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116: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矜天做事不喜欢拖拉,当即就让凤三去把卫朝云带了过来。

    凤三如今是百分百最强奴仆,实力堪比神王。

    别说只是去安丰侯府带个人过来,就是去皇宫杀了皇帝,那也是如过无人之境,悄无声息。

    不过一刻,卫朝云就被带到了矜天面前。

    碰的一声,重物落地的声音,让宗政漓妖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看向凤三的目光,满是深幽之色。

    几个月前,这个凤三的实力,还只是半神。

    现在,竟然已经是一方尊者,神王实力。

    这实在太令人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可这样一位足以掌控天下的神王,却甘愿听从一个小姑娘的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越发好奇,矜天还有多少隐藏的本事。

    他总觉得,矜天身上秘密太多,根本就不像一个被村妇养大的孩子。

    卫朝云看到矜天和宗政漓妖,眼底满是骇然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他突然开口,发现自己竟然可以说话了,立即就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矜天笑了笑:“我怎么可能还活着,是吗?”

    卫朝云脸色阴沉不已,绷着一张脸,什么话也没说,只是死死的盯着矜天。

    眼底透满了浓烈的恨意。

    他心里很清楚,今夜出现在这,而且是悄无声息,没有惊动安丰侯府任何人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他的下场,只有一个,那就是死。

    “那毒药确实是个好东西,若是换一个人,这会儿应该已经成为一个,皮肉剥离的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那毒药,有让皮肉寸寸撕裂,还有五脏六腑从内腐蚀的效果。

    足够让中毒者,在死前,迅速经历一场痛不欲生的折磨。

    矜天想,大概也就是因为这样,那无生谷的谷主,才将此毒,取名一时血红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还没有死!”

    卫朝云咬牙切齿的话语里,透满了阴毒的狠戾。

    为什么这贱人不但没死,还一点损伤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不符合常理!

    矜天笑意敛涟,有种让人恨得牙痒痒的从容淡定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,本事太强,你技不如人,只能接受最坏的结果了。”

    卫朝云阴狠的盯着矜天,沉默了一瞬才道。

    “要杀就杀!”

    反正他也知道,自己今日是逃不过一死了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瞧着卫朝云那狠毒阴暗的模样,眉眼也多了几分狠戾之色。

    “凉烙,先把他两颗眼珠子抠出来丢去喂狗,看着就讨厌。”

    竟然敢用那样的眼神看着初初,他就把这双眼珠子丢去喂狗!

    矜天眉梢微微挑动了一下,也没阻止。

    凉烙立即上去,手里银芒闪过,瞬间带起一片血色。

    卫朝云被凤三一个神王的强者锁了经脉,根本反抗不了,只能任人宰割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如今只是一个修为被废的废人。

    血色喷溅时,他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。

    “啊!……江矜天!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!我一定会化为厉鬼来向你索命的!”

    矜天笑了笑,一点不在意。

    倒是宗政漓妖沉了脸,冷笑:“你不说,本世子还忘了,这世间确实有魑魅魍魉。”

    “未免今后你真的化为厉鬼,或者被那些修魔之人利用了魂魄,本世子今日,定会让你魂飞魄散!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对凉烙吩咐道:“去让徒征将本世子收藏的,破魂七玄骨钉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凉烙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破魂七玄骨钉?”矜天猛然一愣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转眸看向矜天时,眉眼的凶戾之色,瞬间转换为奶气娇软的笑意和温柔。

    以为她不知道这是什么,便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种针对阴煞魂魅的阴器,若使用此钉,在人身上钉满七七四十九根,就能令人魂飞魄散,永不超生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因为对这东西比较感兴趣,就让人去搜罗,找了两年,才找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试验和运用,这一次,倒是可以用上一用了。”

    矜天越听,神色越发古怪起来。

    恰好相反,她不是没有听说过破魂七玄骨钉,而是相当的熟悉。

    她在现代位面的师傅,不但是个古武高手,还是个神算大师。

    占卜推演,符咒阵法,甚至就是许多法器玄术,他都知道。

    这破魂七玄骨钉,她就曾见过师傅亲手制作过。

    并且跟她说过效用。

    矜天道:“这破魂七玄骨钉,是不是除了让人魂飞魄散,对许多阴煞魂魅都有用?也能将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全都湮灭?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眨了眨眼,诧异的笑道:“原来初初知道这阴器的作用。”

    矜天心中产生了一丝怪异感。

    为什么事情会如此巧合?

