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109:矜姐趁机敲竹杠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众人看着矜天和宗政漓妖旁若无人的坐在一起,一时间,倒是没人敢过来打扰。

    就是翊陵澈这个喜欢看戏的,也没过来吃狗粮。

    上次猎宫的时候,他们吃的狗粮,到现在还觉得有些撑人。

    远处,坐在一起的周知意、柳静婉、卫浅悦和江凌月几人,看到这一幕,神色各异。

    周知意脸上的表情,说不清是喜是怒,只是冷眼看着那两个,都身着红衣的男女。

    “今日她可是出了好大的风头,上次猎宫,本以为那小霸王只是玩玩,没想到,竟真是看上了江矜天这样一个……凶恶放肆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想来也是,什么样的人,就会吸引什么样的人,小霸王本就是个张扬猖獗的纨绔,会喜欢同样野蛮无礼的江矜天,倒也说得过去。”

    周知意虽然神色平静,可言语之间,却透着三分冷嘲。

    显然上次猎宫,她输给矜天的事情,让她心中多了一根刺,到现在都难以忘怀。

    卫浅悦就没有这么镇定了,一双眼睛写满了阴毒之色。

    “这个贱人,倒是运气好,你们难道不觉得她太邪性了吗?一个乡下长大的人,怎么可能有这般天赋修为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如她所说,遇到了一个隐士高人,拜为师傅,那她为什么还要回来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卫浅悦看向江凌月几人:“你们不觉得,这贱人许是有什么目的吗?”

    “她行事大胆,作风凶恶,明目张胆,肆意妄为,看起来似乎不足为惧,可每一次都能化险为夷,占尽上风,这让我很怀疑,她根本就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卫浅悦一席话,确实引得几人深思起来。

    不管矜天是不是有什么目的,是不是故意的,但有一点,几人是赞同卫浅悦的说法的。

    那就是,矜天确实太过邪性了些。

    柳静婉看向江凌月:“舒宁,矜天在府中,有没有什么异常之处?”

    “还有,她对你们这些家人,又是个什么态度?”

    江凌月想到矜天与丞相府众人,井水不犯河水的相处模式,微微蹙了蹙眉。

    若是矜天真的是想要认回家人才回来的,那为什么要和家里人,如此疏远?

    若不是为了认回亲人,那她又为何要回来?

    一时间,江凌月也忍不住有些阴谋论了。

    几人见她蹙着眉头不说话,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,哪还不知道,这其中有问题。

    周知意:“看来她与舒宁一家人的关系,也不如表面看到的那般好,那就奇怪了,她既然不是为了亲人回来的,又为什么要回来?”

    卫浅悦冷笑:“我看这贱人,根本就是冲着这里的荣华富贵,权力地位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瞧瞧她才回来多久?不但征服了无人敢惹的小郡王,还引得五皇子、四皇子都想对她另眼相待。”

    “就连舒宁的头号追求者,王公子也被她迷的叛变了。”

    王易奇突然成了矜天的迷弟,这是大家都始料未及的事。

    还有五皇子和四皇子,这段时间,可没少关注矜天,给矜天送好东西。

    周知意看到翊陵衍,时不时朝矜天和宗政漓妖那边看,不由出声提醒一句。

    “舒宁,你可看好二皇子,矜天这人确实邪乎,那长相也让人挑不出毛病,可别把二皇子,也吸引了去。”

    江凌月看向二皇子,发现他的视线落在矜天所在的方向,心下沉了沉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会注意的。”

    这时,陈伯朝矜天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二小姐,老公爷找你,请你过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矜天闻言,对宗政漓妖说了句:“我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笑的乖巧:“我在这等着初初。”

    矜天看了宗政漓妖一眼,手指有些发痒,不过她还是忍住伸出魔抓的冲动。

    略微点了点头,就跟着陈伯走了。

    等矜天离开后,翊陵澈拖着自家哥哥走了过来,笑得那叫一个风情万种。

    “尘绯啊,你今天闹出这么大的动静,怕是很快,皇帝陛下就会坐不住,亲自来见一见矜天了。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勾了勾唇角:“还不是时候,我已经提前打过招呼了,没人会去烦初初的。”

    他媳妇还未追到手呢,可不能让自己的亲人去打扰初初,破坏了自己追媳妇的计划。

    “啧啧,”翊陵澈笑得越发欢快了:“感情尘绯你还没成功啊?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啊,这世间,居然还有人能拒绝的了,尘绯你的天人之姿和权势地位。”

    就凭宗政漓妖这张脸,以及身份背景,就算他性子再恶劣,这世间,多的是女子愿意。

    从前不敢接近,是因为宗政漓妖这人,不论男女,他都同样对待。

    看不上眼的,就算是女子,他也能说骂人就骂人,说动手就动手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,明明那么多人眼馋宗政漓妖的容貌和背景,却没有女子敢靠近的原因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见翊陵澈幸灾乐祸的样子,嗤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好歹我有喜欢的人了,不像你,到现在十七岁了,还是单身狗,连个喜欢的姑娘都没遇到,怪可怜的。”

    怪可怜的翊陵澈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想打死这嘴损的小孩!

