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110:一夜成为暴发户的感觉,真好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宗政漓妖见矜天春光满面的回来,有些好奇道:“初初笑得这么开心,是发生什么好事了吗?”

    旁边的翊陵澈和翊陵辞也不解的看着矜天。

    矜天心情很好,连带着,看三个姿容俊美的美男,也越发顺眼了。

    “确实有好事,很快我就会有一百万两黄金的进账了。”

    翊陵澈:“!!!”

    他有些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,揉了揉道:“你说多少?”

    翊陵辞也微微怔愣。

    倒是宗政漓妖,第一时间笑着冲矜天竖了个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初初,你赚钱的本事真是越来越厉害了,看来以后要是我们走在一起,我就只用负责貌美如花了。”

    矜天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世子,脸呢?!

    整个宴会出奇的顺利,并没有人闹出什么事来。

    宴会结束,等送走了宾客,矜天就被叫去了大厅。

    大厅里,除了承国公府上下,还有夜西侯府的人,也尽数在场。

    整个场面,数十人,可谓热闹至极。

    “初安,都回来好几个月了,一直没机会好好跟你介绍一下你母家的人。”

    承国公站起身,招了招手,把矜天叫到身边来,亲自给她介绍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位便是你的亲外祖父和外祖母了。”

    矜天看向夜西侯和夜西侯夫人,她并不是第一次见两人了。

    前几次的宴会上,都是有远远见到过的,只是一直不曾说过话。

    而且偶尔,两位老人家朝她看来的目光,都带着几分柔软的亲和。

    所以矜天对两人的印象,还是比较好的。

    此时看着两人目光柔和的看着她,矜天勾唇笑了笑,主动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外祖父,外祖母。”

    “好孩子,”夜西侯夫人欢喜的冲矜天伸出手,将她拉到了自己身边,眉眼温柔且亲昵。

    “前几次宴会看到你,外祖母一直都想与你说说话,可又想到你刚回来,需要适应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再加上一直没来得及,让你好好认识一下夜西侯府的人,外祖母怕吓到你,就只敢远远的看着。”

    “好孩子,这些年你在外,吃了不少苦吧,如今回来了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外祖母会好好疼你,还有你外祖父,你的舅舅和表哥表姐们,大家也都会好好疼你,将这些年缺失的爱,全都补上。”

    夜西侯夫人眼底带着几分怜惜和喜悦,显然这番话,都是发自内心的。

    并非只是表面客套,说说而已。

    矜天是调查过夜西侯府的资料的,所以她大致知道夜西侯府上下,都是些什么样的人。

    这一大家子,都是重情重义,心中有爱,难得的爱憎分明,又信守承诺之人。

    一家人,格外有爱团结。

    这完全是因为,从夜西侯开始,到下面一辈,全都是一生一世一双人,对感情极为认真珍视。

    这样的家庭氛围,矜天是喜欢的。

    矜天笑了笑,态度也多了些许温和。

    “谢谢外祖母,这些年娘和哥哥对我很好,虽然日子朴素了些,但他们从来没有亏待过我,外祖母放心,初安不曾受什么苦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言,神色各异。

    夜西侯夫人神色一顿,从矜天的话语里,明白了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她对那对养母和义兄,是有很深厚的感情的。

    而且那对母子,对矜天是真的很好。

    这让夜西侯夫人,下意识看向自己的小女儿。

    等看到宁洛茴铁青难看的脸色,她无声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轻轻拍了拍矜天的手,笑着说: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初家娘子是我们的恩人,若不是她,又怎么会有今日这般风华绝代,气质出众的初安。”

    “初安你今后有时间,可以多回去看看你的养母和义兄,毕竟教养了十四年,感情深厚,外祖母懂,你的祖父他们也是懂的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承国公立马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对,初安,你外祖母说的对,初家娘子与我们有恩,我们确实应该好好谢谢她们母子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怕吓到她们,我们也不好有什么太大的动作,这一切,还是交给初安你自己安排吧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需要,尽管跟你父亲说,或者直接来找祖父,跟祖父身边的杨管家说。”

    站在承国公身边的杨管家,对矜天友好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矜天看着这个比陈伯还要老上二十岁的老人家。