    她现代位面的师傅会制作这样神秘的法器,而这个位面,居然也存在功效一模一样的法器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道,这东西的样式,是不是也一模一样……

    宗政漓妖察觉矜天的神色不对劲,不由问:“初初,怎么了?有什么不对吗?”

    矜天摇了摇头:“没事,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这话,宗政漓妖自是不信的。

    只是见矜天不欲多说,他也就不问了。

    又等了两刻的时间,凉烙回来了,手里还拿了一个黑木盒子。

    矜天视线落在盒子上,出声道:“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凉烙看了宗政漓妖一眼,见他没反对,就毕恭毕敬的,将盒子递给了矜天。

    矜天打开盒子,目光渐渐幽深起来。

    盒子里躺着四十九根,一模一样的细长钉子。

    钉子是一种特殊黑木制作而成,约莫成年人食指粗,但比手指更长一些。

    大概有二十厘米长。

    每一根钉子,长度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而且钉子上,都刻有特殊符文。

    四十九根钉子,颜色、形状、长度都一样,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这破魂七玄骨钉,和她在现代时,师傅制作的破魂七玄骨钉,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若只是名字重叠,那可能真是巧合。

    可现在,连东西都一模一样,矜天可不会觉得,这也是巧合。

    只是,为何师傅的东西,会出现在这个不同的位面?

    宗政漓妖一直都有注意着矜天的神色,发现她看着破魂七玄骨钉陷入了沉思,也跟着深思起来。

    莫非,初初跟这破魂七玄骨钉,还有什么特殊的渊源?

    矜天也没有想太久,片刻,她就收敛了所有的思绪,将盒子递给了凉烙。

    然后返身去炼药的桌上,拿了自己重新调配分解,单独合成的一时血红。

    她走到卫朝云面前,淡笑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这是根据你给我下的毒,我重新调配的,效果会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等一个时辰,它是立即就可以发作的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就让你当第一个实验对象吧。”

    卫朝云看不到,可还能听到。

    一听是一时血红,他的脸色越发惨白了。

    哪怕他知道自己要死,也不曾害怕。

    可此时,知道自己要受一回生不如死的折磨,甚至对方还要对他用破魂七玄骨钉,让他魂飞魄散,就忍不住打从心底里恐慌和害怕起来。

    卫朝云往后退缩了一下,满脸的血,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格外惊悚可怖。

    “你别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安丰侯府的少爷,你若是杀了我,我父母和祖父一定不会放过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矜天笑道:“他们若是知道是我杀了你,自然会为你报仇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,他们不会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侯府,安丰侯府又戒备森严,有数十个半神守护,还坐镇着一个圣王级别的老祖宗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样的防护下,还能悄无声息的把你带走,必定是圣王级别以上的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高手,谁又会联想到我一个刚回相府不久的千金身上呢?”

    卫朝云一颗心沉入谷底。

    因为他知道,矜天说的对。

    祖父他们就算第一时间怀疑矜天,也绝对不会相信,矜天会有那本事,将自己从安丰侯府悄无声息的带走。

    所以最终,祖父他们是不会将他消失的事情,安在矜天头上的。

    矜天将手里的玻璃器皿,递给一旁的旭影。

    旭影会意,上前捏住卫朝云的嘴巴,就将器皿里的毒药,尽数倒进了他口里。

    “啊!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声惨叫响起,透满了凄厉和痛苦,听得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旭影和凉烙看到卫朝云的皮肤,迅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寸寸绽放裂开。