    矜天跟着陈伯到了靠近池畔的凉亭,看到安丰侯坐在承国公旁边,她眼底掠起一抹了然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初安来了,快过来,坐到祖父身边来。”

    旁边还有两桌,一桌,坐着翊陵宁欢、闫清知,还有江文舒夫妻两。

    另外一桌,坐着卫朝云和他的父母。

    矜天见众人齐刷刷看着自己,一点不慌,走过去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淡定无比的模样,让一些人,眸色渐深。

    安丰侯率先笑盈盈的开口:“许久不见,初安丫头长的越发亭亭玉立,倾国倾城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般姿容,当真是人间绝色,世间罕见啊。”

    千穿万穿,马屁不穿,安丰侯掌握了其精髓,一上来,就是一顿夸奖。

    矜天含着淡淡笑意,从容的应了一声:“多谢夸奖。”

    见矜天唇角虽然嗜着几分笑意,但那从容淡定的模样,显然根本不把他的一番夸奖当回事,安丰侯眸色凝了凝。

    承国公笑得一脸和蔼的,给矜天介绍道。

    “初安,这是安丰侯,卫朝云和卫浅悦的祖父,你之前应该见过的,可以唤一声卫祖父。”

    矜天只是略微点了下头,并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见她不喊人,承国公也不在意,只当看不到,接着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上次猎宫的事,我们都知道了,这段时间,卫家那孩子一直在府中养伤。”

    “听闻你们之间,还有一个约定没有了结,你卫祖父找我,说了一下这事。”

    “初安看看,这约定的事情,是否还有转圜的余地?”

    安丰侯连忙开口道:“初安,之前的事我都了解了,确实是朝云那混账孩子,不知深浅,不知分寸,挑衅在先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他先提出那些不合时宜的要求,这事确实是他自己自讨苦吃。”

    “可事情过了这么久了,那孩子一身修为,也已经被初安给废了。”

    “卫祖父今日厚着脸皮,让你祖父把你找来,就是想跟初安商量商量,那剩下的赌约,是不是可以就此作罢,或者,我们换一个赌约?”

    “朝云那孩子,现在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教训,若是再让他当众磕头打耳光,让世人看尽了笑话,他这辈子,就真的毁了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卫祖父特意把他带过来,就是为了让他当面给初安赔罪道歉的。”

    安丰侯语重心长的说了一大堆,说完后,也不等矜天回答,就冲旁边一桌的卫朝云,严厉低喝一声。

    “还不滚过来给初安道歉!”

    矜天挑了挑眉,面色不变,含笑的欣赏着卫朝云阴沉沉,几乎要崩裂的脸色。

    卫朝云并没有拒绝,沉默的走过来,对着矜天直接撩袍跪下了,拱手道。

    “之前是我的不对,是我挑衅在先,也是我先说了不合适的赌约。”

    “请江二小姐大人不记小人过,看在我武功已废,丹田已毁的份上,请江二小姐饶我这一回。”

    这地方本来就在宴会举办地最边缘地带,远离了人群。

    再加上承国公等人有意避开人前,这附近,自然没有多余的宾客。

    矜天缓缓一笑,道:“既然安丰侯和卫公子都如此直接,那我也直接点。”

    “想我更改赌约,可以。”

    安丰侯暗自松了口气,脸上的笑意真实了两分。

    卫朝云始终低垂着头,让人根本看不清他脸上的情绪。

    因此,谁都没有看到,他眼底蚀骨的恨意和阴毒。

    就在安丰侯笑着准备说什么时,矜天下一句话,让他差点没噎死。

    “想不履行剩下的赌约,那就用钱来换吧。”

    矜天看向瞬间僵住的安丰侯,笑道:“老侯爷,给我一百万两黄金,我和卫公子之前的赌约,就此作罢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安丰侯不敢置信的低呼,怀疑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别说安丰侯,就是承国公等人,也被矜天的狮子大开口给惊呆了。

    一百万两黄金,她还真敢要!

    矜天面色不该,笑意浅浅的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一百万两黄金,只要老侯爷给我一百万两黄金,我和卫公子之间的赌约,一笔勾销。”

    “一百万两黄金,对于安丰侯府来说,应该不难。”

    不难?