    尽管这位老人家,看起来不过六十多的样子,但矜天知道,这人已经八十有八了。

    而且实力很强。

    矜天微微点头回应了一下,然后看向承国公。

    “好的祖父,我会的。”

    既然这老狐狸愿意开方便之门,矜天没有拒绝的道理。

    何况她现在占得便宜,这老狐狸自然会以别的方式,从她身上讨回去的。

    夜西侯和蔼的笑道:“初安,我和外祖母,都为你准备了见面礼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你这丫头喜欢钱,我们也没准备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,都给你准备了房契、店铺、田地,还有银子。”

    “与今日给你的成人礼,是分开的,你回去就能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矜天目光亮了亮,笑意越发浓郁起来。

    “谢谢外祖父和外祖母。”

    承国公又给矜天介绍了其它三房的人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大舅和大舅母,还有他们的孩子,你大表哥,宁华影,三表哥,宁知野。”

    矜天看向夜西侯府大房一家,大舅是正二品北玄将军,手里掌管了十万兵权。

    大舅母也是个不得了的人物,同样任职军中,是大舅的副将之一。

    所以两口子身上,都有股子军人的英气和利落,气势逼人,有股子铁血的味道。

    不过看向她的眼神,充满了温和和喜爱。

    “初安,我和你大舅常年都在军营里,过惯了糙日子,也随意惯了,你可别被我们身上的气息吓到,其实大舅母和大舅,对女孩子可是特别温柔的。”

    矜天被大舅母爽朗的幽默逗笑了。

    “不会,初安很喜欢大舅和大舅母这样直接的人。”

    比起二伯江凌霄一家,表面爽利,实则心胸狭隘,过于强横,这大舅一家,反倒是真的是那种很直白简单的人。

    大舅母见矜天含着笑意,眉眼弯弯,似盛开在夜色下的幽兰,靡丽贵气。

    一颦一笑,很是温软,完全是发自内心的亲和,而不是表面作态,心中对矜天的印象,越发好了。

    “好!你这孩子够直接,大舅母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她就喜欢这样爱憎分明,不做戏的人。

    “大舅母和大舅也给你准备了见面礼,初安放心,都是钱。”

    两口子想法很简单,既然矜天喜欢银子,那他们就给矜天银子。

    什么店铺宅子土地的,反正父母肯定会送,他们就不用送这些,还要矜天浪费精力去管理。

    直接折算成现成的钱,矜天用起来,会更方便。

    矜天也看出两人的意思了,笑意越发灿烂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喜欢大舅和大舅母,这样实在的人。”

    简直实在的可爱啊。

    矜天想着,若是这家人一直真心把她当自己人,她也会把对方当成自己人对待的。

    到了宁华影,他冷峻硬朗的脸上,浮现三分浅浅淡淡的笑意。

    看起来不太热情,可矜天从他黝黑坚毅的眼神里,看到了一抹温柔。

    “初安,大表哥也不太会摆弄这些礼物,不过好在你的喜欢很简单,所以我就只准备了银子。”

    “等你回去看看,若是不够用,再找大表哥要。”

    宁华影声音冷硬,有股钢铁坚硬的味道。

    不仔细听,只会觉得这人说话太冷,太硬,很容易给人一种不易相处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矜天是谁,那可是随便一眼,就能把人从里到外扒的干干净净的大佬。

    自然能看出宁华影冷硬背后的温柔。

    她笑着点了点头:“嗯,我就喜欢银子,大表哥的见面礼我很喜欢,谢谢大表哥。”

    看着矜天愉悦艳丽的笑容,宁华影眼底的笑意浓郁了几分。

    宁知野这时才朗声笑道:“虽说三表哥之前已经给过初安见面礼了,不过上次猎宫,因为初安,我意外赚了不少钱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今天又给初安多添了一笔见面礼,初安可别嫌少。”

    矜天笑道:“怎么会,我开心都来不及,三表哥的心意,初安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宁知野、宁景暄和宁时阑三人,之前是怎么护她的,她都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何况三人是最早给她见面礼的,就算今日什么都不给,也正常。