    甚至还一口一口的血狂吐出来,痛苦的在地上打滚。

    不过片刻,就成了一个血肉模糊的血人,纷纷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后怕的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而守在门口的竹溪和画灵,因为凤三布了一个结界,阻隔了屋里的声音,她们什么都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等卫朝云不动了,宗政漓妖才漫不经心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凉烙,动手。”

    凉烙一个激灵,瞬间回过神,连忙将盒子里的破魂七玄骨钉拿出来。

    灵气运转,将一颗颗钉子隔空打在了卫朝云身上。

    卫朝云此时已经死了,可当七七四十九颗破魂七玄骨钉打在他身上时,空起来竟然腾起一抹人形黑影。

    这黑影迅速发出一声,犹如遥远黑暗深渊传来的狰狞嘶吼。

    然后化为一缕青烟,消散在了空气中。

    而空气里原本的压抑阴冷,瞬间消散。

    凉烙和旭影只觉这方空气,似乎轻松舒服了许多。

    矜天看着,和她师傅制作出来的破魂七玄骨钉,效用一样的景象,眸色深谙了几分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从怀里掏出,矜天之前给他的化尸药剂。

    走上前,倒了一滴在尸体上。

    那血肉模糊的尸体,顷刻间,就变成了一堆沙子。

    凤三悄无声息的撤了结界。

    矜天把竹溪和画灵叫了进来,后续的事情交给两人处理。

    “你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矜天看了宗政漓妖一眼,抬步去了最里侧的书房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立即笑着跟上。

    两人穿过镂空的屏风,去了另一个空间。

    炼药室里,就只剩下旭影几人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矜天在桌前坐了下来,宗政漓妖也跟着坐在了她旁边。

    拎起桌上的茶壶,宗政漓妖给矜天和自己各倒了一杯水。

    矜天也确实有些渴了,喝了一杯水,这才出声问宗政漓妖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破魂七玄骨钉是谁制作的吗?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缓缓一笑: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是出自桃源九州的太子爷之手。”

    “桃源九州?”矜天眉头微蹙:“四大神秘势力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”宗政漓妖点了点头:“这桃源九州,算是八方势力中,最特殊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别的势力,要么是家族传承,要么就是门派传承,唯独这桃源九州,是散户。”

    “传闻,桃源九州居住的人并不多,但大多数都是曾经叱咤风云,名震一时的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有犯过事的,有成过魔的,当然也有不想过问俗世,选择隐居的。”

    “桃源九州就像一个世外桃源,给这世间无法容身的能人异士,一个容身之所,远离纷争的安静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人都是不准备再过问世俗,一心想要隐居,告别红尘俗世的。”

    “时间久了,桃源九州也因为聚集了一批能人异士,强者众多,而自成一方神秘可怕的势力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面汇集了各方面的高手,不主动招惹外界,不管外界事,但外界的各方势力,也不敢主动去招惹他们。”

    矜天若有所思:“既然是无数强者汇集,都是为了躲避世俗纷争,因此不存在谁管理谁,那太子爷从何说起?”

    “一开始确实属于自制,互不干涉,又相互帮助,一同抵抗外敌,保全桃源九州一方安宁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将杯里的水一饮而尽,一边说着,一边给矜天续了一杯水。

    “可随着时间的推移,数千年过去,桃源九州出现了四个神王。”

    “也因此,桃源九州各自自制的模式,演变成以四王为首。”

    “无事时,依旧各自生活,互不干涉,有事时,这四位神王,有召集桃源九州所有人的权利。”

    “而这四位神王,只有一个,有后代,所以外界都把那唯一的神王后代,称为太子爷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太子爷,也是个惊才绝艳的人物,拥有绝世天赋和根骨,多智近妖,算如神祗,记忆力惊人。”

    “十六岁,就能将各家武学化为己用,什么东西一学就会。”

    “十八岁就突破圣王,二十岁,研究出神秘符咒。”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