    安丰侯差点将手里的茶丢出去,砸矜天一脸!

    一百万两黄金,对于安丰侯府来说,确实不难。

    可踏马平白无故给人这么多钱,又不是疯了!

    回过神的承国公,轻咳一声,试着缓和气氛。

    “初安啊,祖父觉得咱们是不是再考虑考虑?”

    “祖父和安丰侯都是朋友,这一开口就一百万两黄金,是不是有点多了?”

    面对承国公一脸小心翼翼,又和蔼友好的模样,矜天笑容深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祖父,一百万两黄金,其实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当日是卫公子赢了,初安的下场,也不会比今日的卫公子好到哪去。”

    “何况当初我的接风宴上,卫家的小姐,卫浅悦,可是欲对我下毒。”

    “这笔账,当时就没有跟卫小姐算了,直到今日,卫小姐都不曾为她做过的事情向我道歉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矜天看向安丰侯。

    “老侯爷,既然你与祖父交情好,更应该明事理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卫家儿女,两人一前一后都想对我下手,我才回这焰云城半年都不到的时间,自问从前,并未与两位结仇。”

    “可一次又一次,就算是泥人,也是有脾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我不过是将我该得的补偿,要了而已,老侯爷觉得,我很过分吗?”

    安丰侯嘴角抽搐,脸色黑一阵青一阵,差点就崩裂。

    眼前小姑娘,一字一句,笑语晏晏,从容优雅,偏偏说出来的话,气的人想吐血。

    旁边一桌的江文舒和宁洛茴见此,正想开口,就被承国公一个眼神,给制止了。

    两人对上承国公的眼神,直接后背一凉,顿时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父亲看似准备当和事老,把矜天找来,想让矜天和安丰侯府私了。

    实则,不过是走走过场,装装样子。

    至于最后要怎么做,还是看矜天自己的意思。

    明白了这一点,江文舒和宁洛茴对视一眼,均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疑惑。

    显然不明白,父亲为何如此宠着矜天。

    片刻,安丰侯深呼吸一口气,脸色的青黑之色渐渐消散,变得平静无波。

    看着矜天的眼眸,幽沉沉的,颇为锋利吓人。

    可矜天丝毫不为所动,依旧唇角含笑,从容淡定。

    安丰侯见此,深深看了她一眼,皮笑肉不笑的开口说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记性好,能说会道,是好事,既然是我的两个孙儿有错在先,我们安丰侯府自然不会推脱。”

    “一百万两黄金,五日内,老夫会让人准备好,送到丞相府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回家不久,小姑娘就敛财无数,倒是本事,只希望你往后,还能如此顺畅,永远没有失足的那一天。”

    矜天气定神闲的说:“承蒙老侯爷关心,老侯爷请放心,我往后的日子只会越来越好。”

    安丰侯见矜天如此泰然自若的模样,有些绷不住了,面色又开始发黑发沉,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那老夫就好好看着。”

    安丰侯转头看向承国公,沉沉道:“老夫身体不舒服,就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直接站起身,甩手走了。

    看着怒气冲冲离开的安丰侯,承国公不但不着急,还笑着扬声道。

    “卫老哥别走啊,留下来喝一个再走啊……实在对不住了卫老哥……这孩子实在太任性了……”

    那语气,透着几分无奈和歉意。

    可承国公的脸色,简直笑开了花。

    矜天就默默的,看着承国公这个老狐狸演。

    等安丰侯和卫朝云等人彻底消失不见,矜天才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祖父若是没其他事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承国公眉眼温和的笑着点点头:“去吧去吧,初安,今天是你的生辰,好好玩。”

    矜天笑着点了点头,就走了。

    承国公这个老狐狸,还真是天生的戏精。

    等矜天走远,江文舒才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父亲,为什么任由初安胡闹?这样一来,我们和安丰侯府的关系,岂不是越发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承国公不在意道:“本来就是表面功夫,现在彻底撕破脸也好,我早就不耐烦跟他虚与委蛇,貌合神离了。”

    宁洛茴蹙眉道:“这样一来,岂不是会惯坏矜天?”

    “这孽……这野丫头本来就不受管教了,若是父亲再这般任由她,儿媳怕她将来给承国公府带来祸端。”

    “无碍。”承国公笑看着宁洛茴:“初安丫头不简单,你和武正生了个好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这丫头,就该放养着,我很想看一看,这个深藏不露的小丫头,能走到哪一步。”

    江文舒和宁洛茴算是听明白了,承国公分明就是欣赏矜天。

    甚至,还准备彻底放任矜天,让她自行发展。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mybloggercon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