一片笑语,气氛融洽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江封缨一直暗中观察矜天的反应,可是矜天对她,与以往并没有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让人根本看不出,她到底对下药的事情,是知道,还是不知道。

    一时间,江封缨也拿不准,矜天没有中药,到底是因为她发现了,还是因为别的原因。

    半个月后,生死界,无生谷。

    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青年,落玄清冷的眉眼泛起一丝浅浅的波澜。

    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凤三,也不说话,空气中有什么,无形的飘荡开来。

    凤三若有所感,出声道:“你的毒,对我没用。”

    他又不是人类,只要不是被奴仆系统毁灭,他是不会死的。

    落玄清寒凌厉的眉峰,微微挑了挑,见这人确实不受空气中毒素的影响,这才开口问。

    “有事?”

    凤三将一封信和一个白玉小瓶子,递给落玄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家主人让我送来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落玄扫了眼他手里的东西,下巴几不可见的抬了抬,薄唇轻启,凉凉的吐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念。”

    凤三嘴角几不可见的抽搐了一下,这人还真是高冷又骄矜的一批。

    凤三来此是为了完成任务的,所以也没所谓对方的态度和言行,当即就利落的展开信,念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有幸多次体验了谷主的毒药,十分欣赏谷主制毒的本事。”

    “本人在制毒方便,也颇有见地,特让属下送来制止解毒丸。”

    “这解毒丸,恰好可以解谷主制作出来的毒药。”

    “若谷主喜欢,愿意与我讨教一二,我在南武国焰云城,随时恭候大驾。”

    “两枚解毒丸,一枚供其研究,一枚,算是见面礼,毕竟我与谷主,未曾见面,就颇有缘分,不用谢。”

    “落款,矜天。”

    落玄眉头一蹙,这是挑战书?

    可随即,落玄又自我否定了。

    让这样窥视不出实力的高手,来跑腿送行,他可不觉得,只是为了挑衅他。

    还有,这信件字里行间的自信,颇有几分欠扁的感觉。

    居然比他一个无生谷的谷主,还要嚣张!

    落玄想了想,拿过凤三手里的白玉小瓶子。

    打开嗅了嗅,眼底波光一颤,迅速倒出了里面的两粒药丸。

    仔细研究了一瞬,落玄脸色渐变。

    他二话不说,迅速返身回屋,去了制药房,就开始对手里的药丸进行研究和试验。

    凤三也没打扰他,矜天并没有让他等回信,所以他确定东西都送到了落玄手里,就直接离开了。

    等落玄研究了一天一夜,神色匆匆的从制药房跑出来。

    准备找凤三好好问一问,这制作解毒丸的人,却发现,院子里早就没了凤三的身影。

    落玄愣愣的站在原地,一身白衣不染纤尘,颇有股遗世而独立的风华和出尘之气。

    唯有他眉眼间的神色,缭绕着浓重的人间烟火气。

    震惊,疑惑,激动,带着几分疯癫。

    “这世间,居然还有如此医术了得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落玄当即回屋收拾了一番,就独自启程,前往了南武国……

    凤三还未回来,大皇子的婚礼就到了。

    南武国的皇子,只要年满十六,就要离开皇宫,各自立府,住在宫外。

    所以大皇子的婚礼,是在他自己的府邸举办的。

    成亲的对象,自然是当初在夜王府,与他滚床的陆烟儿。

    矜天来了后,就自行寻了个人少的角落坐下了。

    竹溪和画灵则让人拿来许多吃的,摆放在了矜天面前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走过来,自然的在她身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初初,最近我搜罗了一些能做各种口味美食的厨子,尤其是擅长辣的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让人做了带了些过来,你尝尝看,喜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才说着,清澜和徒征就把一盒一盒的食盒拿了过来,将里面一盘盘的食物摆了出来。

    扑面而来的香气,勾的矜天肚子里的馋虫都开始不安份了。

    她目光亮了亮,接过宗政漓妖递来的筷子,就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吃,你搜罗的厨子手艺挺好。”

    得了表扬,宗政漓妖脸上的笑意越发灿烂了。

    “初初喜欢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喜欢。”

    简直不要太喜欢,矜天忍不住道:“不如把你家的厨子送给我?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笑盈盈的说:“好,明日我就让他们去你府里报道。”

    矜天听了这话,眉眼多了几分愉悦。

    旁边不远处,一直瞄着这边的徐玄楚和秦鹿弈,瞧着小郡王眉开眼笑奶里奶气的模样。

    只觉小郡王越发堕落了。

    这还没怎么样呢,就已经在妻奴的路上疯狂奔走了。

    远处,江封缨看着矜天和宗政漓妖的互动,对身边的侍女低声问。

    “事情都办妥了?”

    “小姐放心,办妥了,那东西无色无味,最是让人防不胜防,八姑娘一定察觉不到。”

    江封缨点点头:“这一次,决不能再失手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让她和宗政漓妖在一起,到底便宜她了。”

    江封缨眼底飞快掠过一丝嫉妒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虽然不是皇子,却是比皇子还要有地位,还要受宠的存在。

    若是能成为宗政漓妖的夫人,那绝对比成为皇子妃,还要尊贵。

    只可惜,宗政漓妖那脾气太可怕了些,让人根本接近不了,也根本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否则当初她只怕也要被宗政漓妖那张绝色无双的脸,给迷了心。

    侍女问:“那要专门给八姑娘安排一个人吗?”

    江封缨犹豫了一瞬,还是放弃了。

    “算了,顺其自然吧,若是再特意安排人,难保不会出什么岔子。”

    等酒水和水果送上来,矜天扫了一眼那酒杯里的果酒,唇角的笑意多了一丝深意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眼尖的捕捉到,下意识出声问。

    “怎么?这些东西有问题?”

    自从上次矜天中毒之后,宗政漓妖对送到矜天面前的所有食物,都格外的警惕。

    否则现在,也不会第一时间就联想的这么深。

    矜天笑道:“有人迫不及待继续作死,我只能勉为其难的,陪她玩玩了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脸色瞬间阴沉下来,不过为了不引起背后之人的注意,只是一瞬,他的脸色又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唯独一双凤眸,森然寒凉,带着几分杀气。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矜天淡定的,一边将掺了料的果酒喝下去,一边说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要办她了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见她不但没有避讳,还直接喝了,就知道她能解。

    倒也没有乱了分寸的去阻止。

    知道矜天要自己解决,他也不再说什么,只道。

    “初初有什么要我去做的,尽管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