    偏偏,还又给了一笔见面礼。

    足以可见,其中心意。

    接下来,就是二房一家。

    二舅任职鸣天府府尹,这让矜天想到上次去鸣天府,救了乔夜云的事情。

    自从乔夜云从牢里消失后,鸣天府的人找了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不过因为乔夜云本来就是被陷害入狱的,而且是有人买通鸣天府的府丞,特意将他关押在鸣天府,准备将他关到死。

    乔夜云只是普通的商户之子,弄他,并不会惊动上层。

    所以对于下面这些暗箱操作的事情,二舅这位府尹,自然是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二舅是个儒雅沉稳之人,他温和的笑着,对矜天说。

    “初安,二舅和你二舅母给你准备了一些银子,和一些适合你们女孩子打理的胭脂水粉铺子,你回去看看可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还有别的想要的,尽管跟你二舅母说,但凡能力所及,我们都会满足你的。”

    二舅母也文雅一笑:“你二舅说的对,你有什么就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夜西侯府三代里,就只有你表姐一个女孩子,你平日多来走动走动,也好让你表姐陪陪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女孩子跟女孩子在一起,有伴,能玩起来,也就不会感觉孤单了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蓝衣少女立马跳过来,调皮的冲矜天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“初安表妹,我是你唯一的表姐喔,你真好看,快叫一声表姐,表姐以后就带你飞,带你浪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二舅轻咳一声,眼神暗示自家女儿,这么多长辈在呢,收敛些。

    宁景微吐了吐舌头,瞬间收敛了。

    矜天看到这里,笑了:“那以后,初安就麻烦表姐带了。”

    宁景微是宁府三代里,唯一的女孩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身边都是哥哥,大家也都宠着她。

    不过和同样从小被宠到大的宁洛茴,不一样。

    宁洛茴被宠出了几分娇气和傲气,吃不得苦,受不得气。

    而宁景微,却被宠的像个男孩子一样,调皮活泼,就跟个泼猴似的,古灵精怪。

    这点,倒是跟原身的性格,有那么一点点相似。

    “表妹,二表哥也跟你三表哥一样,又准备了一份见面礼。”

    “今后有什么需要,你尽管跟表哥们说,我们会好好照顾你的。”

    矜天看向神色温和,如沐春风的宁景暄,点了点头,笑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不会跟表哥们客气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矜天这么说,宁景暄笑得越发温柔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是三房,夜西侯府的大小姐,矜天的姑姑。

    姑姑并没有嫁世家子弟,而是找了个家境清贫,却为人清正有责任感,有爱心的普通人。

    成亲二十多年,当初身份普通的姑父,也成长成了现在的,正三品提刑按察使司。

    矜天看向夫妻两人,两人一个明艳典雅,一个正气清朗。

    哪怕没有任何亲密举动,坐在一起,单是那种温馨甜蜜的气氛,就让人能轻易的感觉到,这二人的感情很好。

    二人都目光柔和的看着矜天,带着几分怜惜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初安,我和你姑父也根据你的喜好,给你准备了一些见面礼。”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还有一些你姑父在外上任那些年,搜集的一些有趣的玩意儿,希望你会喜欢。”

    矜天点点头,笑着说:“谢谢姑姑和姑父,有趣的东西,我都会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宁时阑走上前,眉眼弯弯,笑盈盈的道。

    “小表妹,两位表哥都准备了第二份见面礼,自然不能少了四表哥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给你准备了好多银子喔,怎么样,开心吗?”

    矜天瞧着宁时阑那逗小孩子的表情,好笑道。

    “开心,特别开心。”

    宁时阑开心的笑了起来,那笑容,简直灿烂的晃人眼。

    不远处坐着的江凌月,看到这热闹温馨的一幕,眼神暗了暗。

    心中有些失落和不适,不过还是克制住,没有太过去在意。

    旁边坐着的江风行和江易旻,就没那么好的脸色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江易旻。

    看到矜天得了夜西侯府,全府上下的喜爱和照顾,他脸色阴沉,缭绕着几分愤怒,眼神灼灼,似马上就能喷出火来。

    特别气愤的低骂:“一个外来人,还如此凶恶无情,凭什么得到外祖父一家的喜爱!”

    “她根本不配!”

    旁边听到这话的江治书,当即蹙起眉头:“宝勤,不许说这样的话,初安是你的亲姐姐。”

    江易旻顿时恼羞成怒的瞪向自家大哥,低低吼道。

    “她才不是!我只有一个亲姐姐,就是江凌月!”

    江凌月见江易旻虽然闹腾,虽然愤怒,却没有大声吼叫,也没有冲过去给矜天难看。

    反而只是在这里发小脾气,眸色深了深。

    她能感觉到,弟弟在害怕矜天。

    否则按照往常,弟弟早就冲过去破口大骂,甚至对矜天大打出手了。

    在江治书试图劝说江易旻时,江风行转头看向江凌月,眼底多了几分疼惜和温柔。

    “舒宁,别在意,不管他们怎么对矜天好,你还有二哥,二哥只认你这么一个妹妹,也只对你一个人好。”

    江凌月听言,心中一暖,有些感动的看着江风行,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二哥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傻丫头,你永远都是二哥最珍视的妹妹,疼你是我应该做的事,不要说谢谢。”

    江凌月听话的笑着点了点头:“嗯,听二哥的。”

    认完亲,时间已经不早了,所以夜西侯府和承国公府一行人,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矜天也在众人走后,第一时间冲回天下阁。

    林娘和竹溪几人见矜天回来,就面带喜庆笑意的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恭喜主子,今日收获满满。”

    矜天也不废话,直接愉悦的问:“今天都收了多少钱?”

    两人就知道矜天最关心的,就是钱,当即笑着禀报。

    “目前登记出来现成的钱财,有各府宾客送给主子的生辰礼,有夜西侯府上下送的见面礼,前前后后加起来,共有八十五万两黄金。”

    八十五万两黄金,就是五十九亿五千万。

    矜天仔细算了一下,当是宗政漓妖送的五十万两黄金,就已经是总数的一半了。

    再加上各府送的钱,以及夜西侯府一行人送的生辰礼和见面礼。

    差不多也是这个数。

    “除了现成的银钱,还有各处良田、铺子、宅院等,尤其是小郡王,以及夜西侯府的各位主子送的,都是黄金地段,日进斗金的铺子。”

    “住宅的地段位置也特别好,还有田庄等,总价值保守估计,在千万两万金以上。”

    竹溪道:“属下看了各处铺子送来的营收和流水,收入最高的一个铺子,每月营收在五千多两黄金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铺子,都是小郡王送的。”

    “而最低营收的铺子,每月营收也达到了近万两白银。”

    矜天一边听着,一边在心中计算着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她现在收到手里的铺子,最赚钱的,每年都能有三四十亿的收入。

    就算是最不赚钱的,每年也都能有几千万的收入。

    矜天几乎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。

    【发财啦发财啦!嗷嗷!小姐姐我们一夜之间成暴发户啦,简直太好了!】

    听到脑海里浮现九九雀跃欢乐的声音,矜天无声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确实成暴发户了,这感觉,还真是爽。”

    矜天接过竹溪和林娘整理出来的账册,仔细看了看。

    可以说,宗政漓妖送的房产、店面、良田庄子等,绝对是所有财富里,最值钱的。

    那些年收数十亿的,都是他送的。

    【小姐姐,这位小世子真是个好人,竟然送了这么多值钱的好东西。】

    【看来小世子追小姐姐,是认真的。】

    矜天好笑道:“就因为送的钱多,就是认真的?你哪来的这些逻辑?”

    【那当然了,小姐姐之前在的位面,网络上不是常说,肯为你花钱的,不一定爱你,但是不肯为你花钱的,一定不爱你。】

    【所以小世子愿意花这么多钱,就算对小姐姐不是爱,也一定很喜欢很喜欢很喜欢的。】

    矜天嗤笑:“歪理。”

    脑海里浮现宗政漓妖那张,玉雕娃娃般水灵精致、瑰美艳丽的脸,矜天眸色暗了暗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最近几个月的作为,她都看在眼里,确实改变了很多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说,在她面前,完全变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将彻头彻尾的改变,展现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别说,现在在她面前娇软奶气,乖巧可人的小精灵,她确实是喜欢的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时间来不及了,所以夏夏还没改错字,宝贝们先看着,夏夏现在去改一改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